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回 铸错本无心擂台争胜 追踪疑有意锦帐逃人(3)


  擂台下石英拈须微笑,沙涛面色铁青,道:“恭喜大哥选得佳婿,小弟告辞了。”石英把手一招,叫管家过来道:“沙贤弟,做大哥的替你赔罪,这里有一包珠宝,聊作赔偿之资;那照夜狮子马非凡马可比,只好请贤弟到我的马厩中挑选十匹最好的马,以为抵偿,请贤弟手下留情,放过他所保的这趟镖吧。”石英先前听得沙涛所说,还以为云蕾真是个保镖的人。

  沙涛冷冷一笑,道:“谢大哥厚赐,小弟还薄有资财,不敢贪得。只是黑道上的规矩,这趟镖小弟既然一度失手,那就不能就此罢休,这个要请大哥见谅。”一揖到地,携了沙无忌排众而去。石英好生不悦,叫管家送客,自己也跃上了擂台。

  擂台上石翠凤满面通红,见父亲上台,低下头来,手指轻捻衣带,云蕾面色亦甚尴尬。石英哈哈大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年少英雄,难得难得。”石英适才在台下,已向管家查到云蕾的拜帖,知道了她的名字,又笑言道:“云相公,你这样的身手,何必要做保镖?”云蕾答道:“我并没有做保镖呀!前日在路上偶然结识一位朋友,替他抵御劫贼,无意之中,与沙寨主父子结下梁子。”石英心中一宽道:“原来如此。你家中尚有何人?订亲没有?”

  云蕾迟疑半晌,道:“只有一位哥哥,尚未订亲。”石英哈哈大笑,道:“少年人提起订亲,就害臊了。”云蕾更是尴尬,只听得石英又道:“这擂台你打胜了,我要给你一点彩物。”拿出一枚绿玉戒指,上面镶着两粒“猫儿眼”宝石,闪闪放光。石英道:“这是翠儿的母亲临终之时交与她的,现在转送你了。”云蕾道:“既是石小姐之物,晚辈不敢接受。”石英又是哈哈大笑道:“这是给你们订婚的礼物,为何不能接受?”云蕾答道:“晚辈不敢高攀。”石英面色一沉,低声问道:“你嫌弃我的女儿么?”云蕾道:“岂敢嫌弃小姐,只是此事万难从命。”石英怒道:“这却是为何?”

  云蕾眼睛一瞥,只见石翠凤轻拈裙角,涨红了面,两只又圆又大的眼睛,注着自己,眼中泛着泪光,心念一动,暗中想道:“也好,且待我来个移花接木之计。”便假意推辞道:“尚未禀过尊长,如何好私下订亲?”石英道:“你的兄长现在何方?”云蕾道:“我兄弟自幼失散,不知他的下落。”石英眉头一皱,道:“那么你要禀告何人?”云蕾道:“我父母双亡,有一位世交叔祖,待我有如孙儿,婚事须要禀告于他。”石英道:“你的世交叔祖姓甚名谁,是何等人物?”

  云蕾道:“我世叔祖的名字在这里不好说得,他是武林中有数的人物。”石英大笑道:“武林中有数的人物,提起我轰天雷石英的名字,大约也总得卖点交情,这婚事你是无须顾虑的了。”云蕾纳头便拜,叫了声:“岳父大人!”在怀中取出一枝珊瑚,道:“客中没带什么东西,这枝珊瑚权当聘礼。”

  石英哈哈大笑,把珊瑚交给女儿,拉起云蕾在台中心一站,朗声说道:“此后这位云相公便是我半个儿子,他日在江湖上走动,请各位多多照顾。”台下贺客纷纷贺喜,石英又说道:“拣日不如撞日,我年老怕烦,趁各位朋友都在这儿,就让寿筵和婚宴齐开了吧,省得他日再劳驾各位到来。”贺客们起哄闹酒,拍手笑道:“双喜临门,妙极妙极!”便有人来灌云蕾喝酒。

  云蕾道:“我年纪尚轻,这婚事还是暂缓吧。”石英道:“我有意留你在身边,你们早日成亲,方便得多。”不由分说,便要云蕾与石翠凤在台上交拜天地,哈哈笑道:“我轰天雷做事素来爽快,擂台招亲,擂台成礼,省去多少繁文缛礼!”贺客们也都笑道:“这真是武林佳话呀!”待云蕾再拜过岳丈之后,又纷纷灌她的酒。

  云蕾心中暗暗叫苦,正自盘算不得脱身之计,见众人劝酒,来者不拒,开怀喝了十来杯酒,暗运内力一迫,忽地“哇”的一声,呕了出来,酒气喷人,摇摇欲坠。耳中听得贺客们叫道:“呀,呀!云相公醉了!”云蕾酒意确实也有了几分,趁势装醉,身躯一晃,倾倒翠凤身上。石英道:“少年人不会喝酒又不知道节制,翠儿,扶他回去。”一面却又笑道:“双喜临门,我这老头儿也不知道节制了,来呀,再干一杯!”说完云蕾,自己却与贺客闹酒。

  云蕾闭了眼睛,把头搁到翠凤肩上,任由她扶到房中,和衣便睡,起初本是装醉,渐渐也觉疲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只见房中红烛高烧,房外月移花影,贴上墙来,已是夜深时分了,石翠凤坐在床沿,衣不解带,小心服侍,见云蕾睁开眼睛,微微笑道:“相公你酒醒了么?”倒了一杯浓茶,道:“这是神曲茶,给你解酒消滞。你不必起来,我端给你喝。”轻挪玉臂,扶着云蕾,将茶杯送到了她的口边。

  云蕾呷了口茶,但觉缕缕幽香,沁入心脾,仔细看时,这房间布置得十分华丽,当中一张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形式奇古的三脚鼎,中贮檀香,发出青烟,石翠凤见她注视,笑道:“听爹爹说,这鼎乃是周鼎,是很难得的古董,我瞧也没有甚么特别。那茶几听说是南海的沉香木做的。”

  云蕾吃了一惊,周代的古鼎,南海的沉香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翠凤却随随便便地摆在房中,毫不当做一回事。再看时,只见珊瑚、碧玉、珍珠、宝石等所做的小摆设,总有十件之多,只是案头那枝珊瑚树就高达二尺,自己所送给她作聘礼的那枝珊瑚,简直不能与之相比。云蕾好生疑惑,心中想道:那石英虽是武林宗主,也不应豪富如斯。

  石翠凤倚在她的身边,低声问道:“云相公,你家是做甚么的?”云蕾道:“我小时父母双亡,听说我爷爷曾做过朝中的大官。”石翠凤眉心一蹙,道:“云相公,你真的欢喜我么?”云蕾道:“你长得这么好看,武艺又好,不止我欢喜你,我看凡是男人,都会欢喜你的。”石翠凤道:“嗯,这是什么话?”云蕾道:“我有一个结义兄弟,人品武功,远胜于我。”

  石翠凤眉毛一扬,道:“你的结义兄弟干我甚事?嗯,我知道了,你今日再三推辞,原来是不想和我成婚。”云蕾一怔,道:“不是不想,你听我说,我那结义兄弟——”石翠凤“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怒声问道:“你当我是甚么人啦?你再说甚么结义兄弟,我就死在你的面前!你不要我,干脆说出好啦!我知道你们这种官宦人家的子弟,看不起我们这样的人家?”云蕾道:“甚,甚么话?我也不知道你是哪种人家!”石翠凤道:“你真个瞧不出来么?我是大强盗的独生女儿!”

  云蕾微微一笑,道:“那也算不了甚么,我那结义兄弟,他是个更大的强盗!”石翠凤这一气非同小可,道:“你尽说你的结义兄弟,这是甚么意思?”云蕾见她怒成这个样子,猛然醒起,在洞房花烛之夜与她说别个男人,确实是不合时宜。心中想道:我就是想替山民叔叔订亲,也不可如此急切。

  只听得翠凤又道:“我自幼随父亲闯荡,不知多少人家向我家求婚。我曾立誓,不是我自己看上的我绝不嫁他!若然是我看上,他又不要我吗,那么我就唯有一死!你今日在擂台之上对我轻薄,而今既已成亲,却又不将我当成妻子,你是否存心欺负我呢?”云蕾想不到她脾气如此刚烈,心想她未见过山民,哪知她合不合意,“移花接木”之计,代人订亲之事,更不敢提。翠凤又逼问道:“你说呀,你是否愿意把我当成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