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回 月夜诉情怀孽缘纠结 荒山斗奇士剑掌争雄(1)


  老人这一掌运足内家功力,一掌劈去,呼呼风声,玉罗剎一掠避过,衣袂风飘,长剑突自半空刺下,老人霍地一个转身,双掌齐出,猝击玉罗剎命门要穴,玉罗剎身形微动,长剑一招“金针度线”反挑上来,那老人似早已料到她要使这一招,抢前一步。玉罗剎剑尖在他肋旁倏然穿过,他双掌合拢,左右一分,霎忽之间,已从“童子拜观音”的招式变成“阴阳双撞掌”,向玉罗剎痛下杀手。那知玉罗剎也似早已料他有此一招,剑把一沉,剑锋反弹,转向老人腋下的“期门穴”刺去,老人脚步不动,身形陡然一缩,避开这招,突然化掌为拳,一招“横身打虎”猛捣出去。

  玉罗剎拔身一纵,又飞起一丈多高,斜斜向下一落,老人喝道:“小辈接招!”跟踪猛扑,玉罗剎盈盈笑道:“老贼接招!”剑身一横,平削出去,老人只道她使的是达摩剑中的“横江飞渡”,脚踏“坎”位,转进“离”方,反手一掌,就要擒她持剑的手腕,那知玉罗剎一剑削去,方到中途,剑势忽变,正正向着对方所避的方位削来,那老人大吃一惊,幸他武功精湛,变招迅速,从“离”位一旋,左掌骈了中食二指,反点玉罗剎肩后的“凤眼穴”,玉罗剎剑势疾转,以攻对攻,迫得老人又从“离”位避开,两人的攻势都落了空。

  玉罗剎与那老人斗抢攻势,一招一式,毫不放松,分寸之间,互争先手。玉罗剎剑法奇绝,似前忽后,似左忽右,杂有各家剑法,却又无一招雷同。那老人的掌法也极怪异。尽管他出手迅若雷霆,疾如风雨,身法步法却是按着“八门”“五步”丝毫不乱,这“八门”“五步”的进退变化,本是太极派鼻祖张三丰所创,称为“太极十三势”,太极拳讲究的是以柔克刚,这老人的掌法刚劲之极,用的却是“太极十三势”的身法步法,刚柔合用,若非功夫已到化境,万万不能,玉罗剎和他以攻对攻,斗了一百来招,占不到半点便宜,暗暗吃惊,不敢再嬉笑儿戏,面色凝重,专心注敌,把师傅所创的独门剑法,越发使得凌厉无前!

  〖按:在武学中,“八门”即是指八个方向,根据“八卦”的坎、离,兑、震、巽、干、坤、艮八个方位而来,即四个“正方向”和四个“斜方向”:“五步”是指五个立足的位置,根据“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五个方向而来,即:前进、后退、左顾(含向左转动意),右盼(含向右转动意),中定。 〗

  那老人斗了一百来招,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玉罗剎剑法之奇,处处令他不得不小心防备。斗到疾处,掌风剑光下,两条人影穿插来往,竟分不出谁是老头,谁是少女!

  这老人暗吸一口凉气,真料不到像玉罗剎这样美若天仙的少女,剑法竟然凶狠无比,的确是前所未逢,平生仅见的劲敌。玉罗剎也倒吸一口凉气,料不到这老人掌法如此雄劲,若然只论功力,只怕这老人还在自己之上。

  两人斗得难解难分,双方都是险招迭见!酣斗中玉罗剎忽闻得山后飘来一声惊叫,竟是似卓一航的声音,心神一荡,剑招稍缓,那老人从“艮”位呼的一掌劈来,玉罗剎刺一招“星横斗转”,那老人掌锋将欲沾衣,眼看就要两败俱伤,忽然跳后两步,叫道:“不要上来!”玉罗剎斜眼一望。在那少女所站的岩石上,又多了一个中年美妇,那老人的话,原来是对这美妇人说的。以玉罗剎武功之高,耳目之灵,竟觉察不出她是何时来的,可见适才的剧斗,是何等猛烈,令玉罗剎也分不出半点心神。

  这时玉罗剎对那老人,也已微微有点佩服。心想:高手对阵,必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自己一碰到旗鼓相当的敌手,就分不出心神,火候究是较逊。那老人喝了一声,翻身再扑,喝道:“咱们再斗!”玉罗剎怒道:“难道怕你不成,枉你武功如此之高,却做下三流小贼,今日不将剑谱还我,誓不与你干休!”刷刷两剑,连环疾刺,老人大怒,一招“排山倒海”迎击,两人又斗在一起。

  岩石上,先前与玉罗剎对敌的少女对后来的美妇说道:“阿姨,你打那贼婆娘一下。”美妇道:“阿瑚,你的蝴蝶镖打得比我还好,为何要我献丑?”少女道:“爹爹说过不准我帮手。”美妇悄悄问道:“她说什么剑谱,难道那剑谱是她的吗?”少女变了颜色,在她的耳根说道:“快点别说,给爹爹听见,那可要糟!”那美妇人微微一笑,心里说道:“这老不死正在与别人拚命,声音说得再大一点他都听不见。”见少女情急,从怀中掏出三支蝴蝶镖来,笑道:“不说便是,你看我打她!”右手扬空一抖,三支蝴蝶镖发出呜呜怪叫,闪电般的向玉罗剎飞去。

  这时玉罗剎与那老人斗得正酣,玉罗剎的剑招越展越快,那老人的掌力也越发越劲。两人正在全神拚斗,暗器忽然侧面袭来。玉罗剎听声辨器,早知晓这三枚蝴蝶镖是上中下三路,分打自己的“气门穴”、“当门穴”和“白海穴”,若按玉罗剎平时的功力,这三枚小小的蝴蝶镖真算不了什么,只要她一举手一投足,就可以把来袭的暗器全部打落。可是现在两人拚斗,旗鼓相当,一人功力高强,一人剑法厉害,刚刚拉成平手。正好像天平上的两边砝码刚刚相等一般,只要那一边加上一针一线之微,立刻就要失去平衡状态!

  玉罗剎听得暗器飞来,呜呜作响,面色倏变,冷笑说道:“无耻匹夫,妄施暗算!”竟然不避暗器,手中剑一招“极目沧波”旋化“三环套月”,正面刺敌人的“将台穴”,侧面刺“巨骨穴”。你道玉罗剎何以不避暗器。原来玉罗剎心想,要避暗器不难,可是若然分神抵御,以敌手功力之高,乘虚进击,自己必无幸免。不如拚个两败俱伤,死也死得光彩。这两剑凶狠异常,刷刷两剑,果然迫得老人从“艮”位直退到“干宫”,玉罗剎手底丝毫不缓,挺身进剑,从“三环套月”一变又成“白虹射日”,剑尖直指老人胸口的“玄机穴”,这时三枚蝴蝶镖已连翩飞来,第一枚径向着玉罗剎咽喉,眼看着就要碰上!

  暗器飞来,不唯玉罗剎变了面色,那老人也涨红了面,听得玉罗剎一骂,更是难堪,肩头一闪,右掌突然扬空一劈,把第一枚蝴蝶镖震得飞落山脚,这一下大出玉罗剎意外,她的剑收势不及,乘隙而入,老人肩头一闪,只避开了正面,嗤的一声,衣袖仍被刺穿,手臂被剑尖划了道口子,鲜血滴出。老人闷闷不响,倒跃出一丈开外,这时第二枚第三枚蝴蝶镖也已到了玉罗剎跟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