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二回 六月飞霜京城构冤狱 深宫读折侠女送奇书(2)


  这几招急如电光流火,但就在这瞬息之间,玉罗剎已然冲到,罗铁臂叫道:“先救那个孩子!”石浩抢了孩子,已逃出十余丈之遥,玉罗剎叫声:“那里走!”足尖点地,三起三伏,急逾流星,霎忽赶到身后,石浩提起孩子,反身一挡,玉罗剎骂道:“不要脸的下流招数!”石浩突感手腕一麻,玉罗剎出手如电,拢指一拂,夹手将小孩抢过,月光下只见小孩面如满月,张口说道:“姑姑,多谢你。”玉罗剎怔了一怔,在这样的激斗危险之中,这小孩居然不哭,面色也并不显得怎样惊惶,还敢开口向自己招呼,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大胆孩子!

  玉罗剎稍微诧愕,停了一停,石浩拚命奔逃,又已掠出十余丈外,玉罗剎笑道:“好孩子,你看我把这恶人给你捉回来,让你打他两巴掌,消消气。”猛听得罗铁臂一声惨叫,那孩子道:“我要罗叔叔,恶人以后再打,姑姑,你去救罗叔叔。”

  玉罗剎急忙转身,只见甘天立扶着焦化,跳下山路,逃入麦地之中。罗铁臂一只手臂吊了下来,面色惨白,摇摇欲倒。玉罗剎上前一看,只见他的左臂被利刀所劈,只有一点骨头还连着肩膊,显见不能治了,而且那只吊下来的手臂,又黑又肿,好像小水桶一般!

  罗铁臂苦笑道:“我中了他的蝴蝶镖,又被他斫了一刀。正好!这反而能阻止毒气不上升啦。”玉罗剎伸手去摸金创药,罗铁臂道:“不中用啦!”右手摸出解腕尖刀,“卡嚓”一声,把左臂齐肩切下,顿时血流如注,那小孩子刚才不哭,现在却睁大眼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玉罗剎放下孩子,撕下一幅衣襟,涂了金创药替他包裹伤口,笑道:“好男子,你不愧是我的朋友!”罗铁臂哼也不哼一声,吸了口气,低声说道:“要你老人家服侍,折煞我了。”玉罗剎道:“现在你还讲那套规矩作甚?我已洗手不干绿林啦。咱们现在是朋友。”罗铁臂“啊”了一声,似颇诧异。额上的汗珠滴了下来,想是甚为痛楚,但他仍然忍着,低声安慰那孩子道:“聪儿,别哭,别哭!你叔叔死不了!”那孩子见两个大人都有说有笑,只当并不碍事,果然不哭了。罗铁臂道:“这位姑姑是当今天下最有本事的女英雄,你碰着她是天大的运气,还不叩头道谢。”玉罗剎笑道:“这孩子好乖,他已谢过啦!”那孩子听了罗铁臂的话,果然叩头再谢。

  玉罗剎看这孩子实在可爱,笑问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多少岁啦?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跟你逃到这里来?”那孩子抢着答道:“我叫杨云骢,这个月十六刚好五岁,我的爸爸叫杨涟。”玉罗剎笑道:“啊,原来是杨涟的孩子。你父亲可没有你的胆量。”杨云骢道:“谁说没有?他常常在家里说要杀奸臣,很大很大的奸臣。罗叔叔对我说,奸臣和皇帝很要好,我爸爸不怕奸臣,也不怕皇帝,还没有胆量吗?”玉罗剎笑道:“好,算我说错,你爸爸有胆量!”这还是玉罗剎有生以来第一次认错,这孩子那里知道,还得意的笑了一笑。

  罗铁臂低声道:“三年之前,我在陕西立不住足,遣散了部属之后,流浪江湖,后来有人荐我到杨大人家中做护院,我就去啦。”玉罗剎先是面色一沉,继而问道:“你说的杨大人就是杨涟吗?”罗铁臂道:“若不是杨涟我也不会去了。”玉罗剎道:“杨涟是个好官,我不责怪你,你说下去。”杨云骢听玉罗剎说他父亲是个好官,又笑了一笑。

  罗铁臂续道:“杨大人待我很好,我也乐得托庇在他的门下,埋名隐姓,过了三年。今年正月,一天晚上,杨大人把我叫进内室,对我说他要上疏劾魏忠贤,如果参劾不倒,可能有抄家灭族之祸,因此要我把他的儿子先带出京,他待我走了十天之后,才上弹章。现在石浩、甘天立、焦化他们都联同来追捕我,想必他的弹章已上,事情已败了。”罗铁臂说了一阵话,又痛得汗珠直滴,吞了一颗止痛丸,稍稍好转。玉罗剎忽道:“你要把这孩子带到那里去?”

  罗铁臂道:“我想给他找一位师父,若他父亲被奸臣所害……”杨云骢接着说道:“我就替他报仇。”罗铁臂笑了一笑,问道:“练女侠,你要不要徒弟?”玉罗剎道:“这孩子我极喜欢,但我现在不能收徒弟。”想了一想,忽道:“若非有降龙伏虎的本领,含江包海的胸襟,也不配做这孩子的师父。我心目中倒有一人,只是住得太远,他住在天山之上,你不怕路途艰险吗?”罗铁臂眼睛一亮,心想什么人值得玉罗剎如此推崇?说道:“我死尚不怕,何惧艰险?请问是那位前辈英雄?”玉罗剎笑道:“他是少年英雄,比我大不了几岁,现在大概做了和尚了。喂,岳鸣珂的名字你听过吗?”罗铁臂道:“听杨大人说过。熊经略是杨大人最好的朋友,岳鸣珂是熊经略的参赞是不是?”

  玉罗剎道:“你不要以为他是个微不足道的幕僚,他的剑法纵不能称盖世无双,也没有谁能超出他了。你把这孩子抱去找他,就说是我玉罗剎要他收的!”罗铁臂说:“好,我就凭着一只手臂,也能把他抱上天山。”玉罗剎道:“你现在走得动吗?”罗铁臂道:“走得动!”玉罗剎削了一根树枝给他作拐杖道:“石浩他们见我出手救你,在他们未觅得更高明的帮手之前,谅不敢回来找麻烦。”罗铁臂笑道:“他们见了你老人家如鼠见猫,我看他们定逃回成都去啦。”玉罗剎道:“朱宝椿就在附近落草,你是知道的了。你慢慢走去,天亮之后也总可走到他那儿。然后你叫他和你一道到广元去见李岩,就说这孩子是我要你送到天山的。西北是他们的天下,他一定有办法护送你出玉门关。”罗铁臂道了声谢,挣扎起来,扶着拐杖,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杨云骢跟在后面,连跑带跃,还不时回头向玉罗剎招招手。玉罗剎几乎忍不住要亲自抱他去找朱宝椿,但转念一想:“小孩子不多受磨练,不多经艰险,也难成大器,由他去吧!”看二人走远,也便转回客店。

  再说铁飞龙吃了晚饭之后,等了一阵,不见玉罗剎回来,心道:“那几个捕头岂是裳儿的对手,我何必挂心。”正想睡觉,忽闻外面隐隐传来争吵之声,掌柜的忽然推门进来,低声说道:“火灵猿朱寨主来啦,在外面和人吃茶,好像是预先约定来的。现在吵翻了,你老出去劝劝。”这客店虽然是三教九流黑道白道都一律招待,但若弄出人命,总是不好。所以掌柜的急忙请人劝架。

  铁飞龙受了掌柜的殷勤招待,不好意思不管,便随着掌柜走出外面铺面茶厅,只见当中一张桌子,朱宝椿坐在上首,两个客人坐在两边,正在吵吵嚷嚷,铁飞龙听得左侧的少年嚷道:“我万县唐家从不与人讨镖,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朱宝椿拍枱怒道:“好哇,你拿唐家的名头来唬我?我偏不给!天皇老子来我也不给!”

  铁飞龙心念一动,想道:“这少年原来是唐家的人,这事更不能不管了。”那少年一掌击桌,随着“砰”然巨响,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朱寨主既然不留情面,那么在下的不知天高地厚,便在此要请教几招!为朋友两肋插刀,朱寨主你便是将我三刀六洞,我也死而无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