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龙 > 七星龙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九章 一双手和一双脚(1)


  她根本从来也没有想到要嫁人。

  可是元宝如果扳起脸来不承认自己曾经说过那句话,她说不定又会气得一头撞死。

  ——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怎么会忽然变得像是个小姑娘一样。

  她真想狠狠地打自己两个大耳光。

  ——元宝呢?现在是不是已经醒了?醒来后发现她不在屋里,会不会担心着急?

  老头子一直在看着她偷偷地笑,好像已经看透了她的心事,忽然说:“你放心,他不会走的,就算有人用扫把赶他,他也不会走的,因为我知道他真的喜欢你,一定会等你回去。”

  汤兰芳不理他,老头子却偏偏要逗她,故意问,“你知不知道我说的‘他’是谁?”

  汤兰芳故意说:“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嗯。”

  “那么我只好告诉你了。”老头子挤眉弄眼地说,“他就是你那个活宝,也就是你未来的老公。”

  汤兰芳的脸又红了,老头子拍手大笑,连嘴里最后一颗牙齿都好像要被笑掉了。

  雷大小姐也很愉快,连她白发上插着的那朵红花好像都在偷笑,汤兰芳虽然想生气也没有法子生气。

  生命如此美好,他们有什么理由要伤心?有什么理由要生气?

  所以他们都很愉快,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元宝现在遇到了什么样的事。

  就算他们知道,恐怕也不会相信。

  现在元宝遇到的事,连元宝自己都不相信。

  一

  四月十九,午后。

  春日午后的斜阳从窗外照进来,照着屋角的一盆山茶花。昨夜的残肴仍在,枕上仍留着汤兰芳遗落的发丝和余香。

  屋子里还是那么幽静,和她离开的时候完全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里已经没有人了。

  “元宝呢?”

  他一定很后悔昨天晚上说过的那些话,所以悄悄地走了。

  汤兰劳勉强控制着自己,绝不让自己脸上露出一点伤心和失望,只淡淡地说。

  “他走了,走了也好。”她说,“本来就应该走的人,本来就是谁也留不住的。”

  她根本没有去看雷大小姐夫妻脸上的表情,慢慢地走到床前,从枕上拈起了一根头发。

  ——这是她的头发?还是他的?

  她痴痴地站在床头,痴痴地看着这根头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觉得脚底有一阵寒意升起,刺入骨髓,忽然觉得连站都站不住了。

  她忽然看到了一只鞋子,元宝的鞋子。

  鞋子绝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是她看到了这只鞋子,脸上却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惊惶和恐惧,等她转过身时,才发现雷大小姐夫妻脸上的表情居然也和她完全一样。

  “他没有走。”汤兰芳说,“他一定不是自己走的。”

  “哦?”

  “谁也不会只穿一只鞋子走出去。”汤兰芳用力抓住床头的纱帐,不让自己倒下去,“而且他根本没有力气,根本走不出这院子。”

  “哦?”

  “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会走进这个院子。可是院子外面日夜都有人,绝不会让他走的。”

  “可是你刚才却一心认为他自己溜了。”雷大小姐说,“刚才你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些事?”

  “我不知道。”汤兰芳终于坐下,“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她是知道的,只不过说不出来而已,老头子又替她说了出来。

  “因为你已经在喜欢他,却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你自己已经在自己心里打了一个结,看到他不在这里,你的心已经慌了,别的事情怎么会想得到?”

  “你呢?”雷大小姐问,“你有没有心慌?”

  “老实说,我的心也慌的耍命。”老头子苦笑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只有跳海去了。”

  “他会出什么事?”雷大小姐故作镇定,“我就不信有人敢动他。”

  她走过来,轻抚汤兰芳的头发,“你放心,我敢保证天下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动他一根毫毛,就连高天绝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老头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本来我也这么想。”

  “现在呢?”

  “现在我才想起高天绝是个女人。”

  “是个女人又怎么样?”

  “也没有怎么样。”老头子叹息着道,“只不过一个女人如果遇到元宝那么可爱的小伙子,有时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不管她有多大年纪,不管她是谁都一样。”

  雷大小姐叫了起来:“难道你认为像高天绝那样的老太婆也会打元宝的主意?”

  “老头子能打小姑娘的主意,老太婆为什么不能打小伙子的主意。”老头子说,“何况高天绝也不能算太老,而且……”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因为他忽然看到了一样很奇怪的东西。

  一样比元宝的鞋子更奇怪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无论谁看见这样东西都会大吃一惊的。

  现在雷大小姐和汤兰芳也看见这样东西了。

  他们看见的是一只脚。

  二

  漆黑的斗蓬、漆黑的靴子、漆黑的头巾,白银面具在午后的太阳下闪闪发光。

  大明湖的水波也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高天绝默默地站在湖岸边,看起来仿佛有点变了,变得有点疲倦,而且显得很有心事。

  ——她的改变,是不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小鬼元宝?元宝不在她身边,她是一个人回来的。

  ——元宝呢?元宝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已经死在她手里?

  那么可爱的一个年轻人,死了多可惜,她怎么忍心下得了手?

  一叶轻舟荡来,泊在柳荫下,一个灰衣人垂首肃立在船头,根本不敢仰视高天绝的脸。

  过了很久很久,高天绝才慢慢地走上轻舟,脚步仿佛比平时沉重。

  她的心无疑也是很沉重的。

  杀人绝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在杀了一个自己并不想杀的人之后,无论谁的心情都会比平时沉重得多。

  三

  每个人都有脚,一只脚并不是什么奇怪可怕的东西。

  何况这只脚并没有被人砍下来,血淋淋的装在一个麻袋里。

  这只脚是从床底下露出来的,床底下本来就是个时常都会有脚露出来的地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