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一回 毁寨剩余哀情留块土 试招余一笑慨赠藏珍(3)


  第二日一早,红娘子果然率了一队女兵,随玉罗剎再到明月峡,红娘子见她行事怪异,心颇生疑。临行前悄悄对李岩道:“她不知要送什么东西给我,何以兴师动众,如此紧张?”李岩笑道:“此事我已料到七八,你但去无妨。我送你们一程。”送出城外,李岩勒马待回,玉罗剎忽道:“你也一同去吧。”红娘子心想,“这女魔头怎么如此不近人情,他军务繁忙,你又不是不知道?”红娘子以为丈夫必定不会答应,不料李岩微微一笑,竟答应了。

  红娘子道:“今日不是还有两股绿林头目要约你见面吗?”李岩道:“叫副将军替我代见吧。”命随从携令回城,毫不犹疑随玉罗剎同往。

  明月峡的山寨已化成灰烬,玉罗剎在烧焦了的泥土上徘徊一阵,默默无言。李岩道:“姐姐不必心伤,官军毁了我们一个山寨,我们便要占他十个州府。”玉罗剎忽道:“你腰悬宝剑,想必也精于剑术的了?咱们反正无事,在这里试几招如何?”

  红娘子气往上冲,心道:“哼,这个女魔头说什么送礼物,却原来要伸量我们。”正想发话,忽见李岩向自己抛了一个眼色,示意叫她不要作声。

  李岩最初也怔了一怔,随即笑道:“我的剑术怎能与姐姐相比。”玉罗剎道:“我歇了两天,无人对手,手也痒了,你用佳肴美酒招待我,倒不如陪我走上两招,我更领你情。”

  李岩道:“好,请姐姐进招!”玉罗剎剑诀一捏,剑来如风,一缕青光,直刺李岩手腕,李岩的剑术是太极派名手王同所授,剑锋掠下,顺势挽了一个平花,不救敌招,反刺敌足,玉罗剎道声:“不错!”瞬息之间,连变两招,一剑下斩,一剑上挑,李岩摸不清她攻势所在,长剑当胸一划,用“如封似闭”的剑式,将敌剑封出外门,那知玉罗剎的剑法奇诡异常,剑势未收,手心的劲力向外一顿,剑招又发,这一招来得更狠,剑尖闪闪,竟从左侧刺到颈项,李岩滑步一转,左手虚晃,右足直踢玉罗剎纤腰,这一招却是“武松醉打蒋门神”中的连环腿家数,他的剑术不足以应付,拳脚上的功夫也施展出来,玉罗剎“唔”了一声道:“也还配合得好!”纤腰一折,长剑卷地刺来,李岩双足一跳,长剑一转,险险避过这招,玉罗剎越攻越疾,剑光霍霍,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她的影子,红娘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女魔头果然名不虚传!”忽见玉罗剎长剑一绞,搭上了李岩的宝剑转了两转,铿锵有声,红娘子道声:“不好!”纵出场心,只听得玉罗剎一声长笑,两人倏忽分开。红娘子莫名所以,李岩插剑归鞘,拱手说道:“练女侠剑法天下无双!佩服,佩服!”

  玉罗剎面色一端,道:“那是你过誉了!”旋又笑道:“我在三十招之内,不能夺你的剑,我的礼物你有资格取了。”红娘子好生纳闷,心中骂道:“天下那有这种送礼之法?送礼之前先要伸量人家?谁希罕你的礼物?”李岩却道:“那么我先多谢了。”

  玉罗剎缓缓向山岩边走去,边走边说道:“昨日我见识了你的文才智略,今日又见识了你的武艺,这礼物付托得人了。”玉罗剎的山寨依着山势建筑,山岩边尚有烧焦的木柱。玉罗剎横掌一劈,将木柱打折,向红娘子招手道:“请你们顺着这里掘下去,将地下的木头掘出来。”

  红娘子好不生气,道:“索性我多叫些人来,一并给你清理了这瓦砾场吧。”此话暗存讥诮,玉罗剎面色一沉,道:“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回到这儿来了,还清理它作甚?”玉罗剎三年多经营的山寨毁于一旦,给红娘子的话撩起伤心,听不出话中所含的讥讽之意。

  红娘子见她伤心,好生过意不去,心道:“这女魔头脾气虽怪,性情却是率直。”指挥女兵掘地,把埋在地中的木头掘了起来,掘了一阵,忽觉泥土甚松,女兵一锄掘去,陷了一个大洞,再掘一锄,当的一声,锄头触着一块石板,玉罗剎一跃而下,将石板揭开,只见宝光耀目,金银珠玉,堆满窟中。原来这正是玉罗剎数年来勒索强盗头子的贡物,以及抢劫富户的积聚。

  掘地的女兵吓得呆了,红娘子也颇为惊诧,只有李岩微微发笑,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玉罗剎道:“请你们把这些东西都搬出来。”女兵们那曾见过这些珍宝,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一件一件捧了出来,生怕碰坏似的。玉罗剎笑嘻嘻的对铁飞龙解释,那支珊瑚是从那个强盗头子手中抢来,那块绿玉又是那个帮会舵主所贡,甚为得意。铁飞龙皱眉说道:“你费这么大心机弄来之么多铜臭之物干嘛?”玉罗剎笑道:“爹,你见过高手下棋博彩吗?他们并不在乎区区彩物,但有了彩物,却更增加下棋的兴趣。我以前在陕南压服绿林,迫他们向我进贡,也不过等于棋手之要彩物罢了。”铁飞龙这两日来愁肠百结,却给她的话逗得开眉一笑。

  红娘子带女兵将金银珠宝都搬出来之后,玉罗剎对李岩一揖说道:“区区薄礼,送给贤伉俪添军饷。”李岩道:“那么我替灾民和兄弟多谢你了。”玉罗剎随手提起一个金马鞍,黯然说道:“这是你们以前的老寨主王嘉胤叫他的儿子送给我的,现在他已死了,你将这马鞍交回给他的儿子王照希吧,算我给他的婚礼。”

  红娘子道:“你自己不选一两样东西留念吗?”黑道上的规矩,出手做案,总不能空手而回,若然是碰到有来头的人,不便劫时,那就取一文铜钱也是要的,这是图个吉利的意思。如今玉罗剎将这批经数年积聚、价值连城的赃物拱手送奉,因此红娘子也按黑道上的规矩,叫她取回一两样东西。

  玉罗剎哈哈一笑,道:“我从此洗手不干,退出绿林,还要这些身外之物做什么?”哈哈一笑之后,眼珠一转,忽道:“好,我只要一样东西。”弯下腰躯,在地上拾起一块泥土,道:“我到这里三年多了,很少在一个地方住过这么久。我很熟悉这泥土的香味。”送到鼻端闻了一闻,又道:“这泥土还染有我姊妹的血,再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值得留念了。”将泥土放入囊中,与铁飞龙打了个招呼,如飞下山。红娘子大声呼唤,只见玉罗剎衣袂飘飘,头也不回,径自去了。

  正是:异宝奇珍都不要,只留泥土寄深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