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回 剑术通玄天山传侠客 京华说怪内苑出淫邪(4)


  岳鸣珂翻身一看,原来却是铁珊瑚。岳鸣珂笑道:“不要顽皮。”铁珊瑚道:“习武的人喝得如此大醉,熟睡如泥,给人行到身边也不知道,你羞也不羞?好在是我,若然是给什么女采花贼把你绑去,那才糟呢!”岳鸣珂道:“胡说!”铁珊瑚道:“什么胡说?你不听杨大人说京城近日常有少年失踪吗?”岳鸣珂道:“女孩儿家口没遮拦,你再乱说,我可要打你了。”铁珊瑚伸伸舌头道:“好啦,就是没有女采花贼你也该起来啦。”岳鸣珂一笑起床,道:“我今日去访卓兄,我看他也应该到京了,你留在屋里吧。白石道人对你们父女可能怀有成见。”铁珊瑚道:“你叫我去我也不去,我看呀,那卓一航也不够朋友。”岳鸣珂拉长了面,道:“怎么?”铁珊瑚笑道:“我说了你的好朋友你生气了?我问你,他若够朋友的话,那晚在少林寺为什么不来帮手。”岳鸣珂道:“他追下来啦,没有追着。”铁珊瑚道:“就算没有追着,也该继续追下来啊。我看他对你并不关心。”岳鸣珂恼道:“我不准你这样乱说闲话。”铁珊瑚见他真个恼了,扁着嘴道:“好,我不说便是。”

  岳鸣珂吃了早点,独自到大方家胡同陕西会馆去探望卓一航的消息。走到东长安街时,忽有一辆马车迎面驰来,马车周围饰有锦绣,十分华丽,车上坐有两个穿黄衣服的人,马车挨身而过,岳鸣珂依稀似听得车上的人说道:“好个俊美少年。”岳鸣珂也不在意,走到陕西会馆一问,卓一航果然前两天就到了京城,住在他父执吏部尚书杨焜家里。岳鸣珂问了杨焜的地址,再跑去问,杨焜的管家回道:“卓少爷这两天很忙,昨天进宫朝见,没有见着皇上。今天又出去啦。”岳鸣珂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管家道:“那可不知道啦!你晚上再来看看吧。”

  岳鸣珂心头烦闷,辞了出来。杨焜府第就在琉璃厂侧,这琉璃厂(地名)乃北京著名的字画市场,雅士文人以及那各方赶考的士子和京中官家子弟都喜到那里溜跶。岳鸣珂信步走去,忽见刚才所碰到的那辆华丽马车也停在市场之外。这日天色甚好,但来逛的人却并不多。岳鸣珂走进漱石斋浏览书画,巡视一遍,见珍品也并不多,随手拿起一幅文征明的花鸟来看,旁边忽有人说道:“这幅画有什么看头?”岳鸣珂一看,原来就是马车上那两个黄衣汉子,因道:“文征明的画也不错了。”一个黄衣汉子道:“文征明是国初四才子之一,他的画当然不能算坏。不过这一幅画却绝不是他的精品。兄台若喜好他的画,小弟藏有他和谢时臣合作的‘赤壁胜游卷’,愿给兄台鉴赏。”这幅画乃文征明晚年得意之作,乃是画中瑰宝。岳鸣珂听了一怔,心想怎么他肯邀一个陌生人到家中鉴赏名画。

  那个黄衣汉子又道:“有些人家中藏有名贵字画,便视同拱壁,不肯示人。小弟却不是这样。古董名画若无同好共赏,那又有什么意思?”岳鸣珂心想这人倒雅得可爱,又想:自己一身武功,就算有什么意外,也不惧怕。不妨偷半日闲到他家里看看。因道:“承兄台宠招,小弟也就不客气了。”互相通名,那两个汉子一个姓王一个姓林,上了马车,姓林的取出一个翡翠鼻烟壶,递给岳鸣珂道:“这鼻烟壶来自西洋,味道不错。”岳鸣珂谢道:“小弟俗人无此嗜好。”那姓王的却取出一杆旱烟袋来,岳鸣珂道:“小弟与烟酒无缘。”其实酒他是喝的,不过他在陌生人前,小心谨慎,所以如此说法。姓王的汉子大口大口的吸起烟来。岳鸣珂觉烟味难闻,甚是讨厌。那姓王的忽然迎面一口烟喷来,岳鸣珂顿觉脑涨头昏,喝道:“干么?”姓王的又是一口浓烟劈面喷来,岳鸣珂顿觉天旋地转,一掌劈出,怒道:“鼠辈敢施暗算。”那两个汉子早已跳下马车,岳鸣珂一掌打出,人也晕倒车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岳鸣珂悠悠醒转,只觉暗香缕缕,醉魂酥骨,张眼一看,自己竟然是躺在锦褥之上,茶几上炉香袅袅,这房间布置得华丽无伦,挂的猩猩毡帘,悬的是建昌宝镜。壁上钉有一幅画卷,山水人物,跃然浮动,岳鸣珂眼利,细看题签,竟然真的是文征明和谢时臣合作的“赤壁胜游”。岳鸣珂疑幻疑梦,心念一动,忽然想起铁珊瑚所说的“女采花贼”。心想:难道真的应了她的话了?一想之后,又暗笑自己荒唐:“采花女贼”那会有这样华丽无伦的房间。岳鸣珂试一转身,但觉四肢酸软无力,心想:怎么那几口烟这样厉害,以自己的功夫,居然禁受不住?挣扎坐起,盘膝用功,过了一阵,渐渐血脉流通,百骸舒畅。

  再说卓一航和白石道人父女到了京师之后,卓一航为了朝见方便,住在兵部尚书杨焜家里。白石道人父女则住在武师柳西铭家中。白石道人殷殷嘱咐道:“你大事办了,就赶快回山,可不要做什么捞什子官。”卓一航道:“这个自然。”

  不料光宗病在深宫,卓一航第二日一早和杨焜到太和门外,恭问圣安,投名听召,等了半天,只见来问候的百官,排满太和殿外,皇帝只召见了一个鸿胪寺丞李可灼。百官无不骇异。鸿胪寺丞不过二品,不知何故“圣眷”如此之隆。卓一航回到杨家闷闷不乐。心想:皇帝这样难见,看来会虚此一行。不料到了傍晚时分,宫中忽然派来一名内监,到杨焜家中说道:“圣上龙体今日大有起色。闻说卓总督的孙儿进京,吩咐他明日到养心殿朝见。”卓一航大喜。杨焜问道:“是那位太医的灵药?”内监道:“你再也猜想不到,这病不是医生医的。”杨焜大为奇怪。

  皇帝有病,惯例必是太医会诊,医不好时再宣召各地名医。光宗病了月余,太医束手无策,各地名医陆续到来,药石纷投,亦无起色。如今内监说不是医生下药,杨焜自然奇怪,内监续道:“李可灼不知交了什么好运,居然立了大功。”杨焜道:“怎么?他立了什么功了?”内监道:“圣上的病就是他医的。”杨焜奇道:“李可灼懂得医道?皇帝敢吃他的药?”内监道:“那李可灼是宰相方从哲所竭力保荐的,说他有能治百病的红丸,李选侍也劝圣上试服。”李选侍乃是皇帝的宠妃。杨焜眉头一皱,道:“皇帝怎么听这妇人之言,以万金之体去试什么红丸。”内监笑道:“倒真亏李可灼那粒红丸呢,万岁爷服后,过了一个时辰,居然舒服许多,胃口也开了。万岁爷连连称赞,叫他做忠臣。”杨焜见内监如此说法,也便不再言语。

  第二日一早,卓一航和杨焜又到太和殿外听宣,在午门外碰见李可灼洋洋得意而来,两个侍从便在午门等候。卓一航一见,不觉愕然。你道这两个侍从是谁?原来正是在少林寺山门骂战的那两个老家伙——胡迈和孟飞。胡迈垂手说道:“大人这次医好圣上,升官那是指日可待。”李可灼道:“我有好处,也就有你两人的份。”孟飞道:“谢大人栽培。”李可灼低声说道:“你们可不要走开。圣上服药之后,若有什么变化,我会叫内监出来请问你们。”孟飞道:“小还丹药到病除,大人不必担心。”李可灼直进午门,卓一航跟着进去,胡迈、孟飞一见,面红过耳,急急把头扭过一边,佯作看不见他。

  这次在太和门外问圣安的官儿更多,过了一阵,内廷传令出来,叫鸿胪寺丞李可灼,兵部尚书杨焜,礼部尚书孙慎行,御史王安舜等十多个官儿到体仁阁候宣,最后叫到卓一航,百官见卓一航并无功名竟得宣召,十分羡慕。有人知道他是前云贵总督卓仲廉的孙儿,纷纷议论,说这真是难得的殊恩。光宗皇帝在养心殿养病,体仁阁就在侧边。卓一航随众官之后,在末座坐下。候宣众官纷纷向李可灼道贺。李可灼喜洋洋的道:“这可真是圣上的鸿福齐天。我的红丸恰恰在上月配成。”礼部尚书孙慎行道:“你的红丸真是仙丹妙药,不知如何配法,若肯公诸天下,那真是造福无量。”李可灼冷笑道:“你当是容易配的吗?那要千年的何首乌,天山的雪莲,长白山上好的人参,还要端午午时正在交配的一对蟋蟀作药引,我花了几十年功夫才侥幸把各物配齐。”众官听了,个个咋舌。卓一航听他胡吹,暗暗好笑。心知这红丸一定是少林寺的小还丹。过了一会,内监出来宣召李可灼进去。卓一航忽然想起,胡迈和孟飞骗到的小还丹虽有两粒,但一粒已当场咽下,只剩下一粒。就算皇帝昨日所服那粒是真,今日所进的红丸定是假了,拿皇帝性命当作儿戏,真真岂有此理。

  杨焜见卓一航焦急之情现于颜色,问道:“怎么?”卓一航道:“我怕这李可灼乱进假药。”旁边的官儿横了卓一航一眼,杨焜认得这是宰相方从哲的亲信,急道:“方大人保荐的定不会错。”

  过了一阵,李可灼春风满面回来。众官纷纷问讯,李可灼道:“我这红丸非同小可,本来一粒便够,何况连服两粒。圣上服下之后,精神大佳,明天便可上朝与诸君相见了。”众官又是纷纷道贺。

  卓一航将信将疑,心想就是真的小还丹也不会好得这么快。内监又出来叫道:“圣上叫卓一航进谒。”

  正是:江湖术士,故弄玄虚,万乘之尊,性命儿戏。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