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回 月夜诉情怀孽缘纠结 荒山斗奇士剑掌争雄(4)


  花树丛中两个女子先后走出,走在前面的就是那日给玉罗剎用暗器打伤的中年美妇,跟在后面的则是铁飞龙的女儿铁珊瑚。云燕平急忙抱拳作礼,叫道:“九娘,这小子不是好人。”又道:“珊瑚小姐,你好人做到底,那日你既给我们助拳,就请你替我们把他擒下来吧。”铁珊瑚鄙薄一笑,说道:“我干我自己的事,谁给你助拳?”那中年妇女却板起面孔斥道:“我们的老爷子说过不见你们,你们又闯进来作甚?”云燕平道:“我们是追这个小子来的,你老人家不看见么?”中年妇人斥道:“谁管你这些闲事,我们铁家庄岂是可以随便闯进的,滚,快滚!”云燕平与金千岩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这中年妇人名叫穆九娘,乃是铁珊瑚的庶母,铁飞龙中年丧偶之后,讨了一个卖解女人,为了尊重前妻,不肯立她做正室。但虽然如此,九娘仍是甚为得宠。这时金千岩和云燕平面面相觑,论武功,他们虽然比穆九娘要高许多,但投鼠忌器,他们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铁飞龙的宠妾作对。穆九娘又喝道:“怎么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我叫你们滚你们不滚,难道要惊动老爷子把你们请进去吗?”云燕平忙道:“九娘不要见怪,我们退出宝庄便是。”恨恨的盯了卓一航一眼,和金千岩跑出村庄。卓一航也想退出,穆九娘嫣然一笑,招招手道:“你要去那里,你来!”卓一航拢袖一揖,说道:“不敢叨扰宝庄。”穆九娘道:“你这傻小子,这个时候出去,他们两个还没走远呢!你又不是他们的对手,想白送死么?”卓一航面上一红,想想也是道理,只好随她们进入屋内。

  穆九娘请卓一航在西面花厅坐下,铁珊瑚送上香茶,忽然问道:“王照希不是和你一道吗?”卓一航道:“没有。”铁珊瑚好似甚为失望,扭腰走出花厅,过了一阵,铁飞龙携着女儿,走了进来。卓一航连忙恭身施礼。铁飞龙问了姓名,忽道:“你是卓仲廉的后人吗?”卓一航站起来道:“是我先祖。”铁飞龙面色不豫,又道:“王照希是你的好朋友?”卓一航道,“也算得是道义之交。”铁飞龙忽然冷笑一声,说道:“王嘉胤也算绿林大豪,怎么老是喜欢沾官近府。”卓一航十分不快,铁飞龙道:“那日和我对敌的那个贼婆娘,也是和你一道的吧?”卓一航虽然自己不满玉罗剎为盗,但听人称她为“贼婆娘”,心中却甚生气。冷冷说道:“铁老英雄既然憎厌官家,又痛骂强盗,是何道理,晚生愿闻其详。”铁飞龙大怒,喝道:“小子无礼!”伸手向卓一航肩头抓来。卓一航沉肩垂肘,往外一挣。只觉肩头如给火绳烙过一样,辣辣作痛。但终于解了那招,铁飞龙面色一变。喝道:“你是紫阳道长的弟子?”卓一航道:“正是家师。”铁飞龙“哦”了一声,卓一航又道:“七八年前,我在武当随侍家师,曾见过铁老前辈。”铁飞龙又“哦”了一声,面色更见缓和,挥挥手道:“你坐下。”

  卓一航依言坐下,铁飞龙道:“我和令师曾有一面之缘,我也不愿为难于你。但你可得从实说来,那日和我对敌的女子到底是谁?”卓一航傲然说道:“她就是绿林道中闻名胆落的玉罗剎!”铁飞龙跳了起来,叫道:“哈,原来她就是玉罗剎!我只道绿林中人言过其实,却真有两手功夫。”即问:“你是她的什么人?”卓一航道:“也算得是道义之交。”铁飞龙忽又哈哈大笑。

  卓一航莫明所以,铁飞龙笑了一阵子,说道:“我正想请玉罗剎和王照希前来,既然你和他们都是道义之交,那好极了,就屈驾在寒舍多住几天,让他们来了再放你走。”卓一航怒道:“老前辈是要绑票吗?”铁飞龙道:“正是!但看你师父面上,我不绑你,你可别妄想逃走!”把卓一航牵出花厅,将他推进一间柴房。顺手把门掩上,说道:“房间不算好,你就委屈点住几天吧。”

  卓一航知道这人脾气古怪,被关进柴房,他只好逆来顺受。就盘腿坐在地下,做起吐纳功夫。到了天黑,穆九娘给他送饭,笑道:“好用功啊!”卓一航也不理她,把饭三扒两拨吃了。穆九娘在旁看他,忽然杏面飞霞,看了一会,又低下头。自此一连几天,都是穆九娘送饭,饭菜越来越好,不但有山鸡野味,还有黄河鲤鱼。穆九娘每来,都缠七夹八的和卓一航瞎聊,卓一航总是爱理不理,让她自己没趣。一晚穆九娘又来瞎聊,问卓一航道:“人家都说你的师父是天下第一剑客,那么,你的剑也一定使得很好了。你给我开开眼界吧。”卓一航纹丝不动,冷冷说道:“我是你们的肉票,怎敢舞刀弄剑?”穆九娘道:“哎哟,你怪我们庄主了!说起来也真是的,你是个官家子弟,怎受得了这等委屈,你想走吗?”卓一航闭口不答。穆九娘又道:“你道我们庄主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原来是为他宝贝的女儿。”

  卓一航颇感意外,问道:“什么?”心想:一个已难对付,若再缠上一个。如何得了?穆九娘笑道:“珊瑚一心想嫁王照希,王照希却有个未婚妻子。”说到这里,忽然停住,卓一航暗道“不好”,穆九娘续说:“因此把你关在这里。”卓一航急道:“这个与我何干?天下尽多男子……”穆九娘笑得花枝乱颤,卓一般诧然停语,穆九娘笑了一阵,伸出中食二指,在面皮上一刮,笑道:“不识羞,你当是人家看上你吗?珊瑚要把你关在这里,引王照希来,然后嘛……”说到这里,忽又停止。卓一航松了口气,暗笑自己多疑,穆九娘忽然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也许有人看上你呢!”

  卓一航盘膝一坐,不理会她。穆九娘甚是无趣,挨上前来,搭讪说道:“你这把剑是师父给你的吧?”卓一航仍然不理,穆九娘忽然伸手在他腰间一抽,把他的宝剑抽了出来。卓一航跳起来道:“你做什么?”穆九娘道:“借给我看看不成吗?”卓一航待要去抢,穆九娘把剑藏在身后,却把胸脯挺了上来,卓一航急忙后退,正当此际,忽然门外有人冷笑道:“好个无耻贱人!”砰的一声,门被踢开,穆九娘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少女跳了进来,竟然是玉罗剎!

  卓一航叫道:“练姐姐!”玉罗剎瞪目不理,面挟寒霜,对穆九娘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哼,真是无耻!”

  穆九娘几曾受过这样责骂,又羞又恼,虽然明知不是玉罗剎对手,但火上心头,已难按捺,刷的一剑便向玉罗剎刺来。玉罗剎冷笑一声,还了一剑,顿时把穆九娘的剑封出门外。穆九娘把剑一卷,抽了出来,从窗口一跳而出。

  玉罗剎怔了一怔,穆九娘这一招又是她师父所创独门剑法。急忙跟踪跳出,身形一起,呼的从穆九娘头顶飞掠而过,拦在她的前面,把剑往前一刺,再往右一挑,余势未尽,剑锋倏又圈了回来,这是玉罗剎独门剑法中的绝招,对手的功力除非比自己高许多,否则非用本门剑法,不能解拆,穆九娘果然把剑一封,自左至右的反旋回来,再沉剑一压,解了这招,手法虽然并不纯熟,但看过那部剑谱,却是无疑。玉罗剎纵声狂笑,手下更不留情,剑招催快,刷刷两剑,分刺穆九娘两胁穴道。穆九娘虽然偷练过玉罗剎的剑法,但时日甚短,招式都还未熟,如何挡得?顿时给玉罗剎剑透衣裳,两胁穴道,全被刺中,翻身仆倒。

  玉罗剎收剑狂笑,正想迫供,铁飞龙已是闻声而出。双眼一扫,暴跳如雷,铁掌一扬,大声喝道:“玉罗剎,你欺我太甚!你登门较技,为何全不依江湖礼节,她与你有什么大不了的冤仇,你要下这等毒手!”玉罗剎冷笑道:“哼,你们一家都是下三流的小贼!”铁飞龙虎吼一声,扬空一掌,倏的打出!玉罗剎翻身进剑,冷冷笑道:“你不把剑谱还我,誓不干休!”铁飞龙奋力拆了几招,猛的一掌,将玉罗剎迫退两步,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剑谱?”玉罗剎一剑刺去,又冷笑道:“你现在还装什么蒜?要不是你偷了我的剑谱,你那宝贝女儿和这个骚狐狸,怎么会使我师父的独门剑法?”

  铁飞龙大吼一声,双拳一格,把玉罗剎又迫退两步,跳出圈子,喝道:“且慢!待我问个明白。”跳到穆九娘身边,将她扶起,见她胁下流血,又怜又爱。忽见她身边一柄长剑,寒光闪闪,铁飞龙认得是紫阳道人的寒光剑,不用猜度,已知她是自卓一航身上取来。蓦然想起“骚狐狸”三字,不觉变色。沉声喝道:“你为什么偷别人的宝剑?”玉罗剎噙着冷笑,正想开口,忽见穆九娘全身颤抖,目光中含着无限惧怕,活像平时给自己处死的那班强盗头子一样,蓦然想起卓一航在山洞所说的话,不知怎的,忽然起了一点慈心,话到口边,却又留住。穆九娘见玉罗剎并不答话,松了口气,哽咽说道:“我见她持剑破门而入,我手中没有兵器,只好借卓一航的宝剑一用。”这话说得颇有道理。铁飞龙又喝道:“那么剑谱是不是你偷的?”穆九娘硬着头皮说:“不,不,不是我偷的!”铁飞龙大喝道:“叫珊瑚来!”穆九娘倏然变色。

  正是:奇书惹奇祸,玉骨委尘砂。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