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大唐双龙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卷 第九章 大显身手


  那群海沙门徒一向横行霸道,十多人见状,早从铺内蜂拥出来,提刀持斧迎向两人。

  徐子陵虎入羊群般冲入敌阵里,拳打脚踢,只见一个个公牛般的壮汉,不断离地飞跌,片晌后就再没有人可以爬起来。

  道上行人争相走避,一片混乱。

  寇仲怨道:“留下两个给我玩玩都不行吗?”劈胸抓起其中一个,拖进铺内,不一会出来牵着徐子陵往码头方向走去,道:“真正的分舵在盐街处,就是与我们偷盐的货仓相邻,那处抢船都方便点。”徐子陵道:“你抓的那人倒合作。”

  寇仲冷哼道:“不合作行吗?”

  徐子陵哈哈一笑,领先出城。走了一半路时,数百骑从城门旋风般追至,不用看都知是沈法正的兵将。

  寇仲吓了一跳道:“似乎人多了一点!”

  徐子陵想起那趟在江都皇城的苦战,亦心怯起来,忙偕寇仲落荒而逃。

  徐子陵躺在海边密林一棵大树的横枒处,欣赏大海落日的壮观美景,感到心胸扩阔至无限,人世间一切你争我夺,都变成永恒中无足道的琐碎事儿。

  自那天换上新衣,刮掉胡子后,寇仲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充满斗志。沉思默想时,不时眼露异芒,想的不知是否争雄天下的大事。

  自己则愈来愈沉醉于武道的探索里,其它事都不摆在心头,唯一舍割不下的就是素素,寇仲则当然不用他去担心。

  他也想起沈落雁、东溟公主,但都像浮光掠影,并不能使他动心。

  对他而言,感情是生命里最难以承受的东西,每当想起傅君婥,他便涌起神伤魂断的感觉,对宇文化及的仇恨更深刻。

  杀了宇文化及后,他会云游天下,甚至到塞外去,好好经验生命中更多姿采的一切。

  一统天下这种大事,并非他这种毫无所求的人干得来,那该是寇仲、李世民这类人去承担。

  他的目标在于探索这个奇异的人世,探索武道的最高境界,勘破生命的奥秘。但他从来没有强迫自己,一切都随遇而安,就像以前寇仲要他去偷听老儒讲学,要他去偷学武术,他便去听去学。

  直至学晓长生诀秘不可测的功法,他才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上,有了自己的想法和目标。心中忽生惊兆。徐子陵闭上眼睛,排除万念,立即感觉到有人从西南方悄悄往他处潜来,此人是自离开丹阳后他所遇到的人中武功最高明的,却绝不是寇仲。若寇仲要耍把戏,那至少要待他进入十丈的范围内,他才可生出警觉。但此人在三十丈外他便发现了。就在此时其它方向亦现出敌踪,都离他二十丈许,可见这几个敌人,又比先前那人胜上一筹。剎那间他已决定了苦战到底,否则就要和去了探听敌情的寇仲失散。徐子陵鬼魅般迅快地滑落树脚处,由于他对敌人的位置和逼近的路线掌握准确,故只一两个身法,便悄悄从敌人目光不及的死角位和间隙中闪进了一处茂密的草丛里。

  天色暗黑下来,太阳的余晖在大海另一边逐渐消沉,林内更是难以见物。

  衣袂破风声蓦地响起,然后有人“咦!”了一声,显因找不到他而大感错愕。徐子陵心中明白,对方早前定是从远方高处看到他躺在树上,走到近处时受林木所阻,反而见他不着。

  徐子陵蹲伏草丛里,瞇起眼睛,屏息静气往外瞧去。

  除非对方搜到这里来,凭他奇异的真气,当年功力尚浅时,躲在屋梁上便连李密、翟让这种高手都不曾觉察。试问这世上有少多个李密和翟让,故此他一点都不担心会泄了行藏。

  刚才他躺卧沉思瞑想的大树下多了一高一矮两个黑衣人,因是背着他,所以看不到样貌,不过只看他们都站得渊亭岳峙,气势雄强,便知非是一般庸手。

  风声响起,树下又多了一个人,道:“搜过了,鬼影都没有半只。”此时徐子陵嗅到一股奇异的幽香,接着是微不可闻的破空声,心中懊然,知是有人从后接近,而且是个女子,身体的芳香被海风先送进他灵敏无比的鼻子里。徐子陵忙伏到地上去。一把剑子刺进草丛来,在他上方掠过,接着一连四剑,又快又狠,若他学刚才般蹲着,早已中剑。幽香远去,女子显是移到别处搜索。徐子陵心中暗笑,盘膝坐好,心想寇仲也该回来了。不片晌三个敌人聚到一起,两男一女,低声商议。另一人则可能去了附近搜索。先是一把雄劲的声音道:“这或者是最好一个截着他们的机会,看情况他们是想逃往海外,以躲避李密的追杀令。”另一人粗声粗气道:“那小子究竟到了哪里去呢?”先前的那人道:“大总管和韩帮主早从他们的路线猜到他们要到这一带来。大总管对此事非常重视,否则怎会劳动到我们的谢仙子的大驾呢?”说话的是个年青男子,语带谄媚,蓄意讨好那女子。

  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后,那被称为谢仙子的女子道:“照我看是他知机溜走了,我们就在这里布下陷阱,假若寇仲那小子能侥幸逃过韩帮主的天罗地网,就由我们来收拾他。只要能生擒其中一人,‘杨公宝库’就是我们江南军的囊中物!”徐子陵心中一震,这才知道寇仲为何迟迟仍未回来,那还有心情听他们闲扯,悄悄退了开去。

  徐子陵刚退出密林,眼前人影一闪,已陷进重围中,有人在后方大笑道:“小子果然嫩得可以,给我们一诈就诈了出来。”另一人道:“也非全是骗他,另一个小子说不定早给擒下了。”徐子陵夷然不惧,借点月色冷冷打量敌人,除原先的四个外,还多了两人,人人生相特异,可见均非平凡之辈。

  截他去路的是个颇有几分潇洒之姿的文士,手提长剑,遥遥指向他。

  左侧是个粗壮如牛的秃子,左右手各持一巨斧,教人不须推想就知他擅于外功,乃冲锋陷阵的勇将。

  右侧远处是个白发萧萧的高大老者,他的剑仍挂背上,气度沉凝,若他估计不错,三人里数他武功最高。

  身后风声骤响,刚才以言语诓他出来的两男一女,由林中扑出,封死了他所有退路。

  其中一人笑道:“小子你错过最后的机会了!若你刚才反身逸回密林内,说不定可给你溜掉。”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全是攻心之术,务要徐子陵感到自己的愚蠢,扰乱了心神。

  白发老者抱拳道:“老夫沈法正,乃江南道大总管的亲兄,假若徐兄弟肯随我等回去,沉某保证以上宾之礼款待徐兄弟。”徐子陵卓立重围中,虎目隐含一种深不可测的异芒,容色静若不波止水,修挺的躯体则如崇山般使人生出难以动摇的感觉。

  文士双手握剑施礼道:“在下鄱阳派李昌恒,我们对徐兄都好生爱惜,若能化干戈为玉帛,就是最好不过。”接着介绍秃头壮汉道:“屠力兄乃黄山派高手,乃大总管的左先锋,而在下则是右锋将。”娇笑由后面传来,那被称为谢仙子的美女道:“奴家叫谢玉菁,可不要忘了!”叫沈法正的微笑道:“剩下的两位是祈山派连氏昆仲凡兄和楚兄,都是江湖上著名用鞭的好手,他们的流云鞭依老夫看不须多久就可登上‘奇功绝艺’。”徐子陵淡淡道:“说完了吗?若没话说就动手吧!”六人大感愕然。

  要知他们六人无不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手,随便一人走出来,便很少人敢不给他面子,现在因沈法正志在必得,所以把他们全派出来对付两人,当时他们觉得沈法正是小题大做,岂知徐子陵竟敢说出这大言不惭的话来。

  其实在徐子陵心中,由于惯见高手,除了杜伏威、东溟夫人、东溟公主、跋锋寒等级数的高手外,怎会随便把其它人放在心上。

  屠力暴喝道:“不知好歹的家伙!”

  话尚未完,肩手一扭,两把巨斧平胸往他斜斜劈出,两斧先后有致,迅若疾行的车轮,一出手就表现出他并非只凭勇力,而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同一时间,一点寒气从后直刺脊椎。

  徐子陵见他们如此厉害,精神大振,更知两斧只是分自己心神,真正的妙着是后方暗算自己的指风。

  对方如此费周章,说到底都是想将他生擒。

  徐子陵倏地横移,来到屠力右侧,不但避过背后的暗袭,还纯凭移位逼得屠力要仓皇变招。

  众人同时动容。这就叫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屠力正扭腰坐马继续追击,沈法正大喝道:“暂且停手!”徐子陵立时静止不动,对劈来的巨斧更不闪不避,泰然自若。屠力骇然收斧后退,记得了沈法正要生擒两人的命令。其它人都看得抹了一额汗,心想天下间竟会有人对敌人这么有信心。沈法正客气道:“老夫有一事相询。”徐子陵不置可否的轻耸肩膊,无论动作神情,都满潇洒好看。众人都心中一动,感受到这新近崛起武林、震惊了整个江湖的年青高手独特的秀气。

  沈法正见他没有说话,只好自己继续说下去道:“徐兄弟难道不想知道你另外那位兄弟的收场吗?”沈法正外号“攻心刃”,顾名思义,可知此人最擅攻心之术。

  来前他们早商量过,要杀徐子陵不难,但要生擒他却是不易,于是沈法正设计了种种攻心之法,配合施展,早先连凡、连楚和谢玉菁三人引他入彀,便是他的诡谋。沉法兴能挣到今天的地位,这堂兄的助力实非常重要。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徐子陵不但没有露出丝毫骇色,嘴角还首次露出一个动人之极的笑容,其动人处是那种自然流露,令人绝不敢怀疑的真诚。看得面对他的三人都出奇异的感觉,彷佛可接触到这年青高手优雅隽逸的内在美。

  徐子陵淡然道:“有劳关心,除非我见我那兄弟尸横地上,否则绝不会相信有人能奈得何他……”连楚性情暴烈,又看不到那令人感动的笑容,怎忍耐得住,健腕一翻,手中长鞭毒蛇般冲怀而出,点往徐子陵耳后要害,若真点中的话,就算有护体神功,都包保足令中鞭者晕厥。

  祈山派鞭法之所以能名传江湖,正因这种“鞭穴”的独门手法。要知运鞭妙者,可从任何角度进攻对手,更令人防不胜。

  连凡与连楚兄弟同心,见乃弟出手,也便了个手法,一手拏着鞭子中段,变成一减半长度,但亦足有八尺长的鞭棍,从左后侧抢前,往徐子陵背脊猛抽下去。

  沈法正的右锋将李昌恒亦配合发动,挽出十多朵剑花,令人眼花撩乱之际,其中一朵突然电疾激射向徐子陵的咽喉,凶毒无比,完全是没有保留的进手招式。

  左锋将屠力从喉咙发出“呜呜”的低吼声,两把巨斧上下作势,虽没有出手,却造成了很大的威胁,至少可使徐子陵不敢避往他那个方向。

  沈法正虽毫无动静,但却令人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还有个威胁就是正后方的谢玉菁,谁都不知她会否出手?何时出手?徐子陵尚是首趟同时对上这么多实力平均高手,不过对方凌厉的攻势和天衣无缝的配合,却有一个弱点,就是要将他生擒,所以真正的一着仍是连楚点向他耳后的鞭梢,其它人只是分他心神。

  若非对方有此存心,确拥有杀死他的实力,但亦须付出沉重代价。

  徐子陵心灵化成井内无波的水,清楚反映出周遭的发生,半点不漏的洞悉一切,精确的把握到对手的动静,进袭的手法和时间的先后。

  他将眼、耳、鼻的灵觉提升至极限,至乎皮肤隔着衣服都可生出感应协助他达到“知敌”的高手层次。

  一声低吟,徐子陵也不见如何作势,双脚猛蹬,箭矢般笔直冲空而起。

  这一着大出各人料外,要知人在空中,一口真气尽时,就要往下落,而在空中变招或防守的灵活性都会大幅减弱,又成了最明显的攻击目标,若被围攻,更没多少有人敢尝试,故此沈法正等无不大惑不解。

  连楚的鞭梢像有眼睛般往上拔的徐子陵追去,由于连楚正处于前冲之势,一时难以上拔,只好追至徐子陵脚底下,凭长达丈半的鞭子追击这年青的对手。

  李昌恒的剑和连凡的“鞭棍”同告落空。

  在后方有“飞仙”之称的谢玉菁一阵娇笑,一溜烟的破空斜飞,往不住疾升的徐子陵追去,手上一对短剑上划下扎,攻向对方的颈腰,凶毒无比。

  刚才徐子陵察敌时只发现五个人,独漏了她,可见她的轻身功夫何等高明。后来亦只是嗅到她体香送来的微风,始知有人从后潜来,故“飞仙”之号,实非侥幸得来。

  连楚的长鞭眼看可点中徐子陵脚底的涌泉穴,他已准备透鞭送出劲力,哪知徐子陵使了下简单的脚法,不偏不倚的用足尖把迎上的鞭锋。

  “啪!”的一声,两股劲力猛撞在一起。

  连凡感到一股灼热无比的真气,沿鞭透手而入,化作丝丝气劲,自己的护身真气似乎没有半点用处,闷哼一声,差点震倒地上。

  徐子陵却借连楚鞭梢传来的反震力,在空中换了另一口气接着凌空横移,投往重围外,谢玉菁著名的“飞仙短刃”完全落空。

  连凡兄弟情深,忘了徐子陵,扑上去扶着连楚,问道:“怎样了!”连楚整张瘦面生出不正常的血红色,急喘道:“快助我行功!”众人见连楚只一招就吃了大亏,均感骇然,不过此时已无暇多想,沈法正、屠力、李昌恒三人急起追截。

  徐子陵在空中再一佪翻腾,落在一道山丘斜坡时,谢玉菁已盘翔而至。

  徐子陵露出一个充满男性魅力的微笑,两手探出,忽然变成千百指影掌影,迎上她那对飞仙短刃。

  两人这才有机会打个照面,只见谢玉菁年在二十许间,头挽高髻,身穿彩绘宫装,打扮得就像杨广的妃嫔,玉脸如花,体态娉婷,极具风韵,姿色绝不逊于云玉真。谢玉菁亦看到徐子陵的容貌,俏目亮了起来,手底下却毫不容情,借凌空下扑之势,两柄剑互为掩护,忽先忽后,剎那间变招多次,连环往徐子陵攻去。

  “叮叮当当!”

  徐子陵的手像神蹪般或点或扫或拨,将谢玉菁的凌厉攻势完全封挡,最厉害是他每指每掌,都送出灼热无比的先天气劲,逼得这美人儿不断弹起,无法落到地面来,还要不断和他凌空硬拚。

  这时沈法正的长剑首先杀到,徐子陵一声长啸,使出屠叔方教他的截脉手法,趁谢玉菁被他震得血气翻腾之际,画在她左腕脉处、左手中指,却点在另一短刃的锋尖。

  谢玉菁娇呼失声,双手麻痹,左手短刃立时在徐子陵手上,然后另一股热劲透右刃而入,她当然可逞强硬拚,但那和自尽没多大分别,无奈下只好提气后翻,远远飞退,好化去对手凌厉的真劲。

  故此当沈法正杀至时,屠力和李昌恒仍在七、八丈外,变成两人独对之局。

  徐子陵双目寒芒闪闪,冷哼一声,硬撞入沈法正罩头而来的剑网去,竟施出埋身搏击的凶险战术。

  屠力和李昌恒赶到时,都有无从入手之叹。

  只见两道人影在斜坡上此追彼逐,缠作一团,刃剑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沈法正至此才明白为何徐子陵可以败退宇文无敌,气走李子通,又能从宇文化及的叛党手下逃出皇城,因为这年青高手最厉害处就是所有招数均无成法,完全是天马行空的临时创作。

  人影乍分。

  沈法正跄踉跌退。

  屠力和李昌恒骇然下由左右攻去。

  徐子陵右手一扬,飞仙短刃直取李昌恒面门,人却迎往屠力。

  “蓬蓬!”

  无论屠力如何改变角度,但徐子陵就像预知他双斧所有变化,掌缘猛切在斧身处。

  屠力惨哼一声,硬生生被他劈得往后急退,一时忘了是斜坡,差点滚了下去,狼狈之极。

  李昌恒避过掷来的短刃,正要扑上,沈法正按着右胁鲜血泉涌的伤口喝道:“昌恒退下。”李昌恒不忿地止步,怒视卓立坡顶的徐子陵。

  其它人亦团拢过来,但已无复先前围堵之势。徐子陵冷冷看着敌人,自有不可一世的逼人气概。沈法正道:“今天之事就此作罢,后会有期。”他们来得突然,退得更突然。徐子陵当然知道事情只是刚开始,收慑心神,朝码头方向驰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