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二回 六月飞霜京城构冤狱 深宫读折侠女送奇书(1)


  半月之后,玉罗剎和铁飞龙已驰骋在成都平原之上,两人都是黑衣玄裳,跨着枣红健马,颇惹人注目。铁飞龙曾劝玉罗剎乔装男子,玉罗剎笑道:“我要为巾帼裙衩扬眉吐气,为何要扮男人?”铁飞龙一笑作罢。幸他二人武艺高强,公门中人,纵有认识玉罗剎的,碰着她也不敢动手。

  这一日他们到了彭县,离成都只有百余里了。玉罗剎忽道:“爹,你这两日可曾发现大路上常有公人出没吗?”铁飞龙道:“人不扰我,我不扰人,咱们有自己的事情,理他们干嘛?”玉罗剎道:“不然,他们好像是追捕强盗。”铁飞龙道:“你不是洗手不干绿林了吗?官差追捕强盗,那是极寻常的事情,怎理得这么多?莫非你又手痒难熬,想找人厮杀了吗?”玉罗剎笑道:“爹,正是这样!”铁飞龙道:“要厮杀也得找个好对手,像这些稀松脓包的捕头,杀了他也没意思。”其实玉罗剎也并没意思找捕头厮杀,只是她见铁飞龙自女儿死后,总是郁郁不欢,所以一路上,常常找些话逗铁飞龙说笑,好让他渐释愁怀。

  黄昏时分,两人在万县投宿,进了客店,玉罗剎忽道:“爹,我瞧见捕头们留下的暗号。”铁飞龙道:“什么暗号?”玉罗剎道:“他们追捕的好像还是重要犯人呢,客店外的墙壁上书有一只花蝴蝶,那是成都名捕甘天立的标志,他擅用毒药蝴蝶镖,见血封喉,是绿林的一个大敌,我在明月峡时,曾有黑道的朋友,请我去除他。我见到成都路远,官军势力又大,诚恐去了,山寨会给官军乘虚攻袭,所以没有答应。甘天立还有一个把兄叫做焦化,外家功夫,颇有火候,也是成都的捕头。刚才我见甘天立留下的暗记,就是留给他的把兄焦化,叫他速速赶到飞狐岭拦截犯人的,若非重要犯人,那须他们二人联同追捕。”铁飞龙道:“管他什么犯人,还是不要招惹闲事为妙。此地靠近成都,咱们若贸然出手,必惊动他们与咱们做对。咱们虽然不怕,但行程那是必然受阻的了。”

  玉罗剎抿了抿嘴,笑道:“爹,我看你越来越怕事了!”铁飞龙佯怒道:“谁说我怕事,将来到了京城,你再瞧瞧我的。”玉罗剎一笑不语,在房中坐定之后,正想吩咐店小二开饭,房门敲了两下,门开处却是掌柜走来,掩了房门,低声问道:“这位娘子可是练女侠么?”玉罗剎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掌柜的陪笑道:“小的客店招待来往客商,黑道上的朋友,有时也来借住。不瞒你老,朱寨主也曾在这里住过,提过你老的名字。”玉罗剎道:“那个朱寨主?”掌柜的道:“绰号火灵猿的那位寨主。”玉罗剎道:“哦,原来是火灵猿朱宝椿,他在这附近落草吗?”掌柜的道:“正是。”说着慢慢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

  火灵猿朱宝椿是以前川陕边境的大盗之一,曾参与过劫王照希的金马鞍之事。玉罗剎道:“这封信是他给我的吗?”掌柜道:“不是,是另外一个客人给的。他先是提起朱寨主的名号,想送信给他,后来改了主意,留信给你。”玉罗剎奇道:“什么客人,他又怎会知道我到这里?”掌柜的笑道:“川陕两省黑道上的朋友,谁不认识你老人家。你还没来,风声早已播到这儿来了。这个小地方算小的客店还像个模样,这位客人料你老人家不来则已,来了大半会住在这儿。”玉罗剎给他一捧,微微笑道:“好,我倒要看他是谁?”从掌柜手中把信接过,拆开一看,只见上面画着一只怪手,鲜血淋漓,并无文字。玉罗剎道:“哈,原来是他,他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你说!”掌柜的道:“他没有说,小的也不敢问。他画得很匆忙,刚刚画好,门外就传来马铃之声,他把信交给了我,就翻后墙走了。”玉罗剎道:“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连一个字也没有写。”问道:“后来的那位官差是不是蝴蝶镖甘天立!”掌柜的道:“正是,你老人家怎么知道?他还和另外一位官爷在一起。”玉罗剎道:“他在你的客店外面留下标志啦!”掌柜的吓了一跳,道:“什么?他知道小店和黑道上有来往吗?”玉罗剎道:“不是,他是约同伴去追捕那位客人啦。”顿了一顿问道:“你知道飞狐岭在那儿?”掌柜的道:“离这儿十多里,是到川西的小路之一。”玉罗剎道:“好,你给这位老爷子烧几味小菜,就要辣子鸡丁、樟茶鸭、抓羊肉、爆三样好啦,爹,这几样小菜你挺欢喜的是不是?另外再烫一壶汾酒。”掌柜的见玉罗剎对铁飞龙甚为恭敬,还口口声声叫他做“爹”,大为惊异。玉罗剎笑道:“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玉罗剎,你也叫我玉罗剎好啦。不必称什么‘老人家’,对这位老爷子你才应叫老人家。”铁飞龙道:“哈,我也还不服老哩。”掌柜的道:“是。两位老人家都说的是。哎,我叫惯了嘴,改不了。”

  掌柜的告退之后,铁飞龙笑道:“你的名气倒很大,我在西北混了几十年,到了四川,就给人当成糟老头子啦。”玉罗剎也笑道:“爹是成名的老英雄,小一辈的还不配认识你呢。”铁飞龙道:“那个留信给你的是什么人?”玉罗剎道:“是罗铁臂,以前在川陕边境的米仓山安窑立寨,和朱宝椿他们都是同时给我收服的。后来官军大举进袭,陕西各路寨主都逃窜了,我也就不知他的下落了。想不到今晚他却出现在这儿。他虽然有点名气,武功也很不错,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盗,不知为什么成都的两个名捕头都要追捕他。爹,他和我有过点香火之情,孝敬过不少东西。俗语说: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得到他的孝敬,他有难告急,我不能袖手不理。”铁飞龙笑道:“你想去打架是真。既然他是你的旧属,我不拦你。我和你同去吧。”玉罗剎道:“几个捕头,何须劳烦到你。你坐着喝酒,不到天亮,我就回来!”

  玉罗剎出了客店,施展绝顶轻功,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飞狐岭下。飞狐岭只是一座小小的山岗,玉罗剎在岭的这边,就听得那一边的厮杀之声,心道:“哈,来得正是时候,他们果然动起手啦!我且看看罗铁臂的武功进境如何?”三五之夜,月光皎皎,玉罗剎上了山头,俯首下望,只见山脚小路上三个人围着罗铁臂厮杀,除了甘天立与焦化之外,另外一人也似在那儿见过似的,玉罗剎看了一看,记起这是在陕南被自己追得望风而逃的锦衣卫指挥石浩,心道:“听说石浩已升了西厂的副总桩头,怎么他也来啦。”再看清楚时,罗铁臂还背着一个小孩,在三人围攻之下,十分危急!

  玉罗剎长笑一声,拔剑冲下,石浩叫道:“不好,玉罗剎来啦!”一招“倒海翻江”,双掌急扫,罗铁臂竖臂一格,甘天立单刀从侧袭到,也是危急之极,罗铁臂转身一闪,“卡”的一声,肩上中了一刀,背上的孩子“哇”声大叫,舞动两只小手,向石浩拍去,石浩哈哈一笑,左手一伸,把小孩抢了过来。罗铁臂一声怒吼,右掌直劈,左腿横扫,焦化左腕虚勾,右拳疾吐,正中进招,他用的是伏虎拳中“横打金钟”拳式,左虚右实,拳击罗铁臂的“肩井穴”,这一招甚为阴毒,他以为罗铁臂突然闪避,那么下一招就可配合甘天立的单刀攻他下盘,那知罗铁臂拼了性命,一掌击下,两人碰个正着,罗铁臂一掌击中他的前胸,他也一拳打碎了罗铁臂肩骨,两人都是痛极惨呼,腾身倒退数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