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回 七绝阵成空大奸授首 卅年情若梦石壁留经(4)


  卓一航大喜谢了。正想道别,玉罗剎忽道:“喂,你到底是那一派的高人,我想见识见识你的武艺。”岳鸣珂哈哈笑道:“你恶战之后,休息好了没有?”玉罗剎愠道:“随便可陪你打三五天。”岳鸣珂弹剑笑道:“若不是想见识你的武功,我还不到华山来呢!卓兄,适才你们问我的师门宗派,等会你看这位玉罗剎便知。”卓一航惊道:“好端端的比什么剑?”岳鸣珂道:“棋逢敌手,不免技痒,卓兄,你若没有要事,就瞧瞧我们这局棋吧。”玉罗剎心里暗骂:“好个不知厉害的小子,怎见得你就是我的敌手?”抢到下首,立了一个门户,故意让岳鸣珂占了有利的位置,笑盈盈的举剑平胸,道:“请进招!”

  岳鸣珂与玉罗剎相对而立,全神贯注对方,久久不动,突然间岳鸣珂剑锋一颤,喝道:“留神!”剑尖吐出莹莹寒光,倏的向玉罗剎肩头刺去,玉罗剎长剑一引,剑势分明向左,却突然在半途转个圆圈,剑锋反削向右。岳鸣珂呼的一个转身,宝剑“盘龙疾转”。玉罗剎一剑从他头顶削过,而他的剑招也到得恰是时候,一转过身,剑锋恰对着玉罗剎的胸膛,卓一航骇然震惊,只见那玉罗剎出手如电,宝剑突然往下一拖,化解了岳鸣珂的来势,剑把一抖,剑身一颤,反刺上来,剑尖抖动,竟然上刺岳鸣珂双目。卓一航又是一惊,不料那岳鸣珂变招快捷,真是难以形容,横剑一推,又把玉罗剎的剑封了出去。卓一航只听得两人都“噫”了一声,再看时双剑相交,已是争持不下。卓一航看得神摇目夺,忽听得岳鸣珂喝声:“去!”玉罗剎身子腾空飞起,然而剑势仍是丝毫未缓,竟然一个“飞鸟投林”,连人带剑,凌空下击,岳鸣珂一招“举火撩天”,两柄剑互相激荡,玉罗剎借这剑尖一颤之力,整个身子翻了过来,宝剑疾如风发,刷刷几剑,直刺岳鸣珂后心,这那里像是比剑,简直比刚才在七绝阵中的恶战,还要惊人!

  卓一航正想上前化解,那岳鸣珂反手一剑,挡个正着,转过身来,对玉罗剎一连攻了几招。岳鸣珂踏正中宫,沉稳化解,剑剑刺向玉罗剎胸膛,转瞬之间,又扭成了平手局势。玉罗剎剑招怪绝,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时如鹰隼凌空,时如猛虎伏地,时如水蛇游走,时如龙跃深渊。身如流水行云,剑势轻灵翔动。那岳鸣珂兀自不惧,剑法丝毫不乱,逢招拆招,攻如雷霆疾发,守如江海凝光。华山顶上,寒风猎猎,星月无辉,只见剑气纵横,剑光耀目,两人辗转攻拒,竟然斗了三百来招。卓一航是天下第一剑客的高徒,看了也不禁由衷佩服。这两人剑法的奥妙神奇,看来竟似在武当剑法之上,看了一阵,忽然看出一个道理,不禁连声呼怪。

  这两人剑法,看来绝对不同,但看得久了,却又颇似有相同之处,那岳鸣珂剑法极杂,看来有峨嵋派、有嵩阳派、有少林派的,还有自己武当派的,所用的都是各派剑法中最精妙的招数,但却都稍加变化,而所变化的又似比原来的剑招还要佳妙。卓一航这一看得益不少,这是后话。而那玉罗剎的剑法,也好像是博采各家,但每一招都和正常的剑法相反,例如华山派中的“金鵰展翅”,剑势应是自左至右,平展开来,而在她手中,却是自右至左。又如武当派中的“无常夺命”一招,剑势应自上而下,刺向下盘,在她手中,却是自下而上,刺向中盘。那岳鸣珂应对她的剑招,起初还是以另外的招数化解,例如玉罗剎用武当派的“无常夺命”,他就用雪山派的“明驼千里”,避招进招。到后来竟是用她本来模拟的招数来破她的招数,例如她把“金鵰展翅”一招,反转方向来使,他也就用正宗的“金鵰展翅”那招,却略加变化,来挡她的剑招。而且尤其奇怪的是玉罗剎每使一招,他都好像预先知道似的,待她一剑刺来,他就恰恰用到她所模拟的那原来招数应敌。因此两人虽然斗得极烈,却是相持不下。正看得出神,忽又听得岳鸣珂喝声:“去!”玉罗剎又飘身退出数丈,正想回身再斗,岳鸣珂叫道:“再斗无益,你的师父现在那里?她所藏的剑谱是不是都传给你了?你赶快对她说,天都居士等她相会。”玉罗剎倏然收剑,说道:“你的师娘在三年前已去世了!”岳鸣珂大吃一惊,宝剑扬空一劈,叫道:“是谁把她害死的?”玉罗剎道:“她自己走火入魔,撒手西去,与人无尤。”岳鸣珂道:“她的遗体和剑谱呢?”玉罗剎道:“在黄龙洞后洞的石室中,你搬开后洞那两块屏风似的岩石,就找到了。我奉她遗命,在她死后三年的忌日,已将她的死讯,告知了 贞乾道长,本想托贞乾道长转告令师,你既来了,就自己去找吧!”

  岳鸣珂道:“请你带引。”玉罗剎冷笑一声道:“并肩高手,不能同在一地,十年后我再找你比剑!”向卓一航扬了扬手,展开绝顶轻功,竟自下山去了。岳鸣珂叹道:“玉罗剎的脾气与我师娘真个相似!”卓一航道:“她武功真高,只是太骄傲了!”岳鸣珂忽道:“黄龙洞不知坐落何方,华山五峰,却到那里去找?”卓一航道:“我知道。”带岳鸣珂从玉女峰转到云台峰那边。

  岳鸣珂边行边说,将师门的一段情孽对卓一航说了出来。原来他的师父霍天都三十年前是个名闻海内的剑客,妻子凌慕华也是剑术的大行家,两人在峨嵋山顶结庐双修,度的真是神仙岁月。却不料凌慕华极为好胜,常常不服丈夫。霍天都费尽半世心力,搜罗了天下各派的剑谱,潜心穷研,一日豁然贯通,对妻子道:“廿年之后,我就可以把百家剑法冶于一炉,独创一派,天下无敌了。你快点拜我为师,咱们合练,要不然我就不把心得告诉你。”这本来是夫妻间开玩笑的说法,不料凌慕华脾气十分强项,冷笑道:“你可以独创一家,我也可以。偏不拜你为师。咱们廿年后再比比过,看是你强,还是我强。”霍天都当是戏言,一笑作罢。那料第二天一早,妻子竟然携了霍天都搜罗的剑谱,不辞而行。霍天都十分伤心,走尽天下名山大川,都寻她不到。伤心之余,也不愿再回峨嵋故居了。于是挟剑远游,到了西北,爱上了天山雄伟的奇景,竟然在天山的北高峰上隐居下来。心想:妻子既然要独创一家,自己也应该继续研究,到日后相见,也好互相印证。剑谱虽失,但他已记在心中,穷廿年之力,博采各家,创出一路超凡入圣的剑法,遂定名为“天山剑法”。岳鸣珂是他到天山之后第三年所收的弟子,岳鸣珂一路长大,一路学剑,师徒两人常常将新研究的剑法,拆招实习。所以天山剑法的完成,岳鸣珂也有一份功劳,两年前,霍天都忽听得武林朋友传言,说是陕北绿林道上,出现了一个妙龄少女,武功精强,剑法奇绝,一算廿年之期已满,其时岳鸣珂已经下山,霍天都将他招回,将廿年前的一段公案说与他知,叫他路过陕西时,务必要访那位玉罗剎。

  说至此处,岳鸣珂道:“所以我适才与玉罗剎比剑,一见她的剑势恰恰与师父所传相反,因此敢断定她就是我师娘的徒弟。”两人边说边行,不觉已到了黄龙洞,卓一航领先进入了洞中,似觉遗香犹在,脑海中不觉泛起了玉罗剎的亭亭倩影,颇为怅惘。两人一路行入后洞,果然见有两块岩石并列,状如屏风。岳鸣珂奋起内家真力,呼呼两掌,将岩石打得两边摇动,顺手一扳,将岩石向左右各挪动少许,两人举步入内,忽见一个骷髅,端坐壁上龛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