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回 陌路遇强徒偷施妙手 风尘逢异士暗戏佳人(5)


  忽听得林中异声又起,只见又是两个蒙面强人飞奔而来,扬声喝道:“合子上的朋友,一碗水端来大家喝。”意思是说。彼此都是同道,你劫到的财物可不能独吞,拿出来大家分吧。云蕾大怒,喝道:“好呀,你们还有多少人来,都吃!”本想说:“都吃姑娘一剑”,猛醒起自己已是易钗而弁,“姑娘”二字,说到口边又吞了回去。那两个强盗大笑道:“哈哈,这才是好朋友,大家都有得吃。”走过来伸手就要。

  云蕾冷笑一声,反手就是一剑。那两个强盗,一个手使单刀,一个却空着双手,云蕾一剑刺去,只觉微风飒然,空手的贼人身子一翻,竟然直抢过来,右掌一拂,似切似截,使的居然是大擒拿手的招数。云蕾吃了一惊,不敢大意,剑尖一点,斜锋疾扫,使单刀的叫道:“点子好硬!”一刀劈来,势子也颇凶猛,云蕾使出穿花绕树的步法,一剑搠空,身形疾闪,既避开了左边敌人的擒拿手,又避开了右边敌人的单刀。

  这两个强人虽非庸手,但云蕾剑法精妙之极,身形既快,剑光又是飘瞥不定,两个强人都似觉得对方专门攻击自己。斗了三五十招,徒手的贼人叫道:“好,让你独吞好啦,留下万儿(名号)来,咱们交个朋友!”云蕾怒道:“劫夺财物之罪可恕,通番卖国之罪难饶。谁和你交朋友!”倏地一招“分花拂柳”,剑势向左,又似向右,一招分刺二人,使单刀的“哎哟”一声,手腕先中了一剑,单刀脱手飞出。空手的贼人较为溜滑,身子一缩,避了开去。

  云蕾使的是连环招数,一剑刺出跟着续上,势如抽丝,绵绵不断。云蕾只以为这两人和先前那两个番贼同是一伙,所以下手绝不留情,这一剑疾如骇电,剑尖已触及敌人后心,忽然“嗤”的一响,手腕上似给大蚂蚁叮了一口,突然失了准头,剑尖滑过一边,两个蒙面贼人拼命奔逃,跑入了丛林草莽之间。

  云蕾怒道:“施暗算的小贼滚出来!”四周静悄悄的空无一人,云蕾等了一阵,不见有人接声,看自己的手腕,红肿起黄豆般大的一粒小块,想来是中了极微细的暗器,想在地上寻找,也找不出来。云蕾这两仗虽是大获全胜,可是暗中受人戏弄,心中实是不甘,没精打采地回到寺内,但见那个书生仍是熟睡如泥,鼾声不断。

  云蕾叫道:“喂,你这死人,你倒睡得快活!”那书生翻了个身,咿咿唔唔的呻了两声,云蕾叫道:“强盗来了!”那书生睡眼惺忪,懒洋洋地坐起来,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云蕾冷笑道:“你知什么?强盗来过啦!”书生揉揉睡眼,道:“半夜三更,扰人清梦!你这小哥儿怎么专和我捣乱?”一点也不信云蕾的话,非但不多谢,反而怪责。云蕾气道:“你不信你就到外面去看,强盗已来过啦!”

  书生伸了伸懒腰,忽而笑道:“既然来过了,那不是没事了,你还叫醒我做什么?”云蕾又气又恼,冷冷说道:“是我把他们都杀退的。”那书生道:“真的吗?好极,好极!你吃一个芋头。这回你不是无功受禄,我不说你白吃了!”“卜”的把一个芋头抛来,云蕾大怒,一掌将芋头拍飞,道:“谁和你开玩笑呢,喂,我问你,你姓甚名谁,从哪里来的?”那书生一瞪眼睛,忽然学足云蕾的神气,戟指喝道:“喂,我来问你,你姓甚名谁,从哪里来的?”云蕾怒道:“甚么?”书生冷笑道:“你能审问我,难道我就不能审问你?你是官儿,生来审问别人的不成?”

  云蕾窒了一窒,这书生强词夺理,可也真的给他问住,心中想:“我的来历,如何能说你知?”见那书生斜着眼睛,看着自己,一副神气,令人哭笑不得。云蕾转念一想:“我的来历,不能说给他知,也许他的来历,一样不能说给我知。己所不欲,何必强施于人?那两个胡人,万里追踪,莫非他也像我爷爷一样,是从蒙古那边,间关逃出来的汉人?”这样一想,不觉对书生有了敬意,但瞅他那副懒洋洋似笑非笑斜眼看人的神气,又觉讨厌。想了一想,从怀中取出周健送给的那对日月双旗,抛过去道:“这个给你,我不和你同走啦。”

  书生瞥了一眼,道:“我又不是戏子,要你这两面旗做什么?”云蕾言道:“你孤身一路,危险得很,有了这两面旗子,强盗就不敢打劫你了。”书生道:“甚么,这旗子是圣旨吗?”云蕾笑道:“只怕比圣旨还有力量呢!这是金刀寨主的日月双旗,你从北边来,难道没听说过吗?金刀寨主等于是北边强盗盟主,绿林豪杰,谁都敬他几分。”云蕾送他日月双旗,实是一番好意,不料那书生面色一变,拿起日月双旗,忽然冷笑道:“大丈夫立身处世,岂能托庇匪人?你读过孔孟之书吗?”双手一撕,竟把威震胡汉的日月双旗撕成四片!

  云蕾面色发青,这一气可是非同小可,大怒喝道:“金刀寨主威震胡汉,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岂容你这酸丁侮辱!”举起手掌,劈面打他耳光,忽见他羊脂白玉般的脸蛋,吹弹得破,想道:“这一掌打去,岂不在他脸上留下五个指印,那多难看!”手掌拍到了中途,又收了回来,怒道:“我不与你这腐儒酸丁一般见识,罢罢,饶你一次。以后你被强人劫杀,也是你自己讨死,我不再管你啦!”倏地转身,旋风般冲出门外去,她一番好意,弄成这样,心中极不舒服,再也不愿多瞧那书生一眼。那书生双目闪光,看云蕾冲出门去,缓缓站了起来,心想出声呼唤,忽又冷笑一声,忍着不叫。

  云蕾策马出林,在丛林中忽听得“呜”的一声,掠过头顶,云蕾勒着马缰,叫道:“施暗算的小贼,有种的滚出来!”忽然头上啪的一响,云蕾一拉马头,避了开去,只见一枝树枝跌下地来,树枝上缚着一个小小的绣花巾扎成的包裹。云蕾吃了一惊,这正是自己的东西,急忙解开来看,只见周健送给她的金银珠宝,全在其中,连自己偷来的那几两银子也在其内。云蕾急在马背上腾身飞起,掠上树梢,纵目四望,但见残星明灭,风吹草动,四野无人。

  云蕾叹了口气道:“罢罢,真是天外有天,想不到在这小地方,也碰到如斯高手。”纵马出林,林子外边,已是曙光欲现。

  云蕾趁着清晨,跨马上路,续向西行。但见一路上人马不绝,个个都是雄赳赳的武夫,一看就知是三山五岳的好汉。

  云蕾想起周山民给她讲解的“江湖常识”,心道:“似此情景,若非什么帮会大典,就是武林会盟了。”那些人策马赶过云蕾,也不理她。云蕾走了一程,腹中饥渴,走进路边一个兼卖粥饭的茶亭,胡乱吃了个饱,见那茶亭正烧着两大缸茶,遂和那茶亭主人搭讪道:“今儿好生意啊,一路上赶路的人可真不少。”那茶亭主人笑道:“客官,你不是到黑石庄去的吧?”云蕾道:“什么黑石庄?”那茶亭主人道:“客官想必是从外路来的了,黑石庄的石大爷今天做大寿,许多朋友都赶来给他拜寿。”云蕾心中一动,问道:“你说的是轰天雷石英石老英雄么?”

  茶亭主人肃然起敬,道:“原来你也是石大爷的朋友。”云蕾道:“石老英雄谁人不知,我虽是外省人,也听过他的名字。”茶亭主人道:“是呀,石大爷交游广阔,各路人物,不论识与不识,投到他的庄中,无不招待。”

  云蕾听周山民说过,那石英以蹑云剑与飞蝗石威震武林,那手蹑云剑固是武林一绝,那手飞蝗石暗器也极是惊人,中人有如炮弹,所以外号叫做轰天雷。这石英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豪侠仗义,只是脾气有点古怪。云蕾想道:“原来此人就住在阳曲城外,我不如也去拜寿。三山五岳的英雄既然大批来到,那戏弄我的高手可能也在其中,我岂可错过机会。”主意打定,问茶亭主人讨了纸笔,写了一张贺帖,笑道:“我不知道他老人家今日做寿,真是碰巧碰上了。”问明了去黑石庄的路,结了茶钱,跨上马背,径到黑石庄去。

  黑石庄贺客如云,收贺礼的看了贺帖,问也不问,就让知客的带入宴客的大花园,云蕾来得正是时候,园中筵开百席,恰是入席之时。云蕾被招呼坐在一个角落,同席的都不相识。听得他们吱吱喳喳的谈论,有一个说:“石老英雄今儿不但做大寿,听说还要选女婿呢。”另一个道:“老头儿可头痛啦,沙寨主,韩岛主,林庄主,三家一同来求婚,这可怎么对付得?”另一个道:“轰天雷自有法儿,何必你来替他担忧。”伸手一指,道:“你看!”云蕾跟着看去,只见园中搭起一个大擂台,高可二丈有余。

  那人笑道:“听说轰天雷倒是豪爽之极,干脆来个比武招亲,谁打得赢他的女儿谁就是他的女婿,至亲好友,毫不例外,三家都没话说。”其他的人笑道:“这可有热闹看了。”云蕾心中暗笑:“天下间竟有这样选女婿的办法,万一选了个大麻子,岂不委屈了女儿!”

  夕阳慢慢西移,忽听得一片恭贺之声,满场起立,云蕾踮高脚看,只见一个红面老人,携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排开贺客,跳上擂台。那女子生得甚为秀丽,脸似芙蓉,眉长入鬓,云蕾挤上前看,只见她落落大方,眉宇之间,隐有英气,对着一群宾客,居然并不羞惧。正是:

  筵前腾剑气,侠女会奇男。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