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回 平地波澜奸人施毒手 小城烽火密室露阴谋(5)


  再说卓一航走了出来,见玉罗剎与两名高手拚斗,正想挥拳相助,玉罗剎叫道:“你到后面去帮王照希吧,这两个兔崽子不是我的对手。”卓一航自是行家,只瞧了一眼,便知玉罗剎所言非假,跳过走廊,果然听得杀声震天,有一对汉子,在走廊边打边走,前面的那人正是王照希。他运剑如风,但敌人却也不弱。一柄剑左遮右挡,带守带攻,竟是打得难分难解。

  和王照希斗剑这人,正是那日同王兵备一起来捉拿卓一航的军官。卓一航一见,心头火起,霍地跳将上去,拳背向外,左右一分,一记“分金手双挂拳”照准敌人两边太阳穴打去,那名军官本是陕甘总督帐下第一名武将,功力虽然不弱,可是那能连敌两名高手,他躲得开卓一航的拳,却躲不开王照希的剑,双肩晃处,未转身形,肩胛骨的天柱穴已给王照希一剑穿入,当场丧命。王照希道:“卓兄,小弟来迟,累我兄受苦了!”卓一航点了点头,木然不语。他见此情形,始知王照希真是陕北的巨盗。王照希又道:“咱们看练女侠去,看她如何收拾两名奸贼。”卓一航恩怨分明,虽然不愿与强盗结交,但别人舍身来救,无论如何,也不能拂袖而走。只好随着王照希穿过走廊。这时玉罗剎在走廊那边大展神威,剑光闪烁,远望过去,几乎分不清人影。王照希赞道:“玉罗剎真行,我看那两名奸贼要死无葬身之地。”话刚说完,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接着说道:“不见得!”王照希面色倏变,走廊檐上突然跃下一人,却是一个蒙面少女,听声音,看体态,似乎比玉罗剎还要年轻。

  王照希叫道:“你来做什么?”蒙面少女道:“你来得难道我来不得?喂,有人等着你呢!待我会过玉罗剎再和你说。”卓一航问道:“这人是谁?是王兄相识的么?”王照希面色尴尬,道:“也说得上是相识。”拔步便追。

  再说玉罗剎与云燕平、金千岩二人恶斗,剑势如虹,奇幻无比,金千岩空有阴风毒砂掌的功夫,却连她衣裳都沾不着,只好缩小圈子,力图自保,玉罗剎剑招催紧,倏如巨浪惊涛,再斗片刻,两人连自保也难,玉罗剎正想痛下杀手,忽觉背后有金刃挟风之声,反手一剑,叮当一声,火花飞溅,那人的剑竟未出手。玉罗剎微微吃惊,转身一望,却原来是个蒙面少女。玉罗剎喝道:“你找死么?”少女道:“人人都夸赞你的剑法,我想见识。”玉罗剎道:“好,你见识吧!”剑柄一旋,转了半个弧形,刷的分心刺到,那少女横剑一封,奋力一冲,居然把玉罗剎的剑招拆开。

  云燕平和金千岩吁了口气,飞身上屋,玉罗剎叫道:“王照希截着他,我片刻便来!”王照希脚尖一点,上屋追敌,口中叫道:“练女侠你手下留情。”卓一航知道云、金二人的功夫都在王照希之上,眼珠一转,稍一迟疑,也跟着追上去。

  玉罗剎本以为不过三招,就可将那蒙面少女刺伤,不料三招都给少女解开,听那屋顶上厮杀之声,已渐渐去远,不禁大怒。

  那蒙面少女出尽吃乳之力,才解得开玉罗剎的三记辣招,知道玉罗剎剑法远在己上,佯攻一剑,抽身便逃,玉罗剎笑道:“你这女娃儿还敢还手!”脸上堆着笑容,心中却是愤恨,刷刷几剑,把那少女迫得团团乱转,却逃不开,那少女道:“打不过你,我认输便了,你迫得这样紧做什么?”玉罗剎道:“认输也不行!”蒙面少女道:“有本事的你和我去见爹爹。”玉罗剎道:“我先见你。”剑锋一划,蒙面少女忽觉得冷气森森,玉罗剎的宝剑就似在面前划来划去,惊叫一声,面纱已给挑开。玉罗剎一见是个美貌少女,道:“好,我不杀你,给你留个记号。”剑尖一点,要在她面上留个疤痕。

  蒙面少女吓得急了,青钢剑一抖,剑锋反弹而上,和玉罗剎的剑一交,忽然剑锋一滑,分明向左,到了中途,却倏地向右,反刺玉罗剎左乳上的“将台穴”,玉罗剎呆了一呆,那少女飞身上屋。玉罗剎大叫道:“你那里学来的剑法?”提剑追去。

  再说王照希和卓一航二人,听玉罗剎之令,追截奸贼。金千岩和云燕平二人武功在王、卓之上,玉罗剎又迟迟不出,四人交手,斗了十来招,王照希与卓一航已被迫采取守势。金千岩和云燕平志在逃命,无心恋战,抢了攻势,虚晃一招,转身便逃,王照希道:“追不追?”卓一航道:“追!这两人是私通满洲的奸贼。”这时府衙被王照希的手下放火焚烧,烈焰冲天,烟雾迷漫,王照希与卓一航追出府衙,已不见那两人背影。卓一航提剑四顾,忽见一团白影,呼的一声从身旁掠过,原来就是适才那个蒙面少女,这时面纱已脱,在烟雾中直窜出去。接着又是呼的一声,又是一团白影,在烟雾中飞了出来。王照希叫道:“那两名奸贼跑了。练女侠,咱们三人分两路搜吧!”玉罗剎道:“追那个女娃儿要紧!”卓一航道:“那两人私通满洲,还是追那两人要紧。”玉罗剎疾掠飞前,决然说道:“我说追那个女娃儿要紧!”王照希无奈,只好和卓一航跟在后面。卓一航大惑不解,颇为反感,心想何以玉罗剎轻重倒置,放了大奸贼,却去追一个小姑娘。

  你道玉罗剎何以如此,原来蒙面少女最后那招,正是玉罗剎师父所传的独门剑法,玉罗剎自小与师父在古洞潜修,相依为命,深知师父别无徒弟。见蒙面少女使出这招,惊疑不定。心想难道是岳鸣珂和卓一航取了剑谱之后,私自传给外人。玉罗剎当日与岳鸣珂斗剑,打成平手,负气走开,过后思量,深为后悔,再回洞中,非唯剑谱不见,连壁上所刻的剑式也被削平了。玉罗剎立下心愿,一定要将剑谱取回,如今这蒙面少女居然使出自己独门剑招,那能不发急追赶?

  那少女跑在前头,玉罗剎和卓、王二人衔尾急追,逐电追风,过了一会,玉罗剎已追到少女身后,王照希与卓一航却被抛在后面。那少女想是被追得急了,高声喊叫“爹爹!”玉罗剎放缓脚步,笑道:“好,我就等你爹爹出面再来问你。”

  这时已追至城外的清风山脚,那少女边叫边跑上山,玉罗剎如影随形,紧蹑少女身后,长剑晃动,剑尖时不时点着少女后心,看那少女惊惶万状,左纵右跃,总摆脱不了。玉罗剎有如灵猫戏鼠,“玩”得十分高兴。格格的笑个不休。那少女吓得锐声尖叫。笑声叫声杂成一片,蓦然间,少女身子向前一仆,高叫“爹爹”!山腰处传出一声怪啸,玉罗剎收剑看时,只见一团灰影,似流星陨石般直冲下来,真的是声到人到,玉罗剎横跃两步,只见一个高大老人,鹰鼻狮口,满嘴络腮短须,相貌丑陋,大声喝道:“谁敢欺侮我儿?”那少女满面泪痕,躲在老人身后,撒娇叫道:“爹爹,你替我把这贼婆娘的眼珠挖了!”

  玉罗剎一声冷笑,长剑一指,喝道:“老贼,快把我的剑谱还来!”老人一怔,沉声喝道:“什么剑谱?”那少女哭道:“爹爹,这贼婆娘诬赖女儿作贼,女儿何曾见过她什么剑谱?她把剑贴着女儿背心,尽情戏侮。爹爹,你一定得替我把她的眼珠挖出来!”

  玉罗剎给她一连几句“贼婆娘”骂得心头火起,脸上笑容未收,手中剑已刺出,那老人“噫”了一声,倒退三步。手掌一推少女,说道:“你站在那块岩石上去,不准帮手。刚才的事,我全都看到了。”玉罗剎一剑不中,第二剑第三剑连环刺来,老人蓦地一声怒吼,身形骤起,左掌骈指如干,直点玉罗剎面上双睛,右掌横掌如刀,滚斫玉罗剎下盘双足,两只手一上一下,形似岳家的“撑椽手”,但力雄势捷,比正宗的岳家“撑椽手”还要厉害得多!玉罗剎剑已递出,撤招不及,身形一沉一纵,猛的施展“燕子钻云”的绝顶轻功,凭空窜起三丈多高,在半空中一个倒翻,落在山腰处的一块岩石上。那老人跟踪直上,怒极喝道:“我生平还未碰到过敢在我面前叫阵的人,你胆敢如此无礼!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玉罗剎面色微变,旋即扬声笑道:“我生平也未碰过敢在我面前大声呼喝的人,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这老人乃风尘异士,生平的确未逢敌手,他喝问玉罗剎的师承,乃是自居前辈身份,想不到玉罗剎这样一个年轻女子,居然也喝问他的师承(他的师父早死了三十多年),把他也当成后生小辈!这老人须眉掀动,怒极气极,暴喝一声:“狂妄小辈,吃我一掌!”玉罗剎微微一笑,也在岩石上突然掠下。

  正是:女魔逢老怪,剑掌判雌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