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三八


  “洪流,你到外面看着!”

  “是!”洪流立即出门警戒。

  尚云的头低垂胸前,他似乎已经认了。

  韦烈冷眼望着尚云。

  “姓尚的,你已经死过两次,本人问一句你答一句,也许不会死第三次,照实回答,你们门主是谁?”

  “不知道!”尚云抬起头,脸色是灰败的。

  “你敢再说一句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他召见我们时都是蒙着脸的,不过……

  尚云期期艾艾。

  “不过什么?”

  “他惯常落脚在王屋山,哎……”一声惨叫,尚云滚倒地面,一只硕大无朋的老鼠窜了出去。

  “怎么会有老鼠?”王道脱口惊叫出声。

  尚云身躯一阵扭动,头一偏,断了气。

  韦烈双目暴睁,眼里射出的精光有如炽电。

  “又是杀人灭口!”

  “洪流守在外面还有人能接近?”王道转动目光。

  “是那只大老鼠!”

  “老鼠怎会……”王道低头弯腰。“啊!公子,是老鼠没错,姓尚的脚骨拐上有两个血洞,血是黑的,可是……老鼠会一口咬死人倒是天下奇闻。”

  “并非奇闻,这老鼠是人特别豢养的凶手。”韦烈挫了挫牙。“牙齿上藏有剧毒,只要被咬,见血封喉。”

  王道瞪大眼,好半晌。

  “老鼠本身不会中毒?”

  “这……”韦烈想了想。“要就是老鼠在放出杀人之前先喂解药,要就是特制的牙套不伤本身。”

  “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以前我曾经听过怪猫杀人的故事,依此联想。”

  “啊!这……实在骇人听闻,谁也无法防范,比江湖上一等的杀手更可怖,可是……老鼠会认人么?”

  “会!”韦烈断然地回答。

  “怎么会?”王道打破砂锅问到底。

  “被杀者的身上被先沾上某种气味,老鼠凭气味下口,故而这种歹毒手法也有其限制,否则天下大乱了。”

  王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最精于江湖门道,但像“老鼠杀手”这种绝毒绝的怪事还是头一次见识。

  “公子,你……真了不起,懂得这么多。”

  “把人拖出去吧,看了惹厌。”

  “是!”

  王道应了一声,把尸体拖了出去,不久与洪流一起进屋。

  洪流望着韦烈摇摇头,他不大爱开口,这已经表达了他对此事的心意。

  三人进入灶房喝起酒来。

  韦烈的心头压力板重,对付大造门的行动完全成了被动,而且一再受挫,而且“血龙金剑”的事使他懊恼万分,得而复失是他一时疏忽所致,而费力逮到的活口一再被灭口,到目前为止,敌人还是一团迷雾。

  人在高兴的时候喜欢喝上几杯,而在烦忧的时候更想藉酒麻醉,所以说起来倒楣的是“酒”。

  韦烈喝得很多。

  王道和洪流在低气压下也跟着猛灌。

  “韦公子!”一声娇唤传来。

  三人互望一眼。

  “谁?”韦烈睁起醉眼。

  “是我,小云雀!”

  “啊!”韦烈立即起身出去,身形微见幌荡。

  王道和洪流也跟着到堂屋。

  小云雀一脸风尘之色,看样子是赶了长路。

  “王公子……对不起,我不知道她的真名姓。”

  “她叫冷玉霜!”

  “哦!她和谷姑娘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韦烈茫然,满头玄雾。

  “她俩在垣曲出现……”

  “什么,她俩到了垣曲?”韦烈大惊意外。

  “是的,见了我照面不识,还有三个蓝衣人同行,我看她两个神情呆滞心知有异,不敢打招呼……”

  “有这等事,后来呢?”韦烈的酒化成了冷汗。

  “我爹暗中尾随下去,我来找你。凌云山庄没你的影子,倒是碰到了龙大少,他已经追了去,指示我到这里来找你,还好没扑空。”

  “冷姑娘她们走的什么方向?”

  “往王屋山路。”

  “八九不离十了,王道、洪流,马上收拾上路。”

  “是!”两人齐应了一声。

  王屋山。

  进山的大小通路全被封锁,山里还有游动巡逻、明桩暗卡不计其数,警戒之严可以说滴水不透,山居人家都有大造门发的信符,每户一面凭以通行,陌生人休想混进去,不过想要阻止王道、洪流这等人物是办不到的。

  暮色苍茫。

  山风凛冽。

  一个瘦小的山民背着一个大酒篓吃力地步上大哨丫口。这里是入山的主要孔道,临时搭建的一个大草棚变成了关卡,进出山区的非经过这关卡不可。这里驻有二十名武士,不分日夜轮班把关,每班四个人,每隔一时辰换班。

  “什么人?”

  “山……山里的。”

  “站住,不许动。”

  瘦小的人站住了。

  一名武士上前。

  “你叫什么名字?”

  “小王!”

  “可有信符?”

  “有、有!”叫小王的从怀中取出一块三指宽的木牌递了过去。

  那武士只瞄了眼并未细看。

  “小王,你忘了规定,日落之后不许进山?”

  “小的没忘,只是……只是这酒篓子太重,走不快,所以耽搁了时辰。大爷,光酒就整整七十斤,加上篓子坛子少说也上百斤,小的……差点没被压死。看来……捱到家天也亮了,大爷,您就可怜……”

  “少废话,山里有自己酿的酒,何必大老远出山去买?”那名武士凶巴巴地盘问,就像是官府的差役。

  “大爷!”小王轻轻卸下酒篓,连喘了几口大气。“村里头人明天娶媳妇,特别打发小的出山去买坛好酒,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

  “好酒?”一名武士接口。

  “太妙了,大伙儿可以消磨一夜。”另一个帮腔。

  “这……这不成,酒没了教小的怎么回去交代?”小王发了急直打哆嗦。“大爷,行行好,放小的过去。”

  “当然放你过去,滚吧!”

  “这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