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白发魔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铁矢神弓少年扶巨宦 金鞍宝马大盗震虚声(4)


  这一来大出意外,耿绍南不由得怔在当场,暗想:谁是玉罗剎啊?这名字可从未听过,怎的那些强盗就吓得这个样儿?

  过了片刻,归有章猛然抬起头来,双眼一翻,含嗔说道:“是玉罗剎的也要劫!”邵宣扬吓了一跳,急声说道:“大哥,大哥!……”归有章呼的一掌,击在檀木桌上,顿时把桌子打塌一角,大声说道:“这一年来咱们受那女娃子的气也受够了,索性趁此时机,豁了出去,斗她一斗。”邵宣扬退了几步,颤声说道:“这,这……”归有章道:“亏你一世威名,就怕得这个样儿。她的厉害,咱们也只是耳闻,未曾目击,喂,你们有种的就随我来,这小子的马鞍我劫定了。”麦氏三雄、龙门三舵缩手不动,只有方家兄弟叫道:“咱兄弟愿听归大哥调度。”归有章横了邵宣扬一眼,叫道:“好啊,几十年兄弟之情,算是白交的了。”邵宣扬苦笑道:“大哥既然要干,小弟只好听从。”归有章虎吼一声,隔着桌子,伸手就抓,王照希身形一闪,避了开去。方家兄弟,左右扑上,王照希身子滴溜溜一转,蓦然一招“左右开弓”把方家兄弟格开。归有章手腕一翻,骈起中食二指,骤然发出,直点王照希双目,王照希霍地使个“凤点头”跳过一边,冷笑说道:“归老大,你中了我的缓兵计了,你要劫该早点劫,现在劫么,可来不及了。你听,外面什么声响?”归有章愕然一听,外面击柝声声,长宵易过,竟然打五更了。王照希大笑道:“你听到么?打五更了!玉罗剎马上就来,归老大你还不停手,定死无葬身之地!”归有章喝道:“小子,你想拖延时候,先送你见阎王!”呼的一掌,又迎头劈下。

  大笑声中,王照希出手如电,扬了两扬,把厅上的两枝大牛油烛打灭,顿时一片黑漆,耿绍南贴到墙根,屏了呼吸,群盗虽然人多势大,在黑暗中一时也不敢莽动,归有章凝神静听,要想辨声进击,忽然外面传来清脆的笑声,听似甚远,霎忽便到了门外,众人眼睛一亮,厅门开处,走近一队少女,前面四人,提着碧纱灯笼,后面四人,左右分列,拥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少女,杏黄衫儿,白绫束腰,秋水为神,长眉入鬓,笑盈盈的一步步走来。厅中群盗呆若木鸡,有几个更是面如死灰,瑟缩一隅,动也不敢动。

  王照希欢声说道:“练女侠,家父问你老人家好。”那少女点了点头,说道:“他好。”王照希道:“家父托我带这个马鞍给你,他们……”少女低眉一笑,截着道:“你的来意我早已知道。是他们看中了这个马鞍么?”凤眼一扫,邵宣扬急道:“我不知道是你老人家的。”耿绍南暗笑,这女郎看来,最多不过二十岁,邵宣扬偌大一把年纪,却口口声声叫她做老人家。

  少女眉毛一扬,又是冷笑说道:“不知无罪,你们都随我回山去吧。”顿了一顿,忽又笑道:“归老大,你也来了?你这个月的贡物还未交来呢,是忘记了么?”归有章调匀呼吸,定了定神,忽然喝道:“玉罗剎,别人怕你,我不怕你。这里还不是你的地界,这马鞍我要定了。”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那被唤作“玉罗剎”的少女问道:“还有那位插手要这马鞍的?”麦氏三雄、龙门三舵急忙退过一边,说道:“不敢!”邵宣扬面色惨白,讷讷不能出言,方家兄弟默不作声,却随在归有章身后。玉罗剎倏地一声长笑,说道:“归老大,谁要你怕啊!”归有章正冲到面前,蒲扇般的大手往下抓去,玉罗剎不动声色,归有章一抓之下,猛的不见人影,急忙退时,那里还来得及,后心一阵剧痛,顿时倒在地上,方家兄弟连看也未看得清,胁下也同受了玉罗剎的一掌,惨叫狂嗥,在地下滚来滚去!

  玉罗剎闪电之间,连下了三手毒招,把三个剧盗打倒地上,仍然是笑吟吟的站着,若无其事,绿林群豪全都慑服,玉罗剎对麦氏三雄、龙门三舵说道:“不关你们的事,你们起来!”邵宣扬连连讨饶,玉罗剎兀自冷笑不答。

  三人中归有章武功最高,被击倒后运内力抵御,忍住剧痛,所以初时不似方氏兄弟的痛号失声。那知不运气抵御还好,一运气抵御,身体内顿如有千万条毒蛇乱窜乱咬,五脏翻腾,连叫也叫不出声来了。旁边的人只见他头顶上热气腾腾,黄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滴出来,面上肌肉一阵阵痉挛,痛苦得连面部都变了形。这简直是天下最残忍的酷刑!

  方氏兄弟叫道:“求你老人家开恩,快点杀了我们吧!”归有章眼睛突出,却喊不出来。玉罗剎笑盈盈地说道:“方家兄弟,你们是从犯,罪减一等,免了你们的刑罚吧。”纵足飞起,一人踹了一脚,两兄弟惨叫一声,寂然不动,耿绍南看得惊心动魄,想不到这样美艳的少女,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玉罗剎把方家兄弟结果之后,向邵宣扬招招手道:“你过来!”邵宣扬双手扶着墙壁,身躯颤抖,一步步走了过来。玉罗剎柔声说道:“你和归老大是几十年兄弟,交情很不错啊!”邵宣扬心胆欲裂,急忙说道:“女侠你明鉴秋毫,这回事没有我的份。”玉罗剎面色一沉,厉声斥道:“枉你做了这么多年强盗,做强盗的禁忌你还不懂么?你简直一点眼光都没有,还在绿林中逞什么强称什么霸?他一个少年,单身押运金宝,没有极大的来头,他敢这样做么?老实对你说,他这礼物若不是送给我的,我也不敢伸手劫他。你对他的来历知道多少?不问清楚,就胡乱听人唆使,合伙行劫,你这不是瞎了眼睛么?”

  邵宣扬听她越骂越凶,心里也越来越宽,听她骂完,已完全定下了心。他知道玉罗剎的脾气,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之时,若她笑容满面,对你温言细语,那下一步就一定是用极毒辣的手法对付,若得她严厉斥责,那就准不会有什么事儿。听她骂完之后,邵宣扬倏地左右开弓,自己打了两个耳光,高声说道:“是小的瞎了眼睛,是小的还没资格做强盗,望你老人家多多教诲。”玉罗剎喝道:“你若然自己知罪,我就免你的罪,你过来,把你的把兄杀掉!”邵宣扬面色惨白,归有章到底是他多年兄弟,如何下得毒手。归有章却在地下滚来滚去,渐渐向他这边滚来,露出哀恳的目光,似求他赶快下手。

  耿绍南忍受不住,忽然纵身出来,亢声说道:“归有章是无恶不作的独行大盗,你把他处死,也算是替绿林道中清除一霸,没人说你不对。但你叫他兄弟相残,这却不是正派所为。”玉罗剎面色一变,忽然笑道:“你是那一派的门人?”耿绍南傲然说道:“武当派的第二代弟子!”玉罗剎道:“哦,武当派的,失敬,失敬!”秋波一转,说道:“邵宣扬,我这是试你的心术行为,你虽与归有章一伙,还不似他那样胡作非为,我叫你杀他,你也还不是一味屈服奉承,不愿杀友以求自保。好,凭这两点,我就免了你行刑之责。”说话之间,纵足飞起,轻轻一踹,又把归有章结束了。

  玉罗剎谈笑之间杀了三个剧盗,挥挥手道:“你们都随我到定军山去!”笑了一笑,指着耿绍南道:“你想跑到那里去?想回去保护你的卓大人吗?你也随我去,连同你的卓大人和所有行李银两,都给我搬上山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