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回 谦谢掌门情缘难斩断 难收覆水恨意未全消(4)


  那个“李大人”看得连连摇头,叫道:“老石,你去把老胡拉下来,不要伤那女子。”石浩一个箭步冲上,插在两人中间,右掌一推,左掌一带,这一招就称为“带马归槽”,胡国柱给他左掌带到旁边,那少女也给他推开几步。本来论掌法石浩未必胜得过那位姑娘,可是他内力甚强,掌含阴劲,当年他缉捕王照希之时,就曾显过“脚碎阶石”的武功,王照希也要避他。这少女武功在王照希之下,当然接不住他的掌力。

  可是这少女似乎也颇好胜,身形一退复上,叫道:“好哇,你们都上来吧!”那个“李大人”叫道:“小姑娘,不必打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师父是不是姓何的?”少女愕然注视,久久都不说话。

  “李大人”又微笑道:“现在你可以带我去见你的姑姑了吧?”

  话声一停,忽然从上面山坳处奔下一人,冷冷说道:“你还要来见我做什么?”这人是个中年尼姑,约莫四十岁光景。“李大人”一见,跑上前去,叫道:“嗯,你怎么削发做了尼姑了?”

  那中年尼姑不理不睬,左手携那少女,右手携那女孩,道:“这世界坏人太多,咱们回去。”“李大人”又奔前几步,嚷道:“你听我一句话成不成?”

  那尼姑欲行又止,回过头道:“好,你说。”“李大人”笑嘻嘻的道:“说多两句成不成?”那尼姑面色一沉,“李大人”道:“霞妹,当年是我错了,现在我特来接你回去!”那尼姑“哼”了一声,道:“我与你有什么相干?你做你的官,我做我的尼姑,你别来这里胡缠。”“李大人”道:“太子就要登基了。”尼姑道:“这更与我无关!”“李大人”道:“你知道我是太子的亲信,太子登基,我求他外放。起码就是一个总兵,也许是将军也说不定,那时你就是诰命夫人。”那尼姑气得面色红里泛青,斥道:“你自有你的诰命夫人,你再胡缠,休怪我不客气!”那“李大人”笑了一笑,又道:“难怪你发脾气,你还不知道哩!胡氏已经死了,她又没留下儿女,我这个家还是你的!”那尼姑冷笑一声,板起脸孔斥道:“滚开,十四年前你贪图富贵把我休掉……”那“李大人”急插口说道:“那是我母亲的主意,与我无关!”那尼姑续道:“我可没那么下贱,休了的妻已泼出去的水,你把泼出去的水收回给我看看!”那“李大人”又道:“你纵不念夫妻之情,也当看在申儿面上。”

  那尼姑身躯颤抖,本已转身,又回过来问道:“申儿怎样?”“李大人”道:“他等着妈妈回家哩!”那尼姑突发冷笑,斥道:“你当我什么也不知道么?申儿不堪后母虐待,早就跑啦!你要不要我告诉你他在那里?”那“李大人”面色灰败,忽然跃起来道,“好呀,果然是你把他收起来!”那尼姑冷笑道:“你看,我一试便试出来了,你是来要你儿子,什么诰命夫人,呸!快滚!”那“李大人”飞步冲前,大声叫道:“我要你们母子两人都回来!”那尼姑冷冰冰的宛如石人,待得那“李大人”冲到,这才说道:“申儿不在这儿!”“李大人”道:“那么他在那里?”那尼姑板脸不理。“李大人”嚷道:“那你随我回去!”那尼姑仍是板脸不理。“李大人”忽道:“好,我知你是恋着那姓龙的小子,可是人家也不要你!”那尼姑怒道:“胡说八道!”疾的一掌打去,“啪”的一声,那“李大人”也像胡国柱一样,挨了一记耳光!

  “李大人”捧起面孔叫道:“好泼的婆娘!”一抓抓去,尼姑身形一转,一招“七星手”连环推出,那“李大人”吸胸凹腹,倏地揉身进掌,道:“我已让了你,你还不知进退!”呼呼两拳,左掌横劈,右掌直扫,端的是内家高手,那位尼姑也喝道:“你滚不滚!”在掌风中突然进招,一手刁着他的手腕,往外便甩,那“李大人”武功确高,手腕一沉,居然挣脱,叫道:“喂,夫妻打架,不叫旁人笑话!”那尼姑气极怒极,连环发掌,凌厉之极,“李大人”给迫得连连后退。石浩站在旁边,不敢帮手,那“李大人”直退到了老柏树前!

  那尼姑一掌击去,“李大人”退到树后,白石道人忽然一跃而起,左手朝他肩头一按,将他推开,那尼姑一见,又惊又喜,大声叫道:“哥哥,你几时来的?”

  原来这尼姑乃是白石道人的妹妹,名叫何绮霞,二十余年前,有两家向她求婚。这两家在武林中都颇有名望,一个是峨嵋派的龙啸云,一个便是现在这个“李大人”,名叫李天扬的。龙啸云、李天扬和何家都是世交,何绮霞父兄决断不下,就由她自选。那时何绮霞还只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见李天扬生得较为英俊,便选上了他了。

  那知李天扬名利之心甚重,结婚之后,游学京师,他武功既高,又通文墨,给一个世袭的“车骑将军”看上,要把女儿配他。李天扬还算稍微有点良心,不敢立即在京别娶,推说要回家禀告父母,回家之后,就暗中叫母亲出头,把妻子休了。他们已有了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白石道人那时还未出家,也曾去李家劝解,说是:夫妻已做了几年,又有了孩子,何必离异?可是李家执意不理,白石甚为气愤,从此和李家断了这门亲戚。

  如是者过了十四年,李天扬在锦衣卫中做到了指挥之职,龙啸云不知下落,何绮霞则在被休之后,就到太室山跟她的师父,师父七年前死了,她这时已惯山居生活,也便做了尼姑。

  且说李天扬骤见白石道人,吓了一跳,定了定神,讷讷说道:“大舅,你来得正好,给我劝劝绮霞。”白石道人含嗔说道:“那是你两人之事,我劝有何用处。十四年前我已经劝过你了!”李天扬甚是尴尬,一时说不出话。

  再说卓一航也跟着跃了出来,石浩一见,拱手叫道:“卓公子!”他不好意思听李天扬的家事纠纷,就拉卓一航过一边说话。卓一航道:“石指挥,我现在仍是钦犯,你可要缉我回京?”石浩大笑道:“太子正思念你呢,你早已不是钦犯了!皇上现在重病,两个月前朝政已由太子摄理。李钦差和周钦差那日在你家逃出来后,奔到河南,在河南的河防督办家中住下,遣人密报太子,这时太子已掌朝政,下令彻查,那冒充钦使的御史已被革职查办,大内的卫士云燕平也被通缉,线索一直查到魏忠贤身上,但魏忠贤掌管东厂,羽翼已成,太子不愿在登基之前,和他硬拚。现在正招贤纳士,对你尤其思念。他差遣我和李指挥出京,保护钦差回来,顺便也叫我探问你的消息。”卓一航道:“我正有事到京师见太子,可是你们保护钦差,我可不能和你同行。”石浩道:“在京相见也是一样。”

  两人说了一会,忽听得那尼姑厉声斥道:“滚下去!”想是和解不成,李天扬又惹得她生气了!

  卓一航举头一望,只见那李天扬哭丧着脸,说道:“好吧,那么咱们再见!”尼姑道:“我与你恩断义绝,永不再见!”李天扬叹了口气,招手叫石浩下山。

  李天扬等三人下了山后,卓一航过来与那尼姑相见。这时那个少女已在尼姑身边,小的那个则坐在白石道人膝上,白石道人笑道:“叫卓哥哥!”向卓一航道:“你未见过我的女儿吧?”指着大的那一个道:“她叫何萼华。”又抱起那小的一个道:“她叫何绿华。”何绿华高高兴兴叫了一声:“卓哥哥。”何萼华却微现羞态,只是低低叫了一声。白石道人哈哈大笑。

  正是:最怜小儿女,被卷入情潮。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