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龙 > 七星龙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鼓掌(3)


  “如果我猜不出,你一定会认为我是个笨蛋。”元宝说,“如果我猜出来,你也不会承认的。”

  “那说不定,”田鸡仔道,“如果你真的能猜出来,说不定我就会承认。”

  “你真的要我说出来?”

  田鸡仔叹了口气:“现在我就算不要你说恐怕也不行了。”

  元宝大笑:“你实在是个聪明人,简直已经快要跟我差不多聪明了,我一定要先敬你几杯。”他居然好像是个好客的主人一样问田鸡仔,“你要喝什么?是二十年的女儿红?还是竹叶青?你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千万不要客气。”

  田鸡仔也笑了:“主人究竟是你还是我?”

  元宝的回答就好像他平常说的那些怪话一样,又让人不能不觉得惊讶。

  “都不是。”元宝说,“主人既不是你,也不是我。”

  “那么你认为主人是谁?”

  “是李将军。”元宝一本正经地说,“三笑惊魂李将军。”

  田鸡仔盯着他看了半天,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主人为什么会是李将军?”

  元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慢慢吞吞地说:“李将军来无影,去无踪,江湖中谁也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更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元宝说,“可是就在这个月里,忽然间大家全部都知道了。”他问田鸡仔,“你想不想得通这是什么道理?”

  田鸡仔也不回答却反问,“难道你已经想通了?”

  “这个道理其实是人人都能想得通的。”元宝说,“比我笨十倍的人都应该能想得通。”元宝很认真地告诉田鸡仔,“江彻中忽然有那么多人知道了李将军的消息,只因为有人故意把这些消息走漏出去了。”

  这道理确实是谁都应该想得通的,但却很少有人会这么想。

  因为这其中还有个最大的关键谁也想不通。

  ——走漏消息的这个人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李将军的行踪?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别人?

  元宝先解释最后一个问题。

  “他故意将这个消息走漏出去,让李将军的对头都赶到济南来,大家混战一场,杀得天昏地暗,他才好混水摸鱼。”元宝说,“如果大家都死光了,那当然再好也没有了。”

  “有理。”田鸡仔微笑,“你说的话好像多少都有点道理,”他问元宝,“可是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李将军在济南的?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他知道?”

  “其实他也未必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其实他也没把握能确定孙大老板就是李将军。”元宝说,“所以他一直等了十几年都不敢动。”

  “哦?”

  “他不但在济南耽了很久,而且是济南城里数一数二的好汉,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休想瞒过他的耳目。”

  “哦?”

  “最近他忽然发现地面上有点不对了。”元宝说,“城里忽然来了很多行踪诡秘的陌生人,邱不倒属下的警卫中忽然出现了一些新面孔,每个人都好像是从地下忽然冒出来的。”元宝叹了口气,“这些事当然也瞒不过他。”

  田鸡仔也同意,“我想大概是瞒不过的。”

  “所以他立刻就发现,已经有人准备要动孙大老板了。”

  “很可能。”

  “看到那些从未在江湖中出现的陌生人,他也很可能立即就想到他们是高天绝近年来在暗中秘密训练出来的杀手。”

  “有理。”田鸡仔说,“这一点孙大老板自己一定也想到了。”

  “任何人都知道高天绝很不好对付,这个人当然也知道。”

  田鸡仔叹了口气,“天绝地灭,赶尽杀绝,落在他们手里的人,非但全无生路,拼命得来的钱财也要被他们刮光为止。”

  元宝也叹了口气。

  “要维持这么样一个组织,是要花很多钱的。”

  “我明白。”

  “可是我说的这个人已经在孙大老板身上花了这么多年的功夫,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样眼看着高天绝一手把他抢过去。”

  “如果是我,我也不甘心。”

  “可是他也没有把握能斗过高天绝。”

  田鸡仔又叹了口气,“如果是我也没有把握。”

  “所以他就索性把大家都弄到济南来,索性让大家斗个天翻地覆。”元宝说,“等到大家斗得精疲力尽,死的死,伤的伤,他就可以出来捡便宜了。”

  田鸡仔微笑。

  “你说的这个人,听起来倒好像是个聪明人,而且聪明极了。”

  “他确实是的。”元宝叹了口气,“这么聪明的人,连我都少见得很。”

  “你看他比起你来怎么样?”

  “比我当然还要差一点。”元宝忽然问田鸡仔,“你看他跟你比起来怎么样?”

  “他跟我不能比。”

  “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说到这里,其实大家都已经猜出元宝说的这个人是谁了。

  可是这句话从田鸡仔自己嘴里说出来,大家还是难免要吃一惊。

  元宝又在叹气:“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说出来?你自己说出来多不好玩。”

  “你要我怎么样?”田鸡仔微笑,“难道一定要等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逼着要我说出来的时候你才觉得好玩?”

  “那也不好玩。”元宝说,“其实这件事,一开始我就觉得很不好玩。”

  “为什么?”

  “因为死的人太多了。”元宝说,“最不好玩的就是有些不该死的人也死了。”

  “哦。”

  “牛三挂近年一直耽在东海之滨,一定见到过我,所以想把我抓住,利用我来要胁我家里的人帮他们来对付李将军。”

  “所以他们都死了。”田鸡仔说,“我认为他们死得并不冤,”他又说:“邱不倒死得也不冤。高天绝手下的那些人死得更不冤了。”

  元宝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忽然用一种很严肃的态度问他,“柳金娘呢!柳金娘死得冤不冤?”

  田鸡仔忽然闭上嘴不说话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