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回 名将胸襟女魔甘折服 秘魔崖下鬼母逞豪强(3)


  王赞倒了两杯茉莉香茶,玉罗剎一口喝完,道:“这个杯子太小。”熊廷弼忙道,“好,换过大碗来。练姑娘,你喝酒吗?我喝酒时,也总是用大碗的。”玉罗剎道:“怎么不喝,喝酒我也用大杯的。不过,今天我不能喝,你不必客气。你这茶香,我倒可以多喝一碗。”熊廷弼满怀愁郁,给她几句妙言妙语,驱得烟消云散,笑道,“好,咱们坐下来好好一谈。”

  玉罗剎用手肘碰了一碰龙达三,道:“我们可不能好好的谈。”熊廷弼一愕,随即笑道:“你们想是有什么事情要见我了。达三,你说。”龙达三道:“经略大人为国宣劳,万里回来,小人一无礼物表达寸心,反而……”话未说完,玉罗剎忽皱眉头:“你这人怎么的说话这么文诌诌的,话不到题!”熊廷弼哈哈大笑,道:“这姑娘说得对!龙达三,你该罚一杯。你快说,你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吗?”龙达三涨红了面,讷讷说道:“大人有没有熊胆带回,我想求大人赏赐。”熊廷弼笑道:“这个小事也值得挂齿?对了,熊胆是止痛散瘀的良药,正合你们镖局使用。王赞,把我带回的分一半给他。”又道:“我本来准备叫人送去给你的。这两天事情太多了,一下子就忘了。”

  玉罗剎一双眼珠圆溜溜的转了几转,忽然笑道:“你这个官儿倒不错,和我们绿林豪杰的脾气相差不多!”杨涟变了面色。熊廷弼只是哈哈一笑,道:“你是绿林中的女豪杰吗?”玉罗剎道:“不敢,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豪杰?”熊廷弼笑了一笑,却正色道:“做替天行道的绿林豪杰也无所谓。不过满洲鞑子都快要打来啦,绿林中的豪杰还是该听朝廷招安,同御外侮的好!”玉罗剎道:“若是你这样的官儿去招安,大约还有人听你的话,其他的官儿谁个理他!依我说,也不必说谁招安谁,满洲鞑子打来,咱们大家揍他!”熊廷弼默然不语,怔怔的看着玉罗剎!

  熊廷弼深知朝政腐败,对绿林强盗,只是用“剿”,偶而招安,也只是出于将帅的私心,想收为己用,扩充势力罢了。怪不得玉罗剎说别的官儿不成,他们也的确难以令人心服。玉罗剎见他看着自己出神,道:“怎么?我说错话了?”熊廷弼道:“你没有说错。”杨涟是兵部大员,两天前还禀承皇帝之命(其实是客氏的主意),派刘廷元去陕西“袭匪”,听玉罗剎自表身份,想起陕西告急的文书中果然有一股盗匪,匪首叫做玉罗剎的。当时自己因为这个匪首是个女的,还特别留心,想不到就是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一时不知所措,坐立不安。熊廷弼知他心意,笑道:“杨兄,这位姑娘现在来探望我,她可是我的朋友。”杨涟道:“这个自然。”心想熊廷弼真是个怪人,和这个女强盗谈得这么欢洽,倒真像多年的老友似的。不过熊廷弼既然如此表示,杨涟也就放下了心,不再紧张了。

  过了一会,王赞已把熊胆取了出来,包了好大一包,龙达三道:“哟,太多了!”熊廷弼道:“你们镖局反正有用,拿去吧!”龙达三接过熊胆,正想告辞,熊廷弼对玉罗剎甚为赏识,真恨不得有个女儿似她一样,看着她的佩剑,忽然笑道:“练姑娘,你的剑法是谁教的?”玉罗剎道:“你问这个干嘛?”熊廷弼道:“你的剑法高明极了,我虽然不精剑术,但却最喜欢看人比剑。”玉罗剎道:“可惜你是大官,要不然今天我就请你去看比剑。”熊廷弼忽道:“练姑娘,这位是我的参赞名叫岳鸣珂……”玉罗剎截着道:“我知道。”熊廷弼道:“他的剑法在我军中号称第一,你愿不愿意和他比一比,点到为止,不准伤人。”玉罗剎忽冷笑道:“哈,岳鸣珂,原来你还不服气,好,咱们再比一比。”嗖的一声,拔出剑来。杨涟吓得躲到椅后,熊廷弼听得话里有因,忙道:“慢来,鸣珂,你以前和她比过剑的?”玉罗剎道:“不止一次了,哎呀,天色不早,你若未回边关,以后我再告诉你。岳鸣珂,咱们这场比剑。记下来吧。”熊廷弼舍不得她立即离开,看着日影道:“还差一点才到正午,怎么说天色不早。”玉罗剎深怕熊廷弼一定要留下她和岳鸣珂比剑,冲口说道:“我要和红花鬼母比剑,你知道么?”熊廷弼道:“什么红花鬼母?这名字好怪!”

  岳鸣珂大吃一惊,他的师父霍天都是武林前辈,见多识广。岳鸣珂在天山之时,已听他说过“红花鬼母的故事”,忙拉了拉熊廷弼,道:“大帅,我有话要和你说。”玉罗剎道:“你不能强留我在此地比剑!”熊廷弼道:“姑娘,你放心,你有事情,比剑以后再说,你稍待一会。好,鸣珂,有什么话快说。”岳鸣珂把熊廷弼扯到屏风背后,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刻还未出来。龙达三的心卜卜的跳。

  龙达三只道岳鸣珂不肯放过玉罗剎,心想:这女魔头真是天大胆子,竟然在熊廷弼面前,自表身份,我若知她如此,怎么也不带她来。熊廷弼身为大将,岂有见了强盗,也不捕拿的道理,这回定逃不了。玉罗剎倒是神色自如,熊廷弼谈吐之中,自然有一种令她信服的力量。她想熊廷弼说过当她朋友,当然就是朋友,半点也没疑心。过了一会,熊廷弼和岳鸣珂出来,笑道:“练姑娘,你过来!”玉罗剎毫不在意的走了过去。熊廷弼道:“我本想送你一件礼物,但在客途之中,却拿不出好东西来。”玉罗剎道:“哈,我以为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你却要和我讲客套。交朋友不必送礼的。我生平只收强盗头子的礼物,对朋友的东西,我可不要。”熊廷弼续道:“我虽然没有礼物送你,但我却要借一件给你,你用了之后,一定要交还的。”玉罗剎道:“哈!借一件给我!这倒新奇,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熊廷弼拿出一对手套,笑道:“练姑娘,你当不当我是朋友?”玉罗剎道:“我若不把你当朋友待,怎会和你当大官的谈这么久?”熊廷弼温言说道:“那么我求你一件事你答不答应?”玉罗剎喜道:“你有事要求我?哈,汤里火里,万死不辞!”熊廷弼道:“等会你去斗那个什么红花鬼母之时,一定要把这对手套带上,用完之后,再送回来。”玉罗剎见这对手套金光微闪,好像不是用普通丝线织成,甚为喜爱,道:“好,我听你的话。”熊廷弼直送她出到门口,这才道别。

  玉罗剎飞快赶回镖局,镖局里的伙计早把药丸配好,只等熊胆一来,马上研成碎末混入丸中。龙达三取出两副上好的护心铜镜,又把硫磺包了两包,一一交给玉罗剎收好,道:“白天不便施展轻功,你乘我的快马去吧!到了山脚,你再弃马登山。”玉罗剎一声:“多谢!”跨上马背,飞驰而去。出了城门,红日已过中天,玉罗剎道:“糟,这回是自己第一次的失约了!”

  再说白石道人和卓一航离开柳家,赶往西郊。路上卓一航问道:“师叔,为什么约她在秘魔崖比剑?”白石道:“秘魔崖岩石底下有个石室,据传唐朝的时候有一个名叫‘卢师’的和尚曾在那里住过。卢师是昆卢剑派的祖师,他的剑法精义早已失传,现在的昆卢剑派只得他的皮毛而已,听说石室中还有卢师遗迹,学武之人,每到那里,都是流连忘返,你是我派未来的掌门,应该到那里见识见识。而且秘魔崖是有名的险峻荒僻之地,在北京近郊,可难找到这样一处良好的比剑场所。”卓一航心想:你和玉罗剎比剑,叫我那有什么心绪玩赏。心中一路盘算,如何替他们化解,不知不觉,已到西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