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神剑施威胆寒惊绝技 毒珠空掷心冷敛锋芒(1)


  红花鬼母磔磔冷笑,铁飞龙道:“公孙大娘,你这回行事差了!”红花鬼母怪眼一翻,道:“怎么差了?”铁飞龙道:“金独异屡行不义,而今又听奸宦遣使,谋害忠臣,你为何替他出头?”红花鬼母冷笑道:“我那老鬼纵做错了事,也轮不到你来管教!”铁飞龙脾气也硬,冷笑道:“如此说来,倒是我离间你们夫妻了?公孙大娘呀,公孙大娘!可笑你是一代名家之女,却这样胡涂。不明大义。”红花鬼母拐杖一顿,叫道:“铁飞龙休得多言,我今日到来,专程要领教你的雷霆八卦掌!”铁飞龙哈哈大笑,飞身跃入石阵,道:“好哇,原来你立心伸量我老铁来了!”身形一晃,跳在一堆石头后面。红花鬼母抛了拐杖,道:“你想借我的石阵比试掌力?”铁飞龙道:“正是!”双掌一扬,石块纷纷飞起,红花鬼母单掌一劈,也把一堆石头打得纷飞,石头对空乱撞,两人一面运掌力激荡石头,一面跳跃躲避石弹。

  铁飞龙脚踏八卦方位,每发一掌,便跳过一堆石堆,躲避之处,恰是石弹飞射不到的死角,红花鬼母道:“铁老贼你倒溜滑!”双掌齐扬,把两堆石头打飞,左右夹击,铁飞龙反身一跃,从“坎”门跳到“兑”门,还击了一掌,红花鬼母也急从“干”门跳到“艮”门,两人一进一退,在石阵中穿来插去,各运掌力飞石击敌,在秘魔崖下打得沙尘滚滚,石块乱飞,而两人进退攻守,都有法度,那满空飞舞的石块,却没有一块击中了人。玉罗剎在旁观看得十分高兴,跃跃欲试。

  铁飞龙的雷霆八卦掌法原是按照八门五步的身法步法,以刚柔合用来制胜克敌的。原来铁飞龙经验老到,而且有知己知彼之明,他知道红花鬼母的武功在自己之上,所以才将计就计,借她布好的石阵和她比试掌力。

  而这种阵式正是铁飞龙最熟悉的阵式。在这样的石阵中比掌不单单是靠掌力取胜,红花鬼母的石阵按五行八卦的方位布置,还要靠趋避得宜,所闪之处,要恰恰是石弹打不到的“死角”,所以每发一掌每跳一步,都要预计到后路。铁飞龙的掌法本来就是按照八门五步的方位,比红花鬼母还要熟悉得多,腾挪闪避,妙到毫巅,因此铁飞龙的掌力虽然要比红花鬼母稍逊一筹,可是以巧补拙,打了半个时辰,还是恰恰打个平手。

  红花鬼母勃然大怒,厮拼半个时辰还未将敌人打倒,这在她来说,是从所未有之事。尤其气愤的是:这时她已看出铁飞龙掌力不如自己,可是在石阵中比试,又偏偏胜不了他。铁飞龙看她火起,故意再发一掌,便大笑三声,把红花鬼母更是激得暴跳如雷,双掌连扬,运用了内家真力,霎时间尘土飞扬,石弹如雨,掌风呼呼,人影凌乱,在铁飞龙大笑声中,玉罗剎忽然叫道:“停!”铁飞龙反身一跃,跳出圈子,红花鬼母喝道:“做什么?”玉罗剎冷冷笑道:“你的石阵已全给摧毁了,这场比试也该完了。”红花鬼母身形一停,凝步立在乱石之上,这才发现厮拼了半个时辰,加以自己又用力过猛,百多堆石头已全打得倒塌,许多石块正在翻翻滚滚,滚下山坡。

  红花鬼母气犹未消,在乱石中捡起龙头拐杖,向石头上一顿,铿然有声,道:“铁老贼,这场算是拉平,我再和你见个真章。”玉罗剎盈盈笑道:“红花鬼母,你这就不公平了!”红花鬼母怒道:“怎么不公平?”玉罗剎道:“你手上有兵器,我爹爹可没带兵器。”红花鬼母怒道:“再比掌力也行!”玉罗剎道:“你们刚才比掌已是比成平手,还比什么?”红花鬼母一怔,虽然适才铁飞龙利用石阵取巧,可是总不能说不是比试掌力,而且石阵又是自己布的,更不好意思说他利用石阵占了便宜。本来武林名手,各有擅长,有的人以掌力称雄,有的人以兵器见胜。红花鬼母是拳掌兵器,全都出色当行;铁飞龙则只是以掌力称雄,平生从不使用兵器。所以红花鬼母若然要和铁飞龙见个真章,则用龙头拐杖对他双掌,也不能算是不公;无奈玉罗剎一口咬定,比掌已成平手,要比兵器铁飞龙可不能奉陪,歪有歪理,红花鬼母拿她没有办法,重重的把拐杖一顿,恨恨说道:“今日之事,我不能就此干休!”可是要怎样再比,红花鬼母却也说不出办法来!

  玉罗剎看她怒气冲天,这才好整以暇,取下几根头上红绳,缚了袖口,慢慢说道:“红花鬼母,你不必气恼,你要打架,那还不容易?有人奉陪你便是!”

  红花鬼母一怔,道:“你这女娃儿要和我比试?”玉罗剎展眉一笑,道:“哈,你猜得对了!”玉罗剎近几年里虽是名震江湖,可是红花鬼母隐居已久,并没听过她的名头。虽然最近入京,丈夫对她约略提过玉罗剎的武功,可是现在见她才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未免意存轻视。要知红花鬼母在三十多年之前已享盛名,自然不愿和“小辈”动手。拐杖一指,磔磔笑道:“你再练十年!”

  玉罗剎嗖的一声拔出宝剑,笑道:“红花鬼母,你是说你要比我强得多么?”红花鬼母睥睨斜视,不接话锋,玉罗剎又笑道:“可惜你是个大草包。”红花鬼母大怒,斥道:“胡说八道!”玉罗剎又笑道:“你若不是大草包,为何连‘学无前后,达者为师’的话都不晓得!”其实玉罗剎也只是粗解文字,这两句话还是她从卓一航处听来的,她故意用来激怒红花鬼母,乃是一种战略。

  红花鬼母给她一激,果然气得非同小可,拐杖一指,怒道:“你若真能胜我,我拜你为师!”玉罗剎笑道:“这可不敢!这样吧,你若能胜我,我们父女二人任你处置。要是我胜了呢,你那臭老鬼丈夫可得由我处置,我要杀他剔他,你都不能帮他的手。”红花鬼母气往上冲,道:“只要你能和我打个平手,我就再隐居三十年!”玉罗剎笑道:“好,一言为定,进招吧!”红花鬼母道:“我生平和人单打独斗,从不先行动手!”玉罗剎低眉一笑,把剑缓缓的在红花鬼母面前划了一道圆弧。

  红花鬼母喝道:“你捣什么鬼?你到底想不想比试?”话声未停,玉罗剎手掌一翻,本来极其缓慢的剑招突然变得快如掣电,青光一闪,剑锋已划到面门!原来玉罗剎精灵毒辣,她看了刚才红花鬼母的掌法,知她武功非比寻常,所以故意先令她动怒,扰乱她的心神,再用状类儿戏似的缓慢剑招,令她疏于防备,然后才突然使出独门剑法,倏的变招,红花鬼母大吃一惊,杖头往上一点,玉罗剎剑锋一转,刺她咽喉,红花鬼母肩头一缩,左掌一拿,想硬抢她的宝剑,那料玉罗剎的剑势,看来是刺她咽喉,待她闪时,剑尖一送,却突然自偏旁刺出,红花鬼母一跃,只觉寒风飒然,自鬓边掠过,那朵大红花已给削去,玉罗剎哈哈大笑。她早料到刺红花鬼母不中,所以用奇诡快捷的剑法,明刺要害,实施暗袭,削了她鬓上的红花,挫她锐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