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回 剑谱惹奇灾风波迭起 掌门承重托误会横生(1)


  铁飞龙更是起疑,跳上假石山上,大叫三声:“珊瑚,珊瑚,珊瑚!”不见回答,蓦然间,忽见两条人影,从后院墙头飞出,接着“蓬”的一声,一溜火光,冲天而起。铁飞龙指着穆九娘喝道:“贱人,不许乱动!”玉罗剎持剑冷笑,站在穆九娘身边,悄声说道:“你尽管去,有我在这儿呢!”

  铁飞龙短须如戟,怒极气极,几十年来,从未有人敢捋他的虎须,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到他家放火。看那两条人影,身法奇快,武功想必极高,只怕女儿遭了毒手,既急且惊,无暇追敌,先向火光处奔去。

  刚刚飞越了两座楼房,火光中突然窜出三人,两女一男,那男的正是王照希,两个女的,一个是孟秋霞,一个是铁珊瑚。铁珊瑚面色惨白,被孟秋霞扶着走出。

  铁飞龙“哼”了一声,一跃而前,大声喝道:“王照希你好大胆,你来救未婚妻子也还罢了,为何却在我家中放火,又打伤我的女儿?”伸手一抓,铁珊瑚忽然睁眼说道:“爸爸,不是他!”王照希旁窜三步,铁飞龙手掌撤回,沉声喝道:“是什么人?”铁珊瑚道:“是金千岩的叔叔!”铁飞龙面色大变,王照希道:“救火要紧,日后我们再找他算账。”

  铁飞龙想想也是道理。原来那金千岩的叔叔名叫金独异,远处西陲,三十年来,足迹不出天山南北,他所练的阴风毒砂掌,火候极纯,金千岩所得不过是他的六七成而已。铁飞龙三十多年之前曾见过他一面,那时他的阴风毒砂掌还未练成,两人论武较技,已是难分高下。后来闻得他练成毒砂掌后,在西域广收门徒,行为甚是乖谬,铁飞龙其时已在龙门隐居,不大理会闲事,两人各行其是,互不往来。直到三日之前,金千岩忽然偕同云燕平来访,铁飞龙因为讨厌他的叔叔,不予接纳,金千岩方踏进庄门,他就叫穆九娘将他们轰了出去。铁飞龙心想:难道这老怪物是因为我轰走了他的侄儿,所以特地前来报复,若然这样,心地也未免太狭窄了。只是他武功极高,要追谅也追之不及,只好依从王照希之言,先行救火。

  再说孟秋霞万里寻夫,而今始见。在火光中看看王照希又看看铁珊瑚,不觉百感交集。原来孟秋霞离开京师,远走西北,人既精灵,又仗着一身武艺,万里独行,居然没出岔子。一日来到陕西,途中突然碰到铁珊瑚和穆九娘,彼此都是江湖女子,交谈甚欢。在言谈中孟秋霞露出口风,说是要到陕北寻夫,铁珊瑚心中有事,立刻留意,出言试探,孟秋霞虽然精灵,终是世故未深,竟然把王照希的名字说了出来。铁珊瑚一声冷笑,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点了她的麻穴。

  待孟秋霞醒转来时,人已在铁家庄内。铁珊瑚小孩心性,听她说是王照希的未婚妻子,不顾利害,一下子将她点倒,回家禀告父亲,初时还惴惴不安,生怕父亲责备,铁飞龙却抓须笑道:“王嘉胤身为绿林大豪,却和什么太子的值殿武师结为亲家,你作弄她一下也好。”铁飞龙生性怪僻,不许别人拂逆他的意思,王嘉胤那次婉转拒婚,他甚为不悦,但转念一想,以自己的身份,难为一个单身女子,传出去也不好听,因此便叫铁珊瑚将孟秋霞好好款待,一面派人去通知王嘉胤。

  玉罗剎和铁飞龙一月之约本未到期,但听到此事,也便和王照希结伴同行。到了铁家,玉罗剎忽然说道:“我们虽然结伴同来,但所因各异。我和铁老头较技,约明单打独斗,你且待我们见了真章之后,才好进来。”王照希虽然心急如焚,也只好徘徊庄外。

  过了好久,还未见玉罗剎出来,王照希心想不好,他们两人都极好胜,若然相持不下,只恐两败俱伤,我既到此,不能坐视。主意拿定,拼受玉罗剎责怪,悄悄的从后庄跳入,想先看看他们两个,打得如何。

  不料就在此时,金独异和另外一个高手,夜搜铁家,铁珊瑚大声叫嚷,吃他插了一掌,孟秋霞卧室和铁珊瑚相邻,闻声跳出,恰恰碰着了王照希,孟秋霞将铁珊瑚扶起,而金独异发了一枚硫磺弹后,也便越墙逃走。

  硫磺引起的火势不大。铁飞龙随手抓起了两张棉被,飞身在火苗之上扑压,过了一阵,火焰熄灭。铁飞龙跳下楼来,只见王照希和孟秋霞蹲在地上,替铁珊瑚推血过宫。铁飞龙看在眼内,心念一动,这几天来他也曾和孟秋霞交谈,孟秋霞不卑不亢,颇出他意料之外,如今见他们两人并头连手,替自己女儿治伤,神情甚是亲密,眼波之间,流露无限爱意,但替自己女儿治伤,却又甚为认真。铁飞龙心想:这孟秋霞万里寻夫,甚是不易,但她却能在患难相逢之际,不先畅叙离情,反替“仇敌”治伤,这样的女子,也真难得。

  王照希叫了一声“铁老英雄”,正想向他报告珊瑚的伤势不重,免他挂念,铁飞龙早已笑道:“金老贼虽然胆大妄为,对我倒也还有些顾忌,如果他真下毒手的话,珊瑚十条命也没有了。”王照希这才知道,他是知道了女儿伤势不重之后,这才放心救火的。

  这时铁珊瑚面色已转红润,铁飞龙突然厉声斥道:“你起来!”铁珊瑚应声而起,说道:“爹爹,你又生什么气了?”王照希也在奇怪:铁珊瑚吃了大亏,她父亲不安慰她也还罢了,何以还严辞厉色对她?铁飞龙喝道,“我有话问你,你随我出去!”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外面庭院,王照希、孟秋霞跟在后面。只见玉罗剎站在一块石上,持剑冷笑。穆九娘坐在地上,面色惨白!

  铁飞龙道:“好,玉罗剎,你听着!我绝不循私!”转过头来问铁珊瑚道:“你有没有偷了她的剑谱?”铁珊瑚道:“没有呀!”玉罗剎连连冷笑。铁飞龙扳起面孔,厉声斥道:“珊瑚,你说实话,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有没有拿了她的剑谱?”铁珊瑚哭道:“剑谱我是见过一本,但不是偷来的。”铁飞龙面色倏变,颤声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得见的?”铁珊瑚道:“是姨娘要来的!”这剎那间,穆九娘面如死灰,玉罗剎得意狂笑,铁飞龙双瞳喷火,面色青里泛红。玉罗剎笑声忽收,冷冷说道:“铁老头,我可没有怪错你们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