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一回 毁寨剩余哀情留块土 试招余一笑慨赠藏珍(2)


  不一刻,谷口旗帜飘扬,马蹄得得一彪人马,列成单行走进。铁飞龙怒吼一声,手推大石,玉罗剎忽然叫道:“且慢。”那块大石已带着尘土滚下山坡!铁飞龙急忙住手,看清楚时,只见走入山口那彪人马,竟全是娘子军!

  玉罗剎叫道:“糟,不是官军!”和铁飞龙飞身扑去抢救,那块石头滚得甚快,到了山腰,碰着另一块凸出来的岩石,突然凌空飞堕,其势猛极!玉罗剎和铁飞龙身法再快,也赶不上那块大石下堕之势!

  铁飞龙叫声:“不好!”队伍中走在前头的一名女将,突从马背上飞身掠起,手舞长枪,向飞堕下来的大石一撞,只听得“卡嚓”一声,长枪断为两截,女将震得在半空打了一个觔斗,跌下来时,恰恰落在马背,姿势美妙之极!而那块大石也飞过对面山坡落下山涧中了!

  玉罗剎不禁叫道:“好功夫!”那女将催马上前,微笑问道:“来的可是练寨主吗?”玉罗剎见那女将一身红裳,问道:“正是,你可是江湖上称为红娘子的女英雄吗?”那女将躬腰答道:“不敢,小闯王叫俺问候姐姐。”这时队伍中走出十余女兵,群呼寨主,玉罗剎一看正是自己的部下。红娘子道:“制将军李岩昨日统兵攻下县城,和饥民联合,把省城开来的‘剿匪军’全歼灭了。我们奉小闯王之命,请姐姐出山。不料来迟一天,致令山寨被焚,无法挽救,特来请罪。”

  玉罗剎道:“山寨遭劫,乃是我的疏忽,这些姐姐蒙你收容,我是感激不尽。”问那些女喽兵道:“你们逃出来的,已全部在此了么?”女喽兵一齐泣下。玉罗剎一数,连跟自己的十余名在人,一共只剩下二十七人,算来五百余女喽兵,逃生的不到十分之一,想起那些多年来同生共死,如同姐妹的部属,不觉潸然泪下。

  红娘子道:“姐姐不必悲伤,当今天下大乱,无家可归者何止千万,只要登高一呼,豪杰立聚。那时姐姐再练一支巾帼雄师,易如反掌。”玉罗剎苦笑不语,红娘子道:“李岩在城中忙于抚恤流亡,叫我代问候姐姐。”玉罗剎道:“谁是李岩?”红娘子道:“他是小闯王部下的‘制将军’(官名),也是俺的汉子。”玉罗剎道:“失敬,失敬!”铁飞龙走了过来,与红娘子相见,彼此闻名,各自仰慕。铁飞龙道:“尊夫可是兵部尚书李精白的公子么?”红娘子道:“正是。”玉罗剎眼睛一亮,卓一航的影子从脑海中突然掠过,不觉百感交集。

  原来红娘子乃是河南的女盗,名气虽不如玉罗剎大,在江湖上也颇有声名,李岩则是河南杞县的举子,父亲李精白曾做到兵部尚书的大官。因此李岩的出身和卓一航颇有相同之处,但李岩父亲早死,所以他父亲的官虽然比卓一航的祖父还高一级,但在家乡的声势反不如卓家显赫。

  李岩也像卓一航一样,学书学剑,文武全才。一年河南闹大灾荒,李岩看到灾民凄惨的情况,很为同情,曾自动拿出积存的几百石粮食赈济灾民,还做了一首“劝赈歌”劝其他豪绅也拿出谷米来。其中有几句是:

  “官府征粮如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
  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

  他作了这样的歌来“劝赈”,当然触了其他豪绅之忌,结果被逮下狱,捏以煽动饥民“造反”的罪名,监狱像一个洪炉,将他锻炼成钢,所以后来红娘子带兵攻下杞县县城之后,他也就跟红娘子走了。

  玉罗剎也曾听到过李岩的名字,可没料到他和红娘子已成夫妇,更没料到他现在已是闯王部下的一个将军,所以初初听红娘子说出李岩的名字时,还不知道便是这个曾做“劝赈歌”的李岩。

  这剎那间,玉罗剎突然想起了卓一航来,心想:“义父常说卓一航是官家子弟,和我恐难相配。那李岩何尝不也是官家子弟?他和红娘子却结了大好良缘。”殊不知李岩与卓一航出身虽然相同,生活的道路却有差异,李岩早已脱胎换骨,这就非卓一航所能相比了。这道理玉罗剎却是想不通的。

  再说红娘子和玉罗剎相见之后,请她同回县城。玉罗剎想了一想,也便答允。

  广元的景象与前几天已不大相同,数万饥民被李岩编成了雄赳赳的队伍,他们虽然大半没有兵器,但揭竿为旗,削木为兵,一个个精神饱满,俨如一支训练有素的雄师。

  玉罗剎看了这样的景象,暗暗叹服。抬头见街道通衢之处,挂起白布横幅,上面斗大般的字写着:“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不觉展眉喝“好”!这几句话简朴有力,一点酸溜溜的味道都没有,甚对玉罗剎的胃口。

  营门开处,李岩迎了出来,红娘子笑道:“我替你将贵客接来了。”李岩一笑迎入,对玉罗剎道:“现在豪杰纷起,闯王大军,即将自秦岭西出,先取潼关,后争豫楚。练寨主可愿加盟么?”玉罗剎沉思有顷,说道:“这天下是你们的了,我也帮不了什么。我的部属请红姐姐照顾,我可要走了。”李岩本以为玉罗剎必定加盟,听了此话,颇出意外。

  李岩不知玉罗剎另有心思。玉罗剎听了李岩劝她加盟之后,心中想道:“珊瑚妹妹之仇未报,我怎能困在军中?而且加盟之后,想和卓一航相见,那就更是难了。”要知玉罗剎对卓一航又怨又爱,她恼恨之时,虽然也曾想过要和卓一航决绝,但怨气稍消,却又念念不忘。

  李岩见她拒绝,颇为不快。红娘子道:“练姐姐,你的山寨被官军所毁,此仇岂可不报!”玉罗剎哈哈笑道:“有你们在,我何必操心?军旅之事,非我所长,我又素性不羁,但愿一剑纵横,无拘无束,咱们各干各的,不也好么?”李岩心想:怪不得她有女魔头之号,果然野性难驯。收容了她,只恐她乱了军纪,便也不再提了。

  李岩刚刚攻下县城,军务甚忙,附近的几股盗匪都来投附,先派人接洽,要粮要饷,闹成一片,玉罗剎坐在一旁,看他发付,只见他来者不拒,一一接纳,问明了部队人数之后,立即发放粮饷,闹了半天,这些人才心满意足,各各散去。

  玉罗剎奇道:“你怎么这样对付强盗头子?”李岩道:“请姐姐指教。”玉罗剎道:“我在陕南之时,只有我向各路山寨要财物要粮草,那有颠倒过来,反给他们之理?”李岩微微一笑,心道:“你以力服人,怎能成得大事?”红娘子在旁代答道:“若非这样,他们也不肯心甘情愿来投靠我们了。朝廷驻在川陕两省的大军,正想对我们各个击破,我们若不联成一气,只恐立足也难,更莫说西出潼关,挥鞭北上了。”玉罗剎道:“但绿林强盗也有各种各类,你不担心有人骗你们的粮饷吗?”李岩说道:“姐姐说的是,我们自当分别对付。不过那是以后之事,而且绿林讲义气的多,我们不能因为有一二败类,便都闭门不纳。”玉罗剎道:“你说得也是。”顿了一顿,忽道:“你有多少粮饷,可以发付他们?县城中有多少存粮和库银,我也略知大概,只恐不足饥民一月之用吧?”李岩苦笑道:“那只有以后再想法子了。”玉罗剎忽笑道:“加盟我是不加了,但我倒有一点小小的礼物要送给红姐姐。”红娘子摇手道,“姐姐不必客气。”玉罗剎道:“这礼物你不收也不行,明日你带一队女兵和我到明月峡吧。”说完伸了一个懒腰,打哈欠道:“看你们忙忙碌碌,我也头昏眼花。哈,我可要睡啦!”李岩叫人收拾房间,请玉罗剎和铁飞龙歇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