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父子喜相逢指挥解甲 忠奸难并立经略归农(3)


  且说红花鬼母被玉罗剎打败之后,回到家中,吩咐儿子媳妇,第二日一早便回转湖北老家。公孙雷道,“妈,你和那玉罗剎见了没有?”红花鬼母斥道:“你少管闲事,这次回转老家之后,我再不准你在江湖走动,也不准你问及武林之事。你安安分分给我蹲在家里,若敢有违,我就打断你的双腿。”公孙雷嘟着嘴嘀嘀咕咕说道:“妈,皇宫这么华丽你都不住,再说我们一家团圆多好,我们和爹爹相见也不过一月。”原来红花鬼母送客娉婷入宫,交给了她的生母客氏夫人之后,在宫中也逗留了几天,过不惯宫中生活,加以客魏淫秽之事,她也微有所闻,她人本不坏,不肯在宫中再住,在外面租了一栋房屋。公孙雷和穆九娘也被安顿在这间屋内,不准他们入宫。

  红花鬼母见儿子贪恋繁华,大为生气,道:“好,你有本事啦,你要跟你父亲,就别回我这里。”公孙雷不敢作声,和穆九娘收拾细软。红花鬼母拿起拐杖,在庭院中走来走去。时不时以拐杖击石,锵锵有声。公孙雷最怕他母亲,在房子里躲着不敢出来。殊不知红花鬼母心情暴躁,固然和儿子不肖有关,但被玉罗剎打败,却更是令她难过。

  看看已到午夜,红花鬼母还是在庭院中走来走去,一忽儿想把武功精研,再找玉罗剎决个胜负;一忽儿想从此闭门封拐,什么事也不理它。想到午夜,忽地哑然失笑,自己年已老迈,何必还与人斗气争强;而且为了这么一个坏丈夫,惹出许多是非,也实在无聊。这么一想,暴躁的心情渐渐平静。忽听得外面有人拍门,公孙大娘问道:“是谁?”外面金独异的声音答道:“娘子,是我来啦!”

  红花鬼母开了大门,冷冷说道:“你还来作甚?”金独异道:“你没事吗?真把我急死啦!”红花鬼母板脸道:“你到秘魔崖去了?”金独异道:“我岂敢不听你的吩咐。我是久不见你回来,这才去看个动静的。”其实他在撒谎。红花鬼母道:“你不必来打听了,我不能再帮你了。”金独异道:“娘子,我们到底是多年夫妇,你就不理我的死活了?”红花鬼母关上大门,和金独异走进屋内,边走边道:“连我也不是人家对手,叫我如何帮你?”金独异大吃一惊,道:“你给他们二人打败了?”红花鬼母道:“嗯,是给玉罗剎这女娃儿打败了。”金独异摇摇头道:“我不信!”心想:“玉罗剎剑法虽然精妙绝伦,但若单打独斗,和自己也不过打个平手,这臭婆娘武功比我强得多,怎会打不过她?”红花鬼母把肩上衣服抓裂,冷冷说道:“你不信就来看看!”

  金独异上前,只见妻子肩头上有一道剑伤,深可见骨,不禁大惊,道:“我给你找伤药。”红花鬼母道:“不必假惺惺啦,这点伤难道我还抵受不了?”金独异道:“咱们夫妻连手,再与他们打过。”红花鬼母冷笑道:“我劝你也少在外面胡闹吧。”忽然叹了口气,笑得甚是凄凉,金独异不敢作声,红花鬼母续道:“你把我爹气死,这么多年来在外面胡作非为,而今已是这么一把年纪,还不回过头么?”金独异仍不作声,红花鬼母道:“按说我们夫妻之情已绝,我这次本想最后帮你一次,现在也帮不上手。我明天就要回去了。”金独异跳起来道:“你要回去?你再也不理我了?”红花鬼母道:“正是这样。”

  金独异正想发作,红花鬼母忽然又叹了口气,说道:“你若想保存性命,乖乖的跟我回去吧,不要再在这儿胡混了。”金独异道:“什么胡混?我们在宫中享福,岂不比在深山野岭过着日子强得多?”红花鬼母拐杖一顿,大声喝道:“你不回去?”金独异道:“说什么我也不回去!”红花鬼母道:“好,以后你是死是活,我都不管!”话声一停,忽见庭院中的瓜棚上似有人影,金独异还未发现,红花鬼母厉声喝道:“给我滚下来!”瓜棚上一声长笑,先后飞下两人,玉罗剎走在前头,抱拳一揖,盈盈笑道:“我看你来啦!我们比剑时所赌的话,你老人家当然不会忘记!”铁飞龙大步走上台阶,道:“公孙大娘言出必行,你刚才没有听到吗?何必多说!”

  原来玉罗剎坚持要救白石道人的女儿,铁飞龙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龙达三帮忙,打听到红花鬼母的住处。预料金独异必来找她,便和玉罗剎昏夜走来,偷偷在瓜棚上听他们谈话。

  金独异也不知妻子与他们赌赛什么,恃著有她在旁,怒道:“你们上门欺负来了?”红花鬼母颓然坐在厅中的太师椅上,不发一言。玉罗剎笑道:“岂敢,岂敢!你们今日一大群人到秘魔崖找我,找不着总未免有点失望吧?我现在是专程请教来了。”金独异道:“你想怎样,划出道来!”铁飞龙在旁笑道:“想借尊驾这七尺之躯一用!”金独异大怒,手掌一翻,朝玉罗剎一掌打来,玉罗剎一跳跳开,宝剑拔在手中,就在红花鬼母面前,与金独异恶战!

  公孙雷与穆九娘闻声跑出!公孙雷拔出佩刀,铁飞龙圆睁双眼,道:“你敢过来!”穆九娘甚是尴尬,将公孙雷一把拉着,红花鬼母怒道:“你敢欺负我的儿子?”铁飞龙冷笑道:“我的女儿与你的汉子单打独斗,若有别人助拳,我当然不能坐视!”红花鬼母大叫一声,气在心头,说不出话。拐杖一顿,道:“雷儿,咱们现在就走!连夜回家!”她与玉罗剎有约在先,既然不能帮手,不忍见丈夫死在敌人剑下,无可奈何,只想一走了之!

  公孙雷无论如何不肯随母亲出走,正在拉拉扯扯之时,忽听得金独异一声惨叫,公孙雷怒叫道:“妈!咱们岂能见死不救!不忠不孝何以为人?”红花鬼母到底还有夫妇之情,听了儿子的话,心头如中巨锤,陡然回过了头,举起拐杖。铁飞龙道:“哈,你说话算不算数?”红花鬼母怒道:“你们要在我屋内行凶,我不许可!”一杖奔铁飞龙头上打来,台阶下金独异已被玉罗剎打倒地上。

  本来金独异的武功,不在玉罗剎之下,但一来他前几天受了剑伤,刚刚治好,气力还未复原;二来他靠的是毒砂掌的威力,玉罗剎手上带有岳鸣珂的金丝手套,不怕毒伤,剑招全取攻势,威力大增;三来金独异见妻子居然这样忍心,竟不帮他,还要和儿子媳妇连夜出走,不禁又气又惊又怒,连走败招,给玉罗剎一剑刺伤,再想逃时,那还逃得。玉罗剎身形疾起,一脚把他踢倒,弓鞋一踹,将他肋骨踹断两根,顺势又点了他的软麻哑穴。

  铁飞龙力拆数招,红花鬼母拐势稍缓,铁飞龙道:“我们又不杀害你的汉子,你急什么?”公孙雷奔去救父,被玉罗剎一剑削断他的佩刀,反手一挥,将他跌出一丈开外。红花鬼母拐杖一停,道:“你们想怎么样?”铁飞龙道:“我们只是想借尊夫一用。”玉罗剎慢条斯理的插剑归鞘,走了过来,盈盈一揖,笑道:“我们还要请你帮忙。”红花鬼母气道:“你这女娃儿威风不可使尽,你既不留情面,就休怪我不守诺言!”玉罗剎道:“我可不是说风凉话儿,真的要请你老帮忙。而且你既把这臭汉子当成宝贝,我们也可送还给你。但你可得把他好好管束了!”红花鬼母拐杖本已举起,又再放下,道:“好,你说!”玉罗剎道:“白石道人的女儿被慕容冲捉去了,你对他说,请他放人!”红花鬼母道:“哦,原来你们是想借此要挟,迫我要他换人。”铁飞龙道:“这也算不得什么要挟。尊夫是成名的人物,白石道人的女儿不过是个毛丫头。这交换对你们绝不吃亏。慕容冲纵不看在你的情面,闻知此事,也要赶来交换。不过慕容冲这厮,我们见他不易,所以只好请你帮忙奔走罢了。”红花鬼母眉毛一扬,道:“好,咱们一言为定,明日晚上,三更时分,仍在秘魔崖交换。你们可不许将他为难。”铁飞龙道:“这个自然。”玉罗剎道:“这次你们可不许偷偷埋伏,要不然我的宝剑可不讲情面。”铁飞龙道:“公孙大娘是武林前辈,这点黑道的规矩那会不懂?明晚咱们爹儿俩去,他们那边,除了公孙大娘前辈之外,自然只有慕容冲一人了。”玉罗剎笑道:“还有两位要交换的俘虏呢!”红花鬼母怒道:“你们不必啰唆,就这样办!慕容冲若要多带人去,我就先与他拼了。”铁飞龙一笑,抱拳作揖,转身将金独异抓起,和玉罗剎上屋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