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回 月夜诉情怀孽缘纠结 荒山斗奇士剑掌争雄(2)


  强敌一退,玉罗剎长剑一扫,两枚蝴蝶镖全给扫落。那老头跑上山腰,指着美妇厉声斥道:“谁叫你乱放暗器?”美妇人眼波一转,状甚风骚,可是却装成委委屈屈的样子说道:“老爷子,你又没有吩咐我来,阿瑚受了她的欺负,我们又何必对她客气?老爷子,我还不是为了你们父女!”眼圈一红,泪珠欲滴。

  玉罗剎身形一起,突如大鹤掠空,蓦然飞至。喝道:“原来是你这贼婆娘放的暗器!”右手一扬,三枚银针在阳光下一闪,老头举袖一拂,拂落两枚,第三口银针却刺进了那美妇人的肩头,痛得她“哟哟”叫喊!

  那老头喝道:“适才你已见到,她放的暗器与我无关。你这女贼十分无礼,欺我女儿,伤我爱妾,我与你绝不干休!咱们单打独斗,谁也不许邀请帮手,你敢也不敢?”玉罗剎忽然一笑,老人面色倏变,说道:“你现在要斗也行!”他以为玉罗剎是笑他受了剑伤,所以才要约期再斗。其实玉罗剎是笑他作伪,刚才自己所发的三枚银针,以那老头的功力,要全部打落并不难,他却留下一支,让那美妇人受伤,想是含有惩罚之意。心道:“原来那女人是他的妾侍,怪不得他要隐藏刚才的作伪,只是怪我伤她。”玉罗剎道:“你偷我剑谱,我也决不与你干休,但今日彼此都疲,再斗也斗不出什么道理,你住在何方,若肯赐知,我必登门请教!”玉罗剎说话缓和了许多,而且并没提那老头受伤之事。

  那老头是个成名人物,刚才他的爱妾飞镖相助,几乎令他下不了台,所以虽受剑伤,也不动怒。见玉罗剎一问,想了一想,说道:“好,一月之内,我在龙门铁家庄等你!”玉罗剎凛然一惊,那老头一手携妾,一手携女,急忙下山,玉罗剎正想追下去问,忽听得山腰处卓一航和王照希同声喊道:“练女侠,练姐姐,快来,快来!”叫“练姐姐”的是卓一航,玉罗剎心里甜丝丝的,但又怕他们遭逢凶险,急忙转过山后。

  山后乱石巉峻,王照希与卓一航身子半蹲,挤在一个石窟之内,玉罗剎奇道:“喂,你们做什么?”卓一航反身跳出,沉声说道:“贞乾道人给害死了!”玉罗剎跳起来道:“什么? 贞乾道人给害死了?”上前去看,只见石窟内贞乾道人盘膝而坐,七窍流血,状甚痛楚,玉罗剎伸手去摸,脉息虽断,体尚余温,知他断气未久。卓一航道:“一定是有人觊觎他所带的剑谱,所以把他害死了!”玉罗剎气喘心跳,急忙问道:“你说的是什么剑谱?”卓一航道:“就是你师父所著的剑谱,鸣珂大哥托 贞乾道长带给天都老人。想不到他身死此地,剑谱也不见了!”玉罗剎怒叫道:“一定是铁老贼干的勾当,我还以为他是前辈英雄,有几分侠义本色,那知他偷了我的剑谱,还害了 贞乾道人。”王照希道:“怎见得是他?”玉罗剎道,“贞乾道人武功超卓,不是这个老贼出手,还有谁伤得了他?喂,王照希,你和这老贼是不是老相识,快说!”卓一航问道:“说了这么半天,到底谁是‘铁老贼’?”

  玉罗剎道:“我虽然出道未满三年,但黑白两道的英雄,也知个大概。山西龙门县的铁飞龙就是西北的一个怪物,是也不是?”王照希道:“他这人介乎正邪两者之间,好事也做,坏事也做,谁要冒犯了他,一定会给他凌辱至死。但他一生自负,未必肯偷别派剑谱。”玉罗剎瞪眼说道:“难道我还看错,在府衙中的那个是不是他的女儿?”王照希神色尴尬,点头道:“是。”玉罗剎道:“他女儿使的就是我的本门剑法。”王照希睁大眼睛,道:“有这样的事?”玉罗剎冷笑道:“想是你见她美貌,所以维护她了!”王照希吓得退了两步,恭声说道:“这老头和家父相识,我对他的为人,也是只得之传闻,并不知道底蕴。”其实王照希与铁家父女有一段过节,本想说出,但见玉罗剎如此动怒,只好把要说的话,吞回腹中。

  玉罗剎又道:“适才我还和铁老贼打了半天,我本来不知他是谁人,他临走叫我到龙门铁家庄找他,他真胆大,劫书害命,还敢留下姓名,我非找他算账不可!”卓一航忽然“啊呀”一声叫了出来。

  卓一航道:“我想起来了,这老头是鹰鼻狮口,满嘴络腮短须,相貌丑陋的,是也不是?”玉罗剎道:“你也认得他?”卓一航道:“约七八年前,他曾找过我的师父比掌,我的师父不肯,叫四师叔和他比试,结果输了一招。事后几个师父埋怨我师父不肯出手,损了武当声誉。我师父道:对好胜的人,应该让他,我们武当派树大招风,何必要为争口气而拾惹麻烦。而且,我敢断定他虽赢了四师叔一招,对我们武当派却反而心悦诚服。四个师叔都问是何道理,我师父笑而不答。后来他才对我说:你的四个师叔也都是好胜之人,所以我不愿对他们说。他赢你四师叔那招,用的是降龙手,这是他雷霆八卦掌中的绝招。他赢了之后,得意洋洋,和我谈论他这手绝招,自以‘天下无人能破’。我不作声,送他出门时,故意踏八卦方位,从巽位直走干位再转离方,双手抱拳一揖,手心略向下斜,左右一分,明是送客出门,实是演破降龙手的招式,他是个行家,自然知道。所以出门之后,还回头拱手,叫我包涵。”王照希道:“你师父的度量真好。”玉罗剎冷笑道:“对这样的坏人,我可不肯留情。”

  王照希不敢作声,心里暗暗叫苦。原来这铁飞龙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名叫铁珊瑚,十分宝贝。铁飞龙好胜任性,人又怪僻,和武林朋友,素少来往,人家也不敢惹他。所以铁珊瑚长得甚为美丽,却十八岁了还没婆家。铁飞龙带她在江湖闯荡,也找不到合适之人。王照希辅助父亲,在陕北绿林道中,甚有声名。铁飞龙和王照希的父亲王嘉胤本属相识,听得王照希的声名,暗笑自己现钟不打却去炼铜,就带了女儿,到延安来找王嘉胤,王嘉胤对这样的风尘异士,当然殷勤款待。父女俩见了王照希都觉得十分合意。席散之后,铁飞龙径直的就提出了婚事来,王嘉胤十分不好意思,委婉对他说明,自己的儿子和北京武师孟灿的女儿,自幼指腹为媒,请他另选贤婿。那知铁飞龙甚是不通人情,竟然拍案说道:“枉你是绿林道上头儿,怎么和朝廷的鹰犬结为亲家。我的女儿有那点不好?快把那头亲事退了。”王嘉胤知他不可理喻,而且正当图谋大事,又不愿得罪这样的人。只好说道:“就是要退,也得和孟武师说个清楚,路途遥远,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办到。”铁飞龙悻悻然带女儿走开。事情过后,王嘉胤问儿子心意,王照希对铁珊瑚并无好感,不愿退亲另订,但也不愿得罪铁老头子。所以父子商议,遂由王照希急急上京迎亲。想不到到了京师,又发生了孟武师伤死和误会白敏之事。

  王照希心想:玉罗剎正与我家订盟,若然跑去和那铁老怪大动干戈,这笔帐岂不一并算在我家头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