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三回 风雨多经 断肠遗旧恨 市朝易改 历劫剩新愁(3)


  柳西铭去后,岳鸣珂道:“此人在京中交游极广,黑白两道,全有交情。有他暗中帮忙,我们也可稍稍放心。”熊廷弼叹气道:“仗义每多屠狗辈,看今日朝廷之事,我实已灰心。”众官纷纷劝勉。杨涟道:“明日上朝,先问假钦差崔呈秀之事,然后向九门提督要人。”都御史邹元标道:“崔呈秀乃是魏忠贤的人,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趁这件事将魏忠贤参了。”邀众官共议奏折,礼部尚书孙慎行道:“何不邀集朝中所有的正派大臣,联名上奏,要圣上务必彻查此事。”吏部尚书周嘉谟道:“对啊,联名上奏,人多势大,叫奸党也不敢小觑我们。”当下各自分头办事。

  众官散后,岳鸣珂心中有事,颇为不安,熊廷弼道:“今日亏你见机,及时闯出去请了这么多好手来救。”王赞佩服得五体投地,说道:“岳兄,你怎么这样神通广大,一下子请得这么多高手前来。”岳鸣珂把过去的事情说了,又说到铁飞龙约他今晚相会的事。熊廷弼道:“既然有约,不可失信。”岳鸣珂道:“我不想离开大帅。而且我也还没有答应他。”熊廷弼道:“那你拒绝了他没有?”岳鸣珂道:“来不及拒绝,他已走出大门。”熊廷弼道:“既然如此,那还是应该前去赴约。我抵挡百万大军尚且不惧,何惧小贼。而且有柳义士暗中相助,你去好了。那个老头,虽然貌似狂妄,我看他却是性情中人,应该去结纳结纳。”

  晚饭过后,岳鸣珂向熊廷弼告辞,又交代了王赞好些说话,走出大门,果然见有柳西铭的人,分布在杨涟府邸的周围,暗中保护,放下了心,直奔郊外。

  灵光寺在西山山麓,岳鸣珂上得山来,已是月近中天,将到三更时分。岳鸣珂心想,这铁飞龙也真是怪人,住得离城如此之远,却要人半夜找他,不知有什么紧急事情。正思量间,忽闻得一阵笑声,发自林际,笑声未停,人影出现,玉罗剎黄衣白裙,飘然步出。

  岳鸣珂一怔,问道:“铁老前辈呢?”玉罗剎面色一端,忽道:“今日你是我爹爹的贵宾,我们虽有点小小过节,也就算了。”岳鸣珂心道:谁和你有过节?以前在华山绝顶,是你无端端找我比剑,关我甚事?但玉罗剎脾气之怪,他已屡次领教,也就不去驳她,又问道:“铁老前辈叫你来接我么?”

  玉罗剎道:“岂止要我接你,还要我审问你呢!”岳鸣珂愠道:“练女侠别开玩笑。”玉罗剎道,“谁和你开玩笑。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铁珊瑚是他的女儿?”岳鸣珂道:“知道。”玉罗剎道:“你知不知道他的女儿是负气出走的?”岳鸣珂道:“这就不知道了。”玉罗剎道:“你和她一道来京,同住在杨涟家中是也不是?”岳鸣珂道:“不错!但她在前几天已给贼人劫去,我正想前来请罪。”玉罗剎忽然格格地笑个不休!

  岳鸣珂又是一怔,心想:别人遭了飞来的横祸,你还好笑,玉罗剎笑了一阵。又道:“我爹爹不是问你要人,你别担心,他要把女儿送给你!”岳鸣珂吃了一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玉罗剎道:“什么意思,你还装傻吗?我替你做媒,你懂不懂?”岳鸣珂道:“那有这样做媒的道理?”玉罗剎面色一端,道:“看你不是负义之人,为何赖账?”岳鸣珂又气又急,道:“我怎么负义了?”玉罗剎道:“你们孤男寡女,万里同行,到了京师,铁珊瑚又是女扮男装,和你同住杨家,难道你们就没有半点私情?”玉罗剎心直口快,说话没半点遮拦,岳鸣珂羞得面红透耳,大声说道:“我岳某人光明磊落……”底下那句“岂有苟且之行。”却讷讷不便出口。玉罗剎已笑着抢道:“男女爱慕,事极寻常,我若有喜欢的人,就对谁都不怕说。遮遮掩掩,岂是侠士行径!”岳鸣珂急极,挥袖说道:“我和珊瑚兄妹相处,练女侠,你千万不可误会!”

  玉罗剎眉头一皱,似笑非笑,道:“有否私情的事不必说了,我只问你,你喜不喜欢她?”岳鸣珂道:“我已和你说过……”玉罗剎截道:“你直截了当回我的话,我最讨厌说话兜圈子,你只说喜欢不喜欢?”岳鸣珂道:“喜欢!”玉罗剎板起脸孔道:“那么你愿不愿娶她?”岳鸣珂道:“喜欢是一回事,嫁娶又是一回事,怎么可混为一谈。”玉罗剎道:“你别罗里罗唆,你答我:你愿不愿娶她?”岳鸣珂见玉罗剎不可理喻,拂袖说道:“若无他事,请你代禀铁老前辈,说我来过了。”转身便走!玉罗剎一声长笑,身形飞起,抢在他的面前,宝剑早已拔在手中,岳鸣珂道:“做什么?”玉罗剎道:“不许走!你到底娶不娶她?”岳鸣珂气往上冲,道:“不娶!”玉罗剎冷笑道:“哼,你果然不是东西!”刷的一剑,竟然向岳鸣珂刺来,岳鸣珂腾挪闪避,玉罗剎出手之后,不能自休,霎忽之间,连刺数剑。玉罗剎剑法凶残无比,随手刺来,都是指向关节要害!

  岳鸣珂忍无可忍,闪得几闪,嗖的一声,也把游龙剑拔了出来。玉罗剎道:“你有本事,就把我这媒人杀了!”剑势催紧,急如骤雨暴风!岳鸣珂连解数剑,怒道:“天底下就没见过你这样不讲理的人,那有迫人成亲之理!”岂知玉罗剎想法与他不同,她认为岳鸣珂既与铁珊瑚万里同行,又同住一家,而且铁珊瑚也愿嫁他,那么他就非娶不可!

  岳鸣珂给她苦迫,也自动了真气,把天山剑法的精妙招数展了开来,杀得玉罗剎不敢欺身迫近。玉罗剎叫道:“珊瑚妹妹,这样无义之人,不嫁也罢,我替你把他杀了!”岳鸣珂一怔,游目四顾,略略分神,玉罗剎左一剑,右一剑,突然乘隙直进,当中一剑,直刺到岳鸣珂咽喉要害!

  岳鸣珂肩头一缩,头上冷气森森,玉罗剎刷的一剑削过!岳鸣珂吓出一身冷汗,勃然大怒,剑把一翻,一招“举火燎天”,把玉罗剎的剑荡了开去,怒道:“凭什么我都不娶她!”玉罗剎又叫一声:“珊瑚妹妹!”岳鸣珂在气头上口不择言,道:“你就是叫她来也没用,我怎么也不会娶她!”话刚出口,树林中突然响起一声焦雷般的大喝,一团黑影突然当空罩下,岳鸣珂伏地一滚,只听得那人骂道:“好小子,你敢污辱我的女儿,吃我一拳!”声到人到,岳鸣珂虚挡一剑,辩道:“铁老前辈恕罪,……”话未说完,铁飞龙劈面一拳,又骂道:“霓裳和你提亲,你不愿意也就算了,为何出言污辱!”岳鸣珂一剑刺他左肩,以攻为守,解了铁飞龙的恶招,急道:“铁老前辈,你别多心……”铁飞龙肩头一拧,左拳右掌,同时发出,骂道:“我都听到了,你再狡辩也没有用。”铁飞龙功力极高,拳雄势劲;岳鸣珂心中又慌,回身挡时,铁飞龙拳背向外,晃了一晃,把岳鸣珂眼神引向左边,右掌一沉,呼的一掌推出,岳鸣珂肩头剧痛,筋骨欲裂,给掌力震出一丈开外,玉罗剎一剑飞前,青光一闪,刷的一剑分心刺到,冷笑道:“你现在还想逃吗?”岳鸣珂宝剑一旋,将玉罗剎剑招破去,反身一跃,铁飞龙身形一起,直如巨鹰掠空,抢在他的面前,五指如钩,倏地抓下。岳鸣珂背腹受敌,长叹一声,把剑一抛,叫道:“好,你把我杀了吧!”

  这一招是铁飞龙的杀手绝招,不意岳鸣珂突然弃剑,不觉一怔,手掌划了一个圆弧,停在半空。正在将落未落之际,林中一声尖叫,一个少女飞一般的跑了出来。叫道:“爹爹,不要动手,女儿有话要说!”岳鸣珂又惊又喜,叫了一声“珊瑚!”再也说不出话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