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珠宝招强人荒林恶斗 神威折魔女群盗倾心(4)


  那两个御林军统领见云燕平这样快便回,颇感意外。问道:“云大人可查出那小子是什么路道么?”云燕平面上一红。含糊答道:“是西北黑道上的高手。”王廷福道:“我们兄弟也料他是黑道上的朋友,觊觎这帮珍宝的。”云燕平道:“路上可碰过什么怪事么?”王廷禄道:“一路上都没事情,只是昨晚将到县城之时,却碰到如此一桩异事。”当下把碰到玉罗剎的事情说了,还道:“那人快似疾风,我们连他的面貌都瞧不清楚,真是邪门!”云燕平沉吟半晌,道:“既然如此,明日动手之时,分那小子一份。若他不肯就范,我自有法对付。容二哥正在我的营中,我邀他一同来好了。”

  这番话玉罗剎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道:“好极好极!明日我正好一箭双鵰。先把这些狗贼杀了,然后把那帮珠宝独占。哈,真是天赐良机,我要重聚义民,占山为王。和官军对抗,那是非钱不行。这帮珠宝,听他们说来,价值不下千万,有了这笔钱,我可不必再另动脑筋了。”再听一阵,听得云燕平和王廷福约好动手的地点,是离城五十多里的“野猪林”。玉罗剎暗暗发笑。

  这“野猪林”是有名荒险之地,玉罗剎心道:“他们选这地方下手,真是深合吾心。”料云燕平不敢再上楼窥探,便悄悄走了。

  其实那个胡服少年并非“番邦王子”,他是南疆罗布族大酋长唐玛的儿子,名叫唐努。南疆种族甚多,各不统属,到了唐玛继承罗布族酋长之后,联合各族,结成同盟,自为盟主。唐玛励精图治,想把南疆建成一国,因此派遣儿子来朝,藉此观摩“中原上国”的典章文物。明朝新皇帝由校乃是一个小孩,根本不清楚南疆各族的制度,把大酋长当作“番王”,因之也就把唐努当成“皇子”。其时明朝国势已弱,番属久已不来朝贡。由校登基未久,便有南疆罗布族的使者来进贡汗血宝马与和阗美玉,因此甚为高兴,大臣们为了讨由校欢心,也就把罗布族说成西域一个“小国”。由校一时兴起,便把大批宝物赏赐给他。所以唐努虽非皇子,怀有重宝,却是真情。

  铁珊瑚为岳鸣珂拒婚,负气再度离开父亲之后,回到陕西,在途中遇到唐努这一班人。铁珊瑚年纪虽小,阅历却丰。一看便知唐努怀有金珠重宝,铁珊瑚是个倔强的少女,回到陕西,立定主意,想学玉罗剎一样,占山为王。所以她也想劫这帮珠宝。

  且说第二日一早,王廷福兄弟继续护送唐努登程,走了一阵。却舍了官道,抄山边小路行走。唐努颇为奇怪,王廷福道:“若走官道,今日难到甘泉(地名)。反正鄜县驻有大军,盗匪潜迹,不如抄小径行走,路程可缩短许多。”唐努不熟道路,听得也是道理,便由得他们带路。铁珊瑚知道今日必然有事,暗加戒备。

  道路越行越险,中午时分,穿入一处丛林,林中山路,约有五尺多宽,仅可容单骑通过,夹道是荆棘蔓草,荒凉之极。王廷福道:“咱们且在这里稍歇一回。”不待唐努允许,便下了马。唐努不料有他,和随从也下了马。铁珊瑚嘻嘻冷笑,王廷福道:“金兄弟,咱们一碗水大家喝啦!”唐努愕然问道:“那儿有水啊!”王廷福兄弟放声大笑,对面山路上两骑飞奔而来,其中一人正是云燕平,他已换了平民服饰,不再是军官装束了。

  铁珊瑚大声叫道:“这班人是谋财害命的狗强盗!”拔出绿玉箫,向王廷福腰间一点,王廷福转身一掌,骂道:“不受抬举的贱东西,好心分你一份,你却不领情,想独占么?”铁珊瑚玉箫连挥,全是判官笔的点穴手法,把王廷福迫得只有招架之功。唐努大惊,猛醒过来,一声大吼,向王廷禄迎面抓去,王廷禄拔出佩刀一斫,那料唐努精于摔角之术,手臂一伸,倏然把王廷禄的手腕刁住,他的两个随从,都是南疆著名的力士,各取出护身铁锤,双锤夹击,迅若奔雷。

  王廷禄武功较弱,手腕又给唐努刁住,猝不及防,南疆两个力士双锤齐下,顿时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云燕平快马驰到,一跃而下,南疆两个力士舞锤迎敌,云燕平精于西藏密宗秘传的“柔功”,解下腰带,舞得呼呼风响,铁锤一到,给他腰带一卷,轻轻一扯,“柔功”的道理和太极拳相同,都是借力打力,以四两拨千斤,这两个南疆力士,不懂中土武功的奥秘,铁锤舞得劲道十足,给他借力一夺,两柄铁锤先后被夺出手。狂笑声中,云燕平揉身直进,把这两名力士先后卷起,掷向崖石之上,空有一身神力,竟自血洒荒林。

  这时铁珊瑚和王廷福正打得难分难解,王廷福武功比乃弟强得多,一支练子枪使得风雨不透,但铁珊瑚的玉箫点穴之术,出自家传,自成一路,可作判官笔用,又可当五行剑使,虽然气力较弱,却是招数神奇。

  云燕平叫道:“你来收拾这个番狗,我来会这小子。”腰带呼的一声,向铁珊瑚头上卷去。云燕平看了铁珊瑚的招数,觉她点穴之术虽然神妙,武功还不是上乘。想起昨晚之事,深觉奇怪。心道:早知这小子武功不过如此,真不必邀容二哥来。

  铁珊瑚挥箫迎战,战了十余廿招,忽见林莽密菁之中,哨声大起,森林两边,涌出十余健汉,心中一慌,云燕平腰带夭矫如龙,一扫一卷,把铁珊瑚皮帽扫落,现出一头秀发。云燕平呆了一呆,道:“哈,铁珊瑚,原来是你!”铁珊瑚道:“既知是我,就该快滚。”云燕平游目四顾,笑道:“你那贼老子不和你来?哈,你还吹什么大气?”腰带一扫,又向铁珊瑚玉箫卷到。

  再说林中涌出的那两股强人,都是陕南陕北著名的强盗头子,为了劫夺金银重宝,不惜冒官军包围之险,跟踪来到森林。陕北的悍盗过天星和九节狸首先冲上,只见一个老头,长须飘拂,手里拿着一根长达三尺的铁烟杆,大口大口的喷烟。过天星喝道:“是道上的朋友吗?”那老头闷声不响,待得两人冲到跟前,铁烟杆突然横空一扫,一招“云麾三舞”,把过天星的流星锤和九节狸的“九节鞭”一齐荡开,信手一点,过天星“咕咚”倒地,九节狸身法轻灵,一绕绕到老头身后,转鞭疾扫,不料那老头却像背后长有眼睛一般,反手一击,正正打在九节狸胯骨之上,九节狸惨叫一声,胫骨碎裂,倒地狂嗥。

  这老头正是云燕平邀来的帮手,名叫容一东。他和应修阳最好,当年应修阳为了对付玉罗剎,在华山绝顶摆下“七绝阵”原邀的有他,后来他因事不来,所以才由郑洪台临时拉了卓一航充数(事详第一回)。应修阳为此十分可惜,常说当年若是容一东能来,玉罗剎早已被他们合力杀了。由此也可见容一东的武功非同小可!

  群盗见容一东出手厉害,怔了一怔,正想齐上,忽听得容一东哈哈笑道:“臭强盗,你们中伏啦!”引吭长啸,林中喊声四起,涌出百余健卒,个个身披铁甲,按弦待射。原来云燕平也料到会有强人冒险抢劫,所以暗中调了心腹精兵在此埋伏,这一下,顿时把群盗围在核心,看看就要动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