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父子喜相逢指挥解甲 忠奸难并立经略归农(2)


  金独异又道:“若有武当派的人牵连进来,那又如何?”慕容冲道:“上次我们功败垂成,除了铁飞龙玉罗剎与我们作对之外,白石那贼道率领一大群武当弟子前来助战,更是我们致败之由。武当派虽是武林正宗,交游广阔,但他们若不知好坏,我们也就管不得这么多了。总之是来一个捉一个。”停了一停又道:“这次我们再约几个好手去。锦衣卫的指挥李天扬、石浩,西厂的总管连城虎等都可以请去。”明代的特务机构分东厂、西厂和锦衣卫三个机构,各成系统。神宗晚年,因为魏忠贤掌管东厂,所以东厂势力最大。慕容冲出面去邀李天扬等人,他们为了要巴结魏忠贤,自然一一答应。

  书接前文。且说李天扬正与龙啸云打话之际,慕容冲与金独异率众杀来。慕容冲大叫道:“不管何人,凡是要到秘魔崖的都捉了再说。”李天扬利禄心重,目前新君即位,他正要巴结魏忠贤以保官职,当下面色一变,道:“委屈龙兄,请随小弟到锦衣卫去!”龙啸云大怒,斥道:“好个不知羞耻的奴才,绮霞真是嫁错了你。”李天扬和龙啸云本有嫌隙,这时放下面子,一声冷笑,挥剑向龙啸云刺去,两剑一交,当的一声,震得虎口发热。

  龙啸云这么多年在峨嵋山勤修苦练,武功非同小可。廿年之前,李天扬武功比他高,而今却已是相形见绌,石浩冲上助战,李申时拔剑挡着。李天扬见这少年面貌,似是在那儿见过一般,不知怎的,一阵寒意直透心头,正想喝问是谁,慕容冲与金独异身形迅疾,倏忽之间,已从山坡上冲到!

  李天扬侧身一剑,闪了开去,让慕容冲来拿敌人。李申时、何萼华二人也已和卫士交上了手。李天扬心道:“这女娃子是白石道人的女儿,可不能看她送了性命。”又想道:“我和白石道人乃郎舅至亲,这事也不便让慕容冲知道。”何萼华剑法凌厉,刷刷两剑,刺伤了一名卫士。李天扬大叫道,“让我拿她。”挥剑直取萼华。何萼华不知他的用意,又恨他令姑姑受苦,也就不顾什么情面,剑诀一领,一招“玉女投梭”,刺肩削腕,又狠又疾。李天扬猝出不意,几乎吃亏。可是他的武功到底比何萼华高出许多,横剑一撞,把何萼华剑势阻止,顺手将剑一推,把何萼华退出几步,趁她身形未稳,一跃而前,将她一把抓了过来,迅即点了她的麻穴。李申时见状大惊,奋力杀退身前卫士,赶来抢救。

  李天扬休妻再娶之时,李申时不过三岁。何绮霞不愿他受后母虐待,离异之后两年,就叫哥哥将甥儿带出,抱上嵩山,一别十五年,父子相逢,各不相识。可是刚才李天扬和龙啸云骂战之时,嘈杂声中,李申时却隐隐听得师父说出“绮霞”二字,心想:“怎么师父对这陌生人道我母亲?”挥剑杀来,抬头一望,敌人竟和自己面貌相似,心中一阵寒颤,手竟软了。旁边一名卫士,翻转刀背,在他剑上一拍,按说李申时本不弱,但给这卫士一拍,长剑竟然当啷坠地。李天扬倒转剑柄,在他背心一点,又将他擒了。李天扬虽然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见他与龙啸云,何萼华同来,不无疑惑,而且动手之时,心中突然起了一种奇怪的情绪,极之不愿伤害这个少年,自己也不明何以有这样的心情。所以李天扬将他点倒之后,立即交给石浩,叫他带回锦衣卫所,由自己处理。

  再说龙啸云与慕容冲相遇,连刺三剑,都给慕容冲避开,非但刺不中敌人,反觉敌人拳风劈面,大吃一惊!心道:宫廷中竟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慕容冲见敌人剑招迅疾,功力深厚,也留了心。双拳化掌,展开了擒拿手法,拦阻勾拿,龙啸云见势不佳,无心恋战,虚晃一剑,斜刺掠出,一名东厂卫士,手使虎头双钩,迎面疾绞,想把龙啸云宝剑绞住,夺出手去,那知龙啸云的峨嵋剑法,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在卫士包围之中,毫不慌乱,看见双钩绞到,宝剑一翻一卷,顿时把那卫士的五个指头。齐根削断!大喝一声,直冲出去!慕容冲武功虽高,但人多阻势,反而不便施展。龙啸云身形飘忽不定,在乱石堆中,拚命逃窜。

  金独异本来是押后督战,担当兜截敌人的任务。见龙啸云身法迅疾,在山谷中穿插奔逃,大为生气,身形飞掠,抢出拦截。龙啸云见他势凶,掉头西走,金独异双臂一振,把两名卫士推开,一手照龙啸云后心抓来,龙啸云反手一剑,没有刺着,慕容冲已经追上,龙啸云且战且走,走到秘魔崖下,到底敌不住两名高手追击,被慕容冲一掌打翻,也被擒了。

  这时铁飞龙和玉罗剎已在岩上现出身形,有十多名冲上去的卫士给铁飞龙飞石打伤。慕容冲喝令将龙啸云缚了,对李天扬道:“你看管俘虏,防备他们的党羽来劫。我们上岩去看。”和金独异冲上山岩,到了秘魔崖上,但见乱石满地,地下有点点鲜血,不但铁飞龙与玉罗剎已经不见,连红花鬼母也不见了。金独异不觉心寒,高叫几声,不见妻子回应。慕容冲道:“难道给他们害了不成?”金独异道:“绝无此理!”登高一望,只见玉罗剎等人已从背面下山,去得远了。红花鬼母的踪迹仍然不见。这时金独异和慕容冲已顾不得追赶敌人,而且即算追及,也未必是敌人对手。他们本是倚靠红花鬼母制敌,红花鬼母不见,他们锐气已挫。当下翻遍了秘魔崖,还是什么人也找不到。

  适才在混战中,李封早已被众卫士擒着。李天扬在岩下看守四名俘虏,过了许久,才见慕容冲与金独异下岩,李天扬见他们没精打采,已知不妙。一问之下,果然敌人已经逃脱。慕容冲道:“这四人是否铁贼与玉罗剎约来的人,李大人可有讯问清楚么?”何萼华在旁嚷道:“什么玉罗剎约来的?我的爹爹和玉罗剎在岩上比剑,我们是来帮他的。你们这些官差怎么毫不讲理,胡乱捉人!”说时横了李天扬一眼。龙啸云冷冷说道:“你和他们啰唆作甚?是讲理的就不当官差了。”慕容冲眼珠一翻,问道:“你的爹爹是谁?”何萼华傲然说道:“武当五老中的白石道人,你未见过也应听过。”慕容冲笑道:“原来你是白石道人的女儿,那么我们捉你并无捉错。谁叫你的父亲和我们作对。”金独异却冷笑道:“鬼话,鬼话,白石道人怎么会与玉罗剎比剑?你胡说八道,一定是冒认的。”何萼华怒道:“天下岂有冒认父亲之理?”李申时闻言感触,瞪大眼睛,盯着了李天扬望得出神。李天扬打了一个寒噤,出来说道:“不管她是不是白石道人的女儿,先带回去再审问吧。”慕容冲道:“是该这样。”李天扬道:“带他们回宫审问,不大方便,还是让我带到锦衣卫所去吧。”东西两厂设在宫中,由太监掌握,两厂“桩头”相当于宫中卫士;锦衣卫则管外廷之事,由武官主管,搜捕流犯,讯问犯人,多属锦衣卫管理,慕容冲见这四人并非紧要犯人,便卖李天扬面子,随口应允。

  慕容冲出动了大批厂卫,仍然被铁飞龙等脱逃,大为丧气;金独异失了妻子,更是无神。回到城中,李天扬和他们道别,自把四名俘虏,押回卫所,按下不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