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回 名将胸襟女魔甘折服 秘魔崖下鬼母逞豪强(4)


  白石道人抬头一看,道:“我们来得早了,还未到中午呢。”卓一航道:“我们先到秘魔崖候她。”白石道:“候她?她好大的架子?”卓一航不敢回答,心道:“怎么四师叔近来好像心胸越来越狭窄了,以前却不是这个样子。”又想起和他一路同行之时,他总是故意让自己和他的女儿接近,他对玉罗剎的仇恨,莫非也与此有关。思前想后,越发闷闷不乐。

  白石道:“你想什么?”卓一航道:“没什么。师叔,我看这场比剑还是免了吧!”白石道:“胡说。武当派的人从不怯场!”心想:先到秘魔崖看清楚地形也有好处。飞步登山,过了一会,只见一块硕大无比的岩石,从山顶上平空伸出,下面有一片平地,就好像张开了的狮子嘴一般。白石道:“这就是秘魔崖了,咱们上去!”两人施展轻功,叫了出来!

  那片平地堆着一堆堆石头,好像什么阵图一样,白石道:“玉罗剎捣什么鬼?”和卓一航进入石头阵,走了一阵,只觉其中千门万户,复杂异常,好像是按五行八卦所布的阵图。对五行八卦之阵,武当秘籍也载有,但白石道人却不甚精,绕来绕去,好一会了,找不到出路。白石怒道:“不管这魔头捣什么鬼。我把她的石头扫荡了再说。”伸腿一扫,把一堆石头踢得到处乱飞,撞在其他的石头上,把好几堆石头撞散,白石道人哈哈大笑。

  笑声未停,忽然有人险恻恻的冷笑道:“何方小子,胆敢捣乱我练功的石阵。”话声尖锐刺耳,就好像有人对着耳朵叫喊一般,白石道人吃了一惊,游目四顾,不见人影,白石道:“你是什么鬼怪?”忽地眼睛一亮,岩石下忽然现出一个鸡皮鹤发,焦黄枯瘦的老妇人,拿着一根拐杖,发边插了一朵红花,打扮得不伦不类,真像鬼魅现形,山魁出世。面上似怒似笑,饶是白石道人艺高胆大,也感到一阵寒意,直透心头!

  那老妇颠巍巍的走入石阵之中,喝道:“你这两个小辈叫做什么名字,师父何人?来此何为,赶快从实招来!”白石道人身为武当五老之一,年纪也已有五十有一,几曾给人这样小视,呼他“小辈”,大怒说道:“武当五老的名字,你听人说过没有?”老妇人眼皮一翻,冷冷说道:“什么武当五老,没听说过!”武当五老的得名,是近十年之事,这老妇人隐居已三十年,三十年前,白石道人还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何来“五老”之名,所以这老妇人说不知道,确是实情,白石道人却以为“武当五老”之名,天下无人不识,听了这老妇人的话,以为她故意轻视,越发大怒。

  卓一航却躬了躬腰,恭敬问道:“不敢请教老前辈大名。”那老妇人咧嘴一笑,道:“唔,你这孩子还懂得一点礼貌。”指着旁边的红花道:“你能上到秘魔崖,也算有点本领,应是出于高人所授。你的前辈没对你说过吗?你知不知道这朵红花的来历?”

  卓一航十分惶惑,摇了摇头。白石道人忽然想起红花鬼母的名字,骤吃一惊,冲口叫道:“你这妖妇,居然还在世间!”红花鬼母大怒,杖头一指,叫道:“贼道,吃我一拐。”红花鬼母今年已六十开外,比前任的武当掌门紫阳道长小几年,白石道人曾听师兄说过红花鬼母的故事,虽然知她是个强敌,但总以为当年那西北十三名好手,不是一流人物,所以败也不足为奇。对红花鬼母的神奇武功,也总认为是夸大之辞,虽然严阵以待,却也并不恐惧。

  红花鬼母道:“小辈,你还不进招?”白石也道:“妖妇你还不进招?”红花鬼母把拐杖向石堆一拨,那些石头纷纷飞了起来,从白石道人身边飞过,却并不打中他,石弹纷飞,溅了白石道人一身尘土,白石大怒,青钢剑扬空一闪,蓦地一招“金针度线”,直取红花鬼母的咽喉,红花鬼母随手一抖,拐杖猛然压下,白石道人斜身滑步,一甩剑锋,踉踉跄跄向旁冲出几步,虎口发热,又惊又怒,刷刷回身两剑,使出了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的绝招,前发后至,快速之极!红花鬼母拐杖一举,将两招同时破去,道:“你能在我拐杖底逃生也算不错。”白石愤然进剑,霎眼之间,连进七招,红花鬼母一一破开,道:“唔,你这剑法我好似在那见过,当今之世,有这样的剑法也算是一把好手了。”谈笑之间,连连反击,白石道人给迫得连连后退,踏过了好几个石堆,渐渐被红花鬼母困在石阵之中,白石道人知道难以逃脱,脚踏八卦方位,把剑使得风雨不透。红花鬼母攻了五十多招,把白石道人杀得汗水淋漓,但白石道人守得很稳,拚力支撑,竟然也无破绽。红花鬼母攻势忽缓,喝道:“紫阳道长是你何人?”

  白石道人这时羞愤交迸,不愿再提“武当五老”的名头,乘她攻势暂缓之际,突然两记绝招“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上下两剑,直取红花鬼母穴道要害。红花鬼母怒道:“你这小子不受抬举。”拐杖一横,把两记绝招都化了开去。左掌一伸,呼呼风声响,砂石飞扬,威势惊人。白石道人抵挡她龙头拐杖,已经处在下风,她发掌助威,更是难敌,剑法渐渐散乱。卓一航一看不妙,冒着砂石,拔剑撞来,红花鬼母道:“哦,你也来了!”拐掌齐施,把两人都困在石阵之中。卓一航每挡一拐,身躯便震一下,知她功力太高,无法抵挡,只好连走巧招,助师叔防守。红花鬼母也好像对他特别留情,只把他的剑招挡开便算,并不使出杀手。

  卓一航剑法武功,在武当第二辈中首屈一指,比白石道人也不过仅逊一筹,红花鬼母对他手下留情,便宜了白石道人,竟自转危为安,还能出手反击。打了一阵,红花鬼母叫道:“当年十三名好手连手斗我,也不过走了五百多招,现在已走到三百多招,不能再让你们了!”拐杖横挑直扫,掌力远震近攻,砂石飞扬中卓一航冒死抗拒,眼看红花鬼母一拐戮到师叔胸膛,急忙抢进一剑,刺她左胁,明知刺她不中,也要进攻,目的不过是解师叔之危,红花鬼母左掌一带,喝声:“去”,卓一航只觉如腾云驾雾一般,给震出了石阵之外爬了起来,居然并未受伤,好生奇怪。就在此时,猛听得师叔一声惨叫,也给掷出了石阵之外。卓一航急忙奔去,只见师叔胸衣碎裂,胸膛上有两道紫色的伤痕,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卓一航大哭起来,挺剑向红花鬼母冲去,哭叫道:“妖妇,你害了我的师叔,我也和你拼了!”红花鬼母道:“咦,你也叫我妖妇!”慢慢的举起拐杖,卓一航正冲入石阵,忽听得有人叫道:“一航,一航!”卓一航脚步倏停,叫道:“练姐姐快来,帮我杀这妖妇!”转瞬之间,铁飞龙与玉罗剎双双奔到。

  正是:鬼母巧逢玉罗剎,秘魔崖下决雌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