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回 一曲箫声竟成广陵散 多年梦醒惭作未亡人(3)


  红花鬼母大怒,拐杖一挥,一招“平沙落雁”,扫腰击腿。玉罗剎叫道:“来得好!”霍地晃身上跳,龙头拐杖在她脚下一掠而过。玉罗剎身子悬空,招数却丝毫不缓,一招“白虹贯日”,凌空下击,红花鬼母横杖一挡,呼的一声,剑拐相交,玉罗剎整个身子反弹起来,趁势斜掠出数丈之外。忽听得阵阵箫声,隐隐传来,音细而清,俨若游丝袅空。若断若续,似从天外传来,又似云间飘下,玉罗剎面色倏变,红花鬼母一拐打来,玉罗剎一闪闪开,叫道:“好,赔礼之事,也可让你与慕容冲对质之后再说。”红花鬼母道:“我是任你戏耍的吗?”举拐欲击,箫声清越,红花鬼母也听到了,只觉那箫声中似含着无限哀怨,又似非常激愤,红花鬼母心头一震,不觉问道:“谁人在此吹箫?”玉罗剎道:“铁飞龙的女儿铁珊瑚,雪崩封山,她想必是被困住了。”卓一航道:“若是金老前辈受伤不重,想必也会与慕容冲同来,哎呀,不好!”他是想到铁珊瑚如被困住,如何脱得慕容冲他们的魔掌。红花鬼母心头一震,心中也叫了一声:“哎呀,不好!”暗道:“我满心以为那贼汉子在玉罗剎这儿,完全没想到他会和慕容冲同来,若然他真的来了,剑伤新创,怎逃得了雪崩之灾?”忽而又想到:“若然他真的来了,哎呀,那不是玉罗剎所言非假,他一出家门便又干坏事了?呀!那我怎样向玉罗剎交代?亲手废了他,还是任玉罗剎凌辱?哼哼,不行,到底是几十年夫妻!哎呀,不行,包庇他也不行,那岂不永让武林笑话?”

  红花鬼母思潮起伏不定,玉罗剎听了铁珊瑚的箫声,心急如焚,暗中责骂自己,不应与红花鬼母纠缠,晃剑飘身,叫道:“你不去我也去了!你有厚脸皮,就在这里欺负我的女兵吧!”红花鬼母道:“呸,事情非到水落石出,你飞到天边,我也跟你!”拐杖点地,身形疾起,紧跟在玉罗剎后面。其间只苦了个卓一航,运用了全身本领,仍是落后数十丈之遥。

  再说岳鸣珂昨晚逃出清虚观后,就伏在山林之中,到了四更时分,林中脚步声大作,只见慕容冲他们一大堆人都走下山,每人背着一名受伤的同伴。岳鸣珂心道:“咦,白石道人居然还不错哩,慕容冲他们吃了武当派的大亏了。”他不知玉罗剎已经来过又去了,只因下山的方向不同,所以没有看见。

  岳鸣珂连日奔波,又在激战之后,精神困倦,见慕容冲他们走远,松了口气,心道:“我且稍睡片时,待天明之后,再去向白石道人请罪,并与卓兄最后道别。”也不知睡了多少时候,忽被声音惊醒,岳鸣珂躺在两块岩石之间,从石隙中望出,只见一个相貌奇丑的老女人,鬓边插着一朵大红花,口中喃喃有声,纵步如飞,向城中的方向奔去。

  岳鸣珂凛然一惊:莫非此人就是红花鬼母,看她轻功超妙,不在自己之下,倏眼不见。岳鸣珂跳了出来,整了衣冠,再上山去叩清虚观的大门。

  白石道人给玉罗剎与红花鬼母先后一闹,正自气恼非常,不料红花鬼母刚走,岳鸣珂又来,白石道人一见,怒从心起,岳鸣珂依谒前辈之礼,对白石道人抱拳作揖,问道:“卓兄无恙么?”白石道人怒道:“你们不是和玉罗剎那妖女在一起吗?”岳鸣珂奇道:“什么?”白石道:“你还作什么假惺惺,玉罗剎把我们的掌门人掳去啦!”岳鸣珂奇道:“真的?有这样的事?那么玉罗剎也在广元了?”白石道人越发生气,骂道:“岳鸣珂,你这小辈真是胆大妄为,你陷害我们武当派与官家作对还不算,又勾结玉罗剎戏侮我们!”掌门人被俘,那是一派的奇耻大辱,所以白石道人悻悻然见于辞色。岳鸣珂躬腰答道:“昨晚之事,小辈该向你陪罪。只是与玉罗剎勾结之事,那却是前辈误会了!”白石道人嗖的一声拔出长剑,喝道:“就凭昨晚之事,你便该吃我一剑!这样大事,岂是陪罪得了!”白石道人的连环夺命剑法迅捷之极,说话之间,连进数招,岳鸣珂迫得拔剑一挡,当的一声,将白石道人的长剑震开,白石道人叫道:“众弟子还不速上!”

  岳鸣珂虚晃一剑,跳出大门,如飞而去!白石道人追之不及,只好自己生气!

  岳鸣珂自熊廷弼死后,本已心灰意冷,几次三番想削发为僧,归隐天山。只因心头还有一个铁珊瑚,委决不下。自那次玉罗剎鲁莽提婚,岳鸣珂措词不当,被铁飞龙父女听到,铁珊瑚一气而走之后,岳鸣珂深自引责,内疚之极,立誓要找到铁珊瑚向她陪一句罪,这才心安。只因戎马匆匆,此愿无由实现。而今听得玉罗剎昨晚出现,想道,“玉罗剎既在此地,她必能知铁珊瑚下落。她虽与我不和,我也要找她问去。”于是岳鸣珂下山探问,玉罗剎在明月峡,广元的居民十九知道,岳鸣珂问明了去明月峡的路,便立刻动身,其时红花鬼母也正从城中卫所出来,向明月峡前去。岳鸣珂与红花鬼母一先一后,两人都不知道。

  岳鸣珂将近明月峡时,也遥见谷底追敌的卫士,并见坡上有逃避的女喽兵,大为惊奇,截着一个女喽兵询问,女喽兵见他不是卫士,问他是谁,岳鸣珂道:“我是你们练寨主的朋友。”女喽兵适才见他登山时迅逾猿猴,料是武林中的高手,喜道:“那么你快去救我们的铁寨主吧!她被鹰犬所追,正进入那边山口。”岳鸣珂跳起来道:“谁?”女喽兵道:“你不认得我们的铁寨主吗?她是西北铁老英雄的女儿,小名叫珊瑚。”话未说完,岳鸣珂已如飞冲去。宛似一团白影,隐现在危岩乱石之间。

  岳鸣珂的轻功与玉罗剎几在伯仲之间,追敌的卫士眼力好的,只见山坡上一团东西一掠即过,也不知是鬼是人,更说不到敢上去拦截了。

  岳鸣珂奔入第一道山口之时,正是铁珊瑚刚踏入第三道山口,第一次吹箫向玉罗剎报警的时候,那次吹了几声,便被雪崩所阻,玉罗剎没有听见(玉罗剎听到的是第二次箫声),但岳鸣珂却听到了。

  岳鸣珂一听箫声,心中狂喜,喃喃语道:“谢天谢地,果然是她!”猛然间山谷里响起了巨大的雷鸣声,万峰回应,震耳欲聋,岳鸣珂在西北长大,知是雪崩,急向山顶高处跃去,过了一阵,雪崩渐止,岳鸣珂急急跃过几个峰头,遥见第三道山口已被雪封,再极目远眺,前方无人,想道:珊瑚妹妹必然是被困在下面的深谷了,若然敌人在雪崩之前也有窜入,那可不妙!吸一口气,施展绝顶轻功,从山顶上滑走下来,就在此际,红花鬼母在山顶上,离他数丈之地掠过,岳鸣珂听得风声,昂头一瞥,知是红花鬼母,颇为奇怪,心道:她才到清虚观,又来明月峡,奔奔波波,不知却是为何?但岳鸣珂救人心切,也懒得去理红花鬼母,手攀葛藤,脚点危岩,片刻之间,滑到山腰,忽听得慕容冲大声喝道:“不许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