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珠宝招强人荒林恶斗 神威折魔女群盗倾心(2)


  白石道人默然无语,随妹妹走入内室。何绮霞道:“哥哥,你看申时怎样?”白石道:“人品武功都还不错。”何绮霞道:“我经此大变,益知婚姻之事,勉强不得。萼华和申时青梅竹马,自小相投,哥哥,咱们亲上加亲,你意思怎样?”白石道人和卓一航来回万里,经了这么多时日,已知卓一航并不属意他的女儿,又目睹了妹妹这场婚变,听了“婚姻之事,勉强不得”的话,面上热辣辣的说不出话来。何绮霞道:“哥哥,你说呀!是不是申儿配不上你的萼华?”白石强笑道:“妹妹那里话来,只要他们情投意合,我们做父母的也免得操心。”何绮霞微微一笑,叫来李申时和何萼华,把婚事当面说了。

  李申时傻乎乎的叫了声“舅舅”,何绮霞道:“傻孩子,连称呼都不懂。”李申时改叫:“岳丈大人。”叩头行礼,何萼华抿着嘴笑,显见十分高兴,白石道人见此情景,心中虽然不很愿意,也只得答应。当下说道:“申儿,你的武功根底还差,以后更要用功。你随我到武当山去,我请师兄黄叶道长收你为徒。你这十多年来,就只是学了一套峨嵋剑法么?龙啸云的剑术,好虽然好,到底……”摇了摇头,何绮霞颇感不快,截着说道:“到底及不上你们武当的精妙,是么?”白石道:“我是想申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何绮霞道:“若不是龙啸云肯苦心教他,他还更不成器呢!”说话之间,龙啸云在外面唤道:“申儿!”李申时道:“谢岳丈大人好意,但改投门户,现应先禀告恩师。”

  龙啸云倒很爽快,听得白石道人要李申时改入武当门下,一口便答应了。众人听得两小订婚,喜上加喜,又是纷纷道贺,卓一航尤其高兴,拉着李申时问长问短,平时他对何萼华总觉拘束,听了白石道人宣布婚约之后,态度立刻自然,和何萼华谈笑之时,说话也流畅了。李申时心想:“原来这卓一航为人甚好,以前错怪他了。”白石道人看在眼内,虽然婚约已成定局,但心中又添了一层不快。

  第二日白石道人等会同了熊廷弼继续向南行,半月之后,到了湖北,分道扬镳,熊廷弼带岳鸣珂、王赞回江夏故里,龙啸云西上峨嵋。武当三老带卓一航和李申时上武当山。

  黄叶道人见卓一航回来,又提起要他接掌掌门之事。卓一航道:“弟子孝服未满,想回故里迁葬祖父遗骨。三年之后,弟子愿披上黄冠,回山听师叔差遣。”黄叶笑道:“你做掌门,却不必做道士。你家三代单传,你怎可学我们一样。”卓一航道:“弟子参透世情,对尘俗之事已经看得很淡。”黄叶道人微微一笑,把眼看白石道人。白石面上一红,道:“你结婚生子之后,再做道士也还未迟。我们视你如子,一定要替你选个好女子。那玉罗剎野性难驯,是我们武当派的公敌,你可不要和她来往。”黄叶道人尚未知师弟已把女儿改配他人,闻言微微一愣。直到晚上,白石道人请他收李申时为徒,他才知道原委。

  卓一航在山上住了半月,祭扫了师父的墓后,下山回里。黄叶道人本想请白石道人送他,卓一航坚持不要。白石道人对他已不似先前宠爱,卓一航客气推辞,他也便罢了。

  其时明军在兵科给事中刘廷元率领下,正在陕西大举“剿匪”,卓一航沿路受到盘查,幸他祖父父亲都曾做过大官,刘廷元还是他祖父的晚辈,一说起来,人人知道,后来卓一航为了免受麻烦,索性和军队同行。走了几天,经过川东的定军山,正是旧时玉罗剎安营立寨之地,卓一航经过山下,只见山上余烬未灭,山寨早已化成瓦砾。卓一航大骇,问同行的军官。军官笑道:“这一仗不是我们打的,但听说这一仗极为激烈,而且香艳之至。”卓一航问道:“怎么?”军官道:“盘据这座山的全是女强盗,听说个个都是美貌如花,打起仗来却凶恶之极。她们只有几百人,我们调了三千铁骑军去围攻,围了半个月,才把山寨攻破,三千铁骑军死伤过半,但还是给那股女强盗突围冲出。我们俘虏了十多个女匪,全给那些高级军官抢去。那些军官正以为艳福不浅,谁知有三名军官,急于成亲,当晚就给女匪刺死,其余军官全慌了,不管那些女匪多么美貌,都推出去斩掉。哈哈!幸而那一仗没我的份,要不然我也许做风流鬼了。”卓一航面色倏变,冲口问道:“那么玉罗剎呢?”

  军官诧道:“玉罗剎?你也知道玉罗剎么?”卓一航道:“听武林的朋友谈过。”那军官定了定神,笑道:“我忘记了,你是武当派的高徒,难怪武林的朋友对你提过玉罗剎的名字。这玉罗剎名头极大,听说凶狠无比,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王。幸好这次围攻山寨,玉罗剎却不在内,要不然这一仗更难打呢!”卓一航听了内心稍安。这支军队开赴延安,卓一航家在延安府外,军队直把他护送到家。卓一航的案情早已昭雪,家门亦已启封,家人也都已回来,见公子归家,人人欢喜。自此卓一航暂在家中练武读书,按下不表。

  再说玉罗剎听得朝廷派大军赴陕,兼程赶回。铁飞龙则浪荡江湖,找寻女儿。玉罗剎回到定军山时,正是山寨被攻破后的第三日,大军已经开走。这几百名娘子军,是玉罗剎一手训练出来的,玉罗剎只道她们全已战死,心中大痛,拔剑斫石,誓为同伴报仇。当下换了男装,赶往陕北,想和王嘉胤联合,与官军痛痛快快打他一场。

  沿途兵勇络绎不绝。玉罗剎为了免惹麻烦,昼伏夜行,她轻功超卓,地方又熟,一遇官军便先躲避,不过四天,已到鄜县,离延安只有一日路程,过了延安,以玉罗剎的脚程,不消三天,便可到王嘉胤陕北群盗聚集之地的米脂。玉罗剎急于赶路,黄昏动身行了一程,忽见前面几骑,也在赶路。其中一人,背影似乎甚熟,玉罗剎加快脚步,抢上前去,那些骑士,见一条人影旋风似的掠过身边,齐都惊叫,其中一人,马鞭刷地一扫,出手本来也算得甚为快捷,莫奈玉罗剎的轻功绝技,武林第一,江湖无双,马鞭掠面而过,竟自扫她不住。那人道:“咦,这是人是鬼?”有一人吃吃冷笑,又有一人道:“陕北多异人,高士当前,竟然错过,真真可惜!”

  就在电光石火的剎那,玉罗剎已把那几个人的面貌看个清楚。那一行共有六人,其中三人,体格硕伟,鹰鼻狮嘴,好像不是汉人。尤以当中那骑,少年英俊,相貌甚为威武。另两人则是军官装束,用马鞭扫她的就是军官之一。看他出手,武功甚有根底,想来不是普通人物。

  但最令玉罗剎惊奇的却是后面那骑少年,看“他”面貌,听“他”声音,竟似是铁珊瑚乔装打扮的!铁珊瑚何以会和这些人同在一起,玉罗剎再也猜想不透。心想:我义父到处找她,不知多挂心呢?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却会在此地和她相遇。今晚宁可不赶路,且看看这妮子葫芦里卖什么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