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回 平地波澜奸人施毒手 小城烽火密室露阴谋(4)


  卓一航揉身进掌,云燕平将腰带一挥,骤然呼呼作响,卓一航连抢几招,横扫直劈,云燕平身法轻灵,斗室之中,回旋自如,手中腰带使得似软鞭一样,斗了二三十招,卓一航占不到丝毫便宜,蓦然想道:“事已至此,我不如逃了出去,禀告太子。”掌法一紧,又抢了几招,忽然一个转身,“砰”的一声将房门踢开,云燕平哈哈笑道:“你想逃走,那只是做梦!”卓一航飞步窜出,蓦地里掌风飒然,迎面劈至,卓一航斜身滑步,正想出掌相抗,忽见窜进一人,掌心似朱砂般红,大吃一惊,那人呼呼两掌,掌风劲疾,卓一航怒道:“难道我就怕你的阴风毒砂掌?”使出五丁开山掌法,掌掌雄劲,并与那人两败俱伤,那人不敢径接,双掌只往卓一航穴道拍去,卓一航不敢给他碰着身躯,也闯不出去,反给他迫得又退到房门,云燕平腰带一抖,卓一航给他一卷一拉,蓦然仆倒。用阴风毒砂掌的那老头跟身抢进,关了房门,在门口一站,问道:“云兄,试出来了么?”云燕平道:“这小子不肯吐实,金兄你赏他一掌。”那姓金的老头抬起手掌,作势向卓一航脑门拍下,卓一航兀自不惧,冷冷说道:“你打死我也没有用。我死后我的朋友会上京告御状,将你们都抖露出来。”云燕平身躯一震,问道:“你是说玉罗剎么?”卓一航昂首瞪目,傲然不理,那姓金的老头道:“好,瞧不出你小子,居然敢和玉罗剎往来。”云燕平突发好笑,说道:“这小子倒可以大派用场。”姓金的老头蓦然飞起一脚,踢中卓一航后腿弯的“委中穴”,这穴道正当大腿骨与胫骨联接的骨缝间,是人身九个麻穴之一,卓一航顿时晕倒。云燕平叫王守备进来,再将他送入监牢。

  卓一航去后,云燕平与那姓金的老头相视而笑。原来不独他们二人私通满洲,连魏忠贤和满洲也有往来。郑洪台死后,岳鸣珂到了北京,把郑洪台临死时说出的秘密告诉了熊经略(廷弼),熊经略进官面圣,揭发内奸,明神宗笑为“不经之谈”,搁下不理。那三个宫中卫士消息也真灵通,一有风闻,立刻逃走。神宗听得那三名卫士逃走的消息,后悔已来不及。

  但那三名卫士只是逃出宫外,却并未逃出北京,他们与魏忠贤仍有往来。郑洪台与魏忠贤关系较疏,他与满洲密使联络时,只知那三名卫士是同伙,却不知魏忠贤也是。而魏忠贤却知他是同党,但两人从不谈及,魏忠贤也捉摸不透郑洪台是否也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大为惶恐,暗中派遣三名卫士来陕,并派出一名心腹御吏,假充钦使,到延安府来,想从卓一航处打探秘密。适值皇帝派了两名钦差到卓家宣诏,魏忠贤遂定下毒计,叫那两名卫士暗害钦差,移祸卓家,好藉此罪名,将卓一航拿来审问。

  这两名大内卫士,一个擅长于西藏密宗秘传的“柔功”,即刚才用腰带和卓一航对敌的云燕平。这种“柔功”若练到炉火纯青之境,能以至柔而克至刚,云燕平虽尚未臻炉火纯青之境,但也已有七八成火候;另一名则是那个使阴风毒砂掌的老头子,名叫金千岩,他的毒砂掌能令人三日之后毒发,七日之后身亡,能杀人于闹市之中而不被发觉。这次他们奉了魏忠贤之命,在途中暗算了钦差,本以为可移祸卓家,不料却给卓一航看破,将钦差救了。这事后来引起宫廷中的暗斗明争,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再说卓一航被点了“委中穴”后,押回监狱,越想越恨,怒火上升,更觉酸麻无力,暗道:“不好!”心想:满洲暗中收买宫中卫士、绿林大盗、廷臣督抚,这事非同小可。我所知者只有五人,其他被收买的尚不知多少,这事须即设法告诉太子。但我被关禁在此,无人相救,必须靠本身能耐越狱,我这一动怒,气血更不能畅行,如何能够解穴。想好之后,怒火渐平,索性盘膝静坐,运气凝神。卓一航内功本来甚有根基,坐了一个时辰,渐觉气透重关,全身舒畅,穴道已解,正想震断手铐,破门而出,忽听得远处隐隐似有厮杀之声。

  卓一航把耳贴在地上静听,杀声越来越近,正自惊奇。监房铁门忽然打开,卓一航站了起来,只见云燕平满面奸笑,缓缓行进,卓一航喝道:“你来作甚?”云燕平道:“你的好朋友来了,我带你去见她!”话声未了,只听得轰然巨响,知府的衙门已给人用土炮轰开,一时火光触天,云燕平面上变色,手掌一翻,疾的向卓一航手腕抓来。

  “委中穴”被点,最少要过六个时辰,才能自解。所以云燕平满心以为是手到擒来,自己毫无防备。不料卓一航舌绽春雷,一声虎吼,双臂一振,手铐飞起,双脚连环疾踢,云燕平猝不及防,膝盖中了一脚,跌倒地上。但他武功非同小可,在地上一滚,避开了卓一航的攻击,站起来时,腰带已拿在手中,用力一抖,腰带给他使得如同软鞭一般,呼的向卓一航腰际直卷过来,卓一航知道外有救兵,精神大振,身形闪处,一记“手挥琵琶”,翻身抢进,云燕平腰带一挥,侍卷敌人双臂,卓一航忽地腰向后倚,一个旋身,改掌为拳,拳风飕飕,仍是抢攻招数,云燕平把腰带一收,退了两步,卓一航挥拳猛扑,他突伸出左掌一格,腰带忽地乘隙飞出,啪的一声,击到了卓一航胁下,卓一航手臂一挟,将他腰带挟着,坐身向后一扯,竟然没有扯动。云燕平冷笑一声,左掌又呼的一声劈来,卓一航不能不腾出手掌对敌,云燕平的腰带,活似灵蛇,竟然自下而上,将他臂膊缠住。

  卓一航右臂被缠,左掌用力相抗,云燕平把腰带一收,卓一航虽用了“力坠千斤”的身法,仍然站立不稳,险被拉倒!正在危急,外面的脚步声已渐渐来近,忽听得有人叫道:“云大哥,风紧,扯呼!”云燕平面色大变,但腕底仍在使劲,想把卓一航擒过来作为人质。就在此际,只听得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已飘了进来,卓一航又惊又喜,叫道:“玉罗剎!”云燕平急忙松劲,将腰带收回,翻身抢出监房。

  卓一航料得不错,带兵攻城的果然是玉罗剎。她与王照希的父亲王嘉胤订盟之后,本来早就想到陕北相会,只因与应修阳有华山之约,所以才耽搁了大半年。这次她带了几十女兵,本来是要到瓦窑堡和王嘉胤相会的,但在途中救了白敏之后,愈想愈疑,猛地想起了卓一航,遣人入城暗探,知道卓一航被捉的消息,这时王照希也已得到了消息,带兵赶来,统由玉罗剎指挥,深夜攻城,不消一个更次,就把城门攻破,杀入府衙。

  再说云燕平抢出监房,只见金千岩正在前面三丈之地,与一个少女激斗。金千岩已被笼罩在剑光之下,十分危险。

  云燕平急忙将腰带一挥,一个“金蛟锁柱”,向着玉罗剎的剑身便缠,要施展以柔克刚的功夫,卷拿玉罗剎的宝剑。玉罗剎盈盈一笑,剑锋往外一展,云燕平虎口一痛,急松手时,腰带已被玉罗剎割为两段。要知以柔克刚的功夫,全凭内功劲力,云燕平的功力虽在卓一航之上,但却在玉罗剎之下,以这手“柔功”对付卓一航犹可,对付玉罗剎却是不行。

  金千岩趁玉罗剎分心之际,双掌一分,反击玉罗剎两胁,玉罗剎剑招奇快,一剑削断云燕平腰带,脚跟一旋,寒光闪闪,剑气森森,剑锋又指到金千岩喉咙。金千岩吓得亡魂直冒,急忙撒招防御。金千岩的掌法虽然阴毒,但玉罗剎剑法辛辣,金千岩根本近不了身。若非玉罗剎也稍存顾忌,他早已丧生。云燕平倒吸一口冷气,事到其间,不能不拼,只好从偏锋抢上,以擒拿十八掌的招数,扰敌救友。合两人之力,拚死力斗,犹自处在下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