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回 月夜诉情怀孽缘纠结 荒山斗奇士剑掌争雄(3)


  王照希又想,算在我家帐上也不打紧,但目前正要聚集各路英雄,合力同心,共图义举,何必为这些小事得罪一位武林怪客,况且铁老头子也绝不会是劫书害命之人。他对玉罗剎的感情用事,颇为不满,但玉罗剎要比铁老头子更难对付。王照希只好默然不语。

  忙了一夜,打了半天,这时已将近正午时分,玉罗剎等人都是又饥又渴,阳光照进石窟,血腥味甚是难闻。玉罗剎撕下半截衣袖,走进窟中,替贞乾道人慢慢揩干血迹,血迹瘀黑,似是中毒。玉罗剎想道:铁飞龙的武功在 贞乾之上,要抢剑谱,似乎不必放毒,细一察看,见他颚骨碎裂,分明是受掌力所伤,再研究受伤之处,骨头微现指印,又分明是一掌打下之后,再五指合拢,用内家手法,伤损他的喉咙。这手法可正是铁飞龙的手法!心中大惑不解!

  贞乾道人和卓一航、玉罗剎的师父都是知交,两人挥泪掘穴,将他埋葬。弄好之后,玉罗剎撮土为香,向天拜告,誓为贞乾道人报仇。

  三人洗净血手,掏泉水,送干粮,下得山来,已有王照希的喽兵来接。白敏也已被救了出来,见了玉罗剎大喜拜谢。卓一航愁眉深锁,玉罗剎道:“卓兄不必担心,令祖的灵柩,我已令人搬到了瓦窑堡,待卓兄到达,就可安排。卓兄的家人,也已由我作主,替卓兄分派银两,将他们遣散了。”卓一航默然不语,心想事已至此,自己回到家必被缉捕,也只好由她如此办理了。

  卓一航本不愿随王照希到瓦窑堡,但祖父的遗体待他入土,只好跟去。瓦窑堡离延安城一百五十余里,他们率领马队先行,午夜便已赶到。王嘉胤亲来迎接,见了玉罗剎非常喜欢,互道仰慕之意。王照希将卓一航身份告知,王嘉胤又是一喜,笑道:“卓兄文武双修,这好极了。我们这些乌合之众,正缺少运筹帷幄、策划定计的人才。”卓一航拱了拱手,冷冷说道:“这个缓提。”王嘉胤愕了一愕,王照希低声说道:“卓兄正在重孝之中。”王嘉胤连忙赔罪。叫人取过孝服,给卓一航换了。

  卓一航去意匆匆,第二日就将祖父安葬,拜托王照希照顾坟墓。玉罗剎白天与各家寨主会面,忙了一日,但黄昏时分,仍然抽空到卓仲廉新坟致祭。她虽然焚香点烛,陪卓一航叩头,但心中却在暗笑,想不到以前被自己所劫的大官,现在自己却向他叩头。卓一航看她面上并无悲戚之容,心中颇为不满,怪她惺惺作态。其实他却不知玉罗剎心意,如果玉罗剎不是为他,就是把剑架在她的颈上,她也不会到来跪拜。

  晚霞渐收,新月初上,卓一航和玉罗剎并肩缓步,从墓地慢慢走回。玉罗剎靠着卓一航,眼波流转,忽然低掠云鬓,欲言又止。卓一航觉她吹气如兰,心魂一荡,急忙避开,玉罗剎笑道:“你现在还怕我吗?”卓一航道:“我不知你为什么要令别人怕你?”玉罗剎道:“你不知我是母狼所乳大的吗?我并没有立心叫人怕我,大约是我野性未除,所以别人就怕我了。”卓一航忽然叹了口气,心想玉罗剎秀外慧中;有如天生美玉,可惜没人带她走入“正途”。玉罗剎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么叹气?”卓一航道:“以你的绝世武功,何必在绿林中厮混?”玉罗剎面色一变,说道:“绿林有什么不好,总比官场干净得多!”卓一航低头不语,玉罗剎又道:“你今后打算怎样?难道还想当官作宦,像你祖父、父亲一样,替皇帝老儿卖命?”卓一航决然说道:“我今生绝不作官,但也不作强盗!”

  玉罗剎心中气极,若说这话的人不是卓一航,她早已一掌扫过去。卓一航缓缓说道:“我是武当门徒,我们的门规是一不许做强盗,二是不许做镖师,你难道还不知道?”玉罗剎冷笑道:“你的祖父、父亲难道不是强盗?”卓一航怒道:“他们怎么会是强盗?”玉罗剎道:“当官的是劫贫济富,我们是劫富济贫,都是强盗!但我们这种强盗,比你们那种强盗好得多!”卓一航道:“好,随你说去!但人各有志,亦不必相强!”玉罗剎身躯微颤,伤心已极。卓一航看她眼圈微红,泪珠欲滴,怜惜之心,油然而生,不觉轻轻握她手指,说道:“我们志向虽或不同,但交情永远都在。”玉罗剎凄然问道:“你几时走?”卓一航道:“明天!”玉罗剎叹了口气,再不说话,过了好久,卓一航才归转话题,叫玉罗剎谈江湖的奇闻轶事,而他也谈京华风物,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在月亮下漫步闲谈,虽然大家都不敢揭露心灵深处,但相互之间,也比以前了解许多。这一晚他们直谈到深夜才散。

  第二天一早,卓一航向王照希辞行,王照希知他去志甚坚,也不拦阻,当下各道珍重,挥泪而别。

  卓一航遭逢大变,满怀凄怆,但家国之事,又不能不理。他想了好久,决意冒险上京,将内奸勾结满洲之事,告诉太子,顺便也替自己申冤。他此去京师是取道山西,转入河北。行了七八天,已进入山西。这日到了龙门县,一路行来,只见黄水滔滔,两边石壁峭立,形势险峻。卓一航忽然想起铁飞龙父女就在此地。心中不觉一动,游目四顾,路上不见行人。只在河中远处,有几支帆影。卓一航踽踽独行,颇感寂寞,行了一会,转过一个山坳,忽见前面有一村庄。

  卓一航心道:莫非这就是“铁家庄”。正在嘀咕,忽闻得有嘻嘻冷笑之声,从身后传来,回头一望,大吃一惊,原来却是云燕平和金千岩二人。云燕平冷笑道:“喂,你的保镖玉罗剎呢?你这小子若跟定了她,我们奈何不了你。原来你也有单骑独行的时候。”卓一航拔剑出鞘,怒道:“我单人也不怕你。”金千岩笑道:“好个英雄,你有多少斤两,难道我们不知?别再吹大气啦!”边说边笑,突然呼的一掌劈来!卓一航扭腰一闪,还了一剑,金千岩身形一起,左拳右掌,捶胸切腕,一招两式,同时发出;卓一航霍地一个转身,宝剑一封,从侧翼进袭,金千岩哈哈大笑,右手二指突然一点剑身,将卓一航宝剑荡开,左拳一扫,又抢进来。卓一航急忙使个“倒踩七星步”,剑随身转,寒光闪处,一招“倒洒金钱”,截掌刺腕。这一招来得甚急,金千岩不敢出指相抵,一个“回身拗步”,双臂箕张,红似珠砂的掌心,蓦地向卓一航搂头罩下。卓一航知他练的是毒砂掌,那敢给他碰着,一领剑锋,刷的从敌人掌风之下掠出,急展七十二手连环剑,运剑如风,叫敌人不敢迫近。

  金千岩掌力雄劲,身法虽不及卓一航轻灵,功力可要比他高得多。而且阴风毒砂掌又险狠阴毒,若非卓一航练过内功,给他掌风扫着,也已难当。两人斗了五七十招,卓一航渐落下风,而云燕平又虎视眈眈,拈着腰带在旁观战。

  卓一航情知不是他们对手;边打边想脱身之计,斗到急处,蓦然虚晃一招,向村庄疾跑,云燕平轻功甚高,大喝一声:“往那里逃?”足尖点地,三起三伏,已追到卓一航身后,腰带一挥,就往卓一航身上缠来。卓一航闪了两闪,这时已进了庄内,云燕平的腰带像蟒蛇一样,不离卓一航背心三寸之地,正在危急,道旁的花树丛中,忽然传出女子吃吃的笑声,一把长剪蓦然伸了出来,只一夹就把云燕平的腰带夹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