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回 剑谱惹奇灾风波迭起 掌门承重托误会横生(6)


  黄叶、红云甚觉奇异,听铁飞龙的话,又绝不似是父女关系。铁飞龙顿了一顿,又道:“可是我做父亲的也得主持公道,是你一个人向她讨债呢,还是你们今日来的武当派两代高人都要向她讨债呢?”红云怒道:“只要你不出手,我们武当派人绝不以多为胜。”铁飞龙笑道:“是么?其实你们多上几个也不要紧,只望黄叶道兄沉得下气,我老头儿倒不嫌烦,愿陪他静坐看剑。”这话即是说:只要黄叶道人不动手,你们全部上来,都不是玉罗剎对手。红云越发大怒。

  铁飞龙和黄叶道人打了一个招呼,各自退下。红云道人道:“玉罗剎,你还不亮剑,更待何时?”玉罗剎微微一笑道:“长者有命,小辈不敢不尊!我不敢僭上,请你先进招呀!”

  红云咄咄逼人,玉罗剎竟是若无其事,口说遵命,却并不拔剑。红云道人气极,把剑在鞘中一插,左掌突发,袍袖带风,骈伸二指,一个“画龙点睛”,径向玉罗剎面门点去,那知玉罗剎身形微晃,红云道人扑了个空,忽觉背后金刃挟风之声,一团冷气倏忽迫来,红云道人大吃一惊,幸他武功极高,脚尖点地,一个“弯腰插柳”,运用旋身之力,飞窜出去,在旋身之际,还卖弄了一手武当派“鸳鸯连环腿”的绝顶功夫,听风辨器,左脚向后一蹬,向玉罗剎持剑的手腕疾踢,玉罗剎一个滑步移身,红云已纵出丈许之地又转过身来。玉罗剎长剑在手,盈盈笑道:“道长怎么不拔剑呀?”

  红云道人暗暗吸了一口凉气,这玉罗剎身手之快,真是生平仅见!她竟能在避招之际,一个晃身,就立刻拔剑进招,自己一念轻敌,鲁莽疾进,就几乎吃了大亏。

  黄叶道人在旁观战,也是大为惊奇,这玉罗剎功力如何还未知道,但这份轻身功夫,却确已在铁飞龙之上,看来她的武功绝非铁飞龙所传了。

  红云道人这时那里还敢怠慢,急忙把剑拔出,道:“好,这次要请姑娘先赐招。”连话声也已谦和许多。玉罗剎又是微微一笑,道声:“有僭!”左手捏着剑诀一指,右臂向前一递,剑尖青光闪动,竟然踏正中宫向红云道人胸膛刺来。武学有云:“剑走一偏,枪扎一线。”又道:“刀走白,剑走黑。”意思是说,剑术应以轻灵翔动为主,凡使剑的多由左右偏锋走进,很少踏正中宫。而今玉罗剎起手第一招就奔正面中锋刺来,这简直是一种藐视。红云道人虽然对玉罗剎已转了观感,把她当成了平等的对手,但见她如此藐视,也不禁动了真气,宝剑一圈,迎着玉罗剎剑锋,一招“山舞银蛇”疾圈出去,这招是武当派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中的一着绝招,专破敌人从正面刺来的招数。黄叶道人在旁看得暗暗叫好,心想:师弟的剑术确是大有进境,这招拿捏时候,恰到好处,这一圈一带,纵敌人多强,兵刃也要被夺出手!

  红云道人也是如此心想,满以为十拿九稳,那料玉罗剎的剑术完全不依常轨,看她中锋进剑,明是“毒蛇吐信”的招数,不知怎的剑锋一颤,却忽然滑过一边,左刺肩胛,兼挂臂胁,红云道人大吃一惊,连人带剑转了半圈,才避开这招,玉罗剎跟踪急进,躬腰递臂,长剑突如风发。

  红云道人明明看出她这一招是“龙门鼓浪”的招数,急举剑上撩,那知玉罗剎剑到中途,忽然变了方向,似上反下,似左反右,红云道人手忙脚乱,给迫得连连后退,但武当剑法,到底不是徒有虚名可比,他挡了几招之后,虽然深觉玉罗剎的剑法奇诡无比,但也渐渐看出一些道理,不似初时忙乱。他抱定主意,把七十二手连环剑法逐一展开,使得个风雨不透,只守不攻。要知武当派乃内家正宗;剑术经过历代高手增益,确是严密精深,要不然怎能有“天下第一”的声誉?玉罗剎在他严防谨守之下,一时间倒攻不进去。

  黄叶道人手心淌汗,这时才暗暗松了口气,但红云道人还是摸不透玉罗剎的新奇剑法,辗转攻拒,又斗了五七十招,玉罗剎总是稳占上风,处处主动。黄叶道人心情又复紧张,心知高手比剑,若然只有招架之功,则必处处受敌所制,时间一久,必有破绽为敌所乘。他自己辈分极尊,又与铁飞龙有约,当然不能出手相救。这时卓一航正巧在他身边,他轻轻的将他的手拉了一下,小声说道:“再等一会,你去把师叔替下来吧。”卓一航武功在第二代弟子之中首屈一指,虽然比起红云还要稍差一筹,但年轻力壮,却要胜过师叔。所以黄叶道人心想:叫他出动最少可以抵挡三五十招,而且卓一航是小辈,虽败不辱,挡得一阵,再作打算。

  卓一航这时如痴如呆,目注斗场,手足冰冷。黄叶道人拉他的手,不觉吃了一惊,看他一眼,问道:“你有病么?”卓一航摇了摇头,黄叶道人沉声说道:“你听清楚了我的话么?”卓一航茫然的点了点头,也不知他是真是假,黄叶道人见他魂不守舍的模样,十分忧虑。

  这时场中斗得越发激烈,红云道人已是额头见汗。玉罗剎忽然一声长笑,挽了一个剑花,直刺红云左手手腕,红云举剑一挡,她手腕一缩,剑锋倏的自上而下,来势分明是刺向膝盖的关节,这一招竟是武当派的剑法,名为“金针度线”,红云大出意外!

  本来红云和她斗了一百多招,已渐渐看出她的剑式与普通剑法相反,摸不着破法,只好坚忍自持,不为敌诱,严密防守,先求无过。但骤然之间,忽见敌人攻来的招数乃是本门剑法,一时忘了她的剑式总是相反之理,竟然抢到外门,剑把一旋,疾转两圈,这一招名为“三转法轮”,本来是挡“金针度线”的妙招,不料玉罗剎是下刺,忽然剑锋反弹,向上一绞,红云的剑跟她的剑旋了两旋,几乎脱手飞去。

  正是:眼花撩乱处,剑法见神奇。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