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珠宝招强人荒林恶斗 神威折魔女群盗倾心(5)


  再说铁珊瑚力抗强敌,险象频生。唐努也给王廷福迫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云燕平的腰带越展越快,俨如一条玉龙盘空飞舞。铁珊瑚正在吃紧,忽听一声长笑,掠过林际上空。铁珊瑚大喜叫道:“玉罗剎来啦!”云燕平听得“玉罗剎”三字,就似鼠儿闻了猫叫一般,手都软了。玉罗剎声到人到。不过两三照面,就一剑点中云燕平肩骨麻穴,把他踢过一边。铁珊瑚忽然凑了上来,悄声说道:“练姐姐,不要伤那个番人。”玉罗剎微微一愣,道:“唔,也好!”身形一起,一招“银河倒挂”,剑光绕处,王廷福头颅飞上半空。唐努见此威势,吓得呆了。

  你道玉罗剎何以来迟?原来她在到野猪林的途中,也发现了群盗的踪迹,其中有几人还是从陕南来的。要知玉罗剎乃是强盗的“阿爸”,以前她坐镇定军山之时,陕南群盗抢来的财物,都要献她一份。她见有自己辖下的匪首到此,不觉故态复萌,暗缀他们,察看他们是各自为阵,独行抢劫,还是已被陕北的大寨首领收编了。

  容一东见玉罗剎突如其来,吃了一惊。这时官军的包围圈正在紧缩。玉罗剎一手把云燕平抓起,大声喝道:“你们谁敢上来,我就把你们的主将斫了!”那百余健卒都是云燕平的心腹亲兵,见主将被擒,果然不敢动手。

  容一东尚不知来的便是威震江湖的“女魔头”,见擒了云燕平的竟是个廿余岁的少年,虽感惊奇,却还不慌。扬声喝道:“掳人要挟,算是那门子的英雄?”玉罗剎盈盈一笑,把云燕平挟在胁下,笑道:“好呀,我就用一只手来会会你这个大英雄!你若赢得了我,我立刻把你们的主将放还!”容一东听这少年声音娇媚,颇觉出奇,当下说道:“你拿俘虏当作兵器,那当然是你赢了!”玉罗剎冷笑道:“你若误伤了我胁下的俘虏,也算你赢。如何?”这种打法,确是开武林未有之奇。本来挟着俘虏应战,令对方投鼠忌器,那确是大占优势;可是如今玉罗剎反其道而行之,非但不用俘虏作盾牌,而且只要俘虏受了误伤,就得算输,那就等于被缚了一只手之外,还得小心防护俘虏受伤,本是大优势的也要变成大劣势了。

  容一东听得玉罗剎提出这样打法,又气又惊,他出道以来几曾受过这样的蔑视?

  玉罗剎又笑道:“如何?”容一东心念一转,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一言为定。你赢了我,珍珠重宝都是你的。我赢了你呢?”玉罗剎听他的话,才知他看重的竟是那批珍宝而非友人。心中暗道:“绿林中以义气为先,比他们这些狗官强得多了。”容一东道:“如何?”玉罗剎道:“你若赢得了我,除将你们的主将放还之外,珍珠重宝也全归你所有。”容一东双目顾盼,环扫场中群盗,高声说道:“你做得了主吗?”

  玉罗剎哈哈大笑,把外衣一撕,露出里面的绣花女服,又把头上青巾除下,露出束发金环。陕南群盗已料知她就是玉罗剎,见她露出女儿本相,齐声欢呼。陕北群盗也深知玉罗剎厉害,虽然不是归她所管,但听得她愿与敌人赌赛,那是求之不得,当下一齐说道:“你若赢得了练女侠,不管什么金银珠宝,我们决不染指!”这时群盗环绕场边,官军包围在外。玉罗剎挟着云燕平和容一东对立场心。唐努与铁珊瑚坐在路旁。唐努还不知铁珊瑚也是存心劫他珠宝的人,对她十分感激,心中但愿这玉罗剎打赢,对铁珊瑚道:“姑娘,料不到你身怀绝技,更料不到你这朋友就如仙女一般,又美丽又神通,我今日得你们救命,没齿不忘。”铁珊瑚本来也想劫他的珠宝,但一路同行,知他心肠极好,而且豁达大度,算得是个塞外英雄,这时已把劫他珠宝之意打消,听他如此说法,心中暗叫“惭愧”,深怕玉罗剎战胜之后,立时翻脸,那就更难为情。

  容一东听得群盗欢呼之后,才知面前这个少女,就是江湖上闻名胆落的女魔头!想起当年应修阳在华山摆阵,玉面妖狐凌霄与金刚手范筑都丧在玉罗剎手上,思之不禁胆寒。自己当年因事逃过,想不到今日仍与她陌路相逢。容一东这时骄气全消,心中只是盘算,怎样才能在玉罗剎剑底逃生。

  玉罗剎扬剑作势,笑道:“来呀,来呀!”容一东铁烟杆一翻,一招“李广射石”,骤以大枪招数向玉罗剎平胸疾刺,玉罗剎哈哈一笑,横剑一封,“当”的一声,铁烟杆给震得歪过一边,火花飞溅!玉罗剎剑招快捷异常,身形一侧,宝剑直刺咽喉。容一东铁烟袋一磕,不料玉罗剎的剑明是刺喉,剑到中途,手腕一沉,低了三寸,剑尖指的竟是喉下“璇机”要穴。容一东大吃一惊,急忙滑步闪身,饶他躲闪得快,肩头还是给剑尖划过,“嗤”的一声,衣裳破裂,鲜血沁出,这还幸是玉罗剎胁下挟人,身法不若平时轻灵,要不然这一剑容一东决逃不了!

  玉罗剎一招得手,剑势未收,剑招又出。容一东奋力拆了两招,烟杆一斜,突然照被玉罗剎挟着的云燕平打来!

  玉罗剎叫道:“好狠的狗贼!”身躯一转,一剑把容一东烟杆格开,挟着的云燕平几乎给他打中。容一东战法一变,不架玉罗剎宝剑,铁烟袋磕、打、劈、压,全朝云燕平打来!玉罗剎料不到容一东心肠如此之毒,竟把好友当成活靶!但因自己有言在先,俘虏若给他伤了,纵然不是“误伤”,也难分辨。因此迫得改攻为守,一柄剑使得风雨不透,俨似一圈银虹,把自己与云燕平全身护住。

  这一来形势突变,容一东武功不在应修阳之下,铁烟杆兼有枪棒与点穴之长,居然敢以攻为守,与玉罗剎苦苦缠斗。

  铁珊瑚叫道:“练姐姐,这狗贼是有心伤他朋友,何必理他?”唐努却道:“这位女英雄说一不二,真真可敬!”

  玉罗剎与容一东激战中,官军慢慢移近。忽然间号角长鸣,林间又杀出一彪官军!玉罗剎叫道:“官军听着,我们在此单打独斗,你们若敢动刀动枪,就休怪我不守诺言!”云燕平的亲兵果然都转过了身,想劝止那彪人马,休要再进。

  容一东却暗暗纳罕,他知道云燕平不想让全军知道,只是挑选了最可靠的百余亲兵,到森林埋伏。这彪军马怎的却会杀来?

  官军中一个少年将军骑着高头大马,神威凛凛,云燕平的护兵副将见这少年将军极为陌生,大声喝道:“来将住马,你们是那一营的?”那少年将军大喝一声:“叛兵在此何为?赶快随我回城!”卡的一箭,将云燕平副将射毙!云燕平的亲兵大乱,给后来这股官军包围起来,全驱入了森林之中!

  玉罗剎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那少年将军的一举一动,全在她的眼中,心中奇道:“怎么官军中也有如此英雄人物!”容一东见此情形,料知有变,心中一慌,玉罗剎刷刷两剑,骤把铁烟杆挑开,容一东飞脚踢云燕平倒垂的脑袋,玉罗剎一声长啸,身形骤然飞起,容一东一脚踢空,急忙撤回烟杆护头,那护得住?玉罗剎左手把云燕平高举过头,在半空一剑劈下,铁烟杆立被震开,容一东脑袋也给宝剑劈成两半!

  玉罗剎哈哈大笑,道,“你们来看,他身上可有伤痕?”群盗无不凛然。玉罗剎正想回身洗劫珠宝,忽见那少年将军,策马驰回,陕北群盗,垂手肃立两旁。那少年将军大叫道:“谁都不许乱动!”玉罗剎甚为奇怪,不知陕北那些强盗头子,何以会听官兵的话,心中有气,拔剑迎前,喝道:“你是谁?”陡见那少年将军双眸耿耿,目闪精光,连玉罗剎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也觉得他别具一种威严,令人震慑。玉罗剎心道:“好哇,这回我遇到对手了。”迫近一步,那少年将军道:“你一定是玉罗剎了?幸会,幸会!”

  正是:绝世英豪出,天下共倾心。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