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三六


  恨满心头,韦烈头一次展开无情的杀戮,为了路遥舅舅的血债,为了一而再的阴谋迫害,为了武林的公义,他只有以血易血,以暴制暴。

  惨!

  恐怖!

  韦烈游动挥剑,无人能挡其锋。

  约莫两刻光景,怵目惨魂的场面静止下来,竹林内血肉狼藉,侥幸脱身的没了影子,逃不过的都成了残尸。

  韦烈也静子下来,脑海一片空白。

  凌云山庄外的郊野。

  野花盛开,蜂蝶争逐其间。

  一对年轻女子在闲摘野花互相投掷嬉戏,一个是人间绝色,另一个姿色稍逊但英气勃勃,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美女嬉春图”。她俩,正是冷玉霜和谷兰,由于韦烈远出未归,怀春少女失去了良伴,故而出庄到郊外来排遣聊奈。冷玉霜本是化身“多事书生”王雨,男装久了生厌,所以回复本来身分,事实上她的身分已没有保密的必要。

  “玉霜姐!”谷兰停止了嬉戏。

  “怎么,不玩了?”

  “有句话早想问你。”

  “什么?”

  “花间狐龙生本是个邪门人物,现在算改邪归正,他跟凌云山庄到底是什么渊源?”谷兰很认真地问。

  “不知道!”冷玉霜摇摇头。“只知道他跟韦大哥是师兄弟关系,他是‘枯木老人’的儿子,而韦大哥是‘枯木老人’的传人,韦大哥又是凌云山庄的女婿,很可能……就是这一层关系,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因为韦大哥是他带走的,又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我担心……”

  “担心会出事?”

  “唔!”

  “我也有话想问你。”

  “什么?”

  “你爱韦大哥?”“这……”谷兰玉面飞霞,她虽然很开朗,但女人总是女人,直接谈到儿女私情的问题,免不了会羞涩的。“那玉霜姐你呢?”

  “我当然喜欢他,不然不会出山丢下娘不管。”

  “那……”

  “我们是情敌?”冷玉霜多少还有些王雨作风。

  “不,我……并不这么想。”谷兰低了低头。

  “那你怎么想?”冷玉霜紧迫着问。

  “以前我认为你想得到的东西只要把握机会尽力争取,一定可以得到,而现在我改变了想法,一切随缘。”话锋顿了又道:“你喜欢人家是一回事,人家喜不喜欢你又另是一回事,丝毫不能勉强的。”

  “什么原因使你改变了想法?”

  “玉霜姐你!”

  “噢!很有意思,怎么说?”

  “我除了懂得些药理之外,没一样能跟你比。”

  “哈哈哈!谷兰,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可讲的,有时不是美也不关才,你刚刚说对了,是缘。”

  “那我……还有希望?”

  “这……”冷玉霜凝视了谷兰许久。“唉!”幽幽地叹了口气。

  “玉霜姐,你为什么叹气?”

  “说不上来,以后你就会明白。”

  “可是……”

  蓦在此刻,一骑马狂奔而来,马嘴里全是白沫,看样子是经过长途急赶,马上人半伏在鞍上,似乎也精疲力竭。这里是唯一通向山庄的路,这一骑定然与山庄有关,谷兰飞身掠上,抓住了马的嚼环。

  马儿唏聿聿一声嘶鸣,倒挫数尺才停了下来,马上人抓不牢鞍桥,滚倒地面,兀自喘息不止,挣不起来。

  马上人是个买卖人打扮的汉子。

  “你是谁,怎么回事?”谷兰出声问。

  “小的……小的叫……赵有发。”

  “你是专程到凌云山庄来的?”

  “是……是!”叫赵有发的汉子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什么事?”

  “送……送样东西,传个口……信。”

  冷玉霜走了过来。

  “送什么东西?”

  “两位小姐是……”

  “山庄里的人。”

  “啊!这……太好了!”赵有发已喘过气来。“小的是垣曲人,奉主人之命去收取一笔皮货钱,半路上……碰到一位公子……像是受了伤,仔细一认,才看出是救过小的性命的恩人韦烈公子……”

  “韦公子?”二女同时花容失色,齐一声惊问。

  “是的,韦烈韦公子!”

  “他受了伤?”又是齐声问。

  “是受了伤,看来不轻。”

  “他人呢?”冷玉霜的声音有些激颤。

  “韦公子说要去追伤他的人,走的是王屋方向。”

  “伤他的人是谁?”

  “没说!”

  “他要你送什么东西来?”谷兰抢着问。

  “是……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边说,边从怀里取出一个捆扎得很整齐的布包,又道:“韦公子说这布包一定要面交王公子或者一位姓谷的姑娘,绝不能让别人看到,不知道两位当中那一位是谷……”

  “我就是!”谷兰忙应。

  “啊!谷姑娘,韦公子说务请您跟王公子速速赶去王屋,办一桩大事需要人手,时机紧迫,越快越好!”

  “嗯!我们会马上起程。”伸手接过布包。

  “使命已经完成,小的还有事赶回去!”

  “好!辛苦你了。”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金锭子递了过去。“一点小意思,你拿了路上打酒渴。”

  “不、不,跑上十趟也难报韦公子救命之恩,小的断不能收。”说完,作了一揖,拉过马,登鞍离去。

  “玉霜姐,你看这事……”

  “我们马上回庄备马启程。”“这包裹里不知是什么东西?”

  “先打开看看!”

  谷兰很快地解开包裹,一共包了三层,是一柄短剑。

  “血龙金剑!”冷玉霜惊叫。

  “玉霜姐认得……”

  “这柄血龙金剑是韦大哥师门至宝,原本在他师兄龙生手上,上次发生事故之后交由他保管,他给我看过。”

  “啊!”谷兰心里极不是滋味,这件事韦烈竟然瞒着她,显见在韦烈心里她的份量赶不上冷玉霜。心里这么一想却没说出口,只是神色微微一变。

  “韦大哥以此珍贵的东西作为信物,显见事态非常严重。”

  “韦公子太大意,如果中途不失闪……”

  “谁也不会怀疑一个普通买卖人身上会带着这种无价之宝,而赵有发本身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更何况他是感恩图报,最不安全便最安全,这就是韦大哥高明之处。”冷玉霜加以解释,她绝对肯定韦烈的才智。

  “何以不带在身边?”

  “能让韦大哥受伤的想想也知道是什么人物,带在身边反而不安全,谷小妹,我们快行动吧,不要误了大事。”

  “这该由玉霜姐保管。”谷兰把金剑递了过去。

  “其实都一样!”冷玉霜口里说,手已伸手接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