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父子喜相逢指挥解甲 忠奸难并立经略归农(5)


  玉罗剎一剑挑断金独异的琵琶骨,把他朝红花鬼母怀中一掷,红花鬼母气红双眼,接了过来,一验他的伤处,见除了琶琶骨被挑之外,并没其他暗伤。怒火收敛,心想:“让这贼汉子受受教训也好。”把丈夫背了起来,道:“玉罗剎,我领你的情,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身形一起,飞掠下山,倏忽不见。

  慕容冲吃了一惊,只见玉罗剎笑嘻嘻的立在他的面前,道:“慕容冲,这回是第二次见面了。”慕容冲心道:“早知如此,真不该听那老妖妇的话,单身前来。”原来慕容冲来时心想:凭他的武功,加上红花鬼母,对付铁飞龙和玉罗剎,那是稳操胜券。想不到红花鬼母得了丈夫,却先逃了!

  幕容冲暗暗叫声苦也,只听得玉罗剎笑道:“第一回见面是在杨涟家里,你们要暗害熊经略,我们要来捉金老怪,虽然大打一顿,还是彼此无涉。这回可不同啦!”慕容冲道:“怎么?”玉罗剎道:“熊经略是我的好朋友啦,你要伤害他我可放你不过。”慕容冲是宫中第一把好手,虽然在铁飞龙与玉罗剎威胁之下,显然处于下风,仍是不肯示弱,冷冷说道:“朝廷之事不用你管!”玉罗剎秀眉一扬,道:“我偏要管!”刷的一剑刺去,慕容冲侧身一卷,玉罗剎连刺数剑,慕容冲也连进数招,两人各不相让。铁飞龙道:“裳儿,何必与他呕气。”玉罗剎剑招稍缓,慕容冲起身一跃,跳下山坡。玉罗剎道:“爹爹何故放他?”铁飞龙道:“你这两日来已经几场恶斗,再打半夜,纵得胜也要受内伤。”玉罗剎一想:慕容冲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若要爹爹帮手,胜了也不光彩,也便罢了。

  两人回到住址,酣睡一晚,养好精神,第二日玉罗剎起来,对铁飞龙道:“我们该去看熊经略了。他借给我的这对手套,真是宝贝,全靠它才能打败那个妖妇。”铁飞龙道:“我也正想去见他道谢。”两人一道进城,到了杨涟家中,通报进去,杨涟立刻延见。玉罗剎走上厅堂,却不见熊廷弼,杨涟道:“熊大人已辞官归里了。他等你不来,叫我告诉你们,你们将来若路过湖北江夏,可以顺便把那对手套送回,但也不必专为此事而去。”铁飞龙道:“熊经略家在江夏?”杨涟道:“正是。”玉罗剎叫起来道:“这个小皇帝真不懂事,怎能让他辞官?”杨涟苦笑道:“朝廷之事,你们就弄不明白了!”这话和慕容冲所说的话大同小异,玉罗剎暗暗生气,可是想到杨涟和慕容冲到底大不相同,也便忍着不发作了。

  原来熊廷弼递上辞呈,不过是想试探皇帝的心意,奏章一上,先到客氏手里,看了之后,正中下怀,对由校道:“熊廷弼这厮罗里罗唆,让他走吧。”由校道:“父皇说过,熊廷弼是朝廷栋梁,怎可让他辞职。”客氏笑道,“由哥儿,你就只知道父皇的话,殊不知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可以身当统帅之任者,大有人在。而且令一人专权过久,太阿倒持,也非朝廷之福。”由校道:“先朝重臣,不便免他军职。”客氏道:“是他自己要走,与你何关?”又道:“熊廷弼在外面说,明朝的江山全是靠他,你受得着这口气么?而且他这人动辄以忠臣自命,知道你的胡闹,势必又来啰唆,你做皇帝也做得不快活。”由校受了客氏的蛊惑,问道:“还有谁可以经略辽东?”客氏道:“据魏忠贤说,袁应泰就是个大将之才。”由校记起这个袁应泰曾送过他十笼画眉鸟,印象甚好,便在熊廷弼的辞呈上批了个“准”字,可怜熊廷弼这次回来,连皇帝的面也没见着,便掉了辽东经略的官职,一气之下,在辞呈发下的第二天,便带岳鸣珂和王赞回家种地去了。

  玉罗剎听说熊廷弼已走,大为失望。铁飞龙道:“岳鸣珂也跟他走了吗?”铁飞龙对岳鸣珂拒婚之事,始终耿耿于怀。杨涟道:“都走了。不止是岳参赞,卓公子和他的武当派同门,都随着走了。”玉罗剎道:“那么,白石道人呢?”杨涟道,“那个白石道人?啊,你是说那日来的那个道士吧?他也随着走了,还有他的女儿呢。”玉罗剎一听,知道红花鬼母所言非假,当下便与杨涟道别,杨涟忽道:“女英雄是回陕北吧?下官有一言相劝,现下朝廷正调动大军,要到陕北剿匪,女英雄若是和那些绿林英雄相熟,还是劝他们早受招安的好。”玉罗剎“哼”了一声,铁飞龙急忙把她扯走。

  再说白石道人失了女儿,极为焦急,可是自己伤势未愈,毫无办法。不想第二日晚间,李天扬父子、龙啸云和他的女儿以及李封,都回来了。白石道人喜之不胜。李天扬说出情由,白石道人慨然说道:“妹夫不必担心,这回我在舍妹面前,定当为你说项。”李天扬又道:“我们这一逃走,朝廷必然缉拿。而且听慕容冲口气。连你也怪在里头,咱们还是明日一早,就离京回去吧。”白石道:“这里大事已了,自然应当回去。”

  卓一航与岳鸣珂交情甚好,连夜跑去辞行,知道熊廷弼也要回湖北老家。卓一航道:“朝中奸党,对经略甚为妒恨,虽然辞了官职,只恐他们还要加害,咱们一道走吧。”岳鸣珂也恐路上有事,独力难撑,笑道:“这样再好不过,你们回武当山正好和我们一路,就是你那位师叔大人不好相与。”

  两人说好之后,熊廷弼和白石道人都同意了。两伙合成一伙,一路同行。只是岳鸣珂和白石道人相处不好,因此分为两拨,熊廷弼、岳鸣珂、王赞、李天扬、李申时、龙啸云等人,走在前头,但两拨人相距也不过五七里路,可以互相照应。晚上仍是一同住店。走出河北省境,武当山黄叶道人已派了红云、青蓑两位师弟前来迎接。原来武当派的消息甚是灵通,已知白石道人和卓一航在京闹出事情,黄叶道人生怕他们有失,所以把武当五老中的二老都派出来了。

  一路上白石道人说起玉罗剎约他比剑以及“看不起”武当派的事,卓一航都不言语。红云道人吃过玉罗剎的大亏,替师弟愤愤不平,道:“这个女魔头非挫她的锐气不可。”卓一航仍不作声。白石道人横他一眼,道:“我们武当派人,若同心合力,天下何人敢小觑我们。”说罢哈哈大笑。

  一行人众,续向南行。这一群人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就算魏忠贤想派人暗害,也不敢动手。一路上风平浪静,过了几日,经过嵩山,李天扬要上山寻访前妻,白石道人等当然随着上去。岳鸣珂趁此机会,也要上山见见少林寺的镜明长老,于是大家一同上山。

  这时已是冬尽春来,一路上但见小鸟迎人,山花含笑,李天扬这时和白石道人一样,心境和上次上山之时大不相同。笑道:“今日方知山居野处,尤胜于宫殿琼楼。”说话之间,红云道人忽然“咦”了一声,叫起来道:“什么人身法如此快疾!”众人登高一望,但见山下一条人影,飞奔而来,快疾之极,宛如一道白烟,滚滚而至!李天扬父子和卓一航保护白石道人走在前头,红云、青蓑二人拔剑殿后,不多一刻,那道“白烟”已升至山上,红云、青蓑二人张眼一看,来的竟然是玉罗剎这个冤家。

  红云道人大怒,不问情由,刷的一剑,向前刺去,喝道:“玉罗剎,你欺负我们武当派太甚,白石师兄未能与你比剑,由我代吧!”红云道人还以为玉罗剎是来追赶白石道人,其实玉罗剎和铁飞龙却是来追熊廷弼和岳鸣珂,玉罗剎性子既急,轻功又高,所以先追了来。

  玉罗剎见红云道人不问情由,乱刺乱戳,勃然大怒,也就不把来意说明,冷笑说道:“红云道人,你是我手下败将,还比什么?”红云越发火起,把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使得凌厉无前!卓一航扶着师叔不敢上前劝架,空自着急。

  玉罗剎见红云道人不知进退,娇笑一声,故意与他相戏,剑法一展,宛如玉龙夭矫,盘旋飞舞,把红云道人的剑光裹在当中。红云道人的宝剑几次要给她击得脱手飞去,青蓑道人见不是路,也顾不得武当五老的身份,拔出剑来,竟然以二敌一,上前夹攻。

  玉罗剎力敌武当二老,傲然不惧,一柄剑使得神出鬼没,似实还虚,似虚却实,每一招都是招里藏招,式中套式,剑势如虹,奇诡莫测,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红云、青蓑二人联剑合斗,拚力抵挡,也不过是刚刚打个平手。

  李天扬和龙啸云看得出奇,龙啸云道:“咦,这个女娃子的剑法怎么这样厉害!”白石道人见他们二人在旁评论剑法,越觉颜面无光,怒道:“一航,我不要你扶,你还不上去助你师叔。今日若叫这妖女逃下山去,咱们武当派还见得人么?”卓一航也觉得玉罗剎追来挑战,未免太过骄纵,但转念一想,玉罗剎莫非是来追自己。虽然心中惶急,但也颇为快慰。白石道人又喝道:“一航,你还不去!这妖女是本门公敌,不必和她讲什么江湖规矩。”龙啸云心中不直白石道人所为,微笑说道:“这女娃子能力敌武当二老,剑法可算当今第一高手,毁了她岂不可惜!”

  卓一航听了这话,本来不想上前,这时更故意凝身不动,白石怒道:“你还不去!”卓一航无奈,只好拔剑上前。这时玉罗剎越战越勇,奇招妙着,层出不穷!把红云、青蓑二人从平手迫到下风,盈盈笑道:“卓一航,你也要来么?哈哈,我今日要会尽武当高手了!”

  正是:一剑纵横南北,今朝又显神通。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