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三五


  第二十三章 戴面具的女人

  铁塔寺。

  寺以铁塔而名,相传是一代奇僧“元化”所建,历时十二载而竣,完全靠“元化”师徒托钵募化筹资而成。

  铁塔不大也不高,兀立在寺院的右后侧。塔基宽两丈,高三丈六尺,处外看是七重,实际上内里只有两层,上一层供奉地藏王菩萨,下一层置纳寺僧的舍利子。时过世易,铁塔寺虽然有名但香火并不盛,成了当地人踏青消夏之地,如果不当节令,稀有游客光临,故而平时十分冷清,但打从十天前开始,这里出奇地热闹,俗家人进出频繁,寺门外居然有江湖武士守卫,倒是和尚不见影子。

  日正当中。

  一个衣著考究的公子哥儿型人物来到,他,系是“花间狐”龙生。踏着悠闲的步子,走向铁塔。

  铁塔前的草地上坐着一个戴鬼脸面具的女人,颈上挂了一串骷髅头。

  塔座四周堆满了柴草,连塔门都掩住了,十余名弓箭手围在分散在左右后三方,箭头上缠着布。蘸饱了油脂,一望而知是火箭,准备引燃柴草用的。

  龙生来到。

  “娘!”

  “东西拿到了?”“唔!别担心,一切会平安的。”龙生这句话有其含意,他娘当然听得懂。

  “想不到我‘鬼脸罗刹’竟然受制于人!”

  “娘,救人要紧,不必计较这些,风水轮流转。”龙生一挺胸,面对塔门,运足内力道:“塔里人答话?”

  塔里立刻就有回应。

  “龙大少,你来回还真快,东西带来了?”

  “带来了!”龙生从容朗声回答。

  “这次不会再弄鬼了吧?”

  “绝对不会!”

  “你可要放明白,你的妻子玲苓是江湖尤物,如果烧成焦炭可就太可惜了,现在你亮出来让我们看看?”

  龙生从衣襟里摸出一柄短剑,离鞘,金光爆射,顺手一挥舞,映着日光隐隐现出一条红龙,展示完又回鞘。

  “看清楚了。”“不错,是血龙金剑,哈哈哈哈!”

  “如何交换?”

  “你带剑上塔,到第二层的窗外,我们放人,带人到你娘身前一丈之后你便交剑,彼此都不虞对方使诈。”

  “可以!”龙生爽快地答应了。

  “那就开始吧?”

  “在下要先见到人,确实平安才上塔。”

  “好吧。”

  塔门口的柴草被人从里拨开一个缺口,玲苓由两名武士左右挟着出现在缺口处,人已经憔悴但精神还算好。

  “鬼脸罗刹”站起身来。

  龙生上前数步。

  “玲苓!”

  “龙哥!”

  “你受苦了!”

  “龙哥,这柄剑是你……”

  “什么都不要说,你比什么都重要。”

  玲苓又被带回塔中。

  龙生回头望了他娘一眼,拔起身形,飞上铁塔第二层的护栏窗边。窗子是用酒杯口粗的铁枝封住的,间隙约莫五寸,手臂可以自由伸缩,人却不能进去,里面的人当然也不能出来,以这种方式人剑交换的确很稳妥。

  塔里的人用布巾蒙了大半个脸,看不出是谁,但从衣着和头发可以判断是个中年人,双方隔窗相对。

  “龙大少,我们这就开始么?”

  “开始吧!”

  塔里人重重拍了三下手掌。

  玲苓再次被两名武士挟出塔门,缓缓朝“鬼脸罗刹”走去,到了丈许之处停住,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鬼脸罗刹”站着没动。

  塔上,龙生已看清楚了情况。

  “龙大少!”塔里的蒙面人开口。“现在你把‘血龙金剑’交给本人,查验无讹之后你那美丽的妻子便完全自由了。注意,别打任何歪主意,塔里有强弩对着你妻子的背心,稍有妄动便将遗憾一辈子。”

  “你阁下保证没有别的花样?”

  “保证绝对是和平交易,事先的布置只是一种安全措施,以防万一而已。你手中定然暗藏有‘骷髅令’,你不发令,我方也不射弩。”

  龙生是带有骷髅令,但也真的是预防性质,他犹豫了一下之后,把“血龙金剑”从栅孔里递了进去。

  蒙面人接过,后退到地藏王的神座边,拔剑离鞘反复检视,终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拍了五下手掌。

  塔门传出话声:“放人!”

  两名武士松手,退向侧边。

  玲苓快步扑向“鬼脸罗刹”。

  “娘!”

  “孩子!”

  婆媳互拥。

  龙生飞身下塔。

  “娘!我们走。”

  “走?”

  “娘!”龙生挤了挤眼。

  三人迅快离开。

  铁塔外围立的弓箭手撤离。

  现场恢复冷寂,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盏茶工夫之后,一条身影从塔顶飞起,苍鹰般掠向寺外,是那在塔内接收“血龙金剑”的蒙面人。

  寺后是一大片竹林。

  蒙面人进入竹林,扯去蒙面巾,是干瘦高挑的半百老人,他取出“血龙金剑”一再抚掌,似乎爱不释手。

  这时,一个身影幽灵般出现他身前,无声无阗。

  瘦高老人一抬头,不长肉的脸孔立时抽紧。

  “你……天涯浪子?”

  “不错!”

  韦烈已经伏伺了许久,他与龙生是协调好了的,一明一暗见机而为,在玲苓没有完全平安之前是不能动武的,因为不了解大造门到底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安排,现在顾忌已除,后事就由他来料理了。

  “意欲何为?”

  “阁下先表明身分如何?”

  “老夫大造门掌令尤一清。”

  “啊!大名鼎鼎的‘大漠兀鹰’,久仰!”

  “韦烈,你跟龙生是一路?”

  “不错,非但是一路,关系还很密切。”

  “你准备夺回‘血龙金剑’?”

  “是收回,不是夺回。”

  “你办得到么?”尤一清面露狞色。

  “在下还没有想办而办不到的事。”韦烈从容之极。

  “哈哈!”尤一清轻笑了一声。“韦烈,你口气还真不小,居然对老夫发此狂言。”说着,拔出“血龙金剑”,在手中抖了抖,金光一阵闪烁。“这柄剑截金断玉,如果用来杀人,定然锋利无比,现在就拿你来试剑。”

  “嘿!在下保证你阁下会死得很惨。”

  “少张狂!”喝声中,一片金光罩向韦烈。

  “大漠兀鹰”尤一清在关外是一等的杀手,令人闻名丧胆的人物,武功修为之高不在舌下,否则做不了大造门的掌令,现在利器在手,当然更是如虎添翼。

  韦烈亮剑接架。

  早闻罕见的搏斗叠了出来。

  以韦烈修为之深,解决尤一清应该是毫不费力不事,但他有顾忌,自己的兵刃不容折损,而对方所持“血龙金剑”是师父“枯木老人”的遗物,更不能使其有丝毫损毁,是以双方暂成平手之局。

  金光与白光交织成一片灿烂耀眼的网幕。

  片刻工夫,三丈内的修篁变成了光秃秃的竹竿剑气弥漫了每一寸空间。

  看不清招式,数不清回合,因为双方出手太快了,当然,这是对第三者而言,出手的双方心里是有数的。

  又是盏茶时间过去,尤一清自忖收拾不下对方,打下去可能讨不了好,招式一变,在瞬间挥出一十八剑之后,突地拔空而起,口里同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厉啸。兀鹰,人如其号,冲空之势仿佛真的长了翅膀。

  韦烈也冲空而起,更快。不但是快,姿态曼妙无比,就像是神话中神仙的腾云驾雾,御风逐电。

  白光一闪,惨叫随之。

  先是“砰!”地一声,然后是重重地一声“蓬!”“砰!”是手臂先掉地,“蓬!”是人摔落。

  断臂的五指仍紧捏着“血龙金剑”。

  韦烈随之飘落。

  尤一清够种,居然半声不哼,自点穴道止血,但坐地不起。

  穿林之声飒飒,人从不同方向涌到,不用说,是尤一清升空图遁之际那一声厉啸引来的,这当然是他们的暗号,韦烈是求之不得,路遥舅舅的遇害使他怨毒填心,发誓要对大造门以血述血,百倍索偿,而更重要的是维护武道,不让这邪恶门户坐大荼毒武林,他是集公仇私怨于一身,绝不作妇人之仁。

  人合围进逼,停止在三丈之外。

  从服色可以看出,其中有不少高级弟子。

  韦烈的目光四下里一扫,心里想:“实在遗憾,大造门主没有亲自出马交换人质,否则便可以省许多事。”脚步一挪,正待上前捡掉地的“血龙金剑”……

  无数暗器从四面八方飞蝗般疾射而来,密如骤雨。

  韦烈挥剑幻成一张光网,暗器狂飞激扬,纷纷落地,有的倒射反弹,竹林爆起一阵叶叶之声,不殊急降的冰雹。

  暗器波波相连,好一阵才止息。

  韦烈停剑定睛一看,傻了,断臂的掌令尤一清和地上的“血龙金刚”已经杳无踪影。

  失算,大大的失算。

  他应该在下地之后立即拾回金剑,不该掉以轻心,这一来,原先与师兄龙生的计划全落了空,要想重新得回金剑不知要费多大心力。

  后悔,无济于事。

  他一昂头,胸中的杀机如巨浪般澎湃而起。

  胡哨声起,大造门弟子开始撤退。

  韦烈如野豹般标起、扑出。

  惨号声一叠地破空而起。

  血、残肢、断体在竹林内抛洒飞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