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神剑施威胆寒惊绝技 毒珠空掷心冷敛锋芒(4)


  玉罗剎吃了两颗药丸,运气一转,笑道:“幸好没有受着内伤。”卓一航怵目惊心,颤声叫道:“练姐姐!”玉罗剎点一点头,道:“我与你们武当派还有交代。”走到白石道人身旁,白石道人服了解药,比前舒服得多,颠巍巍的站了起来,玉罗剎把剑一扬,卓一航大叫道:“你做什么?”白石道人圆睁双目,手摸剑柄。玉罗剎道:“白石道人,你已受了重伤,咱们这场比剑记下来吧!”卓一航道:“何必还要比剑?”白石道人道:“好,三年之内,我在武当山等你!”玉罗剎冷笑道:“我准不会叫你失望!”说话之间,忽听得秘魔崖下一片人声,铁飞龙跳上岩石,只见下面有人厮杀,一群东厂卫士围着一条大汉,另有一名少女已被缚在马背,尖声叫唤。

  白石道人倏然变色,颤声说道:“一航你听,这不是萼华在叫我?”卓一航道:“我听不清楚。”山风送声,愈来愈近。白石叫道:“是萼华。萼华!”振臂一跃,跳上岩石。铁飞龙道:“你找死么?”白石道人重伤之后,气力不加,纵身一跃,突然腿软,几乎跌下岩去。铁飞龙一手把他拉着,道:“一航,背你的师叔回去。”岩下有十多名卫士攀藤附葛,跃上岩来。铁飞龙一声长啸,拾起石头,雨点般抛掷下去。爬上来的卫士发一声喊,纷纷躲避。铁飞龙挥手道:“快走!”卓一航背起师叔,随玉罗剎从背面下山。过了一阵,铁飞龙也赶了来,道:“金老怪真不是东西,他唆使他的臭婆娘约我们单打独斗,暗中却又带东厂的卫士来捉人。”玉罗剎恨恨说道:“他的臭婆娘已不帮他了,他若再撞在我的手里,管教他不能逃命。”三人脚程迅疾,黄昏时分回到城中,卓一航道:“铁老前辈,请同到柳武师家中一坐。”白石道人住在柳西铭家中。玉罗剎一笑道:“好人做到底,你的师叔受了重伤,我们自当护送他平安到家。”白石道人翻了一翻白眼,气得说不出话。

  柳西铭见白石道人受了重伤,铁飞龙和玉罗剎陪他回来,吃了一惊。武当派的弟子摩拳擦掌,纷纷起立,玉罗剎笑道:“这可不关我事。”铁飞龙将白石道人被红花鬼母打伤的事说了,并道:“幸喜我早准备好了解药,强他吃了。他内功颇有根底,静养三天,便可走动,再过一月,可以完全复元。”武当派的人见铁飞龙说出情由,有的便上来拜谢。白石道人尴尬之极,道:“一航,你陪我进去。”有两名弟子禀道:“师妹和李师兄走去观战,没有见着师叔么?”白石道人挥手道:“都进里面去说。”向铁飞龙道:“你的解药可不是我要吃的。”铁飞龙微微一笑,白石道人续道:“但我一样领你的情。我们武当派恩怨分明,你的大恩定当报答。”玉罗剎笑道:“我对你可没有恩,你伤好之后,随时可以约我比剑。”

  卓一航和众同门扶师叔入内休息,柳西铭笑道:“这道士真骄,无论如何不肯输口。他的师兄紫阳道长谦冲和易,和他可大不相同。”铁飞龙微笑不语。柳西铭续道:“红花鬼母进京,我们前两天也听人说起,可不知她为了何事。原来却是找你们的岔子。”铁飞龙心念一动,嘴巴一张,却又把话吞住。柳西铭和铁飞龙虽有一面之缘,却非知交友好,当下也不便问他。

  过了一阵,卓一航出来道:“师叔行动不便,叫我替他送客。”铁飞龙哈哈大笑,道:“你不送我也要走了。”柳西铭颇为不悦,他正想趁此机会,与铁飞龙结纳,甚不满意白石道人喧宾夺主。但他碍于武当派情面,而且和白石道人又是老朋友了,所以也不便发作。当下拱了拱手,和铁飞龙、玉罗剎道别。

  卓一航送出门外,道:“敝师叔不近人情,望铁老前辈恕罪。”铁飞龙道:“好说,好说。你师叔有什么话交代你说。”卓一航面上一红,原来他师叔对一众同门吩咐,说铁飞龙虽对他有恩,玉罗剎却是本门公敌,凡是武当派人都不准与玉罗剎来往。这话明是告诫一众同门,实是说给卓一航一个人听。叫卓一航替他送客,也是含有叫他和玉罗剎诀别的意思。

  玉罗剎轻轻一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总之是不准你和我亲近就是了。我偏不怕他,你害怕我亲近你么?”卓一航面红直透耳背。铁飞龙笑道:“裳儿,你的口好没遮拦,把人窘得这个样子。”卓一航迟疑了一阵,忽道:“练姐姐,我有话和你说。”铁飞龙行开几步,玉罗剎道:“请说。”卓一航道:“我师叔有个女儿,给东厂的卫士掳去了。我师叔受了重伤,京中又找不到能耐特别高强的人……”玉罗剎笑道:“所以你要找我们替你想法子。”卓一航道:“正是。你们若能把他的女儿救出来,这一梁子就不解自解了。”玉罗剎道:“你们武当派那几个长老,虽无过错,面目可憎,他们不高兴我,我就偏要和他们作对。”卓一航默然不语。玉罗剎忽道:“你师叔那个女儿长得美不美呀?”卓一航道:“那当然比不上练姐姐了。”玉罗剎一笑道:“长得也不难看吧?”卓一航道:“在一般女子中,也算得是美貌的了。”玉罗剎若有所思,面色忽地一沉,道:“你说实话,你师叔是不是想把他的女儿许配给你?”卓一航嗫嚅说道:“他没有说过。”玉罗剎道:“你又不是木头,难道他的意思你也看不出来吗?”卓一航只得说道:“我看……也许会有这个意思。”玉罗剎冷冷一笑,卓一航低声说道:“我总不会忘了姐姐。”

  玉罗剎芳心一跳,这还是卓一航第一次对她明白表示。卓一航续道:“但我武当派门规素严……”玉罗剎秀眉一竖,道:“怎么,你怕了?”卓一航续道:“若然我们不能相处,就算海角天涯我也不会忘记了你。我,我终身不娶。”说到后来,话声低沉,几乎不可分辨。玉罗剎好生失望,心道:“真是脓包。做事畏首畏尾,一点儿也不爽脆。”卓一航见玉罗剎变了颜色,叹口气道:“我也知道所求非份,我师叔得罪了你,我却要你去救他的女儿。”玉罗剎凝望晚霞,思潮浪涌,她一面恨卓一航的软弱,但转心一想:他到底是欢喜我的。也自有点欣慰,卓一航说话之后,偷看她的脸色,玉罗剎眉毛一扬,忽道:“枉费我们相交一场……”卓一航一阵颤栗,心道:“糟了,糟了!”玉罗剎续道:“你简直一点也不懂得我的为人。”卓一航猜不透她喜怒如何?说不出话,玉罗剎忽道:“我不是为了要讨好白石道人,但我答应你,我一定为你救了师妹。”卓一航大喜拜谢,忽又悄声说道:“你若救她出来,不要说是我托你做的。我师叔……”玉罗剎怒道:“我知道啦,你们武当派从不求人,你又怕犯了门规啦!好,你回去吧!”

  玉罗剎一怒把卓一航斥走,看他背影没入朱门,又暗暗后悔。铁飞龙走过来道:“他说什么?”玉罗剎淡淡笑道:“没什么。”两人赶回西山住处。玉罗剎一路默不作声,到了灵光寺后,玉罗剎才道:“爹,我求你一件事。”铁飞龙道:“你说。”玉罗剎道:“咱们爷儿俩去救白石道人的女儿。”铁飞龙皱眉说道:“你和岳鸣珂把宫中闹得天翻地覆,还想再去自投罗网吗?”玉罗剎道:“我已答应人家了。”铁飞龙默坐凝思,过了好久,瞿然醒起,道:“有了,我们不必进宫救她。”玉罗剎喜道:“爹真有办法。”铁飞龙道:“我也拿不稳准成,咱们姑且试一试。明日我和你去找龙达三吧。”

  再说何萼华那日,想陪父亲前往,被父亲训斥一顿,心中不忿。白石道人去后,何萼华悄悄去找李封,邀他同到秘魔崖去。李封是武当派在北京的掌门,心中本来想去,只是碍于白石道人的命令,所以不敢。见何萼华邀他,正合心意。

  两人偷偷出城,行了半个时辰,将近西山。李封忽道:“后面有两个人好像跟踪咱们。”何萼华回头一看,背后果然有两个人,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一个是廿岁左右的少年,相貌颇为英俊,似乎在那儿见过。两人指点谈笑,好像是在议论自己和李封一样。何萼华心中一动,对李封道:“这里的路,你很熟吗?”李封笑道:“我是老北京了,还能不熟。”何萼华道:“那么咱们绕路避开他们。”过了片刻已到西山。西山有三个秀丽的山峰:翠微山、卢师山和平坡山。到秘魔崖的路,本应从平坡山宝珠洞折向北行,李封却绕道从翠微山的山脚走去。两人展开轻身功夫,绕林越涧,走了一阵,背后那两个人已经不见。李封道:“也许是我多疑了,那两人没有跟来。”两人缓了脚步,忽听得背后又有谈笑之声,何萼华再回头看,陡见那背后两人爬上山坡。李封道:“师妹,这两个家伙是存心跟踪咱们来了。”手摸剑柄。何萼华道:“且慢动手。再看一会。”两人在山峰间专绕小路,背后跟踪的人忽快忽慢,倏疾倏徐,转眼间又走了三四里地,那两人仍是紧紧跟在后面。李封怒道:“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倏然止步。

  那两人身形好快,李封刚一停步,只觉身旁飕的一股疾风过去,忙缩身时,那两个人已越过了头。那中年汉子回身问道:“喂,你们去什么地方?”李封怒道:“你跟着我们,意欲何为?”那汉子笑道:“这里的路,你走得难道我走不得?年轻小伙子,火气怎么这样大?”迈前一步,伸手来拍李封的肩膊,李封双臂一振,喝道:“去!”不料刚刚触着对方的身体,就给一股大力反弹回来。李封大怒,拔出佩剑。何萼华急道:“不要动手。”问道:“你们两位去什么地方?”那汉子道:“我们正要问你!”

  正是:西山怪客突如来,似曾相识费疑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