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回 剑谱惹奇灾风波迭起 掌门承重托误会横生(3)


  铁飞龙怆然伤怀,忽然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老了,他倚在假山石上,好像大病初愈一般,叹了口气道:“好,咱们也该走了。”

  第二日一早,卓一航先行告辞,玉罗剎道:“但愿平安到京。”卓一航也道:“但愿你能收回剑谱。”王照希和孟秋霞也一同过来向铁飞龙道别;铁飞龙道:“贤侄,你回去代我向令尊请罪,我以前做事太鲁莽了。”王照希道,“不敢。”铁飞龙顿了一顿,凄凉笑道:“这位孟小姐比珊瑚好得多,你们经过这场风波,定能白头偕老。”王照希心中一松,知道这老人以后再不会向自己纠缠了,这剎那间,他既有喜悦之情,又有怜悯之念,喜悦的是:孟秋霞果然是对自己真情。怜悯的是:这老人未免太孤独了。

  王照希道:“我顺便送卓兄一程。”铁飞龙道:“玉罗剎,你呢,你不走么?”玉罗剎笑道:“我总不能叫你一个人去替我取回剑谱呀!”铁飞龙怫然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这就是我的事情,你以为我一个人取不回来么?”玉罗剎暗笑这老人好胜得紧,说道:“铁老英雄出马,我是绝对放心。但你一个人出远门,总不免寂寞,我伴在你身边,替你解解闷不好么?”

  铁飞龙突然听到玉罗剎称赞自己,甚为高兴,听了后半段话,有如女儿对父亲说话一般,更觉受用。铁飞龙虽然好胜,但却喜欢真有本事、脾气直率的人,他和玉罗剎经过两场恶斗,反而化敌为友,彼此敬重,当下铁飞龙哈哈笑道:“可惜你不是我的女儿。”玉罗剎道:“我就做你的女儿好了。”盈盈下拜,叫声“义父”。铁飞龙连忙把她扶起,说道,“这怎么敢当!”玉罗剎道:“你不肯收我做义女,一定是怪我骂过你又打过你了。我说呀,你若想出气,还是做我的义父好,你做了我的义父,便只有你骂我没有我骂你的了,”铁飞龙被她引得大笑,说道:“既然这样,我不收你做义女反而显得我小气了。可惜我没有什么见面礼给你,你的武艺比我还高,我是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只是我在内功修练上还有一些心得,将来可以和你研讨。”玉罗剎之肯拜铁飞龙做义父,一半是由于喜欢他的性格,和自己一模一样;一半是可怜他的孤独,本不想学他的独门武功,不想他竟慨然以数十年修习的内功心得相传,却之不恭,也只好拜谢了。

  铁飞龙和玉罗剎送王、卓等人出庄,玉罗剎把山寨的事情托王照希料理,并特别恳请孟秋霞替她带领女兵,孟秋霞也答应了。玉罗剎又一次和卓一航道别,心中更觉不舍。

  送走众人之后,已将中午。铁飞龙和玉罗剎回家歇息,铁飞龙忽然皱眉说道:“那卓一航一副公子哥儿脾气,我真奇怪,你为什么和他那么相好?”玉罗剎一笑不答,外面庄丁忽然送进了一个黑色的拜匣来!

  铁飞龙见了黑色拜匣,眉头一皱,玉罗剎道:“这人怎的如此无礼。”一般盛拜帖的匣子,不是描金,便是红木,取其喜庆之意,绝少用黑漆的。铁飞龙道:“且看了再说。”将拜匣打开,把帖子拿出,只见上面写的乃是,武当山黄叶道人、红云道人率门徒拜谒。铁飞龙奇道:“武当五老,万里远来,找我作甚?他们自恃是武林正宗,一向把我当作邪魔外道,何以今日如此恭敬来了?”当下传话请进。

  黄叶道人在武当五老中排行第二,红云道人排行第三,辈分之尊,在武当派中仅次于紫阳道长,铁飞龙昔年曾与武当派中排行第四的白石道人比掌,胜了一招,他们二人都不心服。铁飞龙见了他们的拜帖,疑心大起,不知他们来意是好是坏,神情颇显紧张。玉罗剎站在一旁,微微发笑。

  过了片刻,大门开处,黄叶道人与红云道人并肩走上台阶,铁飞龙起立拱手道:“十年不见,两位道爷还是健铄如昔,紫阳道长可好么?”黄叶道人凄然说道:“敝师兄月前已羽化登仙去了!”

  铁飞龙大吃一惊,他与黄叶道人等四个师弟虽然颇有嫌隙,对紫阳道人却是心悦诚服。这时他才知道黄叶、红云二人送黑色拜匣的道理。不禁老泪潸然,叹口气道:“真是意想不到,从此武林中再也没有威德足以服人的长者了。”这话明赞紫阳道人,黄叶、红云听了,却有点不大舒服。

  铁飞龙朝南边拜了三拜,猛然想起:武当派乃是当今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掌门的长老死了,必须推定继承之人,而且也必定有许多后事须要料理,这黄叶、红云二人,如何能抽空到此。难道他们为了清理本门的恩怨纠纷,先找自己算账么?但细一想来,却又无此道理,不禁问道:“两位道长到此,有何见教?”黄叶道人游目四顾,冷冷说道:“正有两件事情请问,第一件是:敝派的弟子卓一航可在府上么?”玉罗剎插口问道:“你们找卓一航做什么?要等他奔丧吗?”

  黄叶道人横了玉罗剎一眼,他知道铁飞龙有一个女儿名叫铁珊瑚,甚为骄纵,只道玉罗剎便是她,暗笑她没有家教。当下说道:“敝派奉紫阳道长的遗命,立卓一航为掌门弟子,我们特地来接他回山。”

  玉罗剎听了又喜又惊,喜的是:卓一航年纪轻轻,居然会被立为掌门,一跃便成了武林中的领袖;惊的是:自己与武当派结有梁子,若他成了掌门,只恐以后更难接近。

  铁飞龙见黄叶道人神情倨傲,也冷冷说道:“你们来得真不凑巧,卓一航刚刚从这里出去。”他以为黄叶道人必定立即告辞,出门去追,不料黄叶、红云二人却甚为镇定,说道:“是么?那么我们在这里等他一会。”坐了下来,铁飞龙起初大惑不解,转念一想,忽然明白。

  那拜帖上写的是“黄叶道人红云道人率徒拜谒”。现在来的却仅是黄叶、红云二人,那么想必还有武当派的门人在后面。迎接一派掌门,乃是极为隆重之事,这两人是卓一航的师叔,将来是扶助他的,来此乃是传下遗命,不是同掌门参见;另外必定要有同辈的师兄弟前来恭迎。铁飞龙想起了武林规矩,不觉暗笑自己胡涂,后面既有武当门人,那么卓一航出去,必定会给他们截着,怪不得这两个老道要坐在这里等候了。

  但铁飞龙心中尚有疑团,当下又拱手说道:“请问两位道长,消息何以如此灵通,知道卓一航曾到寒舍?”黄叶道人扳脸不答,却忽然说道:“我还有第二件事请教。”

  铁飞龙甚为生气,大声道:“请说!”黄叶道人道:“贞乾道人是怎么死的?”铁飞龙跳了起来,嚷道:“哼,那日的匿名信是你写的了?”黄叶道人道:“正是!”铁飞龙冷笑道:“如此说来,你乃是失约了!”黄叶道人道:“现在来也还未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