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回 一曲箫声竟成广陵散 多年梦醒惭作未亡人(5)


  两人功力悉敌,岳鸣珂发剑似游龙,慕容冲出拳如虎豹,霎忽斗了二三十招,岳鸣珂拼了一死,着着抢攻,慕容冲不觉心怯。应修阳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慕容冲道:“我若身死,你焉能独自逃生!”用意是叫他相助,那知应修阳被他一言惊醒,心道:“看这岳鸣珂势如疯虎,不顾命的厮拼,我便上前相助,也未必能够胜他。何况还要担心玉罗剎杀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手脚并用,攀上峭壁,慕容冲气得牙痒痒的,岳鸣珂越攻越猛,慕容冲就是想走也脱不了身。

  再说玉罗剎和红花鬼母一先一后,来到前面山峰,玉罗剎来快一步,听得下面厮杀之声,施展绝顶轻功,身子腾空下跃,看看要碰着突出来的石块,剑尖一点,又腾空而起,再往下落,如此几番腾跃,已到山腰,应修阳刚刚窜上,玉罗剎哈哈笑道:“那次在华山绝顶,被你逃生,今回你可逃不了!”应修阳心胆俱寒,拂尘一绕,缠剑斜闪,玉罗剎道:“哈,你还要动手!”剑把一沉,一缕寒光,疾如电掣,不架敌招,反截敌腕,应修阳在平地上尚远非玉罗剎之敌,何况现在面临深谷,身在危岩,心中一慌,脚下一滑,玉罗剎的剑锋尚未触及他的身体,他已咕咚咚直跌下去。玉罗剎一笑跃下,放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

  荒谷中只见慕容冲与岳鸣珂拚命厮扑,一具无头尸身横在乱石茅草之中,离尸身不远之处,铁珊瑚扑卧地上。玉罗剎叫道:“珊瑚妹妹。”奔过去将铁珊瑚的身躯翻转,只听得一声微弱的叹声道:“练姐姐,你来迟了。烦你告诉我爹,叫他不要挂念我。”

  铁珊瑚声音虽然微弱,岳鸣珂听了,却如闻春雷复苏之声,心道:“唔,她还未死!”撤剑回身,向铁珊瑚疾跑过去。慕容冲正想跃上山壁,见山上红花一闪,急忙从另一面登山。

  岳鸣珂道:“练女侠,你去追慕容冲,让我看看珊瑚妹妹。”玉罗剎凄然一笑,抱起铁珊瑚放在岳鸣珂怀中。

  岳鸣珂轻吻铁珊瑚的眼皮,叫道:“珊瑚妹妹,你张开眼睛看看,我在这儿。”铁珊瑚星眸半启,微笑说道:“大哥,我很高兴。”岳鸣珂道:“我对不住你,我来迟了!”铁珊瑚道:“你没来迟,是我要先走了。”铁珊瑚被金独异掌力震裂心脏,拼着最后一口气,和岳鸣珂见了临终一面,说了这两句话后,在他怀中,只觉如睡在天鹅绒上一般,非常温暖,心满意足,又如回到儿时情景,父亲抱着自己在长安附近的温泉沐浴,暖得令人眼皮深重,就像要在温泉中睡去,身体往下沉,往下沉,往下沉……

  岳鸣珂手中却感到一片冰冷,铁珊瑚已经气绝了!这一剎那,岳鸣珂什么也不想,脑子空空洞洞的,什么都绝望了,只是感到冷,连心也冷透,周围的空气也好像要冷得凝结了。

  再说红花鬼母从山上下来,远远望见玉罗剎追逐慕容冲,上了对面的山峰,大吃一惊,叫道:“金老大,金老大!”岳鸣珂被红花鬼母刺耳的叫声震动,好像从恶梦中陡然醒转,把铁珊瑚轻轻放在地上,拾起金独异的人头,怒气冲冲的喊道:“你的金老大在这儿!”红花鬼母一瞧,也如岳鸣珂适才一样,从头顶直冷到脚跟!再瞧了瞧,人头虽然血肉模糊,却万确千真是自己几十年的老伴!

  红花鬼母颠颠巍巍的举起拐杖,颤声叫道:“是你把他杀了?”岳鸣珂道:“你的臭汉子十个也抵不上我的珊瑚妹妹!”红花鬼母怒道:“你是谁,我要把你杀了填他性命!”岳鸣珂怒叫道:“岳某人在千军万马之中几十次险死还生,在奸阉追捕之下也早已把性命置之度外,哈哈,你要杀我填命?熊经略的性命,我珊瑚妹妹的性命谁人来填?”红花鬼母顿时如受雷殛,玉罗剎的话竟然一句不假,这贱汉子果然是助纣为虐,迫害忠良的了!可怜自己几十年来苦心积虑。望他改好,仍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红花鬼母只觉四肢无力,拐杖慢慢的垂了下来,岳鸣珂怒气稍减,道:“你待怎么?”红花鬼母有气没力的问道:“你叫岳鸣珂?是熊经略的参赞?”岳鸣珂道:“我也知道你叫红花鬼母,哼哼,人们叫错你了,你的丈夫才是个鬼!”红花鬼母一声长叹,心道:罢了,罢了!我还有何面目再见武林同道?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味儿。一时想不过来,骤然向石山上一头撞去,可怜红花鬼母一世称雄,竟因误嫁匪人,累得她肝脑涂地,血溅幽谷!

  岳鸣珂怔了一怔,忽而狂笑叫道:“大家死了倒也干净!”纵起了身,也向山石一头撞去!

  再说玉罗剎追逐慕容冲,慕容冲已爬上高山,居高临下,把大石乱推下来,犹如冰雹骤落,满山乱滚,玉罗剎跳避闪跃攻不上去,忽闻得下面红花鬼母与岳鸣珂骂战之声,暗道:不好,红花鬼母定要和他拚命。心中又悬挂铁珊瑚性命安危,叫道:“慕容冲,今日饶你一命!”转身奔回峡谷,忽见红花鬼母撞岩自杀,大吃一惊,心道:糟了,糟了,从此又少一个对手了!一掠而前,来得正是时候!

  岳鸣珂一头撞去,头颅离岩不到五寸,玉罗剎恰恰赶到,一手捉着他的足跟,硬生生拉了回来,岳鸣珂只听得耳边有人说道:“一日之间,不能连死两个高手!”睁眼一看,却原来是玉罗剎在对自己说话。

  岳鸣珂跌坐地上,把手一指道:“珊瑚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玉罗剎心中大痛,但救生不救死,强用极大的定力压住悲痛,冷笑道:“岳鸣珂你怕和我比剑么?”岳鸣珂气往上冲,心道:铁珊瑚是你谊妹,你却如此没有心肝,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要和我比剑,一跃而起,叫道:“你要比剑?来,来!可惜珊瑚妹妹看不到她谊姐的威风!”

  玉罗剎笑道:“不是现在要和你比剑。咱们的师父各创一家剑术,一正一反,相克相生,我的师父原意是待剑术练好之后,和你的师父较量一下,印证印证彼此的武功。可惜我的师父死了,他们两位老人家比不成啦。我们各自承继一家剑术,是他两老的唯一传人,将来只有咱们完成上辈的心愿,你不和我比剑,我还找谁去比?咱们再练它一二十年,把本门剑法练得精通熟透之后,那时再好好较量一下,分个高下。现在比,左右不过打个平手,没有什么意思。”

  岳鸣珂心头一震,想道:原来她是这个意思。我师父现在也已风烛残年,断不会有第二个传人的了。我果然不应轻生,令本门剑术至我而断。思念及此,顿如冷水浇头,倏然而醒,低声说道:“谢谢你的勉励,二十年后,我在天山等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