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冤狱毁长城将星摇落 苦心护良友剑气腾空(3)


  卓一航本来不想做武当掌门,可是三年之期已满,无可再推。黄叶道人派了红云道人和白石道人率十二名大弟子来接,卓一航无可奈何,只好在师叔同门催促之下登程,取道四川,入湖北,回武当山。

  这日到了广元,只见城中刁斗森严,兵士巡逻街头,气氛萧索。问起来才知是“饥民闹事”。卓一航心中叹道:“外有寇患,内有流亡。这大明江山是不稳了。”武当派在各地都有弟子。广元城内有一座清虚观便是武当派的人住持,白石道人等进城之后,清虚观的住持便把他们接到观内。

  卓一航并不知道玉罗剎就在附近山头落草,这一晚月暗星微,是山城春夜的阴沉天气,卓一航辗转反侧,中夜未眠。忽听得窗外有人轻轻敲了一下,卓一航以为是白石道人,推开窗门,一个黑衣汉子倏然跳了进来,衣裳破裂,面有血污,在微弱的菜油灯下,显得十分可怕,卓一航吃了一惊,那人道:“卓兄噤声。”卓一航瞧清楚了,这人竟然是岳鸣珂。

  卓一航小声问道:“你怎么啦?”岳鸣珂一口把油灯吹灭。隔室的白石道人问道:“一航,你还未睡吗?”岳鸣珂摇了摇头,用手指着自己,又摆了摆手,示意卓一航不要说是他到来。卓一航道:“睡啦,我起来喝杯茶。师叔,你老人家也安歇吧。”说完之后,把口贴在岳鸣珂耳根说道:“我这师叔真讨厌!”和岳鸣珂蹑手蹑脚,脱了鞋子,躺到床上,两人共一个枕头,贴着耳边说话。岳鸣珂说出一段惊心动魄的事来!

  原来熊廷弼罢了辽东经略之后,继任的袁应泰不是将才,满洲军统帅努尔哈赤自统大军,水陆俱进,一战攻下沈阳,再战又攻下辽阳,袁应泰手下的两员大将贺世贤、尤世功被金兵(其时满洲尚未建“大清”国号,努尔哈赤自称“大汗”,国号“金”,至皇太极始称帝。)乱箭射死,袁应泰在辽阳城东北的镇远楼督战,城破之后,举火焚楼自杀。明朝边防大军,伤亡八九,溃不成军。于是河东之三河堡等五十寨,古城、草河、新甸、宽甸、大甸,永甸、凤凰、海州、耀州、益州、盖州、复州、全州等大小七十余城,全被满州军攻占,辽河以东,遂无完土!

  经此一场大败,明廷大震。朱由校想起了父皇之言,顿下决心,把以前弹劾熊廷弼的大臣尽都贬谪,派专使捧诏到湖北江夏,请熊廷弼复出,重任经略,复赐尚方宝剑。可是话虽如此,实权仍不在熊廷弼手中。本来按朝廷制度,辽东经略节制三方。所谓“三方”乃是(一)广宁巡抚,统率陆军。(二)天津巡抚,(三)登莱巡抚。这两个巡抚分统水师,而辽东经略则驻山海关,居中节制。熊廷弼建议以广宁的陆军制敌全力,而以天津、登莱的水师分扰“辽东半岛”,这便是明清战史上有名的“三方布置策”。

  卓一航颇知兵法,听岳鸣珂谈到熊廷弼所定的“三方布置策”后,道:“熊经略确是大将之才,这战略攻守兼备,定得不错呀!”岳鸣珂道:“战略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了好的战略,却无可调之兵,其实也不是无可调之兵,而是有不听调之将,以至三方布置之策,只成了一纸空文。”卓一航骇道:“熊经略刚强决断,怎么有不听调之将?”岳鸣珂在他耳边轻叹道:“以前的宰相方从哲被罢后,换来了一个叶向高做宰相,换来换去,都是和魏忠贤一鼻孔出气的人。在辽东经略节制下的三个巡抚之中,广宁巡抚王化贞兵力最厚,偏偏他就是叶向高的门生,不肯听熊廷弼的调遣。熊经略要集兵广宁,他却要分兵驻守。熊经略以前所建的军队在袁应泰统率下,经辽沈两战,差不多全牺牲了。熊经略捧尚方宝剑出关,只招募得义军数千,而王化贞却拥兵十余万。熊经略空有‘经略’之名,实权反不及王化贞远甚。经抚不和,两人都拜折上朝,宰相叶向高袒护王化贞,操纵‘廷议’,竟然下令王化贞不必受熊廷弼节制。于是事情越弄越糟。”卓一航道:“既然如此,那么辽东的危局是无可挽回的了。我兄不在熊经略左右,一人回到关内,却是为何?”

  卓一航问了这几句话后,久久不见岳鸣珂回答,但觉面上冰凉一片,原来是岳鸣珂的泪水,卓一航道:“怎么啦?”岳鸣珂强止悲伤,继续说道:“你且听我细说下去。熊经略虽然手上无兵,可是一到了辽东,还打了两次胜仗。可恨王化贞既不知兵,却又轻敌,满洲军察知他们二人不和,努儿哈赤复率大军渡过辽河,王化贞分兵各地,竟被各个击破。这一仗比辽沈之败更惨,王化贞全军覆没,还是靠熊经略亲率的五千亲兵,才把他掩护进关,辽河以西全归敌有,连广宁也失陷了!熊经略和王化贞回到关内,立被朝廷逮捕。魏忠贤和叶向高唆使朝中党羽,联章弹劾,由校不知边情,竟然处熊经略战败失守之罪。”卓一航骇道:“结果如何?”面上又是一片冰凉。岳鸣珂道:“可怜熊经略就这样不明不白冤枉死了。”卓一航嘴巴一张,几乎失声。岳鸣珂急忙把他的嘴巴掩住,卓一航的泪水也滴了出来。岳鸣珂道:“熊经略是去冬归天的。由校真狠心,听叶向高之议,把辽东大败之责全推在熊经略头上。结果熊经略被斫了头,还要传首九边!死无完尸,复受战败的耻辱罪名,真是人间惨事,莫过于此!而那个王化贞却反而被判轻罪,只是削职了事。”说到此处,卓一航再也忍受不住,哽咽有声。隔壁的白石道人又叫道:“一航,你怎么还未睡吗?”

  卓一航故作梦魇之状,挣扎一阵,把脚顿得床板格格作响,过了一阵,才道:“嗯,我梦见师父。”白石道:“不必胡思乱想,明早还要赶路。”卓一航应了一声,贴在岳鸣珂耳边说道:“不要理他,你再说下去。你武功卓绝,怎么会受伤了?”岳鸣珂道:“熊经略在死之后,魏忠贤派人拿我。我灰心已极,想逃往天山。昨日途中,和慕容冲他们遭遇,激战半日,我打死了四个锦衣卫士,侥幸逃了出来。可是慕容冲那厮也真厉害,紧追不舍,我逃到广元,他们也到广元,我趁着天黑,绕了几个圈子,这才逃到这里。嗯,你的师叔是接你回去掌门么?”卓一航道:“他们铺张其事,闹得遐迩皆知,我真不好意思。”

  岳鸣珂忽从怀中摸出一本书来,塞给卓一航道:“你替我保管这一本书,若然以后再有熊经略这样有胆有识的边关大将,你就设法把这本书献给他。嗯,只怕以后没这样的人了。”卓一航道:“什么书?”岳鸣珂道:“熊经略在家三年,着了一本书,名为‘辽东传’,将辽东的战略要塞,敌人的虚实强弱,各次用兵的得失,全写在里面。是了解敌情,专门对付满洲的一本书。魏忠贤派人拿我,只恐多半是为了这一本书。你是武当掌门,收藏这一本书那是最妥当不过。”卓一航将书塞入怀中。忽听得外面似有声响,过了一阵,只听得大师兄虞新城叫道:“白石师叔,外面有人拜访你老。”

  卓一航竖耳细听,听得白石道人的脚步声已出到外面,岳鸣珂道:“我走了吧!只恐来的乃是追兵。”卓一航道:“咱们有难同当。若是追兵,你更不应孤身逃出。”

  且说白石道人开了观门,只见慕容冲和金独异叔侄站在外面,后面一片黑压压的,大约还有数十人之多。白石道人大吃一惊。慕容冲笑道:“幸会,幸会。咱们以前虽有点小小的过节,那是你误卷入去,咱们彼此明白。那点过节,揭过便算,不必再提。只是今晚你们道观之中藏有钦犯,这却不是小事了。你想自身清白,请把钦犯交给我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