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糜烂叹宫闱英雄气短 蜩螗悲国事侠士心伤(5)


  成坤道:“杨兵部乃是好官,若魏宗主一心保卫幼主,杨兵部必不会与魏宗主作对。”王成急道:“那么你是说先帝有什么遗诏给卓一航了?”成坤道:“我没有这么说。”王成道:“那这事我们以后再查。那刺客关系极其重大,你真的没有听到他对先帝说什么吗?”成坤道:“真的没有!”董方道:“那么他的姓名来历你也不知道吗?”成坤道:“兄弟你为什么这样逼我?”成坤知道岳鸣珂是熊经略的使者,只恐说了出来,魏忠贤会对熊廷弼不利。王成道:“不是逼你,这刺客魏宗主必欲得而甘心,你知道了不说,真的要兄弟一家性命都和你同归于尽吗?”

  岳鸣珂心想:那宫中美妇不知是公主还是后妃,但听这口气,必然是和魏忠贤结成一气的了。所以魏忠贤才为她这么着急,一定要得自己而甘心。

  成坤见王成一再提及他以性命担保自己,状似挟恩来胁迫自己,不禁起了疑心。反问道:“你们怎么知道他是刺客?若他是刺客?为什么见了皇上又不动手?”王成道:“你别管这个。你只说他姓甚名谁,什么来历?只要你说,魏宗主便立刻把你开释。说不定将来还要把锦衣卫交你统率。”成坤怒道:“我不希罕,再说我也不知道。那人进了养心殿后,先帝就叫我出去斥退那些追他的侍卫。”

  成坤与董方面面相觑。董方道:“什么你也说不知道。那么有一件事只须你举手之劳的,你愿做么?”成坤道:“要看是什么事?”王成道:“现在外廷有些官儿硬说先帝是给李可灼的红丸害死的,连宰相都受株连,魏宗主要做证人,说先帝是前天晚上死的,不是在养心殿内吃了红丸不久就死的。”成坤面色大变,忽然颤声道:“我本来没有怀疑,听你们这么一说,莫非先帝真是方从哲和李可灼害死的么?”

  王成急道:“你举手之劳,就可获释放。”成坤道:“我平生不讲假话。”王成道:“我们的家小老幼都担着关系,你若不肯,他们也不能活了!”成坤忽大声喝道:“王成,如今才看出你是小人!什么身家担着关系,鬼才相信你的假话!”王成面色青白,董方喝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突然伸手一戳,闭了他的穴道。王成取出一个布袋,将成坤带着镣铐塞入袋内,笑道:“魏宗主怕明干掉他,会引起旧侍卫的不安,你看怎样才能把他静悄悄的干掉,让别人不起疑心。”董方道:“这倒是个难差使,让我想想。”想了一阵,忽然说道:“你先把他的镣铐去了。”王成奇道:“为什么?”

  董方道:“反正你已点了他的穴道,脱了他的镣铐,也逃不掉。我们将他偷偷带到煤山,把他缢死树上,就说他是自杀死的。岂不甚妙,让他死了也可得个忠烈之名。”王成鼓掌道:“妙哉!”解开布袋,将成坤提了出来,把他的镣铐解了,回头对董方道:“行了吧?”董方突然一掌劈下。王成骤出不意,缩肩不及,给他一掌打晕,董方双指一伸,正要替成坤解开穴道,忽然咕咚一声,倒在地上。侧门里窜出一名卫士,冷笑说道:“魏宗主真有先见之明!”

  原来董方虽一向与成坤不和,心地却比王成稍好,他一见王成非把成坤置于死地不可,忽然起了不忍之心,亦怕自己将来也会和他一样,因此陡然转念,想把成坤放走,双双逃出宫外。那知魏忠贤伏有高手在旁,董方刚刚动手,就给他用暗器打了穴道。

  岳鸣珂在屋檐上看得骇然。埋伏的卫士走了出来,先把王成救醒,笑道:“到底是你忠心。”仍把成坤塞入布袋,道:“董方虽然可杀,但他的计策倒真不错。我们就让成坤‘自缢’了吧。”提起布袋,和王成一同走出。

  两人在御花园里走了一大段路,夜已三更,风寒露重,御花园里已是一片寂静,两人走到假山转角,陡然一阵冷风吹来,王成打了一个冷颤,道:“咦,大哥,我有点害怕。”那名卫士道:“怕什么?人还未害死呢,就是有冤鬼也不会现在来找你。”话刚说完,突然一阵冷风从背后吹来,耳边听得有人说道:“找你!”那名卫士未待回头,手腕已给人抓着,胁下的将台穴也给来人用手肘一撞,痛入心脾,却叫不出声,王成也同样给来人依法炮制,那人笑道:“你们要害人,阎罗王却要你们先去报到。”手腕用力,把两人摔入假山洞内。

  再说成坤在布袋中忽然被人提了出来,睁眼一看,原来就是前日的“刺客”,那人笑道:“你的穴道已经解了,出宫去吧,不要再当这捞什子的御前侍卫了!”成坤道:“你怎么这样大胆!”远处忽现灯光。成坤道:“岳大哥,你把那王成的衣裳换了,我带你混出宫去。”与岳鸣珂跃入洞内,过了片刻,岳鸣珂换了衣裳,前面的灯笼也不见了。

  成坤道:“我们从西华门出去,那边是锦衣卫把守。我有熟人。”岳鸣珂道:“我不出去。”成坤奇道:“你一再进宫来做什么?”岳鸣珂心头一动,道:“我正有事请教。”将前事再说一遍,问道:“成兄可知道那美妇究竟是什么人么?”成坤叹了口气值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想不到这婆娘居然如此无法无天。”岳鸣珂听他口气十分不敬,道:“这人不是公主或妃子吗?”成坤道:“她现在比皇太后还有势力!她是当今圣上的乳娘客氏夫人!”

  岳鸣珂奇道:“乳娘,怎么乳娘有这样大的权势?”成坤道:“当今圣上是她抚养大的,说也奇怪,圣上自小就离不开她,她又生得年轻美貌,现在已是四十多岁的妇人,看起来还像不到三十岁似的,所以先帝也很宠爱她。”岳鸣珂细味口气,似乎宫闱中还有更不堪闻问的事情,叹了口气,道:“怪不得她如此猖獗。”成坤道:“魏忠贤也是靠了巴结她,才渐渐在宫中得势的。魏忠贤自前年掌管了东厂之后,拨了几名亲信卫士到乳娘府听她调遣,渐渐她也有起私人的卫士来了。”岳鸣珂恍然大悟:那两名用迷烟迷翻自己的黄衣汉子,一定是她的卫士,替她偷掳男子进宫的了。又问道:“你们也知道她偷掳男子的事吗?”成坤道:“我们还料不到她敢如此,乳娘府的侍卫自成一系,我们也不便去探问。”岳鸣珂问清楚了去乳娘府的路,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过了一会,岳鸣珂循着成坤指点的路线,摸到了乳娘府外,见外面有几条黑影穿梭巡逻,便悄悄的在地上拾起两枚小石,向空一弹,趁着那些卫士分心之际,突然从暗角飞掠入府。岳鸣珂前日曾从这里逃出,门户依稀记得,一路借物障形,轻登巧纵,摸索到中间那座房子,刚从暗黝处长出身来,蓦然听得有人低声喝道:“是小三吗?圣上在里面,你到外面值班去。”岳鸣珂已换了东厂卫士服饰,情知误会,却不说话,待那人走过来时,蓦然伸指一点,点了他的死穴,压在宫前的石鼓底下,飞身攀上屋檐。

  屋子里炉香袅袅,红烛高烧,岳鸣珂心想:这倒像个新房。细看时房中已换了布置,靠窗处有一张大理石的长形书桌,桌上堆满奏章,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那里披阅奏章,东翻一本,西翻一本,样子显得十分淘气。岳鸣珂暗道:“真是荒唐,这皇帝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怎么还离不开乳妈,这样胡闹,把奏章都搬到乳妈房中来了!”

  小皇帝翻了几本奏章,伸了个懒腰道:“真麻烦!”他的乳妈客氏坐在一旁,斟了一盏参汤,递给他道:“做皇帝嘛,怎能不看奏章!”小皇帝道:“有好些字我都认不得,明天问太傅去。”客氏道:“哎哟,由哥儿,这会给人笑话的,你拿给我看吧,也许我会认得。”小皇帝随手递过一本奏章,那是陕西巡抚报告“匪乱”,请求增兵的奏折,客氏看了道:“王巡抚说,陕西连年大饥,现在已有三十六股盗匪,要你派兵去。”由校慌道:“陕西离这里多远?”客氏道:“远着呢,哥儿,你不用担心。”由校道:“那些官儿的名字好多,我都记不得,明天问杨兵部去,叫他保一个人去吧。”客氏又笑道:“不行哟哥儿,调兵遣将之事,应该皇帝做主,你要外面的大臣出主意,将来太阿倒持,那就不好啦!”

  正是:狐媚欺幼主,植党乱朝纲。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