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珠宝招强人荒林恶斗 神威折魔女群盗倾心(3)


  玉罗剎打定主意,悄悄的溜进鄜县县城,神不知鬼不觉的飘身到城楼之上,等了一会,那几骑马进了城门,玉罗剎暗暗缀在他们后面,见他们竟然进了知县的衙门。

  玉罗剎更是惊奇。找了一间客栈,歇了一会,听得三更鼓响,施展轻功绝技,悄悄溜入知县衙门。先把一个更夫点倒,问他客人住在何处?那更夫是县衙中的差役,如何知道?玉罗剎想了一阵,问道:“那么你们的知县老爷住在那里?”这个,更夫自然知道,当下如实说了。玉罗剎道:“委屈你一阵。”把更夫的号衣撕下一块,塞进他的口内,把他缚在角落的石狮子上。拿过了更夫手中的木柝,敲了几下,便照更夫所指点的方向寻去。上房透出灯火,县官居然未睡。玉罗剎潜伏窗外,听得县官问夫人道:“这几个客人要好好服侍,那几碗冰糖燕窝,你叫丫鬟端去了没有?”夫人道:“燕窝都弄好了。可是那两位官长说要早歇,吩咐衙役,不准打搅他们。”县官“唔”了一声,道:“也好,那么明早再端去吧。”夫人问道:“那几个番子是何等人物,为何朝廷派了两个御林军统领护送他们?”县官微微笑道:“那年少的番子,听说是西域一个小国的王子呢!”夫人道:“怪不得那两个御林军统领对他必恭必敬。”县官道:“那还须说,那王子的身份是外国使节,若有意外发生,不但护送的御林军统领要给治罪,就是经过的州县长官,也要受牵连。”夫人道:“哎,现在兵荒马乱,盗匪如毛,若他在我们县境内出事,那怎么好?”县官道:“夫人放心,那两个统领都是好手,而且我们县境内有数千铁骑军驻扎,谅盗匪不敢乱动。”话虽如此,到底担心,过了一阵,那县官自言自语的道:“刚才已听得敲了三更,只要过了今日,明日送他们登程,不消半天,便可走出我们县境。白日青天,沿路又有军队,定保太平无事。”那知县是武官出身,有点胆量,对夫人道:“我出去巡一遍,也好叫你安心。”提了佩刀出房,玉罗剎悄悄跟在他的身后。县官行到西边角楼,楼下有几名守夜的衙役,见县官来查,过来行礼,禀道:“官长们都睡了,大人放心,没事儿!”县官游目四顾,道:“好,你们小心点儿。”玉罗剎躲在一棵树上暗笑。看那县官去后,正好有一片黑云遮过月亮,玉罗剎轻轻一掠,疾如飞鸟般的上了角楼。

  角楼里黑黝黝的,玉罗剎伏了一阵,忽听得有人上楼,脚步极轻,玉罗剎飘身躲上横梁,那人上楼之后,到东面一间厢房的门上轻敲三下,房里的人燃了灯火,在微弱的火光中玉罗剎看出这人正是以前在延安府和自己交过手的云燕平。心想:此人乃是大内卫士,他昏夜到来,却是为何?难道朝廷怕那两个御林军统领顶不了事,还要加派护卫不成?

  云燕平进了房中,玉罗剎只听得房中的军官笑道:“恭喜云大人,外放做带兵官比在宫廷中好得多了。”云燕平道:“还不是一样?”房中的军官道:“外快总要多些!”这当儿,玉罗剎只听得云燕平发出诡秘的笑声。

  玉罗剎心道:这厮既做了带兵将官,为何却像小偷一般,偷偷摸来。云燕平笑了一阵,道:“目下就有一宗极大的油水可捞,兄弟正要与两位兄台商量。”房中的两个军官齐道:“请说。”云燕平道:“我日前接到刘大帅转下的文书,说是有外国的使节过境,要我协同保护。想不到就是由你们护送,这好极了!”房中的两个御林军统领乃是同胞兄弟,一名王廷福,一名王廷禄,原先也是大内的卫士,和云燕平甚为稔熟。王廷福道:“云兄,我们也料不到你就在此地驻军。只是我们匆匆过境,纵有什么外快可捞,也轮不到我们的份。”云燕平道:“我所说的外快,就全要靠两位兄台帮忙。”王廷禄道:“云大人敢是说笑么?”王廷福已知其意,笑道:“这个外快可捞不得。”云燕平道:“为什么?”王廷福悄声说道:“我们是护送的人,若然劫了外部使节,罪加三等。你不怕满门抄斩么?”说着还用手做了一个斩头的姿势。话声很低,玉罗剎在外面只断断续续听到几个单字,可是玉罗剎乃是绿林大盗,闻声会意。心想:外邦的王子来朝,皇帝免不了要赐金银珍宝,这果然是宗极大的黑道生意。可是这样的“生意”,黑道上的人也大都不敢下手,想不到云燕平是朝廷的将军,也敢动这念头!

  玉罗剎静心聆听,只听得云燕平道:“主意是想出来的,你们兄弟放心,我担保你们什么罪都没有。”王廷福装模作样地说道:“愿听教言,以开茅塞。”云燕平道:“现下时势混乱,盗匪如毛,咱们偷偷把这几个番狗干了,然后我再刺你们两刀。”王廷禄骇道:“做什么?”王廷福笑道:“傻兄弟,这个也想不出来。我们让云大人拣不是要害之处刺上两刀,就说是中途遇盗,力抗受伤,虽然犯有保护不周之罪,但力抗受伤,罪名减等,那最多是削职罢了。”云燕平道:“何况咱们还有魏公公撑腰,连削职也未必会。喂,小皇帝赐了他们什么珍宝。”王廷福道:“详细的我不知道,听魏公公说,小皇帝登基未久,就有远邦皇子来朝,非常高兴,他是孩子脾气,一高兴就胡乱把内库的宝物送人,听说只是一支碧玉珊瑚,价值便过百万。魏公公说时,羡慕到极。”云燕平道:“那几个番狗懂不懂武功?”王廷福道:“看样子懂得多少,但不是高手。”王廷禄道:“只是那个小子惹厌!”云燕平道:“什么小子?”王廷禄道:“那个番邦皇子也是怪人,他中途遇见一个漂亮的小伙子,谈得投机,那小伙子说陕西盗匪极多,路途不靖,他竟一口答应准那小子同行,把他当成随从。”王廷福道:“那小子年纪虽轻,听他言谈举止,却是江湖上的大行家。”玉罗剎心中暗笑,铁珊瑚自幼跟父亲走南闯北,比你这两个呆鸟当然要强得多。房间内云燕平阴沉沉的说道:“那小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在这里么?”

  王廷福道:“那小子自称姓金名戈,他们都住楼上,那番邦王子和两个随从住在东面厢房,那小子住在西侧的小房。”云燕平道:“好,我上去瞧他一瞧,什么路道,可瞒不过我的眼睛!”王廷禄道:“可不要打草惊蛇!”云燕平傲然说道:“料不会阴沟里翻船!”王廷福谄媚笑道:“云大人久历江湖,轻功超卓,那小子能有多大本领。贤弟,你这是太过虑了。”云燕平微微一笑,玉罗剎在心里也几乎笑出声来。

  云燕平走出房门,施展轻功本领,一按檐角,飞上顶楼,却不知玉罗剎已如影附形,跟在身后。云燕平寻到西侧的小房,取出一个形如鹤嘴的东西,在黑暗中发出一点红亮亮的,好似香火一般。玉罗剎是大行家,一看便知云燕平打的是下流主意,想用“鸡鸣五鼓返魂香”弄晕里面的人,然后进去搜索。玉罗剎心中骂道:“这厮枉是朝廷的带兵官,却干黑道上下三流的勾当。”本待拔剑把他杀掉,转念一想,在这里闹出事来,却是不妥,看云燕平正想把香火插进窗隙,玉罗剎手指一弹,把独门暗器“九星定形针”射出,云燕平忽觉微风飒然,香火已灭,吃了一惊,游目四顾,竖耳细听,玉罗剎早藏在楼角飞檐之后,云燕平听不到半点声色,怔了一怔,重把迷香燃点,正想再插进窗隙,玉罗剎手指一弹,飞针再射,云燕平又觉微风飒然,香火再灭。飞针极小,玉罗剎出手又快,云燕平竟不知道香火为何熄灭。如是一连试了三次,三次都给玉罗剎打灭,云燕平毛骨悚然,急快下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