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三回 风雨多经 断肠遗旧恨 市朝易改 历劫剩新愁(4)


  原来铁飞龙和玉罗剎为了追回剑谱,曾远到塞外,直捣金独异的老巢,查得金独异已秘密来京,于是两人又仆仆风尘,一直追到京城。到了京城,无意中发现铁珊瑚女扮男装和岳鸣珂同住杨家。铁飞龙当日把女儿赶出家门,原是一时之气,过后十分后悔。玉罗剎知他心意,便道:“你何不去看看他们,那个姓岳的小子是我认识的,如果你有意思,我便替你做媒。”其时铁飞龙和玉罗剎已探出金独异躲在宫中,玉罗剎且已预定当晚就要入宫搜他。铁飞龙道:“那么你和我先去杨家,然后再闯宫搜那老怪物吧。”不意玉罗剎却道:“我不想见那姓岳的小子,咱们分头办事,你去探女儿,我入宫去搜那个老怪物。”铁飞龙道:“怎么,那小子不是好人吗?”玉罗剎道:“谁说他不是好人,不过我和他有一段过节,除非他和珊瑚妹妹成亲,否则我和他不能和解。”铁飞龙和玉罗剎两人脾气都怪,一说之后,竟然各自分头办事,就在那一晚上,两人都有奇遇!

  那一晚适值岳鸣珂二次入宫,玉罗剎在宫中乱闯,恰恰闯到魏忠贤的居处,魏忠贤正在和手下武士赏玩岳鸣珂的游龙宝剑。玉罗剎认不得魏忠贤,却认得那把游龙宝剑,一伸手就把那柄剑抢了,引起一阵大乱。岳鸣珂亏得有她分散宫中卫士的注意,这才得从容救出成坤,但岳鸣珂当时却不知道。

  另一方面,铁飞龙来看女儿,未到杨家,就碰到东厂的卫士将她劫走,铁飞龙大怒,一连击毙七名卫士,将女儿救了出来。也正因此,铁飞龙知道金老怪等这一班人必定会再到杨家,所以才有后来铁飞龙和玉罗剎双双闯来,恰好替熊廷弼解了围攻的一幕。

  铁飞龙将女儿救出之后,细细盘问,探出女儿的口风,知她对岳鸣珂甚为爱慕。铁飞龙也以为女儿和他已有私情,所以才引起那么深的误会。铁飞龙探出女儿的心事之后,就和玉罗剎商量,玉罗剎自告奋勇,愿作大媒,铁飞龙和女儿躲在林中的大树上听他们谈话,听到后来,他们越说越僵,竟然拔剑动手,铁飞龙沉不着气,挥拳加入战圈,事情越闹越大。

  再说铁珊瑚在林中听得岳鸣珂和玉罗剎的对话,心中甚为悲痛。虽然她和岳鸣珂万里同行,从未涉及“爱”字,但她一片芳心,已系在岳鸣珂身上,她绝未想到岳鸣珂会拒绝要她,听了那番对话之后,又是气愤又是自卑,错综复杂的心情,令她爱恨交迸,欲哭无泪。然而眼见岳鸣珂受父亲和玉罗剎的围攻,死生俄顷,她禁不往冲了出来,攀着了父亲的手腕。

  书接前文,且说岳鸣珂突见铁珊瑚现身,刚叫得一声:“岳大哥,多谢你一路照顾,你这不成材的惹人憎厌的妹妹,今后不敢叫你再操心了。我承你照顾,累你生气,无可报答,无可赎罪,大哥在上,请你受我一拜!”柳腰一弯,拜了下去,岳鸣珂愣在当场,想到自己无意之中,伤了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芳心,真是莫大的罪孽,只觉全身战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不敢伸手扶她,怔怔的看她拜了下去,又站了起来,脸色惨白,面颊有两颗黄豆般的泪珠,心中难过异常。刚想说话,只听得铁珊瑚说道:“我不敢高攀,从今后你我不必再以兄妹相称,我……我们也不必再相会了!”一转身飞奔回寺。岳鸣珂僵了一会,突然叫道:“是我的错!”脚步一起,正要追去,玉罗剎在旁气得面色铁青,喝道:“你还惺惺作态?”刷的一剑刺来,铁飞龙右手一伸,把玉罗剎的手腕一托,喝道:“姓岳的小子,你走!再迟我也不饶你了!”岳鸣珂拾起宝剑,黯然下山,耳边犹自听得玉罗剎“嘿嘿”的冷笑,在山风中回荡,犹如万箭飞来,插在他的心上!

  铁飞龙目送岳鸣珂的背影在夜色中消失,呆立一会,玉罗剎道:“爹,回去吧!”铁飞龙默不作声,玉罗剎道:“珊瑚妹妹此刻不知多难过呢,咱们回去看她!”铁飞龙一甩胡须,愤然说道:“我的女儿有那点不好,姓岳那小子敢这样无礼!”玉罗剎道:“那是他没福气,以后他就是一步一拜来求婚,咱们也不理他。”玉罗剎不知正是她这样做媒做坏了。铁飞龙给她的话引得噗嗤一笑,玉罗剎道:“好了,咱们该回去看珊瑚了,要不然她哭倒了也没人理,会更伤心呢!”铁飞龙道:“胡说,她哭就不是我的女儿!”铁飞龙深知女儿脾气,不论受多大委屈,都不会当人示弱,更不会向人求情。但,虽然如此,铁飞龙还是放心不下,三步移作两步,赶回寺内。

  灵光寺原是一个荒芜古寺,铁飞龙借此暂居才稍稍打扫,但仍是灰尘满地。铁飞龙踏入寺门,忽见台阶上有凌乱的脚印,急叫道:“珊瑚,珊瑚!”古寺静寂寂的杳无人声,玉罗剎也看出了迹象,道:“怎么?难道有生人躲在寺里?”铁飞龙道:“你到前面山头眺望,若然有警,发啸为号。”铁飞龙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他叫玉罗剎在外眺望,一来是提防来人有党羽在外,二来是提防若有暗算,两人分开两处,也好互相救授,不至于给一网打尽。

  铁飞龙在庙内巡视一周,听得珊瑚所住的西面厢房似有抽噎声息,心道:“难道这傻丫头真的哭了?”悄悄的推开房门,叫道:“珊瑚!”忽见床上坐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缓缓说道:“珊瑚已经走了!”

  铁飞龙瞪眼一看,床上坐的竟然是自己以前的爱妾穆九娘,不禁大出意外。怒道:“你这贱人来做什么?是你把珊瑚勾引走了?”穆九娘一声不响,把手心一摊,里面有三颗殷红如血的珍珠,铁飞龙大惊失色,道:“你和那个女魔头做一路了。”穆九娘凄然一笑道:“老爷,你还是以前的脾气,开口便乱骂人!”铁飞龙怔了一怔,道:“哼,你是想借那女魔头之力向我寻仇了?”穆九娘以前因为偷了玉罗剎的剑谱,给铁飞龙赶出家门,所以铁飞龙怀疑她心怀不轨,结人寻仇。

  穆九娘脸上现出一种奇异的神情,忽然叹道:“老爷,你老了许多了!”铁飞龙心中一动,道:“女魔头是不是和你同来,我且不管,珊瑚呢?”穆九娘道:“我来的时候,见珊瑚从这庙的背面下山,我还以为是你得了讯息,连夜叫珊瑚出去请救兵呢。到了这里,才知不是,你看桌上不是珊瑚留给你的字?”铁飞龙一看,果然有一张字条,上面用木炭写道:“我先回家,爹爹你不必找我了。”铁飞龙知道女儿脾气,料想她已去远,追也无及。看穆九娘时,仍是先前那个姿势,手心摊开,手心上三颗殷红如血的珍珠,在微弱的菜油灯下,放出赤色光华!

  饶是铁飞龙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看了这三颗怪异的珍珠,也不禁有点心悸。穆九娘道:“老爷,你趁早逃走吧!”铁飞龙大怒斥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几曾见我避过强敌?”歇了一阵,面色稍霁,忽道:“那你是通风报讯来了?”穆九娘道:“你以前的话还算不算数?”铁飞龙道:“我说出的话决不更改,你跟什么人我都不理你!”穆九娘道:“谢谢老爷。”铁飞龙双眼望出窗外,忽道:“你跟什么人我都不管。除非你自己要回来,否则我也不会问你。”铁飞龙晚年寂寞,这话其实是暗示要她回来。穆九娘笑了一笑,道:“我跟老爷十多年,别的没学到,老爷的脾气我还学得几成。我就算错也得错到底。”铁飞龙面上一热,道:“那你来给我报讯做什么?”穆九娘道:“就因为老爷肯放我出去,不要我再当奴婢,我念老爷的恩德,不愿见老爷死于非命!”铁飞龙皱起眉头,斥道:“胡说,你当我真是老迈无能了么?”穆九娘道:“老爷,你的武功高强,我岂不知,但我的婆婆已练成了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更兼浸过毒药,老爷还是避开的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