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回 一曲箫声竟成广陵散 多年梦醒惭作未亡人(7)


  连城虎面色大变,道:“应修阳非救出不可。”低声在慕容冲耳边说道:“应修阳是魏公公心腹,得宠不在你我之下,魏公公曾几次叫我多照应他。”慕容冲本来不大瞧得起应修阳,闻言吃了一惊,心道:既然如此,那是非救他不可的了。不觉想起应修阳以前所说的办法,道:“应修阳倒是有一妙策,只是我辈所不屑为。”连城虎忙问道:“什么妙策?”慕容冲道:“与武当派化敌为友,向白石道人陪罪,求他们和我们合伙攻山。”连城虎拍掌笑道:“好啊,正该这样。白石道人气量狭窄,他的掌门弟子被掳,咱们凭这一点就可说得动他。”

  应修阳与连城虎料得不差,白石道人等了两天不见卓一航回来,正自生气,但自己不是玉罗剎的对手,又不敢到明月峡要人,听了慕容冲和连城虎的说词,和红云道人考虑许久,竟然接纳,不过提出了三个条件。

  白石道人提出的三个条件是:一、各干各的,各不相涉。他们只求寻回掌门,绝不给官兵助战。二、除了玉罗剎外,他们不愿伤人,若有女喽兵来攻,他们只求自保。因此要官军先去,把女喽兵敌住,好让他们进山寨搜索。三、事情一过,各走各的。以前恩怨也一笔勾销,宫中卫士不能再找武当派的麻烦。慕容冲一一答应,就此约定,当晚各自上山。

  再说玉罗剎见到白石道人率众冲入山寨,勃然大怒,喝道:“白石道人,你也助纣为虐!”女喽兵见寨主动了真怒,又见这群道士冲入山寨,自然的分出人来拦截,白石道人喝道:“把她们手中的兵器打掉!”女喽兵个个奋勇,武当众弟子不愿伤人,一时间却也不能轻易将女喽兵的兵器夺出手去。白石道人与红云道人连袂攻入,红云道人剑交左手,与白石道人左右分进,武当二老的功力非比寻常,转眼之间,把十余名女喽兵的兵器磕飞,刀枪乱舞,寨中大乱。

  玉罗剎那知白石道人与慕容冲有那三个协议,见他们攻入大寨,只道他们已与官军一伙,生怕他们也要杀人放火!叱咤一声,刷刷两剑,将慕容冲杀得闪过一边,冲出重围,奔回大寨,一柄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武当派弟子那截得住,直给她杀入核心,白石道人怒喝道:“妖女,快把我们的掌门弟子交回。要不然你今日难逃公道。”玉罗剎怒道:“你真是辱没了紫阳道长的英名,教天下英雄笑话!”剑招疾展,把白石、红云二人全裹在剑光之中。

  再说卓一航尚未就寝,蓦见师叔率同门杀人,吓得呆了。揉揉眼睛,知道并非恶梦,难过之极,不知如何自处。过了一阵,听得惨叫之声大作,原来玉罗剎闯回大寨,山寨外的女喽兵那敌得慕容冲他们的进攻,更兼兵力单薄,阵势大乱,伤亡无数。连城虎率众攻入大寨,就在寨中放起火来,山寨都是木材茅草所建,不比砖石房屋,一被点燃,势即燎原,不可收拾。

  卓一航耳闻惨叫,目睹火光,一跃而起,冲了出来,大声叫道:“师叔,我在这儿。你们何苦给官军助战!”白石道人道:“好,你立即和我回山。”率武当弟子去接应卓一航,玉罗剎杀得红了眼睛,紧追不舍,她身法快疾,抢先冲到卓一航身边,卓一航道:“你让我走,抵挡官军要紧。”把岳鸣珂的书抛给她道:“岳兄之托,你替我办吧。”原来他见师叔如此,这番回去,虽是掌门,也必被看管,所以要把熊经略关系国运的奇书,转交给玉罗剎。玉罗剎怔了一怔,白石道人已到身后,玉罗剎反手一剑,叮当一声,白石道人的剑几乎给她震飞,红云道人叫道:“我们接了掌门便走。玉罗剎你硬要与我们武当派作对做什么?”寨中呼声震天!玉罗剎咬牙说道:“好,让你们走!”身子一侧,闯出人丛。武当派弟子拥着卓一航全师而退。

  这时大寨已全被火舌笼罩,连城虎抢入寨后搜人,慕容冲和玉罗剎在火光中恶战。官军与女喽兵纷纷冲出大寨,霎那间,火势越烧越盛,看看便成火海。慕容冲与玉罗剎趁着火势尚未合拢,边打边走,闯出外面。逃不及的官军与女喽兵在火海中呼号,转瞬化成灰烬。

  这时,女喽兵十九伤亡,官军也折损过半。玉罗剎怒极气极,料不到三年来的心血,苦心建立的根基,一旦灰飞烟灭!更伤心的是:几百名女兵,数年来同生共死,情同姐妹,而今却不知能剩几个逃生。伤心到极,拼了性命,剑戮掌劈,身法如风,片刻之间,连毙十余官军,慕容冲赶来截击,但他身法不若玉罗剎轻灵,玉罗剎在官军中穿来插去,转瞬之间,又毙了十名。

  激战中忽闻得有人喊道:“你们散开,追捕喽兵,让我们来对付这个妖女。”原来是连城虎已将应修阳救出,应修阳养了两天,脚伤已愈,大叫道:“不要放走这个妖女!”与连城虎左右堵截,玉罗剎大怒,迎面一剑,刺喉咙,戳心窝,攻势奇幻无比,应修阳力挡一招,玉罗剎二三两招,接连发出,招招都是杀手,应修阳险丧在剑锋之下,幸得连城虎背后袭到,双钩闪闪,急来救护,玉罗剎反手一剑,叮当一声,将双钩格开。各自震退几步,应修阳出了一身冷汗,举起拂尘,只敢在侧面助攻。

  连城虎曾为西厂卫士的总教头,在宫廷的校尉卫士中,武功仅在慕容冲之下,却在应修阳之上,双钩遮拦攻拒,居然敌了十多招,慕容冲挥拳冲上,成了合围之势。将玉罗剎困在核心。

  这时剩下的女喽兵纷纷逃生,边逃边叫道:“寨主,快逃出来吧!”有熟知玉罗剎性格的还叫道:“寨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要与他们硬拚。”玉罗剎心头一震,可是这时想逃已是不能。慕容冲的武功与她相当!连城虎比她也仅略逊一筹,应修阳虽然较差,但在三人合围的情势之下,他也可以招架得住。玉罗剎轻功虽好,但已被慕容冲拳风所罩,若然收剑逃时,必被掌力所伤,何况连城虎的日月双钩,既可锁拿兵器,又可钩拉手足,若然飞身跃起,也恐被他双钩所伤。

  女喽兵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明月峡的山头只剩下玉罗剎一人与官军厮杀。慕容冲等三人越攻越紧,玉罗剎一柄剑使得出神入化,变幻无穷,但也仅能自保。厮杀了个多时辰,拚斗何止千招,时间已近午夜,玉罗剎气力渐竭,力不从心,心道:“不道我今晚丧命此地!”官军们围在四周,虽然不敢插手,却在旁边吶喊助威,大声笑骂。有人笑道:“这样美的贼婆娘我可舍不得伤她!”有人笑道:“呸,捉了她也轮不到你!”玉罗剎气得发昏,剑招渐乱。

  正在官军哄笑之际,忽地有人巨雷般的大喝道:“贼娘的,你们敢欺侮我的干女儿!”喝声未停,官军惨叫已起,铁飞龙直冲入来,一手一个,像摔稻草一样,将官军一个个摔下山谷。

  正是:霹雳一声寒贼胆,今宵又见老英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