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小说集 >
创世纪

  那是炎热得使人不断流汗的正午。

  我率领着部门内二十多名干探,兵分四路向山上孤零零的房子进发。这二十多人属于我主管的特殊任务组的中坚份子,是联邦调查局内精英中的精英,拥有全国最严密的通讯网、眼线和优良装备,假设我们做不来的事,别人也一定束手无策。

  支援的是三百多名军警,组成一个广阔的包围网。

  我本来竭力反对这样劳师动众,尤其追缉的对象只是个终生埋首研究原子物理学的所谓专家,我不信他能漏出我们指掌间。

  可是局长坚持动用可能运用的最大力量,他暗示总统已亲自发下命令,不惜一切把汉斯博士抓回来,且必须是生擒。

  他的罪行则属最高机密。

  一份礼物

  接到这个任务,我们立时将他的图片在所有报纸电视刊登和播出,设立二十四小时热线。

  任何能提供抓到汉斯博士线索的人,可获得一百万美元的巨额悬赏,这是罕有的巨额赏金。

  一个小时前,有人在山下附近城镇的超级市场见到汉斯,虽然他戴上太阳镜,仍给有心者认了出来,他高挺长瘦的面容和山羊须,是难以掩饰的特徵。

  我们乘直升机赶抵现场。

  目击者兴奋地指出山上这两层高的房子,是她见到汉斯走往的地方。

  屋子给团团包围起来。

  副手曼诺来到我身边,皱起眉头道:“老板,不像有人。”

  我抹了额角的汗珠,道:“我也这样担心。”多年来的经验,使我养成比野兽还敏锐的触角。

  曼诺道:“那种方式?”

  我略想了想,道:“第三种。”

  特殊任务组是最训练有素的专家,针对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行动方式。第三种是不经警告,由每一个可以进入的地方破入。

  我和曼诺对了腕表。

  下午一时四十八分,突击在两分钟后进行。我率领四名队员,藉着树林的掩护迫近至房子的正门。

  二时正。

  四枚惊魂弹,准确地刺穿楼上楼下的四道窗户,投进屋内。

  强烈的白光和尖锐的激响,在屋内迸射震响。同一时间我们破门而入。

  玻璃窗的破碎声大合奏般同时响起,二十多名精英以最具效率的方式,通过窗户和前后门破进屋内。

  我举起发射麻醉弹的手枪,第一个进入屋内。

  屋内弥漫着夺人人神的惊魂弹烟屑。陈设简单,却没有人。

  曼诺从楼上下来道:“没有人,烟灰盅有百多个烟蒂。”

  另一个队员在厨房叫道:“这里有剩下来的食物,味道还可以。”

  曼诺道:“他走了不久。”

  我道:“立时动用可以运用的人手和警犬,以这里为中心点搜索,不信他能走多远。通知附近的警方,截查公路上每一辆车。”

  曼诺领命而去。

  “老板!这里有份礼物。”

  我精神一振,走进一间书房模样的地方内,书桌上放了一盒盒式录音带,压着一张字条,字条写着:“致罗娜博士。”

  受太空总署保护

  “这位是罗娜博士。”局长介绍道。

  我眼前一亮,连忙伸手和美人儿相握。

  罗娜博士美目深注,握着我的手紧一紧,才放开来道:“杜当先生,你是局内最优秀的人才,希望今次不会使我们失望。”

  我打量了她纤长动人的身材一眼,皱眉道:“你们?”

  局长马臣插入道:“罗娜博士是太空总署的专家,也是受命协助我们全力追缉汉斯博士的署方代表。”

  我的脑子立时活动起来,追问道:“汉斯和太空总署有什么关系?你只给了我汉斯的相片和有等于无的简历,其他一切一概不知。”

  局长露出尴尬笑容道:“杜当,这是国防部的指令,为了国家的安全,一切必须保密……”

  我抗议道:“连我也瞒过,教我如何抓人?”

  罗娜礼貌地道:“对不起,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保密实在太重要了,可是我仍可以透露多点你知道,汉斯三日前的职位是太空总署首席研究员,不过请你把这视作最高机密。”

  我心中一凛,太空总署的专家全是受保护动物,只能在某一高度保安的范围内活动,严禁与外人接触。

  罗娜皱了皱娇俏高挺的鼻子,道:“局长通知了我,请把录音带交还。”

  我奇道:“那是重要的证物,暂时应由我保管,不过可以播给你听。”

  罗娜俏脸一紧,寒声道:“绝不可以,一定要交我带走。”

  我摊开双手道:“我早已听过录音带,拿不拿走有什么分别?”

  罗娜脸色一变道:“除了你,还有谁听过?”

  我淡淡道:“我的副手曼诺,只有我们两个人。放心吧,他说了不足二十句话,没有人能明白的二十句话。”

  罗娜转向局长道:“这违反了总署和联邦调查局的协议,我要求立即将他们两人隔离,另派其他人负责追缉汉斯。”

  局长这时显出他的本色,脸色一正地道:“罗娜博士!我可以代表调查局向你保证杜当和曼诺先生两人绝对可靠,况且他们是最佳人选,换了别人,抓回汉斯的机会最少减了一半,假若有必要,我愿和国防部长商谈。况且,你还未知录音带的内容。”

  局长也算老姜了,太空总署是由国防部长直接管辖的,他把国防部长抬出来,立时压下了罗娜的气焰,最后那一句话才是最妙。

  罗娜呆了一呆,垂头想了一会,再抬起头,脸色大见和缓,歉意地道:“我有点失仪了,因为事关重大,使我失了方寸,好吧!我是应该对你们信任的。但让我先作请示。”

  光子力量

  办公室内。我把录音带塞进了录音机内,待要按下。

  端坐桌前的罗娜道:“我请示了署长,得到他的同意,向你说出事情的真相,当然,这只限于你一个人,甚至不包括贵局局长在内,希望这对事情有帮助,假如我们的顾虑不是多余,现在是分秒必争了。”

  我贪婪地盯了她清秀的俏脸一下,眼光移往窗外。在远方昏暗的街灯光上,隐约看到晴朗的内华达夜空,著名的甘乃迪角,只在三十公里外,那是人类征服广阔宇宙梦想的起点站。

  罗娜沉默片刻,缓缓道:“十二年前,我们一个专责火箭和穿梭机升空燃料的小组内,有位性情古怪却才气横溢的专家考特非博士,发明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装置。据他预测,这种装置能产生一种强大无匹的动力,远胜核能动力,假设能加以利用,将会成为超时代的突破,这涉及宇宙物质组成的秘密……”

  我连忙道:“不用向我解释科技上的问题……”

  罗娜道:“不!你一定要知道,至少是一点点。”

  我耸耸肩,无奈地道:“你知道我是门外汉,愈简单愈好。”

  罗娜首次占了上风,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道:“在现在的科技水平来说,能被人类运用的最强大力量是由原子而来,例如核子的分裂和聚变,都能释放庞大的能量,当能量被释放时,会产生强烈的‘光’,例如太阳因分子的塌缩,发生核能聚变,产生了笼罩整个太阳系的光和热……”

  我呆了一呆,道:“难道还有比太阳更大的能量和能力吗?”

  罗娜道:“理论上是存在的,例如创生宇宙的大爆炸,便是比太阳要强以亿计倍数的威力。”

  她说得简单明白,连我这门外汉也引起了兴趣,大爆炸理论说的是宇宙的物质本来聚在一点,经过一个宇宙级的强烈爆炸,把集中的物质弹射往虚广的宇宙里,造成宇宙里包括太阳系在内恒河沙数的星体,所以目前所有星体都是由中心向外扩展,若沙石般往四面八方弹射。

  罗娜道:“以最简单的方法说,考特非认为这大爆炸的力量源自一种奇异的力量,就是‘光子’,也就是‘光的力量’。”

  我眉头立时皱起上来,罗娜急忙道:“在一九零五年,爱因斯坦提出了著名的‘光电效应’理论,指出光也是物质,由那些名叫‘光子’的分离能包组成,以宇宙最快的速度运行,每秒钟可以绕地球七周半,光速是永恒不变的……”

  我叹了一口气,举手道:“投降了,请说得简单一点。”

  罗娜展露第二个笑容,看到我的窘迫,颇有报复的快意,笑道:“你现在看到我,是因为有光。一向以来,没有人把光当作物质,但其实‘光’是‘光子’组成,就像沙滩是由沙子组成,乍看是一片,其实却是一大堆个体的融合,光也是这样。”

  罗娜道:“考特非指出,‘光子’其实是宇宙的真正本原,从没有任何力量,包括核力在内,能改变光子互相间的组合,甚至使它慢下半分来,它们弥漫于整个宇宙内,以它们的独有形式,形成了这个世界,就像你眼前的一切,你看到我的眼珠是蓝色,因为眼珠的分子结构反射光谱里的蓝色。考特非说科学家追求的‘统一声场论’,想以一种单一的力量解释宇宙的本质,光子正就是答案。像创世纪中说的,世界先胡了光,才有其他的一切,也像中国人说的混沌初开,阴阳立判,阴是暗,阳是明,二者正是光的正反两面。”

  我有点儿明白了,道:“难道考特非博士创造了一种能影响光子的方法和仪器,所以能制造出比核子更强大的能量?所以当这从未曾发生过的事发生时,宇宙会产生惊天动地的变化。”

  罗娜赞许道:“就是这样,可惜我们直到目前为止,也不知道考特非博士的理论是对是错。”

  我愕然道:“为什么?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狂人汉斯

  罗娜道:“太空总署内有一个委员会,所有实验都要经他们严格审核,才能进行。当考特非的实验申请递上他们的会议台上时,主席提出了强烈反对,指出宇宙间只要有一个光子被改变,将会惹起连锁性的反应,引来整个宇宙内所有光子的互相碰撞,造成宇宙的毁灭。”

  我瞠目结舌道:“这么严重,但这和目前要追缉的汉斯博士有何关系?”

  罗娜神色一正,道:“当年反对考特非博士进行试验的委员会主席,就是汉斯。”

  我完全呆了起来。

  罗娜会说话的眼睛露出忧伤的神色,叹了一口气道:“翌日考特非博士在寓所内留下遗书抗议后,自杀身亡,他制造的仪器存进总署的绝密库房内,直到两个星期前。”

  我奇道:“考特非博士既然有那仪器,为何不偷偷试验,那须用自杀抗议。”

  罗娜道:“那仪器须在类似核爆的极端能量内,才能生效,所以只有在批准后,才能付诸实行。”

  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是否那仪器失窃了?”

  罗娜点头道:“正是这样,是两星期前的事了。密库每三个月都进行一次清点,由我、汉斯和另一位署内同事集体进行。事后署内广泛调查,十二位有权进入库内的人,都是对象,他们是署内最受信任的高层人员,包括署长在内,当然!还有汉斯和我。”

  我道:“仪器有多大?”

  罗娜道:“像个公事包大小,你知吗,总署是美国境内保安最严密的地方,包括署长在内,没有人可以把任何不明物体带离总署。”

  我道:“这和汉斯有什么关系?”

  罗娜道:“汉斯虽是被查对象,却从没有人真正怀疑他,一方面他是署内地位最崇高的科学研究者;另一方面,因为他是当年反对进行这个实验的人。可是三天前,他失了踪,我们才紧张起来,假设考特非的仪器真如汉斯所言,后果的严重你也应知道:其次我们绝不能容许任何人知道这秘密,否则一量把这仪器弄到手,他将成为这世界上拥有最强大破坏力量的人。”

  我喃喃道:“明白了!明白了!”室内虽有冷气,汗珠却从额角渗出来。

  我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

  录音机沙沙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道:“罗娜,不用找我了,那是没有用的,考特非的自杀,使我对他的‘光能理论’思索了十二年,我对了,也错了,‘创世器’虽不是由我发明,但另一个新的宇宙将由我手上诞生,比对起来,人类的生灭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我将成为新宇宙的创造者,我是上帝!”

  罗娜一对秀眉蹙起上来。

  我问道:“是汉斯吗?”

  罗娜道:“是他!但我却不明白他说的话,难道他疯狂了?”

  我站起身来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也要工作了。”

  罗娜关心地道:“小心点!汉斯的智商是二百六十三点,可能是爱因斯坦以来最聪明的人。”

  我笑道:“兵捉贼是另一种智商,我比起他来,或者是二百六十四点也说不定。”

  罗娜吐舌道:“也可能是低于平均的九十九点。”

  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如此娇俏顽皮的神态,忍不住伸过头去,在她香滑的脸蛋亲了一下作吻别。

  她满脸红粉,娇羞不胜地垂下头来。

  疑云阵阵

  曼诺道:“当时的情形是这样,一名住在附近的家庭主妇看到汉斯行藏闪缩地在超级市场出来,引起她的注意,把他认了出来,报告警方。于是我们立即出动,但已人去楼空。”

  我问道:“告诉我,换了你是汉斯,有没有把握逃出生天?”

  曼诺道:“机会是零,所有公路都是我们的人,在附近的区域我们进行了逐家逐户的搜查,一定可以把他迫出来。”

  我道:“他在超级市场买了些什么?”

  曼诺道:“全是饼干、巧克力等一类食品,共值一百二十五元三角。那幢房子也查过了,是汉斯在三年前以死去父亲名义购下的。噢!还有,半小时前一名的士司机来举报说,三日前曾接载过汉斯,到达他藏身楼房三哩外的小镇处。当时汉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

  我默然不语。

  曼诺和其他十多名队员目光一齐集中在我身上。

  我霍地抬起头来,眼光凌厉地扫视室内众人。

  曼诺等精神大振,通常我这副模样都表示了智珠在握。

  我道:“知道吗?我们今次的顾客汉斯,是犯罪史上最聪明的人,一个智商仅次于爱因斯坦的天才。”

  曼诺傻兮兮地道:“你的意思是……”

  我断然道:“意思是他绝不会干傻事,明知他的尊容出现在所有报纸和电视上,依然大模斯样四处逛街。”

  另一队员喃喃道:“起码也要剃掉他那山羊须。”

  曼诺恍然道:“而且正是他的闪缩才引起人注意,以他这样有智慧的人,为何要这样做?唯一解释,是他暴露行踪,所以他才能在我们赶到前,留下录音带。他为何要这样做,噢!我明白了。”

  望着恍然大悟的曼诺,我淡淡道:“你终于明白了。”

  惊天计划

  我们重临山上那幢两层高的楼房,搜索了大约半小时,在一个衣柜里发现了设计巧妙的暗门,打开后一条旋梯往下延转。

  我轻声道:“你们把这区域包围起来,我怕这老狐狸还另有通道。”

  曼诺道:“你单身一人要小心点,记着你的智商可能比他低得多。”我低骂一声,道:“没有讯号,不要下来。”

  我灵巧地步下旋梯,一个虎跳,来到地窖里,一看吓了一跳,在昏暗的壁灯下,全美国政府和警方不惜一切代价苦苦找寻的汉斯博士,大模斯样坐在桌子的一方。

  汉斯从容道:“果然高明,请坐!”

  我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拔出麻醉手枪,沉声道:“博士!你被捕了。”

  汉斯微笑道:“抓到我是没有用的。创世的程序已开始了倒数,没有人能有回天之力,你也是聪明人,否则怎能识破我虚者实之的计策。”

  我道:“坦白说,本人很佩服你,故意泄露行踪,使我们找上门来,又故意留下逃去的迹象,原来仍是躲在原地,确是荒唐大胆。”

  汉斯眼中喷出狂热,认真地道:“比起创世的大业,这算得了什么,当一束光子被创世器改变时,会引起惊天动地的连锁反应。我们的宇宙内,每一粒光子都用每秒钟三亿米的速度在运行,当一束光子减慢下来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公式‘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这条公式将须要改写,那也是说:宇宙整个基本结构会被改变。”

  我闷哼一声道:“但人都死光了,何苦来由?”

  汉斯狂笑起来道:“我不怪你有这个想法,当年我也是这样想,但我改变了,宇宙并不会毁灭,而是重组和衍化,就像丑陋的毛虫蜕变为美丽的蝴蝶。现在存在于我们眼中的色相将成为被遗弃的历史陈迹,而且这种改变是渐进的,以光速由创世器的作用点逐渐波及于整个宇宙,就像水里的涟漪,并不能把水毁灭。”

  我追问道:“但人都死光了。”

  汉斯肃容道:“没有人可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形,可能是地狱,也可能是天堂,或者有人能以精神的力量,驾驭这物质的重新组合,继续生存下去。”

  我举起枪叫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只知道你是个狂人,举起手!走过来!”

  汉斯面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转身向后走去,我狂喝一声,扳动手掣,麻醉弹射出,不到两尺啪一声掉在地上。

  原来这老狐狸竟在地室的中间竖立了一块防弹玻璃。

  汉斯消失在地室另一面的暗影里,先前的估计不错,他有离开的通道。

  我刚扑上地道和曼诺会合,远方传来数声枪响,我们到达时,两名守外围的州警拿着手枪,汉斯倒在血泊里,手上拿着一支点三八口径手枪。

  其中一名州警道:“他突然从树林扑出来,手中拿着枪,我们迫不得已……”

  我无暇听他们说话,贴近汉斯的耳边,叫道:“汉斯!创世器在那里?”

  汉斯嘴唇颤动,呻吟地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朋友!信我吧,有准备的人,将可以继续活下……”头一侧,死了过去。

  我茫然抬起头来,树木蓝天,是那样地实在,谁想得到大祸正临头。

  曼诺走过来道:“是好是歹,终于把凶徒擒拿归案,可以早点回家吧!我答应了儿子和他一齐看穿梭机升空,现在还来得及。”

  我猛地跳了起来,猛抓着曼诺肩头,狂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冲上云霄

  甘乃迪角穿梭机发射站的大堂里。

  美丽的罗娜迎上来道:“什么事!找得我这么急,万事也等穿梭机发射后才说。”

  “一百零一、一百、九十九……”大堂轰鸣着发射的倒数。

  我焦急地道:“你一定要制止穿梭机的发射,创世器在炎箭推进器内。”

  罗娜道:“这是相当严重的事,只有总统和主席才有这个权力,你有什么实据?”

  冷汗从额头流水般泄下,我叫道:“你不是说过没有人能把不明物体带出基地外,汉斯也不能够,也没有带出去,他利用权位,把它安装到推进器,只有发射时的庞大能量,才能产生创世器影响光子速度的条件……”

  “五十四、五十三、五十二……”

  罗娜面色凝重起来,一把拉着我转身便走。

  “四十三、四十二、四十一……”

  来到基地指挥中心的正门前,四个警卫阻止了我们,其中一人礼貌地道:“对不起!罗娜博士,穿梭机倒数进入最后一百下,任何人也禁止入来。”

  罗娜颤声道:“我要和主席通话。”

  警卫道:“你也知道规矩,除了总统外,主席不会接听任何电话。”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二十七……”

  我和罗娜对望一眼,她面色苍白得像死人,两颗心一齐霍霍跳动。

  透过玻璃望进去,指挥中心内数百人屏息静坐,凝视着巨大的发射塔。

  穿梭机雄姿赳赳计整装待发。

  我狂喝一声,跳了起来,双掌左右推出,两个警卫打着转跌了开去,我扑到门前,大力拍着玻璃,高呼道:“停止发射!停止发射……”

  忽地双脚凌空,给人整个架起退后,胸腹立时中了两拳,痛得我弯曲起来。

  罗娜扑了上来,护着我道:“待会我会解释一切,这位是联邦调查局的人,我保证他有足够理由这样做。”

  罗娜搂着我,喃喃道:“我们尺尽了力了,不是吗?”眼泪串流而下。

  “十、九、八、七……”

  我蓦地记起了汉斯的说话,凑到她耳根旁全心恳切地道:“记着!有预备的人,将可逃过大难,继续在新宇宙内生存。”

  “三、二、一!”

  萤幕上穿梭机的推进器喷射出浓烈的白烟,跟着是熊熊烈焰,穿梭机逐渐上升,发射台侧跌向下。

  诞生新宇宙

  我和罗娜面面相觑,难道创世器并不是在推进器内,又或是整个理论只是一场虚惊?

  当我们再望往萤幕时,异变突起。

  整个萤幕变成漆黑一片,同时波及周围整个空间,这一刻还是光明,下一刻化成黑暗。

  我来到一片黑暗的虚无里。

  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也感觉不到先前依偎着我的罗娜。绝对的虚无。一股恐惧填塞着我的意识,想狂叫,却没有口来宣泄。

  我究竟变成了什么?

  像一个盲人在漆黑的深渊里,不断向下跌。下面是否地狱?忽然涌起一股恐惧,假设要永远这样下坠,实在比十八层地狱更使人惊惧。

  我濒临在精神彻底崩溃的边缘。

  在毁灭前的垂死挣扎。

  意识逐渐模糊。

  “有准备的人,将可以活下去。”汉斯的声音在我狂乱汹涌的心灵大海内响起,愈来愈清晰。

  我记起了穿梭机起飞,考特非的创世器挑引了宇宙最本原的力量光子,改变了宇宙的本质。

  “有准备的人,将可以活下去。”

  脑中灵光一现。

  宇宙的本质虽然改变了,但生命却是非物质,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它改变,就如宗教所倡言的灵魂可以在物质的肉身死亡后,继续存在一样。

  没有了以前的物质束缚,我可以得到更大的自由。

  喜悦代替了恐惧。

  下坠倏然停止。

  我感到生命力量在我的意识内凝聚和澎湃,忽然间,我充盈着一种从未曾尝试过的力量。

  我感到心灵不断膨胀和收缩,就像以往的呼吸,我狂叫起来,忽然发觉声音响彻四周,我又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向前奔动。

  一轮彩光在面前升起,地平线在我眼前整个浮了上来。天!那是新的太阳!

  金辉灿烂的光点在整个空间里雀跃。

  我发觉处身在一个大平原里,地上彩霞流动。分不清是植物还是波浪?

  我通过了!活了下来。

  “杜当!”

  一把甜美的声音喜悦地在后方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转过身来,看到全身赤裸发亮的罗娜向着我奔来。

  她也活了下来。

  我忘记了一切,爱火高燃下,向着罗娜狂奔过去。

  在这刚诞生的新一代宇宙里。

下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