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冤狱毁长城将星摇落 苦心护良友剑气腾空(1)


  玉罗剎哈哈笑道:“你也知道我吗?官兵碰到了我,那就是小鬼碰着阎王了!”剑尖一指,少年将军微微发笑,陕北群盗全都变色,拔出兵刃,捍卫少年将军,陕南群盗叫道:“练女侠,这位是小、小……”少年将军连连摇摇手,道:“都是自己人,大家散开。”小声对玉罗剎道:“练女侠,我是小闯王李自成,高迎祥是俺舅舅。请到那边树下说几句话。”

  玉罗剎怔了一怔,并不是“李自成”三字使她吃惊,那时李自成还没有什么名头,在陕西三十六路大盗之中,王嘉胤是其中一路,高迎祥是王嘉胤副手,李自成不过是王嘉胤这一路的一个头目而已;但唯其如此,所以以李自成当时的“身份”而能令群盗慑服。这件事情的本身才令玉罗剎吃惊。

  玉罗剎要了一匹马,和李自成策马入林。玉罗剎问道:“王嘉胤父子好吗?”李自成道:“王老总已战死了,现在是俺的舅舅高迎祥领头,王照希夫妇和白敏都在军中。”玉罗剎一阵心伤,想不到离开陕西不到一年,变化如此之大。问道:“那么你知道我部下的下落吗?她们是不是全给官兵杀了?还有你们为什么假扮官军?”

  李自成道:“刘廷元调了川陕甘晋四省的兵力二十万人围攻我们,各家兄弟,都在官军压力之下化整为零,流散四方了。上月我们冒了绝大危险,在米脂大会,三十六路的首领来了三十三人,就你们那路与神一元兄弟没有派人来,听说你们那路已突围入川,和其他各路比较起来,损失还不算最严重的。张献忠上月也从四川来到米脂,据他说在广元昭化之间曾发现有一支娘子军,他想派人联络,却给官军隔断了,你可以到那里找她们。”

  米脂三十六路义军之会,是一件大事,李自成的“小闯王”之名,就是那时得的。原来在王嘉胤死后,绿林群雄推高迎祥为首,高迎祥才识平平,全靠李自成之力,打了两次胜仗,局面才得小安。米脂大会时,因为各路首领,都有一个王号,例如什么“横天王”“混世王”“扫地王”等等,无奇不有。高迎祥新为首领,未有王号。他部下给他拟号,乱哄哄的拟了半天,还拟不出一个适当的来。当时李自成笑道:“我们现在闯一步是一步,闯到什么地步,谁都不知道。如果大家不振作的话,也许就闯不出陕西;如果大家把生死祸福置之度外,同心合力的往前闯去,闯到北京也不难。咱们现在首要之事乃是闯、闯、闯!称不称王,称什么王,我觉得都无所谓。殊不必为这些虚名尊号,浪费精神!”此言一出,群雄纷纷拍手,轰然叫好!不约而同的大声喊道:“闯王,闯王!这个王号好极了!”自此便把高迎祥称为“闯王”,把李自成称为“小闯王”,直到后来高迎祥在潼关战死,李自成正式袭用“闯王”的尊号。

  再说玉罗剎听得李自成说出自己部众的下落,恨不得插翼飞到川西。当下想道:“这小闯王也是一个人物,这批珍宝待我与他平分了吧。”正想开言,李自成道:“练女侠,我求你一件事情。”玉罗剎道:“什么事情?”李自成道:“这批珠宝,咱们分毫都不要动它!”玉罗剎道:“什么?你们不也是来劫珠宝的吗?”李自成笑道:“起先是想劫它,现在我已查得清楚,这批珠宝可动不得!”玉罗剎道:“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皇帝小子的我们也劫,为何这人的却劫不得!”李自成又笑道:“练女侠,皇帝的好劫,到了这人手上,可就不好劫了。”玉罗剎道:“这是为何?我倒要请教请教!”

  李自成翻身下马,招手请玉罗剎下来,一同坐在地上,正色说道,“满州图谋我们中国甚急,边关形势极紧,这你是知道的了?”玉罗剎道:“边防之事与这批珠宝有何关系?”李自成道:“你听我说。先前我还不知道这番人身份,所以也想劫他的珠宝充当军饷。现在查得他是南疆罗布族大酋长唐玛的儿子,唐玛是南疆各族盟主,若然他的儿子被杀,珠宝被夺,他一定把这笔帐算在明朝皇帝头上。说不定就要起兵报仇,那时东北西北都有边患,由校这小子,可挡不住!”

  玉罗剎默然不语,一时还想不过来。李自成又道:“我们虽然也与明朝皇帝作对,可是若然异族入侵,那么我们就宁愿与官军联合,共抗异族的。你说对么?”玉罗剎点了点头。李自成道:“所以不能替明朝皇帝再开边衅。可惜的是由校这小子胡涂透顶,勇于对内,怯于对外。抽调大军来打我们,却不整顿边关,连熊廷弼那样得力大将都罢免了。”玉罗剎不觉心折,觉得李自成气度之广,见识之高,殊非常人可及。笑道:“可惜你替皇帝小子打算,他却要派兵打你。”李自成道:“那是他的事。”玉罗剎又笑道:“看样子,只是满洲,明朝就挡不住。你还是趁在满洲兵未入关之前,赶快打到北京吧。由你来做皇帝,就不怕满洲兵入侵了。”李自成哈哈笑道:“皇帝人人可做,若然由我来做,可以保住神州,那么就做做也无所谓。”

  玉罗剎听他说得如此轻松,也不觉失笑。心想:这人在最危难之际,还是如此雄心勃勃。而且宁愿放过价值千万的珠宝,另筹军饷,艰苦支持。如此胸襟,连熊廷弼也比不上。看来真有人君之度,刚才的话,倒不是说笑的了。李自成又道:“所以我冒充官军,也是为大局着想。唐努给明朝派来护送他的御林军统领抢劫,此事成何体统?等下你对他说,那批人是叛军,幸得朝廷及时察知,所以派我来清除叛乱。朝廷一定护送他安全回到南疆。”玉罗剎双目闪闪放光,笑道:“好极,好极!我服你了!你居然在逃命之际,还把这副担子放在肩上。这么说是你要派人护送他了。”

  李自成笑道:“由我们派人护送,要比由校这小子所派的得力得多。此地离甘肃不远,送到了甘肃,再入青海,就非官军势力所及,也不愁再有云燕平这样的官军将领来打他的主意了。”玉罗剎道:“好,我就对他说去。”李自成又笑道:“云燕平这厮,请你借我一用。”玉罗剎道:“这种狗贼,有何用处?”李自成道:“废物都可利用,何况于他。我们各路兄弟给大军压得透不过气来。我想利用他帮我打个胜仗,挫挫他们锐气,分散他们注意。然后我们才能安全撤退。”玉罗剎道:“啊,我想到了。你是想利用这厮赚城,攻占鄜县。你们穿的都是官军服饰,又捧出他们的主将,守城的官军一定上当。难为你收集了那么多官军号衣。”

  再说唐努见玉罗剎与李自成并马驰入林中,大为不解,问铁珊瑚道:“他们干什么?”铁珊瑚也不知道,道:“也许是处置那些叛军吧。”群盗首领散在四围虎视眈眈,铁珊瑚颇觉不安。唐努把两个随从的尸体寻回,当场火化,按照他们的风俗,火化之后,收骨回乡。铁珊瑚见他目中有泪,想是心中颇为悲愤,铁珊瑚外表倔强,心颇慈悲。心想:这几个人万里远来,身死异乡,父母都不知道,这才真是不值呢。见玉罗剎与那少年将军并马驰回,心中忐忑不安。李自成回到场中,跳下马与陕北群盗商议,玉罗剎直向唐努走去。铁珊瑚睁大了眼,只见玉罗剎与唐努低声说话,过了一会,忽见唐努伏在地上,吻玉罗剎踏过的泥土。铁珊瑚随父亲到过西北,知道这是他们最尊敬的礼节。这才松了口气,心中奇道:玉罗剎杀人如草,强盗抢来的她都要分一份,怎么到手的珠宝也放过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