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神剑施威胆寒惊绝技 毒珠空掷心冷敛锋芒(3)


  铁飞龙自是行家,越看心头越急,心道:红花鬼母一稳下来,用这样的打法,裳儿剑法再妙,也难久敌。可是凭着自己功力,又不能上前解拆,只好在旁边干著急。卓一航虽然不懂其中奥妙,但见铁飞龙汗水直流,场中玉罗剎神色越加阴沉,也知道情形不妙。可是连铁飞龙都无能为力,他更是毫无办法,也只有焦急的份儿。铁飞龙想了一会,忽然想起一策,双掌猛力相撞,卓一航莫名其妙,心想:这老儿发了疯不成?更是着急。

  不但旁观的二人焦急,场中剧战的二人也都暗暗心急。红花鬼母用出“太乙玄功”,本以为在五十招之内便可得手,那知拼了一百多招,虽然占得上风,但玉罗剎却还是可以抵挡。而用这种内力拚斗,最为伤神,红花鬼母不由得暗暗心慌,这场大战之后,就算获得全胜,也恐怕要生一场大病。

  玉罗剎斗了半日,更是焦急异常,红花鬼母用这种打法,令她攻既不能,退亦不得,心中想道:难道就这样束手待毙不成?忽见铁飞龙双掌相撞,心念一动,玉罗剎本知道红花鬼母内功深厚,不敢和她较量劲力,这时为了要在死里逃生,咬了咬牙,暗运内力,战到急处,红花鬼母霍地一拐打来,玉罗剎突然横剑一封,剑拐相交,火星四溅,玉罗剎给震得倒退三步,红花鬼母也立足不稳,晃了两晃,不由得大吃一惊!

  玉罗剎试了一招,精神陡振!红花鬼母的内功也并不如想象之甚,顿时剑光飞舞,再也不怕和她的铁拐相交,红花鬼母大为惊奇,想不到玉罗剎的内功也如此深厚!

  红花鬼母这回吃了大亏。原来红花鬼母的功力,的确要比玉罗剎高出许多,可是她先和白石道人打了三百多招,跟着又和铁飞龙比试掌力,动了怒气,用力过度,内功已减削许多,要不然莫说运用了“太乙玄功”,不须用到一百多招,就是这一拐最少也可以把玉罗剎的宝剑打飞。玉罗剎无形中占了便宜,自己还不知道!

  铁飞龙这时才松了口气,暗暗发笑。原来他先出场,把红花鬼母激怒,将石阵摧毁之后,才让玉罗剎出斗,正是他预先安排好的战略。玉罗剎不懂五门八卦之阵,但轻功极高,所以在石阵摧毁之后,能够与红花鬼母打成平手。铁飞龙又因这一战关系重大,并且知道玉罗剎也十分好胜,所以并没将事先的计划说给她听,以免影响她的心情,让她好专心对敌。可是铁飞龙事先虽然布置周密,到目睹玉罗剎与红花鬼母激战之时,还免不了忧心忡忡,生怕玉罗剎的内功与红花鬼母相差太远,直至看到玉罗剎冒险反击,剑拐相交,各给震退的情形,铁飞龙才宽了心。

  再说玉罗剎突破了红花鬼母的胶着战术,剑剑反击,辛辣异常;红花鬼母余势未衰,掌风呼呼,铁拐乱扫,也尽自遮挡得住。两人各以内力相拼,只见杖影剑光,此来彼往,叮叮当当,战了一个势均力敌。

  红花鬼母想不到一世威名,竟给这个女娃子迫成平手,战到分际,突然左掌护胸,铁拐倒拖,卖了一个破绽,跳出圈子,玉罗剎一声娇笑,脚步一点,身形飞起,凌空下击。铁飞龙叫道:“裳儿,小心了!”红花鬼母把手一扬,三团赤色光华,电射飞来,玉罗剎已有防备,在空中一个转身,避了开去,笑道:“你捣什么鬼把戏?”那料口方张开,笑声未歇,眼前红光一闪,一颗圆溜溜的东西,突然飞进口中,玉罗剎头下脚上,疾冲下来,红花鬼母反手一拐。玉罗剎一个“细胸巧翻云”,身翻了过来,宝剑在拐上一点,倒跃出三丈开外,站在地上,摇摇晃晃。卓一航大吃一惊,铁飞龙却仍是神色如常,微微发笑。

  红花鬼母得意之极,连连怪啸,迈步上前,将龙头拐杖向玉罗剎胸前一点,叫道:“你这女娃子还不弃剑认输,要等死么?”玉罗剎身形一晃,避了开去,红花鬼母又喝道:“你中了我的毒珠,性命不过一时三刻,赶快投降,还可以救你一命。”玉罗剎又晃了一晃,仍然不理。红花鬼母心道:这女娃儿好倔强!一把抓去,玉罗剎突然张口一吐,一颗赤红如血的珍珠飞了出来,刷的一剑削去。红花鬼母以为她受了伤,料不到她身手还是如此矫捷,嗤的一声,急闪开时,衣袖已被削去一截。玉罗剎笑道:“你这老妖妇还不认输,要等死么?”

  原来这赤红如血的珍珠,乃红花鬼母的独门暗器,名为“赤毒珠”。此是将珍珠在毒蛇血中浸炼,直到把白色的珍珠炼到赤红如血方止,剧毒无比,轻易不肯使用。幸而穆九娘昨晚将三颗赤毒珠带来示警,铁飞龙有了防备,教玉罗剎将雄黄等药物炼成的药丸含在口中,故意接她一颗,然后出其不意吐了出去,分散她的心神,刺她一剑。

  红花鬼母大怒,铁拐一震,把玉罗剎的宝剑荡开。铁飞龙叫道:“红花鬼母,你要不要脸?”红花鬼母一声不响,铁拐疾扫。玉罗剎冷笑道:“老妖妇,你还有什么伎俩?”运剑如风,虎跃鹰翔,飒飒连声,浑身上下,卷起精芒冷电。红花鬼母退了几步,突然一跃而上,用力将龙头拐杖一抖,玉罗剎左手捏着剑诀,右手横剑一封,只听得“当”的一声,红花鬼母的龙头拐杖一歪,杖头上突然伸出一支明晃晃的利刃,凭空长了一尺。要知高手较量,分寸之间都要计算得十分准确,玉罗剎所占方位,本是拐杖不及之处,那料敌人的拐杖头上忽然伸出一枝利刃,玉罗剎剑已封了出去,不及回防,红花鬼母身手何等迅疾,拐杖向前一送,利刃冷森森,指到了玉罗剎的心窝!

  铁飞龙在旁看得真切,突然想起白石道人心口的刀痕,冷汗迸流,飞身跃入圈子,大声喝道:“用毒手对付小辈不害臊么?”红花鬼母心头一震,但她这招快如电光石火,要收手也不可能,铁飞龙身形方起,场中已有人惨叫一声,铁飞龙立稳足时,只见玉罗剎与红花鬼母已经分开,玉罗剎神色自如,冷冷笑道:“来,来,来!我与你再斗三百招!”铁飞龙大为惊异,做梦也想不到玉罗剎会有这样高强的本领,居然能够死里逃生!

  其实并不是玉罗剎凭着本身的功夫逃了这招,而是岳鸣珂那对手套的力量。红花鬼母的毒刃堪堪插到心窝,玉罗剎左手本来是捏着剑诀,横在胸前,这时迫于无奈,百忙中无暇考虑,沉掌一格,红花鬼母一刀插中她的掌心,刀尖一弯,却插不进去!玉罗剎剑招何等快捷,就在红花鬼母突吃一惊之际,手臂一圈,回手一剑,把红花鬼母肩上的琵琶骨刺穿!

  红花鬼母惨笑一声,道:“好,长江后浪推前浪,从今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红花鬼母这号人物!”拐杖一顿,霎忽之间逃得无影无踪!玉罗剎格格笑道:“这对手套真是宝贝!”把胸衣解开,里面的护心铜镜哗啦啦一阵响,碎成无数小片,跌了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