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龙 > 七星龙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章 第二颗星(4)


  他只不过喜欢用这种方式说话而已,因为他希望自己能让别人愉快,希望别人也能像他一样,对任何事都能看开一点,想开一点。

  消沉、紧张、悲伤、愤怒、急躁,不但于事无补,而且往往会使人造成不可原谅的疏忽和错误。

  一个人一定要保持开朗清明的心境,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和判断。

  所以萧峻现在已经不再将元宝当成一个只会吹牛的顽皮小孩子,所以他又问:“这一类的事是些什么事?”

  “譬如说,有些人一心认定自己杀了人,而且杀的是他绝不应该杀的人,所以心里难受得要命,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人其实并没有死。”元宝说,“可是我知道。”

  “你知道。”萧峻耸然动容,“你是说谁还没有死?”

  “当然是李将军。”

  “你真的知道他还没有死?”

  元宝叹了口气,苦笑摇头。

  “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人?是楚香帅?是小李探花?”

  “我不是。”

  “你当然不是。”元宝说,“你连比都不能跟他们比。”

  萧峻承认。

  他虽然一向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可是对这两位前辈名侠也和别人同样佩服尊敬。

  “你既然自己也承认自己没法子跟他们相比,那么你为什么不想想,纵横天下的三笑李将军,怎么会死在你这么样一个人手里?”

  萧峻默然。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本来绝不是李将军的对手,更希望这件事没有发生。可是在那一片凄冷惨淡的月光下,他确实看见自己的剑锋刺入了李将军的心脏。

  那一剑刺入血肉时的感觉,那一瞬间李将军脸上的表情,都是他永远忘不了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元宝又问,“难道你还是认定自己已经杀了他?”

  萧峻又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说:“我还留在这里,就因为我也希望他还没有死,希望看到他再次出现,”他的神色惨黯,“就算他死了,我也希望能看到他的尸体。”

  “但是他的尸体一直都没有被捞起来,”元宝说,“他们换了好几批人,轮流下水去打捞,却连他的影于都没有看见。”

  “是的。”

  “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不到李将军的尸体?”元宝说,“你应该知道的。”

  “可是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元宝好像很惊奇,“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知道?”

  他又在摇头叹气,“他们找不到他的尸体,只因为他根本没有死。”元宝好像在教训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如果还没有死,是绝不会有尸体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还不明自,那么,你就真的是个呆子了。”

  “就算他本来还没有死,现在一定也已经淹死了。”

  “为什么?”

  “因为这里四岸都是有人也日夜看守,而且都是久经训练的人,”萧峻说,“高无绝至少花了十年工夫才训练出这批人来。”

  “我相信。”

  “这些人的武功虽然还不能和真正的一流高手相比,但是他们的目力、耳力、耐力,对一件事观察和判断的能力,都绝对是第一流的。”

  “我相信。”

  “所以如果你认为李将军已经上了岸,也是绝不可能的。”萧歧说,“因为他们就算不能阻止他,至少总能看得到他。”

  “谁说他李将军已经上岸了?”元宝道,“他要上岸,当然避不过那些人的耳目。”

  “那么他一定已经淹死在湖水里,”萧峻黯然道,“从他落下水时到现在,已将近有一天一夜了,谁也没法子在水里耽这么久,何况他当时就算没有死,伤得也不轻。”

  元宝盯着他看了很久,才冷冷地问:“你是不是真的认定他已经死了?”

  萧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怎么想。

  他一向不是个多话的人,就算是在应该说话的时候,他说的话也不多。

  现在他本来应该因悲痛而说不出话来,可是他说得反而特别多。

  因为他心里还怀有希望。

  他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希望元宝能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完全驳倒。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忽然做出极反常的事来,了解这一点,能够原谅他,他的心胸才会宽大,才能算是条男子汉。

  元宝又盯着萧峻看了半天,忽然说:“我知道你不敢和我打赌的。”他说,“我知道你一定不敢。”

  “你要赌什么?”

  “我赌他还没有死,”元宝说,“你敢不敢跟我赌?”

  他斜眼看看萧峻,故意作出一副老千赌徒要激别人上钩的样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赌的好,因为这一次我是绝不会输的。”

  萧峻苍白的脸上忽然激起了一阵晕红,就像是鲜血被冲淡了的那种颜色一样。

  他知道元宝并不是真的要跟他赌,更不是真的要赢他。

  因为他也希望输的是自己。

  也许元宝只不过要用这种法子来安慰他,激起他的生机,不让他再消沉下去,不让他有想死的念头而已。

  不管元宝这么样做是不是对的,他心里都同样感激。

  “我跟你赌。”萧峻说,“不管你要赌什么,我都跟你赌。”

  元宝笑了,笑得真的就像老千看见肥羊已上钩时一样。

  “你不后悔?”

  “不后悔。”

  “如果我能找到李将军,而且让你亲眼看到他还好好的活在那里。”元宝问萧峻,“那时候你怎么办?”

  “随便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这句话本来是萧峻绝不会说出来的,以他的身份地位性格,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说出来的。

  可是现在他说出来了。

  因为他如果输给了元宝,他真的会这么做,无论元宝要他怎么样,他都愿意。

  而且他真的希望输家是自己。

  只可惜他怎么想也想不出元宝怎么会赢,更想不出元宝怎么能找得到李将军。

  李将军本来绝对是一个已经死定了的人,就算他还有千万份之一的生机,就算他还没有死,元宝也不会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的。

  元宝根本没有一点理由会知道。

  萧峻脸上的红晕已消失,因为他心里虽然希望输家是自己,却还是认为元宝已经输定了。

  元宝仿佛已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你为什么不问我,万一我输了怎么办?”

  “我让你自己说。”

  元宝故意歪着头想了想,忽然问萧峻,“你知不知道高天绝为什么忽然会变得那么听话?为什么肯乖乖的让我把她这些宝贝从她身上拿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