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九回 孽债难偿问花花不语 前缘未证对月月无言(3)


  金独异见这么多人受伤,不禁咋舌,恨恨说道:“不把那女魔头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之恨!”慕容冲笑道:“可惜嫂子不肯帮忙。”金独异道:“别提她啦,只怕她还要把我追回去呢!”红花鬼母昨日寻到城中卫所,恰值金独异已被慕容冲遣到清虚观附近埋伏,所以红花鬼母被骗到明月峡之事,金独异尚未知道。应修阳笑道:“嫂子已来了呢!”金独异打了一个寒颤,道:“你们见着她了?”慕容冲道:“昨晚没空说给你知,她此刻与玉罗剎正在动手也未可知。”金独异听了慕容冲所说,跳起来道:“唔,你们不知她的脾气,若然给她知道你们弄假,那时只恐她不找玉罗剎的晦气反而要来找你们的晦气了。”慕容冲口中笑道:“不至于吧!”心中却是暗惊。应修阳道:“别愁,我有办法。”慕容冲道:“好,你刚才说到翦除玉罗剎之法,请道其详。”

  应修阳道:“玉罗剎将卓一航掳去,你是亲见的了?”慕容冲道:“不错。”应修阳道:“卓一航是武当派的掌门,掌门被掳,乃是奇耻大辱,尤其是武当派的几个长老最爱面子,咱们不如与白石道长讲和,化敌为友,联同去攻明月峡。”慕容冲自负是一等一的高手,响当当的好汉英雄,闻言皱皱眉头,道:“若然如此,纵算除掉了玉罗剎,也教天下英雄笑话!”应修阳给他一说,甚为不舒服,但慕容冲武功权职均在他之上,受了抢白,只好哑忍。

  金独异笑道:“其实与武当派连手也很不错,不过慕容大哥既不喜欢,咱们另想法子。”应修阳眼珠一转,道:“咱们不凭外力,也可除她!”慕容冲摇了摇头,道:“咱们带来的卫士,伤亡过半,而且城中民变,她的势力更大,要想除她,谈何容易!”应修阳道:“慕容大哥知其一不知其二,饥民虽云声势浩大,却是乌合之众,抢了粮食,必然四散。昨晚我在城中偷看,玉罗剎带来的女兵,数不满百,就凭我们这班没受伤的兄弟,也不惧她!”慕容冲道:“百余女兵,自然不惧,但玉罗剎呢?难道你的铁拂尘就敌得住她的宝剑吗?”

  应修阳面色尴尬,干咳一声,笑道:“我自然不是玉罗剎对手,但慕容大哥,你总不至于对玉罗剎认输吧?”慕容冲道:“若然大家各凭真实本领取胜,那她不是我的对手。只是她轻功妙绝,我是无可奈何。”慕容冲内功深厚,神拳无敌,说的倒非夸大之词。应修阳笑道:“这就是了。昨晚我所吃的大亏,全因武当派那班道士与你们作对,要不然只凭玉罗剎一人,那她自保不暇。”金千岩道:“啊,我知道应大哥的意思了,咱们赶先一步,在明月峡前面险要之地截她。”应修阳道:“是啊!咱们这班未受伤的弟兄,尽可对付她的女喽兵。慕容大哥和金大哥二人连手,玉罗剎轻功虽妙,也难逃脱。小弟不才,凭着这枚铁拂尘堵截,总也可以和她交手几个回合。我偷出城之时,见她正集合女兵,想必现在就要撤回明月峡了。”慕容冲道:“咦,她又回到城中去了?”他不知应修阳是误把铁珊瑚当成玉罗剎,心中暗暗吃惊,想道:“她转眼之间,又从清虚观回到城的中心,那轻功岂不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但转念一想,以自己的本领,最少可和她打成平手,金独异虽然荒废三年,武功稍逊一筹,也还是个一流好手,更加上应修阳,那么即算玉罗剎本领再高,也未必逃得出自己掌下。当下立即点了十五名卫士,抢去堵截。应修阳又对留下守护伤员的卫士吩咐一番,笑道:“一切准备停当,而且不论金嫂子是否识穿慕容大哥的谎话,我也有办法叫她再到明月峡去。金大哥,那你就更不必担心啦!”金独异大喜,当下一行人就在东方未大白之际,便立即抄小路,走快捷方式,赶到明月峡前。

  再说铁珊瑚带领百名女兵,兴高采烈地离开广元,将劫得的金银珠宝,用两匹马驮,押回山寨。一路上都有老百姓送茶送饭,行程耽搁,走了一个时辰,到了山区,才没老百姓出来。铁珊瑚抬头一望,日头已像火球一样,升得很高,笑道:“练姐姐一定等得急了。”

  再走一程,进入外面山口,两峰夹峙之间形成盘谷,俩边怪石林立,山茅野草,高逾半身,铁珊瑚道:“马儿不能上山,将金银包裹卸下,把马儿放到谷中吃草吧。”话刚说完,忽听得呼啸之声四起,乱石丛中骤然涌出许多健汉。金独异一马当先,阴恻恻地笑道:“哈,原来是铁姑娘,玉罗剎呢?”铁珊瑚大吃一惊,玉箫一点,金独异横窜斜劈,铁珊瑚道:“金老怪,你敢放肆,我爹爹绝不能饶你!”金独异平掌一缩。应修阳叫道:“管她的什么爹爹,铁老儿还在山西,咱们先把他的女儿擒下,谁叫她和那女魔一路!”金独异不见玉罗剎,又怕铁飞龙也在这儿,若他和玉罗剎连手寻仇,那可难于抵御,闻言放下了心,张开蒲扇般的大手,一抓向铁珊瑚当头抓下!

  铁珊瑚斜身一跃,反手点倒一名卫士,女喽兵纷纷涌上。铁珊瑚随玉罗剎三年,轻功进步不少,而金独异却因脚踝受伤,腾挪之际,不若以前灵活,这一抓给铁珊瑚避开了。

  铁珊瑚大叫:“散开速退!”应修阳哈哈大笑,率先冲入女喽兵队中,那些女喽兵虽然训练有素,却敌不住东厂卫士的勇武,混战中只听得尖叫之声与衣裳碎裂之声乱成一片,铁珊瑚蓦地飞身上马,把马背上的包裹骤掷下来,金银珠宝,满地滚动,那些卫士眼睛发亮,有些人便抢拾珠宝。慕容冲叫道:“先歼敌人,后拾珠宝,违令者斩。”缓了一缓,铁珊瑚双腿一夹,跨下的战马长嘶一声,冲入了第一道谷口,明月峡在群山之中,峰峦起伏,形成许多山谷,有如重门迭户,铁珊瑚心想:只要冲进第三道谷口,大声叫喊,玉罗剎便可听到了。

  这时女喽兵四散,各自爬上两旁山壁,应修阳道:“擒贼擒王,追那雌儿!”金独异道:“是啊!将这丫头擒了,不愁引不出玉罗剎来!”明月峡峭壁陡立,爬上去要费许多气力,而且在上面打斗,轻功好的也占便宜。慕容冲听得金独异叫喊,一想不错,该把玉罗剎引下来。本来他不屑亲手擒拿一个无名的少女,这时也急急抢了一匹战马,随后追赶了!

  山谷底下怪石嶙峋,铁珊瑚路熟,策马飞逃,从山茅野草中冲过,那些山茅野草,状虽可怖,地底却没有尖利的石头,铁珊瑚以玉箫拨开茅草,看看就快冲入第二道山口,慕容冲放马追赶,冷不防碰着一块平地突起形如刀剑的利石,马儿惨嘶一声,扑地倒下,铁珊瑚已进了第二道山口。

  慕容冲大怒,翻身一滚,迅即跃起,手中拾了几块尖石,连珠猛发,慕容冲腕力惊人,相距百步,居然给他打中,铁珊瑚的马也惨嘶一声,四蹄屈下,铁珊瑚给摔下马来,寂然不动。

  金独异叫道:“不要弄死这个丫头!”慕容冲暗道:这丫头武功怎么这样不济,莫非真个死了?我只要拿她来引出玉罗剎,可不想多惹铁飞龙这个强敌。上前察看,忽地微风飒然,几支冷箭骤然射到,原来是铁珊瑚的玉箫之中,藏有短箭,铁珊瑚伏地一吹,把短箭吹出,离地数寸,疾射慕容冲左右膝盖,慕容冲冷不及防,急闪避时,左边腿弯已中一箭。慕容冲称雄半世,却着了铁珊瑚的暗算,正是八十年老娘倒绷孩儿,气得哇哇大叫,双指一箝,把短箭拔出,大声叫道:“你插翼上天,老子也要把你捉下来!”飞步急追,这时铁珊瑚已进入第三道山口。慕容冲、金独异与应修阳从三面追来,相距已经不到二十步了!

  正是:幽谷无人谁援手,荒山狼虎苦相追。

  欲知铁珊瑚能否脱险?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