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江湖术士施诈骗红丸 颖异少年有心求剑诀(3)


  再说岳鸣珂得了镜明禅师暗示,十分欢喜。这晚换了青色的夜行衣服,到少林寺来,在寺门外恭恭敬敬拜了三拜,飞身入内。正在此时,忽然一股微风掠过身旁,似有一条黑影,疾若流星,向东北角飞去。这人的轻功造诣已是上上功夫,等闲的人,根本不能发现。岳鸣珂微吃一惊。心想难道镜明长老改了主意。派高手暗中盯着我了?

  正在思量,罗汉堂内倏的跳出一个沙弥,只有十五六岁光景,身法却极为敏捷,一照面就是一招“阴阳双撞掌”迎面扫来,喝道:“大胆狂徒,敢来闯寺!”岳鸣珂已得镜明指示,知他故意装模作样,假戏真做,暗暗好笑。闪得几闪,正自打不定主意如何闯关,令他好好下台。不料这小沙弥却似十分好胜,竟然施展出少林“绵掌”的功夫,忽掌忽指,似点似戳。卓一航和师叔由达摩院的一个高僧陪着,在石塔上观看,见这小沙弥正是日间向胡迈叫阵的那一个,不觉好笑。卓一航道:“这位小禅师身法好灵,要是日间由他出手,只怕那老无赖伤得更重。”

  岳鸣珂随着那小沙弥转了几转,忽然卖个破绽,小沙弥收掌不及,啪的一掌按到他左乳下的期门穴上,岳鸣珂身子倏的飘起,飞上墙头,说道:“小师父掌风厉害,我甘拜下风!”那小沙弥掌方沾衣,陡觉敌人肌肉内陷,根本没有按实,想不到他已给“按”得连身飞起,不觉愣在当场。

  小沙弥还道是自己的绵掌功力厉害,手掌还没有按实,敌人就已站立不住,要飘身躲闪了。正想说道:“你既然甘拜下风,为何还向内闯?再下来斗几个回合吧!”正在他发愣的当儿,忽闻得半空中有声飘下,原来是尊胜禅师在“初祖庵”的高处喝道:“蠢才,别人让了你还不多谢?你的绵掌功夫还差得远呢!”

  小沙弥面红耳热,抱拳说道:“谢贵客手下留情。”岳鸣珂也觉骇然,心想这尊胜禅师人在远处,却看得如此清楚,少林寺果然名不虚传。

  岳鸣珂跳过了罗汉堂,进入“解行精舍”,就是适才长老款待白石道人的地方。岳鸣珂刚刚跃入,忽听得呼呼声响,迎面飞来,岳鸣珂施展绝顶轻功,一飘身攀上大梁,只听得一个和尚笑道:“客人勿惊,请下来比试暗器。”岳鸣珂眼见那长方形的东西,又回到和尚手中,也颇为惊异。

  这和尚乃监寺尊胜禅师的弟子,名叫玄通,刚才使这独门暗器,本是想吓吓来人,那料岳鸣珂轻功之高,出乎他意想之外,他本想用“鸳鸯枕”夹着敌人双耳飞过,那知刚到敌人身前,他的身影就不见了。收回暗器,才看出他已躲到梁上。这一来却激起玄通好胜之念,真的要和他较量暗器了!

  岳鸣珂一笑飘身,跃了下来,抱拳说道:“请大师手下留情!”玄通道:“好说,好说,你用什么暗器?”岳鸣珂从来不用暗器,想了一想,举头外望,忽见精舍外一棵龙眼树结实累累,笑道:“我口渴得紧,让我先摘几颗龙眼解渴如何?”玄通一愣,道:“请便。”岳鸣珂一口气吃了二三十粒,将龙眼核集在手中,笑道:“好了,我暗器已经有了,请大师指教!”

  玄通见他竟以龙眼核作为暗器,不觉愠怒,手腕一翻,先打出五粒铁菩提,但听得铮铮乱响,岳鸣珂手指连弹,一粒粒的龙眼核连珠飞去,把玄通的铁菩提全部打落。

  玄通大吃一惊,双手一扬,独门暗器“鸳鸯枕”两路打出,这暗器状似枕头,中藏利刀,能放能收,端的厉害。岳鸣珂双指连弹,接连打出四枚龙眼核,那两个铁鸳鸯枕给小小的龙眼核一撞,竟然歪歪斜斜失了准头,玄通把手一招,收了回来。岳鸣珂眼利,看出“鸳鸯枕”上系有一条极细的铁丝,另一端缠在玄通指上,待他再发出时,突然飘身而起,双指在铁在线一剪,把铁线剪断,鸳鸯枕骤然斜飞出去,内中的飞刀激射出来,竟然射出“解行精舍”,钉在龙眼树上。岳鸣珂说声:“承让!”闯过了第二关,直向藏经阁行去。

  行得几步,达摩院中又跳出一名和尚,手提一柄方便铲,寒光闪闪,拦在面前,说道:“施主留步!”

  岳鸣珂知道少林寺对武功的考核最严,寺中僧众或以拳技见长,或以暗器见胜,或以兵刃称雄;而对拳技、暗器、兵刃全都有了造诣之后,再精研内功,到内功也有了深湛的造诣之后,方才送入达摩院。所以少林寺达摩院中的高僧,无一不是内外兼修,身怀绝技的好手。这个和尚从达摩院中跳出,必然是少林寺中有数的人物了,当下抱拳请问,这和尚名叫天元,乃是镜明禅师的头徒,横铲把关,稽首笑道:“岳施主请亮兵刃。”

  岳鸣珂道声“得罪”,拔剑在手,只见一泓秋水,满室生辉,原来岳鸣珂的师父天都居士在天山上采取五金之精,托前辈剑师欧阳治子炼了两把宝剑,一长一短,长的名为“游龙”,短的名力“断玉”,岳鸣珂这把,正是天山派镇山之宝剑游龙剑。

  天元和尚见他亮出宝剑,微微一凛,但想起方便铲乃是重兵器,宝剑难削,亦自不惧。岳鸣珂施礼之后,平剑当胸,天元和尚一铲啪下,岳鸣珂两肩一摆,身躯半转,反手一剑,急如电光石火,直刺天元手腕,天元和尚喝声“好快!”手腕一翻,方便铲反铲上来,岳鸣珂把剑一收,转锋刺出,天元和尚的铲向前一送,只听得“叮当”一声,火花四溅,方便铲缺了一口,岳鸣珂也觉臂膊酸麻,不敢怠慢,就在腾挪闪展之时,手中剑已刷、刷、刷的连进三招!

  天元和尚胜在臂力沉雄,见岳鸣珂剑招来得厉害,把一柄铲盘旋急舞,离身两丈以内,风雨不透,全身上下,俨如笼罩在一片青色的光幢之中。岳鸣珂赞道:“好!”凭着一身所学,游龙剑疾若惊飙,吞吐撒放,在青色的光幢中挥霍自如!

  天元和尚大吃一惊,他是达摩院中的高僧,论本领在少林寺可坐第三把交椅;论阅历南北各派的武功无不见过。但岳鸣珂的剑术乃是采纳各家剑术而成,沉稳雄健兼而有之,天元和尚打了五十余回合,竟然摸不透他的家数。

  两人辗转攻拒,又斗了三五十招,岳鸣珂剑招摧紧,直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下,在青色光幢中盘旋进退,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连绵不断,激斗正酣,忽听得又有声音,空中飘下,原来是镜明老禅师在塔顶传声。微哂说道:“天元你已经输了,还不退下!”声音并不很大,但却入耳惊心,天元一愣收招。只见方便铲的两边锋刃,已全给削平,虽是惊心,但心想:这乃是对手宝剑之力,论本领自己并未输招,所以虽然被师父喝退,心中却并不很服。

  岳鸣珂望空遥拜,绕过达摩院,再向藏经阁行去,这时天元和尚已上了石塔,问师父道:“弟子并未输招,师尊何以喝退?就是有意放他,也该让他知道。这样让他,岂不叫他小觑了少林寺的铲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