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三回 风雨多经 断肠遗旧恨 市朝易改 历劫剩新愁(5)


  铁飞龙双眼一翻,道:“什么,你的婆婆?”穆九娘道:“正是,我现在是红花鬼母公孙大娘的儿媳。”铁飞龙怔了一怔,道:“罢了!罢了!你快走!”穆九娘道:“她已知道你在这儿,明天晚上就要找你算账。她和金老怪已经和好了。”铁飞龙道:“好呀,那你也要来和我作对了?”穆九娘道:“我不敢与老爷作对,他们也不要我出场。还有我那婆婆脾气虽然刚暴,但也像老爷你一个样子,还不算是很坏的人。我不愿她打死你,也不愿你打死她,老爷你还是避开了吧!”说话之间,外面一声清啸,铁飞龙道:“玉罗剎就要回来了,你快走!”穆九娘吃了一惊,回身一拜,道:“老爷,你保重!”立即穿窗飞出。

  * * *

  过了一阵,玉罗剎回到寺中。铁飞龙道:“见有什么可疑的迹象吗?”玉罗剎道:“没有。只是秘魔崖那边,似有星星松火。要不要去看一看?”铁飞龙道:“不必了,我已经知道了。”玉罗剎看了地上一下道:“是什么人来过了?珊瑚妹妹呢?”铁飞龙道:“珊瑚已经走了。刚才是穆九娘来找我。”玉罗剎道:“穆九娘?”铁飞龙道:“正是。你听过红花鬼母公孙大娘的名字吗?”玉罗剎道:“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好怪,我的浑名叫做罗剎已经够吓人的了,居然还有人叫做鬼母。我这个罗剎倒要会会她这个鬼母。”铁飞龙给她引得笑了一笑,忽又正容说道:“她这个鬼母比你这个罗剎成名早得多了。她在四十年前已经被人叫做红花鬼母了。”玉罗剎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我年纪虽轻,江湖上的高人倒会了不少,为何总未听过红花鬼母的名字?”

  铁飞龙捋了捋须,抬起眼来,眼光中含着忧惧,玉罗剎吃了一惊,奇道:“爹爹,难道你怕这个什么鬼母不成?”

  铁飞龙皱起眉头,冷冷说道:“什么人我都不怕。但这个红花鬼母却真是一个劲敌。练女侠,你坐下来,我给你说一个故事。”

  玉罗剎坐在床沿,怔怔的望着铁飞龙。铁飞龙喝了一口浓茶,咳了一声道:“你知道这几十年来,我和金老怪在西北齐名。但你可知道金老怪的武功是谁教的?”玉罗剎道:“你们都是六十开外之人,我怎能知道前两代的事。”铁飞龙道:“金老怪的武功是他的妻子教的。他的妻子就是这个红花鬼母公孙大娘。”玉罗剎笑道:“妻子做丈夫的师父,此事真妙。”心中暗想:自己若能和卓一航结合,只怕卓一航也得要自己教他一教。想起一事,又问道:“女人嫁后,多用丈夫之姓,为什么她不叫金大娘却叫公孙大娘?”

  铁飞龙道:“故事就是这样来的。四十年前,西北有个怪人叫做公孙一阳,武功深不可测,又喜饲养毒物,所以人人怕他。他有许多徒弟,却没有一个得他真传。我的师父是他的老友,据他说公孙一阳曾对他说:他的武功甚为歹毒,若然所传非人,为害不浅。所以教徒弟只教他们练些粗浅容易见效的功夫,从不授以本门心法。不想后来来了一个青年,拜在他的门下,竟然把他的女儿勾引到手,两人将公孙一阳的练功秘本偷掉。公孙一阳只有此女,十分宝贝。就像我对珊瑚一样。知道之后,虽然极为生气,但也不愿追究,就这样活活气死了。”玉罗剎道:“这个青年一定就是后来的金老怪了,原来他是惯窃。怪不得他偷我师父的剑谱,又想去偷少林寺的拳经。”铁飞龙道:“三岁小儿看八十,金老怪少年之时心术已如此之坏,越老就当然越坏了。他唆使妻子偷了丈人的练功秘本之后,就躲到天山北路,隐居修练。那时他的武功刚刚入门,而他妻子的武功已有根底。所以他的功夫可以说是全由妻子所授。过了十余年后,夫妻武功都已练成。金独异渐渐为非作歹,终于激起武林公愤,西北十三名好手连手斗他,那时本邀有我,我却因事未去。那十三名好手把他围住,本来他万难逃脱,不料到了危急之时,他的妻子突然现身,一场激斗,将十三名好手全数打败,金独异虽然受了重伤,到底被他的妻子救出来了。公孙大娘鬓边喜插红花,经此一仗,就得了个红花鬼母的绰号。”玉罗剎道:“红花鬼母武功虽高,包庇丈夫,却是令人叹息。”铁飞龙道:“红花鬼母的绰号虽然可怕,说句公道的话,心术却不如她丈夫之坏。她曾屡次规劝丈夫,丈夫都不听她。所以那次金老怪受十三名好手围攻,她故意让他到了极危急之时才现身相救,本意以为他受了这样一场教训,会有所警惕,幡然改悟。不料金老怪恃有妻子做靠山,伤好之后,又出去胡作非为,因此,他的妻子一气之下,便和他相绝。一直三十多年,没人知道她的踪迹!”

  玉罗剎吁了口气,值:“唔,那这红花鬼母,还不能算是很坏。”铁飞龙道:“红花鬼母离开丈夫之后,不愿以夫姓为姓,所以才改名叫公孙大娘。隐居的头十年,还出现过两三次,后来就一直没有出现。许多人以为她已死掉了。谁知她还在人间,而且居然要来和我作对,又料不到她还有了一个儿子,居然会娶穆九娘做妻子。真是世情如戏,令人不胜感慨!”

  铁飞龙不知,原来穆九娘离开了他之后,给金千岩一路追踪,追到湖北襄阳,碰见了红花鬼母,金千岩最怕他的婶婶,给她教训一顿,抱头而窜。但红花鬼母也由金千岩口中知道了丈夫的消息,引起了旧情,知他将要入京,便赶先入京候他。这里面又牵涉有一段事情。原来红花鬼母离开丈夫之时,已有身孕,后来生下一子,取名公孙雷,故意不让他跟丈夫的姓。不料这个儿子好像承受了父亲的遗传一样,自小顽劣,闯了好几次祸,红花鬼母后来立下禁律,不准他离家半步,这才管束了他的野性。红花鬼母因为儿子顽劣,到了晚年,又收了一个女徒,这个女徒弟大有来头,就是当今皇上的乳娘客氏夫人的女儿。红花鬼母收她做徒弟时,客氏在宫中还未得宠呢。

  穆九娘给公孙大娘收容之后,公孙雷因为给严母管束已久,未曾见过这样美貌的女子,更兼穆九娘人又风骚,不到三天,两人竟勾搭上了。公孙大娘虽然查知穆九娘乃是铁飞龙的爱妾,本来不相匹配,但无奈米已成炊,也只好由他们结此孽缘。

  公孙雷和穆九娘婚后不久,神宗驾崩,光宗继位,客氏在宫中得势。公孙大娘看出魏忠贤和客氏勾搭,颠倒朝纲,当时便想离宫。可是适在这时金独异来了,公孙大娘偷偷和他会面,劝他归去。金独异说出铁飞龙和玉罗剎万里追踪,迫他之事。公孙大娘初时本不想管,后来在杨家一战,金独异吃了大亏,受了重伤,回来时对妻子哭诉,说是除非妻子给他报了此仇,否则他不回家。又说铁飞龙与玉罗剎在江湖上都以心狠手辣出名,若不斩草除根,以后也难以安枕。公孙大娘心肠一软,道:“我帮你的忙,这是最后一次了。那铁飞龙也是个劲敌,我也拿不准斗得赢他呢。”金独异道:“你若肯出头,我再请好手助你。”公孙大娘面色一变,说道:“我从不倚多为胜,你若找好手来,我就不去!”金独异诺诺连声,满口听从妻子的吩咐,暗中却另有布置不提。

  且说铁飞龙把红花鬼母公孙大娘的来历说完之后,又叹道:“红花鬼母的本性原不算很坏,但随时随地怕她受丈夫唆摆,那就难说了。她不动手则已,一动了手,就是凶狠无比,要不然也不会得这个鬼母的称呼了。”玉罗剎听了,哈哈大笑!铁飞龙诧道:“练女,你笑什么?”玉罗剎道:“罗剎碰到鬼母,且看谁强谁弱。爹,我恨不得现在就斗她一斗!”铁飞龙道:“明日午时你不是和白石道人有约吗?你斗了白石道人之后,晚上怎能再斗?”玉罗剎道:“你不是说她们住在秘魔崖监视我们吗?我们明天去,既斗白石道人,又斗红花鬼母,两桩事作一桩办,岂不快哉?爹,我自从和你打了那场之后,很久以来,没有痛痛快快的大打一场了!我正手痒得紧呢!”

  铁飞龙皱了皱眉,道:“你这孩子,就知打架!”口虽责备,心实爱她。玉罗剎道:“爹,明天让我先打!”铁飞龙突然走近窗前,向外一望,喃喃说道:“快近四更了,还来得及!”玉罗剎问道:“爹,你说什么?只要听说有对手可以大打一场,我的精神就来了,就是三天三夜不睡,我也可以奉陪!”铁飞龙噗嗤一笑,道:“你就活像我少年之时!”忽又面色一端,郑重说道:“我不是怕你没精神,我是要叫你去执药。”玉罗剎奇道:“执药,执什么药?架还没打,就准备受伤了么?”铁飞龙道:“儿呀,你那里知道红花鬼母的厉害!她的毒砂掌比金老怪要高明得多,更兼练有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若非早有预防,实在不易抵挡。”玉罗剎道:“怎么预防呢?”铁飞龙道:“你赶到城里去,先到长安镖局向龙达三镖师借两副护心铜镜,龙镖师是我的好友,你拿我的亲笔信去,他准会给你。然后等天一亮,你就去配药。”说罢撕下两幅白衬衣,找了一根木炭,先写了信,然后开药方。写的是:乳香(钱半去油)、未药(钱半去油),川连(钱半)、土必(钱半酒炒)、象胆(一钱)、红花(钱半酒炒)、田七(钱半)、沉香(钱半)、木香(钱半)、降香(钱半)、血珀(二钱半,绿豆水煲)、归尾(钱半酒炒)、地龙(一钱去泥)、寄奴(二钱酒炒)、熊胆(钱半)、麝香(三分)、人参(四分)、枚片(五分)……玉罗剎叫起来道:“这么多药,若配不齐又怎么办?”铁飞龙道:“这药方除了一两味外,其他都是普通的药,若配不齐,你就请龙镖师帮忙。药方还未开完呢。”又添上:羌活(钱半)、独活(钱半)、佛手(一钱)、玉桂(钱半)、厚朴(一钱酒炒)、鹿茸(一钱)、芙蓉膏(四分)。玉罗剎皱眉道:“没有了吧?”铁飞龙道:“药方配完了,但还要买两块雄黄。药方配齐之后,就在镖局里研为细末,练蜜为丸好了。明天这场激斗,我们定会受伤,这药方是舒筋活络,止痛散瘀,治伤防痨的妙方,你赶紧去吧!”

  铁飞龙这边紧张忙碌,白石道人那边也是提心吊胆,尤其是白石道人的女儿何萼华,听说父亲和江湖上闻名胆落的女魔头玉罗剎约斗,非常不安。白石道人故作镇定,其实心里也有点害怕。

  正是:闻名胆落惊魔女,威震江湖远近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